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狐妃倾城之妖娆王爷倾城妃

81.

狐妃倾城之妖娆王爷倾城妃 洛小咩 3213 2018-02-17 14:00:00

  离泽鹿恢复了严肃:“今日罗将军来,说修王把他的女儿杀了,可有此事?”

  离泽修略微一想:“确有此事。”

  离泽鹿看对方回答完话,却又没打算解释,自己这个九弟,真是一点都琢磨不透,这么多年了,除了性情变得沉默寡言了,其余还真是没变,尤其他那个笑容。

  “那修王有何解释,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离泽鹿说道。

  “罗安将军,说臣弟杀他女儿,也就是本王的侧妃。”离泽修缓慢的说道,并不着急澄清自己,这让离泽鹿反而不敢太过严词。

  “不仅是罗将军的女儿,你的侧妃,还是苍蓝国的紫罗郡主。”离泽鹿适时的补充道。

  离泽修点头,凤眸中透着沉静:“臣弟离开府月余,一回府,便被管家前来相报,说是侧王妃发疯,见谁杀谁,而本王的爱宠,亦是惨遭毒手,怕是臣弟再晚到片刻,便丧命于此,而臣弟刚到,侧妃便要来刺杀臣弟……对于侧妃的死,臣弟也是逼不得已,苍蓝国的都知道,臣弟几年前武力只比寻常人强些……”离泽修说的话平缓,声音没有起伏,若是单听前面,是没有任何说服力的,但离泽修偏偏加上了他武力废去,这声音平缓的,离泽鹿竟然不好追究他的责任。

  离泽修是故意提起他武力废去的事情的!离泽鹿不知道为何突然冒出这个想法,看向离泽修的目光都是带着敌意的打探。

  只看了片刻,离泽修始终都是那模样,看似微笑,其实根本就不曾笑过。离泽鹿的这个感觉,是对的,这只是他失去武功之后,便养成的习惯。

  “朕知道了,阿修莫要再悲伤了,这个事情,朕会给罗将军一个满意的答复,你且先回去吧。”离泽鹿说道。

  “臣弟告退。”离泽修微微一颔首,走出盘龙殿。

  对于这个回答,早在他进盘龙殿的时候,便在意料之中了。离泽鹿想借此机会,把小东西从自己手中夺走,弄到宫里去,看此动机,怕和那个容妃脱不了干系,宫中的事情,他比谁都清楚,其二,因为杀了罗琦,本可以让他顺利的从自己手中拿走一个兵符,没想到自己会搬出陈年旧事,来倒他的兴吧。

  离泽鹿看着离泽修一身素白离去的背影,心中不断揣摩,究竟是不是真的,为何自己看他那胸有成竹的模样,就胆怯了呢。想起昔日,他们兄弟几个在一起玩耍,离泽修总是最耀眼的存在,不仅生得好看,还文武双全!这样的人,别说当时的大皇兄会觉得这是个危险的存在,就连自己,也早对他动了杀心,只不过自己更喜欢坐山观虎斗,让大皇兄斗这个九皇弟,大皇兄心狠手辣,看九皇弟文武双全,其实比起狠辣,根本不及离泽盛半分,他这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九皇弟,怎么斗得过大皇兄呢,与其说斗,倒不如说,大皇兄暗中把九皇弟的光芒一一灭去,而自己就在大皇兄费尽心思的除掉这个对他皇位有威胁的存在时,顺利讨好先皇,再用点手段,自然登上皇位,那时,大皇兄再怎么心狠手辣,也动不得自己半分。只是可惜啊,大皇兄的心狠手辣,却没什么大脑子,都这会儿了,还在与那个废物了的九皇弟斗。

  “哈哈哈哈哈。”离泽鹿想起往事,大笑出声,最终还是自己赢了,去什么大皇兄,去什么九皇弟吧,统统斗不过的是自己。

  留着大皇兄,只是因为他能拖住九皇弟,而九皇弟不管如何,都是昔日的战神,一时之间也是动不得的,要动也得有个好的机会,留着这两个,无非就是让世人看看,朕是多么大仁大义。

  待等到时机成熟,朕会把这两个隐患一起除掉!

  离泽修出来后,直接去了御花园,事情解决的时间并不常,想必小家伙还没有办完它的事情吧。

  果然,刚到了御花园,离泽修稍微一感应,确定了小东西安全后,便找了个凉亭,等着小东西出来。

  本来这御花园,只能皇宫中人才可进入,而自己一个已经册封的王爷,自然是不能进入御花园这种地方的,但是他是修王,无论他以前是战神还是现在的废物,也无人可以拦下他的。

  宫中认识自己的人,大多都是老一辈的人了,虽说自己离开皇宫才仅仅五年,算起来,快要六个年头了,皇宫中的人,却已经换了大半了。离泽修对此只是略微哂笑。

  离泽修进入后,宫中有一个太监磨磨蹭蹭的过来,倒了杯茶,退下。

  离泽修端起茶杯,慢慢轻酌。

  御花园凉亭内,清风吹着亭内粉色的帷帐,一袭白衣的离泽修安静的坐在亭中虽不言,也无动作,只是那么安静的坐着,清风拂过那绝色的脸庞,便让人羡慕那阵风。在离泽修的身旁,就算再华丽的衣物,在他的身旁,只会黯然失色。

  离瑞蕊只一眼,便深深的被这个气质非凡的男子所吸引,楞了片刻,直到旁边的宫女提醒,才问道:“前面的公子是谁?”

  宫女心儿看了看,从未在宫中见过如此绝美的公子,多看一眼,就引得人自卑。摇摇头,回到:“奴婢也未曾在宫中见过。”

  离瑞蕊走过去,本想直接问他,但这样会不会被那位公子讨厌,公子看上去,甚是年轻,怕跟自己一个年龄呢,所以还是委婉点,淑女一些,好让那公子对自己有些好感。

  于是离瑞蕊不再往日那般大步走,反而变得步步生莲般,婀娜的走过去,只是她自认为的婀娜,在离泽修的眼中看来,却更像是第一次学走路般,简直不忍直视。

  心儿看小公主一下转变了,心儿还诧异了一会儿,一看公主的视线,便知晓为何这般了,于是也配合起来。

  “小公主慢些走,前面风光不错呢。”心儿说道。

  离瑞蕊看到心儿这么有眼力见,给了心儿一个贴心的眼神后,淑女般的点点头。

  离泽修早在离瑞蕊刚来时便察觉到了,只是也没管这个小公主,离泽修是认识这个小公主的,只不过他离宫的时候,这个小公主,也就比炎儿大那么几岁,与自己又未曾见过,自己见她时,她才刚出生罢了,如今不认识自己,也是情理之中的。

  “这位公子,怎么会在御花园中呢?可是迷路了?”离瑞蕊走过来,娇羞的问。

  离泽修抬眸看了眼离瑞蕊,这小公主怕是还得叫自己一声皇叔吧,离泽修淡淡的说:“无事,等一位小畜罢了。”

  离泽修随口的这么一说,没想到离瑞蕊反而来了兴趣,问道:“小畜?不妨与本公主说说。”

  离泽修略微一挑眉,回绝到:“罢了,无妨。”

  离瑞蕊见对方知晓自己是公主,也不行礼,也无惊讶之意,难不成他的辈分,比自己还高?不可能,比自己辈分还高的,自己都见过,怎么没见过如此绝美且辈分高的人呢?

  于是离瑞蕊又问:“那公子无需引路吗?”

  离泽修道:“嗯,有劳小公主有心了。”

  离瑞蕊见对方知晓自己,更是芳心萌动,惊喜的说:“公子认识本公主?敢问公子官就?”

  离泽修看了眼捏着手帕,小女人情怀尽现的离瑞蕊,难不成这自己的侄女,对自己动心了?

  离泽修有些好笑,说道:“说起来,小公主要叫本王一声皇叔呢。”

  离瑞蕊瞬间睁大双眼,连手中的手帕都不捏了,失声道:“皇……皇叔?公子莫要开玩笑,这个玩笑可是要当斩的。”

  离泽修没说话,往小东西所在的位子看了一眼,见小东西连挪位子都不曾挪,看样子自己要过去找它了。

  离瑞蕊见对方不说话,一时间有点不知如何是好,怕说话引起对方反感,不说话,现在局面又显得尴尬。

  旁边的心儿,转转眼眸,小声说道:“您,您可是九王爷?”

  离瑞蕊一惊,一瞬不瞬的看着对方。

  “正是本王。”离泽修淡淡的说道,也不看对方,起身,就要离开。

  离瑞蕊一看对方要离开,立马急了,顾不得刚知道对方身份的震惊,连忙叫住:“九皇叔,您去哪里?”

  离泽修听对方叫他九皇叔,便也停下了身子,说道:“何事?”

  “侄女是离瑞蕊,不知道就皇叔可认得?”离瑞蕊扭捏了一会儿,见对方有些不耐烦,连忙说道。明明看起来更是以温润的公子,没曾想,这个拒人千里之外的性格,更让自己喜欢。

  “自然认得。”离泽修说了一句,等着下文。既然是侄女,就得给个面子么,不然传出去,这个皇叔当的可真逊色呢。

  “蕊儿初见九皇叔,想与皇叔热络热络关系呢。”离瑞蕊想了想,只能说这个借口了。

  离泽修假意抬头看了一眼天色,淡淡的说道:“天色不早了,本王要出宫了,有时间再热络吧。”说完,离泽修便离开了,也不等离瑞蕊再次说话。

  离瑞蕊有些懊恼,在原地恨恨的跺脚,说道:“心儿,本公主喜欢上九皇叔了,话说,九皇叔,怎么没有什么印象呢?”

  心儿回答说:“奴婢也不太清楚,宫里的人,都很少议论九王爷的,而且小公主,九王爷可是您的皇叔,您再喜欢也没用啊。”

  “不,我不管,反正我就喜欢他,试想这世上竟有如此美貌之人,且一身贵气,这天下只有他才能与本公主相配!”

  心儿看对方一脸决然的样子,知道再说什么也无用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