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狐妃倾城之妖娆王爷倾城妃

85.

狐妃倾城之妖娆王爷倾城妃 洛小咩 3047 2018-02-21 16:24:17

  狐小浮有些无语,自己第一次与狐族的说话,却是这么个情景,而且对方还这么不正经,狐小浮有点担心,狐族的人是不是都这么个样子,随后,狐小浮便否定了自己,当初他们对自己是什么样子,自己可是一清二楚,如今见到一只成年狐狸,却对他们重新拾起了希望,狐小浮摇摇头,不会的,就算自己再怎么改变,他们对自己,还是不会有丝毫改变的。

  狐落尘发现了狐小浮的异样,也不取笑了,随后又和气的说:“小狐狸,我早先便听阿修说起过你,你是不是没听这家伙说起过我?”

  虽然是问句,但狐小浮清楚的感觉到对方的肯定,于是摇摇头。

  狐落尘一脸惊讶,看看离泽修,离泽修在看着他的小狐狸,也不看自己,再看看狐小浮那一脸真诚的模样,问道:“他竟然说过我?他说我什么了?”

  “他说你也是狐狸。”狐小浮说道。

  “然后呢?”

  “没了。”

  “何时的事情?”狐落尘继续追问道。

  “刚刚。”

  “.…..”狐落尘默了,他就知道,他就知道,他就知道离泽修那个家伙不会跟别人提起自己的!

  狐小浮看狐落尘不说话了,抬头看看离泽修,眼神询问到,我是不是说错什么话了?

  离泽修笑,并无言语。

  “你怎么了?”狐小浮问。

  “无事,我就算……开心,对,我开心。”狐落尘很是违心的说道。

  狐小浮当真了,笑了笑对着狐落尘说道:“啊,你是从玄灵山来的吗?”

  狐落尘也早就料到了狐小浮回问起这个,于是说:“嗯,不过我早就从玄灵山下来了。”

  “狐族很早不是就不让狐狸来人界了吗?”狐小浮问。

  “狐族的那些规矩,怎么能套得住小爷!”狐落尘一挑眉,轻佻的说道。

  狐小浮睁大眼睛,显然很是不相信。

  “哼哼,本小爷可不是狐族的,本小爷早已经与狐族脱离关系了。”狐落尘说的满不在乎,可狐小浮决定,狐落尘并不是这么想的,因为他的眼神有些不对劲。

  狐小浮并不追问,她能感觉到狐落尘并不是很想提起狐族的事情,所以想从狐落尘身上了解自己的母狐是没有什么希望了。

  “那你很厉害的咯?”狐小浮说。

  狐落尘立马拽的向上天一样,说道:“那是自然,纵观人界,本小爷想横着走,是无人可以拦着的,即使是妖界,也没几个比自己强的!”

  狐小浮看看离泽修,刚刚明明看到离泽修打这他跑的,离泽修则是不屑于说他的模样,显然也是早已习惯他这般自恋的。

  狐小浮也配合的点点头,说:“对的,你很厉害的。”

  狐落尘很是受用,一脸享受的说道:“小爷就喜欢你这么识相的!”

  “嗯嗯!是呢!”狐小浮继续说道。

  “哎,你说你这么可爱,怎么跟了那么一个冷疙瘩,不如跟……”狐落尘话还没说完,瞬间感觉周围一冷,连忙改口:“其实离泽修这个人,真的是世上难遇的好人!你跟着他就等着吃香的喝辣的,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做不到的!”

  这么一说,周围的气氛稍有回温,狐落尘才放下悬着的心,妈呀,这跟离泽修在一起,真是太容易说错话了,稍有个不对,这家伙就开始释放冷空气!

  狐小浮看了眼离泽修,然后点点头,嗯对,是这么个道理没错。

  离泽修至始至终都没说话,却把狐落尘给吓唬的一愣一愣的。

  “好了,该说正事了。”离泽修见两狐狸说的差不多了,才开始说起正事。

  狐落尘也收了那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略微严肃的看向离泽修。

  “漏掉的那只鱼,放水了吗?”离泽修说道。

  “嗯,估摸着这个时候,已经离开这里了,不过有信鸽,怕是不出三日天寒国的便知晓了他们国家的三公主被胡落尘带走。”

  “很好,怕是没多久,皇上就该来请我这个修王爷进宫了。”

  “你也要多注意一些,虽然那皇帝没啥本事,但是他若是和大皇子联合起来,就不同了。”狐落尘有些担心。

  离泽修却并不担心,轻描淡写的说道:“地头蛇就是地头蛇,莫要妄想与龙同坐。”

  狐落尘不说话了,虽然他知道离泽修的厉害,但是人总有掉以轻心的时候,到了那个时候,后悔也来不及了,即使他没有生命危险,也可能被削弱势力,这个时候再削弱了势力,以后再想起来,可要费些功夫了。

  狐小浮不懂他们在说些什么,于是就在离泽修的顺毛下睡了起来。

  “主子。”外面突然响起声音,离泽修道:“进。”

  来人走进来,正是今天在酒楼里的那个人。

  “属下已经把话散播了出去,如今市面上流传的,和皇宫中也无多大区别,不出半日,事情变会愈发不可收拾。”

  “嗯,时刻关注着天寒国的动向,下去吧。”这些早已在离泽修的预料之中,听到了也并无多大波澜。

  莫要低估了市井之人,他们会是最有力的一支“军团”。

  狐落尘看了眼睡去的狐小浮,说道:“阿修,你要提防这只狐狸。”

  离泽修抬眼看了狐落尘一眼,并不言语。

  “我虽早已离开狐族,但狐族的一些事情,我还是知晓的。”狐落尘顿了顿,慢慢说了出来。

  “我不知她的母狐是什么狐狸,但是能生出她来,肯定不是简单的狐狸。狐族向来不会丢弃任何一只狐狸,即使天赋再差,也不会成为弃狐,成为弃狐就意味着狐族主动遗弃了她,她在外是死是活,所有的狐狸都只能旁观,不能插手任何关于她的事情,而且这只狐狸刚出生便成了弃狐,这事情,肯定不会那么简单。”

  离泽修没说话,只是看着狐小浮的眼神,愈加爱怜。没想到小东西这么小,就吃尽了苦头,若是自己没把他带出玄灵山,或许这小东西根本不会活长久。

  狐落尘见离泽修不说话,但对这小狐狸却依旧如此,虽然他不是让离泽修丢弃这只狐狸,但起码得知晓一下这只狐狸的过去,心里有个数啊,不要说他们人界本就不怎么和平,而他又是搅动了人界不和的罪魁祸首,就是妖界与人界,未来也是个事情,他怎么可以出一点意外呢。

  “阿修,我狐落尘在人界十年,认识你十年,我狐落尘是真心把你当朋友。”狐落尘说道。

  离泽修眼神微微眯起,淡漠的说:“本王的狐狸,就算是坏的,也有本王罩着,她不会妨碍本王日后的事情,相反,日后她会是本王最得力的帮手。”

  狐落尘并不认同,甚至有些激动的说道:“你知道血色眸子的狐狸,在狐族意味着什么吗?你什么都不知道,就盲目的相信她,来质疑跟你相处十年的朋友?”

  离泽修看向狐落尘,说:“我并不是质疑你,而是我相信我自己的眼光,我说过了,无论她最后是什么样子,我都依旧如此。”

  狐落尘听到这话,气的半天说不出话,最后恨恨的说了一句:“执迷不悟!”便起身,大步流星的离开了。

  离泽修并不意外,也不去追,只是缓慢的对着熟睡中的狐小浮说道:“无论你是什么,你只能是我的。”

  狐小浮熟睡的这段时间,离泽修把它放到了床上,便离开了,走到门口,对小林说道:“本王这几日怕不在府中,小东西醒了,告诉她让她修炼吧,等本王回来。”

  “是!”小林低着头回答。

  离泽修刚走到朱红的大门口,宫里的公公便来了。

  “传皇上手谕,命修王速速进宫。”公公阴阳怪气的说了这一句,离泽修只是淡漠的撇了他一眼,便说:“走吧。”

  好戏才刚刚开始,只是小东西睡着了,怕是看不到接下来的好戏了。

  公公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离泽修便上了提前准备好的马车上。

  以往在路上还有小东西作伴,自己也倒是没有无聊,如今这小东西不在身边,还真有些无聊了呢。离泽修闭目静静修养,也一路上听到了市井上的人如火如荼的传着今日的事情。

  “堂堂一国公主,竟如此不知廉耻,失了贞洁,还妄想嫁入皇宫!”一文绉绉的男子气愤的说着。

  “就是,当我们苍蓝国的好欺负是么?天寒国的竟然能做出此等事情!”

  “哼,发生了这种事情,不以死谢罪,还不知廉耻的让采花贼带她走,这天寒国的公主,竟然是这样的荡妇吗!”

  “天寒国理应给咱们一个说法,这等罪过,得天寒国的皇上亲自前来道歉,再进贡大批金银珠宝的才可!”

  “对对对,必须如此!”

  “不错不错,有道理!”

  事情越说越严重,只是在这皇家的人面前,却不敢如此放纵的说,这禁卫军在路上一走,原本愤怒的路人,却便的鸦雀无声,离泽修不禁想,这看样子还是味道不行啊,还得搅一搅,这便能让他们的愤怒支配了大脑,前来与皇上讲道理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