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狐妃倾城之妖娆王爷倾城妃

86.

狐妃倾城之妖娆王爷倾城妃 洛小咩 3052 2018-02-22 19:08:13

  “参见皇上。”离泽修进了盘龙殿,对着离泽鹿点头,随即打开扫视了一下在盘龙殿的,一个雍容华贵的容贵妃,大皇子离泽盛,罗将军罗安,还有一些王公贵族,总之,今日在殿上的,全是于自己不利的人,不过,再是不利,也拿自己没办法。

  离泽修淡定的浅笑,只对离泽盛轻轻点头表示问候,再不多言了。

  “修王可知朕今日叫你前来所谓何事?”离泽鹿坐在龙椅上,看着下面的离泽修。

  离泽修目光微抬,看着离泽鹿,说道:“微臣不知。”本就是心知肚明的事情,还想着跟我周旋,让我先说出来,难不成你是第一天认识我吗?

  “既然修王不知,朕便提醒你一下吧。今日在醉生梦死,你派人捉拿了天寒国三公主。”离泽鹿脸色严肃。

  离泽修装作恍悟的模样,说道:“确有此事。”然后不动声色的扫了一眼在场所有人的面目表情,那还真是相当丰富呢。

  只不过,看离泽盛这一脸愤怒的模样,难不成和离泽鹿达成共识,想要先除去我?不可能的,如今这三国鼎立,除掉我,他们两个便是会斗的鱼死网破,到时候苍蓝国定会不保,他们不会冒这个风险的,那如今看来,他们两个仍然对彼此抱有戒心。

  “那修王是如何知晓天寒国三公主会在醉生梦死?又如何正巧碰到这样的事情!”离泽鹿目光便的锋利,而离泽修却依旧那副面带微笑的模样,一点都不受离泽鹿的影响。

  “微臣本是想要带着自家小宠出去吃一顿,不曾想,路上却碰到了三公主,然而不等微臣去向三公主问好,三公主便进了醉生梦死,于是微臣便命人把府中侍卫叫来,三公主怎么能在这个地方屈尊了呢。”

  “微臣本想着直接请三公主回修王府款待的,但怕这么多侍卫突然出现,会惊扰了三公主,便先进去醉生梦死,等三公主吃完,再上前巧遇,借此带三公主回去。”离泽修这边说的头头是道,有声有色的,但是在坐的人,都是将信将疑,根本没有完全相信。

  离泽鹿皱眉,目光不善的看着离泽修,再次问:“你是怎么识得三公主的?”

  “微臣年幼时,曾在沙场上,有幸与三公主有一面之缘。”离泽修平静的说道,哼,他征战四方时,你们还在皇宫这个安乐窝里享受着荣华富贵,怎么能知晓他在沙场上的遭遇。

  果然,离泽鹿没话了,看向离泽修的目光有些阴沉,虽然被他可以隐去,但敏锐如离泽修,怎么能看不出来呢。

  这个时候,离泽盛发话了:“九皇弟,你可知这三公主为何前来苍蓝国?”

  离泽修看向离泽盛,目光带着茫然,说道:“臣弟不知,只是凭借臣弟的记忆力,才断定她是天寒国三公主。”离泽修若说他的记忆力,兄弟十三个,大皇兄十二岁时,他刚三岁,那时的大皇兄所懂的,他全懂;大皇兄在苦学的,他却看一遍便能顿悟;如此,他们还有什么话可说。

  离泽盛脸色有些不好,却也说不出反驳的话,于是只好继续说下去:“她是本皇子未来的皇子妃!”

  离泽修面上一惊,说:“臣弟……确实不知。”发生了这等事情,他知与不知,有何区别,况且,他若是知晓,从何途径?若有途径,怕是又有的安了这罪名,何况又明目张胆的把这些事给暴露出来。

  “你为何早不进晚不进,偏偏他们在做苟且之事时进去!”离泽盛终于问出了这个话。

  离泽修心里讽刺一笑,然后面上反问道:“看样子大皇兄是在责怪臣弟打扰了他们的这事了?”

  离泽盛脸色难看,阴郁的看向离泽修,而离泽修也丝毫不惧的看着他。

  离泽鹿这时发话了:“阿修,大皇兄并不是这个意思。你能说说为何你进去的……那么恰巧吗?”

  “臣弟自然是听声音不对劲,恐三公主遇到歹徒,便派人去帮助,结果,这声音不对劲,竟然是这个不对劲。”离泽修慢慢说道。

  离泽修不慌不张的模样,让他们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些什么。

  “哼!修王把这等丑事给败露,应当有罪!”罗安这个时候开始说话,一说话就是要定离泽修的罪。

  连坐在离泽鹿旁边的的容贵妃也开始说话:“是啊,这种事情竟然能闹得全城人尽皆知,不仅对苍蓝国和天寒国的联姻没有丝毫帮助,或许,天寒国还会怪罪三公主在苍蓝国失了贞洁,这等事情,当真是难办啊。”

  离泽修撇了眼罗安,说道:“天寒国三公主远道而来,进城后没有到皇宫,身边也无随从,我们姑且当做是游玩,看看苍蓝国的民情,而本王作为苍蓝国的九王爷,路上遇到,总不可能装作不认识,远来是客,本王不能失了待客之道,本王本着地主之谊的念头,敢问罗将军,本王该当何罪?”

  罗安脸色青一阵红一阵,没想到这个面目和善的修王,竟然如此嘴利!

  “既然修王这样说,那为何看到这种事情,第一时间不是护着三公主,而是让才采花贼带走了三公主!”罗安再次说道。

  呵,以为轮番上阵质问,就能把他定罪了么。“本王的修为,如何能与江湖有名的采花贼的修为相比?

  “修王的意思是,修王连一个采花贼都不如吗?”容贵妃立马出声,脸上带着嘲讽。

  “哦?容妃这话的意思是你比那采花贼厉害了?”离泽修反问,脸上的表情还是那带着浅笑的模样,但说的话却让人有些不寒而栗。

  在场的人全部安静了一瞬,看向修王的目光有些胆怯,仿佛看到了当初被称为战神的修王!

  容妃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有些凝噎,然后脸色不自然的说着:“本宫只是一介女流,当然比不上那采花贼。”

  “那采花贼在星辰大陆上一向行踪不定,从闻他名时,到现在,已然十年,这么多年无人奈何他,单单本王一个废了修为的王爷,能拿他如何?”离泽修这话说的不急不缓,目光扫过在场的每一位,每一位在触及到他目光时,都微微低下了头,不敢正视。

  容妃不说话了,再说下去,朝中还有几个看重修王的老臣便要反驳了,到时候只会对他们更不利。

  离泽鹿略微思考了一下,若是再这么下去,怕是离泽修又是无罪了!

  离泽修一看离泽鹿那神情,也不给离泽鹿思考的时间,说道:“与其在此讨论本王的罪过,那么这些大臣也应该想想那采花贼把三公主带去了哪里,如何给天寒国一个解释。”

  离泽修的话一出,在场的人才有些恍然大悟,离泽鹿目光阴沉,看了眼离泽修,看来今天只能作罢,毕竟若是天寒国与他们打起来,就不好办了,于是开口说:“修王,是朕错怪了,你且先下去吧。”

  离泽修看着赶人的架势,心里一笑,面上不改,说道:“臣告退。”

  离泽修出了盘龙殿,立马的大臣在讨论什么,已经与他无关,反正再怎么讨论,他都不会轻易放过苍蓝国。

  这苍蓝国,在他眼中,根本不值一文,既然这么在乎苍蓝国,那么他便尽情折磨苍蓝国的每一位,你们越是在乎,他便越是开心。

  离泽修出了宫,对司音说道:“不出月余,天寒国便与苍蓝国开战了。”

  “主子,毁了苍蓝国您真的开心吗?”司音看着主子,有些担忧。

  离泽修边走边摇摇头,说道:“毁了苍蓝国并不是我的我目的,只是觉得苍蓝国太过安定了,本王作为曾经苍蓝国的战神,让它提前适应适应以后的乱局是本王的职责所在。”

  司音没说话,跟了主子这么久,主子是什么人,他是了解的,只是,他怕主子未来有一天会后悔,后悔毁了苍蓝国。苍蓝国是他一手保卫的,他定是不会亲手毁了它的,即使苍蓝国的子民,并不记得多少主子的好。

  曾经主子是多么的骄傲,如今的主子便是多么的心灰意冷。

  “你教的吴谭怎么样了?”离泽修回去的路上问起。

  “吴谭天赋很好,若好好栽培,日后并不亚于我们四个。”司音想起吴谭的刻苦与天赋,实话说道。

  “嗯,吴谭的天赋的确不错,日后本王不在小东西身边,小东西也不会吃亏了。”离泽修满意的点点头。

  “那王爷要属下教那个小林吗?”司音问道。

  “小林啊,不要教给他传统的武功了,让他有些功夫可以防身便好,他在武的方面不如吴谭,便开发其他方面吧,就算教给他玄冥殿的武功,他也不会学精的。”离泽修略微思考,又说:“你看小林适合哪方面的?”

  司音想了想,回到:“不如教他炼丹吧,丹药不管在普通人手中有用,在修炼者的手中也是有用,也可帮助狐仙的修炼。”

  离泽修赞许的点点头:“好,过两日把吴谭调回去,教给小林炼丹吧。”

  “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