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天下无双之帝师篇

第七章 无中生有

天下无双之帝师篇 锦堂风月 2068 2014-07-13 09:54:25

    血鸢站在残桌破凳间,一袭紫衣千尘不染,她的手里,是一只精致的宫铃。

  “你竟然使诈,真是卑鄙!”丹儿尽力站直,一张脸被气的通红。

  胡佩容扯扯她,轻斥了一句,“丹儿!”心里有些担心,还从未有人敢如此跟血王说话。

  血鸢不怒反笑。“本王卑鄙,那丹儿姑娘竟然玩儿偷袭,那岂不是更卑鄙?呵!”

  “你!!”丹儿无话可说。

  “廖姑娘,劫持太子妃,意图刺杀本王,到底意欲何为?!!”血鸢突然正色起来。

  “我没有!你诬陷我!!”丹儿怒目圆瞪,挣扎着还要上来跟她打。

  血鸢淡淡到,“你觉得别人会信你说的话吗?”

  丹儿现在真恨不得杀了眼前的女人。

  “怎么?廖姑娘还要动手吗?”血鸢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你藐视皇威,绑架太子妃,刺杀亲王,此事若被皇上知晓,不只你,怕是整个逸月宫的人都要为你陪葬!”

  丹儿杏目圆瞪,拳头攥的紧紧的。“我一人做事一人当,休将逸月宫也扯进来!!”

  “这岂是你说了算的……”血鸢望向窗外,落日余晖照进店里,残阳如血。

  胡佩容在一边煞白了脸,丹儿是武林中人,掺和宫中之事,就算她目的单纯只是为了救她出来,但是谁会信?皇上若是猜疑,整个逸月宫怕都要背上乱贼之名。

  “丹儿,你走吧……”胡佩容松开丹儿的手。

  “容姐姐……”丹儿依旧紧紧捏着她的手。

  胡佩容硬扯出一丝笑,“你回去吧,等有时间了我再去找你。”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她心里却很清楚,此次若回去,怕是再也没有机会出来了。

  “我不,我答应过你要就你出去的!”丹儿依旧拉着她不放,眼里有泪花闪动。

  “你想要置逸月宫于不顾吗?你这样会害了他们的。”胡佩容笑得有些苦涩。

  “我……”丹儿声音变得慌乱。

  血鸢静静的看着他们,眸子深如潭水。

  “快走!!”她喊道。

  丹儿咬咬唇,看看胡佩容,又看了看血鸢,一跺脚。“容姐姐,我还会去找你的!”说完,又担心的看了她一眼,身影消失在了暮色中……

  胡佩容嘴角露出一抹苦笑,看着外面的夕阳静默了一会儿,回身,走到了血鸢面前。

  她慢慢的俯下了身子,跪在地上,直起身子直视血鸢的眼睛。

  “罪女胡佩容私自逃婚,枉顾皇上恩宠,罪该万死,但此事逸月宫无关,望血王殿下明鉴,罪女愿随殿下回宫,听凭圣上处置!”

  血鸢偏頭看他,眼里平静无波,然后随手将手里的宫铃扔在了胡佩容身边,越过她,走到被吓昏的掌柜旁,弄醒他,道“这些是赔偿你店内的损失,今日我与那位姑娘要在这里,明日就离开。”血鸢自怀中拿出一块金子放进他手里,不等他回答,兀自站起身来,走到楼梯口,又停下。

  “明日卯时我们回去,好好休息。”她说完,登上二楼,随便找了间房间进去休息。

  夜风微醺,月上树梢,星辰布满银河。

  胡佩容躺在屋顶,一手垫在脑后,另一只手提着一只酒壶,单膝支起,仰望星空。

  血鸢站在她身后,青丝扬起,月下,她如女神般清冷倨傲不可亵渎。

  “血鸢,其实小时候我很羡慕你,明明和我们相差无几的年纪,你却能让众多人敬重,朝中众臣没有一个不赞赏你的,你能跟他们讨论国家大事,谈古论今,而我们都不懂,就连国子监那个常常惩罚我们的太傅也对你亲睐有加,我那时就一直在想,我以后也要成为一个像你那样的人,受万人敬仰……”胡佩容凝望着夜空,自顾自的说着。

  血鸢在她一边坐下,不发一言,听得很认真。

  胡佩容喝下一口酒,继续道:“更重要的是,我父亲喜欢你,他总是说‘血王在,则国永昌。’,所以我很好奇,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会让我父亲这样赞赏,竟将你与国家兴亡联系在一起,后来我随父亲进宫参加国宴,然后我就见到了你,我知道了你背负着那样的盛名有多累,那么多人看着你,围着你,你不能有一丝一毫的差错,我改了主意,我不要成为你那样的人,你像个神,是他们的信仰,但却没有自由,一举一动都被人所监视,还要被各种各样的东西所束缚,那是我所不能忍受的,血鸢,你难道就不会觉得累吗?”

  血鸢不语,月光下她的面庞沉静而且柔和。片刻后,她张口。

  “会,可是为了天下百姓,这些又算什么。”血鸢悠悠看着远方,目光深沉悠远。

  “呵呵~~我可没有你那么伟大!”竟是为了天下百姓,胡佩容突然觉得血鸢很傻,不是吗?有谁会为了这样一个理由而放弃所有呢?

  血鸢没有接话,她不是伟大,无缘无故来到这个世界,没有亲人,没有朋友,也没有任何想要得到的东西,没有任何的牵挂思念,甚至没有活着的理由,可既然老天让她活了下来,那么自然要好好活着,但她总要找点事做,否则岂不是会很无聊,先帝救了她,他想要天下,那她便给他,顺便给天下百姓一个安宁,既然无所求,那便造福于百姓吧。

  她一直都是这么想的。

  “血鸢,我真的不想回去。”胡佩容的脸已经有些微红。

  “太子并非治国之才,他不适合当皇帝,你愿不愿意帮我,等他日大局一定,我便放你离开,你可自行选择进宫为官或者逍遥于江湖。”血鸢突然说了这么一席话。

  胡佩容的酒刹时醒了一半,坐起身子,不敢置信道“你说什么?”

  “太子并非治国之才,我需要你帮我,扶植新帝。”血鸢再次说道。

  胡佩容脸色微变,“你既然不想让他当太子为何又要帮他?”——

  血鸢知晓她的品性也不瞒她,将她的打算全部告诉了她。。。。。。

  听完血鸢的话,胡佩容眼神复杂的看着她,“你真的要这么做?”

  “是。”血鸢没有一丝犹豫。

  “那我帮你,你真的能放我自由?”

  “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