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天下无双之帝师篇

第十一章 暗渡陈仓

天下无双之帝师篇 锦堂风月 2098 2014-07-24 18:14:23

    华灯初上,护城河边依旧热闹非凡,魅烟花看起来更加妖艳妩媚,在微弱的灯光下若隐若现,如同雾里看花。

  血鸢在护城河上撑起小舟,一身白衣站在船头,看着河边上的灯火阑珊,人影重重。

  她手里把玩着一支魅烟花,细长的花瓣,红的艳丽,美的绝伦。

  这花是她上船前花芊槿送给她的,现在也不知道那人跑哪儿去了,河上多是画舫小舟,凭花相那风流本性,定是不会放过这花前月下的美景。

  血鸢对于花芊槿的印象已经有所改观,发现他也不像传言中说得那么不堪,能在十三岁成为京科状元,十六岁就官拜宰相一职,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那定是智慧过人,她有些看不透他,以前她总觉得他就是个沉迷于花街柳巷的登徒子,现在却觉得那些也许只不过是他的逢场作戏罢了。。。。。。

  花芊槿并未上船,他向画师借了一副架子还有画纸,找了个僻静之地,支好架子,配好颜料,抬头时,正好穿过丛丛魅烟花,望到河畔,河畔中央,一只小舟,女子长身玉立,一身白衣在月色中分外耀眼。

  一丛一丛的魅烟花像是燃烧的火焰,炙热,热烈。

  花芊槿嘴角泛起笑意,眼底是抵不住的深情流露,炙热的温度,如同那魅烟,美的决绝。

  细细的勾勒,描绘,上色。

  魅烟,小舟,白衣,女子。

  许是画得太过专注,都未曾注意旁边多了一人。

  “师傅,你看到血鸢姐姐了吗?”是新封的小靖王,一身蓝色蟒袍,象征着他的身份。他刚刚从皇后那儿过来,今天一个下午,他都跟在皇后娘娘身边认识宫里的那些人。

  花芊槿收起画,“那不是!”他指指河中的小舟。

  紫云意顺着花芊槿手指的方向望过去。“原来在船上,怪不得找不到。”紫云意的身高只达花芊槿的胸口处,需要仰起头,才能看到他的脸。

  “谢谢师傅,师傅在作画吗?”紫云意有些好奇,他从没见过师傅画画。

  “嗯。”花芊槿把画卷起收入袖中,“你不过去吗?已经很晚了,你应该回宫了吧……”

  听花芊槿这样说,紫云意也不再提画的事,只着急的跑去找血鸢。

  紫云意找了只小舟,本想一个人上去,奈何他不会撑船,只好带了个侍从,让他来划。

  河中船只颇多,划起来很是费力,好在血鸢的小舟并未像其他船只一样,游来游去,找起来倒也不是特别费力。

  “血鸢姐姐!”两只船越来越近,紫云意兴奋的站在船头喊道。

  侍从尽量的把船划的更靠近些,河水漾起细波。

  月光下,他的脸似乎泛着光。

  “靖王。”血鸢眉心微皱。

   不等两只船相碰,紫云意便迫不及待的想要跨到血鸢的船上,结果心情有些激动,轻功又还未学精,一不小心,一脚踩空便朝河里栽去——

   说时迟那时快,血鸢伸手便拉住了他的小臂,轻轻一拖便把他拉上了船,紫云意摔入了她的怀中。

   他猝不及防的摔入她的怀中,小舟在河面上轻轻摇晃。

   血鸢抱着他尽量稳住身形______

   他在她的怀中,脸颊涨得通红,鼻尖的那抹沁香是那样熟悉,是年少时便镌刻在他心底的朱砂,他的脸贴在她的胸口,耳边是一声又一声心脏跳动的声音,一下一下的砸在他的心上,刻进他的脑中••••••

   抱着他的双臂柔软而又有力,他不由自主的回抱住了她,沉醉在了这沁香的怀抱中••••••

   小舟停止了摇晃,血鸢松开手,紫云意却依旧停在她怀里。

   “靖王."血鸢面河面,清冷的声音似那水中的月光。

   紫云意霎时回过神来,慌忙松手,后退几步,无措的站在那里,‘‘血鸢姐姐•••••"声音诺诺的,他垂头不敢看她。

   ‘‘ 你不是该在皇后娘娘哪儿吗?怎么到这儿来了?"虽然面上还是疏远之态,声音却不自觉的软了一些。

   ‘‘我••••••皇后娘娘她有些累了••••••所以•••让我自己转转•••我看见姐姐在这儿,就过来了••••••"有些语无伦次,他有些紧张的攥着自己的衣角。

   夜风拂过,扰乱了一池清水,波光粼粼,他白皙的面颊在氤氲的水光中泛着不自然的潮红。

   静谧的夜晚,岸边的那些热闹繁华皆成了他们的背景。

   她看着远方,眼底是一片辽阔和深远,他看着她,眼里只有她••••••

   ‘‘姐姐,魅烟花真漂亮。"他主动打破这安静。

   她终于看向了他。

  ‘‘宫里住的可还习惯?"难得的关心。

  紫云意的一双黑眸像是突然被漫天星辰点亮,瞬间流光溢彩。

  ‘‘还好,大家对我都很好。"他有些腼腆。

  ‘‘宫中险恶,且人心难测,你还年幼,不懂这些,但还是要记得莫与他人走的太近,凡事都要小心,免得遭人迫*害。"血鸢觉得还是有必要提醒他一下。

  ‘‘嗯,师傅也跟我说过这些。"

  ‘‘花相?"声调微微上挑。‘‘靖王,你已经不是八仙楼的九皇子,他也不再是你的师傅,以后还是不要和他走得太近,也莫要再叫他师傅。"

  ‘‘为什么?"紫云意不解。

  ‘‘以后你自会知晓,还有,不要告诉别人他曾是你的师傅,否则会惹来麻烦。"此事若被太子知道,他的处境也会变得很危险。

  紫云意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直觉告诉他血鸢姐姐不会害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