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总裁,我不玩了

10她也有这一面

总裁,我不玩了 陌一晨 1346 2013-08-22 23:38:02

  夜很黑,巷子也很深,安若诗不知道脚下踩到多少的碎石头和碎玻璃,她不敢看,也不敢停下来,她很疼,但是她的心更疼。

她一直坚信着有一天他会回来告诉她‘我并没有丢下你,我来带你走。’唐司洛这三个字已深深的烙刻在她心里,她为自己编织着一个又一个的美梦,梦里的她很幸福,因为不是一个人。如今,梦醒了,碎了,她的世界,崩塌了!

她需要一个人好好的静一静,她要离身边这个男人远远的,现在的她已是没有利爪的猫带着满身的伤,经不起他的冷嘲热讽。每每看到他,都会让她想起那不堪回首的过往。

每走一步就刺痛着她的每一根神经,每一滴鲜血的涌出都提醒着自己有多么的自欺欺人。

顾辰勋结实的手臂环抱起安若诗,两行清泪顺着她的眼角悄然滑落,正好落入顾辰勋深邃的眼眸里,心不由得咯噔一下。她也有这一面?

原本想抗拒的安若诗,在对上那一双阒黑的瞳孔时,慌了神,她能理解成他是在关心她吗?她能这么奢想一回吗?

任由顾辰勋把她抱上车,寄上安全带,她就这样一句话也没说,静静的任由顾辰勋载着她,安静得像个透明人。

仁爱医院的诊室内——————

披着白衣大褂的周延廷匆匆的从外面进来。

“你———这是带你女人去长征啊?”声音带着刚睡醒的沙哑,看到安若诗脚底的伤口时忍不住蹙起了眉。

顾辰勋的目光从进来就没离开过她的脸,护士小心翼翼的擦拭着她脚底的污浊,就算是饶有经验的护士在见到她脚底的惨烈时,还是忍不住的皱起了眉头。

人体有多少穴位是遍布在脚底,牵一发而动全身。

“有一些玻璃碎扎得很深啊,姑娘你这是咋整的丫?”

“我不小心的。”额前冒起豆大的汗珠,强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

“仔细的清洗下伤口,不要碰到玻璃碎!”周延廷已换上了一副严肃谨慎的表情,带着口罩的他正好露出一对勾人的桃花眼,高挺的鼻梁。

安若诗紧咬着下唇,倔强的等待着疼痛的袭来。

清洗的药液刺激着脚底,刺骨的疼痛沿着脚底传到了大脑神经中枢,让她太阳穴的位置不规律的突起。

尖锐的玻璃碎片刺进她脚底的皮肉组织里,每拔一个就牵起一条红色的血迹。

周延廷在看到这样的一个画面时不免多看了一眼眼前的女子,姣好的脸庞因为疼痛而惨白无色,黛眉紧紧的蹙到了一起,任何女人在这个情况下不是都应该哭的梨花带雨的吗?她却是倔强的惹人心疼!

突然,安若诗只觉得有粗粝的手指划过她已经透出血来的唇瓣,睁开眼睛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就连睫毛上都挂着额顶滚落下来的汗珠。

这个女人坚强到令人心疼。

“别咬着唇,咬我的手指。”

安若诗不知道顾辰勋是以什么样的心情说出这句话的,她脆弱的心还能奢想吗?

就在安若诗慌神一刹那,周延廷又拔起几片碎片。

下意识的咬住了伸到自己面前的手,她的前牙本就锋利,没一会就见血了。

利落的包扎好伤口,“这几天千万不要碰水,会发炎,一会拿点消炎药回去吃。”这话是冲着顾辰勋说的,带着一脸的严肃,可接下去的话却是要对他重新评估。

“哥们,你这是走哪条子破路的啊?赶明儿咱把那工程揽了吧,造福社会千万家。长征路途太辛苦了,咱还是开车吧,不就废点油,至于那么扣让人家姑娘走啊。”

“滚————”顾辰勋看也不看他一眼直接绕过他,抱起安若诗就往外走。

“药啊————”

“送来我家!”

在手里挥舞的单子嗖的一下飘到了地上,真是交友不慎啊!大半夜的放着美娇娘不抱跑来给人清理脚丫子,没落个谢谢就算了,还奴役他!他是医生,不是快递员啊!不过这个女人还挺特别的,好像在哪里见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