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天下无双之帝师篇

第一章 瞒天过海

天下无双之帝师篇 锦堂风月 4939 2014-06-08 16:31:37

     玄武门前,一片人山人海,官兵百姓混做一团,人声鼎沸。

   “皇上回宫——”在一阵角鸣声中,明黄色的华盖由远及近,民众跪成一片,闪出中间的道路。

   “恭迎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呼声震天。

   华丽的马车在面前缓缓驶过,后面跟着一抬软轿,轻纱罗马,隐约透出一缕仙影,浓郁的异香扑鼻而来。

   这便是传说中的仙人吧。众人纷纷猜测,贪婪的呼吸着这诱人的香气。而软轿的一侧,骑在马上的华衣女子,正是御龙国最具威信的血王殿下,她是御龙国几百年来唯一的一个女王爷。

   十七八岁的少女挺身坐在马背上,一身黑色戎装,长发高束,俏脸不施粉黛,眉目间透着英气,整个人看起来像一把利剑,清冽危险。

   众人的目光中有尊敬,仰慕,又夹杂着些惧意。这次血王亲自到长白山救回皇上,又寻得雪仙清泓,再次立下旷世奇功,皇上怕是都不知道该拿什么赏她了吧。

   血鸢坐在马上,并不在意他人的目光,顾自思索着什么,嘈杂中,

   一人来到马前,着一身深红色官服,面容清秀。

   “殿下!”他唤她,俯身作揖。

   血鸢拉住缰绳,偏头看他,是礼部尚书:周行。

   稍稍停顿, “明日的午宴准备的怎么样了?”她张口问道,声音如冬日的泉水,冰凉清冽。

   “已全部准备妥当,不知殿下还有什么吩咐?”周行弯腰请示。

   血鸢斜昵着他。 “谨慎些,此次宴会非比寻常,莫要出了岔子。”

   “下官明白。”周行躬身退下。

   皇城巍峨耸立,气势恢宏,高大的宫墙把高贵和贫贱分割成了两个世界。

   里面是琼楼玉宇,金碧辉煌,外面则是阡陌小道,灰墙萧瑟。

   队伍缓缓使进城内,白纱轻垂的白色软骄内人影端坐,微风拂过,帘影晃动,隐约露出里面的一席青衣。

   血鸢来到御书房前,李公公早已在门前候着。

   看到血鸢,低低伏下身子。“血王殿下千岁,陛下已经在里面等您多时了。”

   “嗯。”血鸢应着,却并未进去。

   李公公脸上堆笑。问道,“殿下可有什么吩咐?”

   血鸢轻咳一声,道,“陛下到长白山数月,又一路舟车劳顿,恐伤了龙体,你去命御药房的人弄些祛寒补气的药膳来,午膳的时候给皇上端去。”

   李公公若恍然大悟。 “你瞧老奴竟把这个给忘了,殿下真是关心皇上,老奴这就去。”说完朝血鸢一拜,带上两个宫女,便去了御药房。

   血鸢目送李公公远去,抚了抚长袖,走了进去,满室异香,像是混合了多种花卉的香气,不用想也知道这香气从何而来。

   殿内坐着两人,一人头戴斗笠坐在雕花红木椅上,白纱垂下,遮住仙颜,一袭青衣有淡淡光晕流转,像是一块千年的冰玉,冰冷入骨,不染俗尘。

   另一人端坐在金色龙椅上,面无表情,一身明黄色龙袍刹是醒目,见她进来,疾步走下阶来,然后竟单膝着地,跪在了她的面前。

   “殿下!”竟不是元帝。

   血鸢表情淡然,微微抬了抬眼帘。

   “以后莫要再行此大礼,以免遭人怀疑。”

   “是。”跪着的人却并未起身。“不知殿下何时扶幼帝登基?”是赤戈,皇上近卫。

   血鸢眼神一凌。 “赤戈,你问得太多了!”声音也陡然变冷。

   地上的人顿时不敢再发一言,气氛顿时有些僵硬。

   片刻后,血鸢袖角微扶。“起来吧!”

   坐在一旁一直未出声的人忽然轻笑一声,清冷温润的声音隔着面纱传出。

   “血王带回来的东西怕是等不了多久,这个殿下用得着。”

   朱红的珠子从他白皙的指尖飞出,血鸢结果,原来是一粒丹药。

   “这是什么?”血鸢凝视他。

   “冰魄。”他答

     ——冰魄。

   能使尸体三月完好无损,不腐不烂。

   “多谢。”血鸢颔首,将它收入袖中。

   “既然答应了血王,自然尽心尽力。”薄纱下,他的唇角依稀勾起,隐约可见精致的眉眼。。

   血鸢到现在依旧无法相信眼前的人真的是个仙人,尽管他真的知道很多,比如。。。。。。她的身世。但她深受前世无神论的影响,就算他真的超凡脱俗,胜似仙人,但她还是忍不住的怀疑。

   他未看她,却已知道她在想什么。“殿下不需怀疑,日久自会见分晓。”

   “那仙人为何不以真面目示人?”血鸢自长白山至这里,都未曾见过他的真颜。

   “日久便知。不信,便罢了——”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这点本王还是懂的。”血鸢凝视他。

   元帝其实早已在长白山驾崩,但他现在却还不能死,天下未定,太子未立,他一死,国内便定是动荡一片,更遑论他和她之间的约定——夺天下了!如今只有,偷偷将元帝的尸体运回,另找他人替代。

   (女主的性格不知道大家会不会喜欢,紧张ing——其实就是闷骚型的。)

   翌日早朝,元帝便与众臣商议立太子一事,众臣立场各是不同,但大多数仍力荐大皇子,元帝问及血王,血王亦同意立大皇子,元帝才下了最后决定,由此可见,血王在朝中地位可见一斑啊!

   元帝命内阁即刻拟旨,立大皇子紫阳为太子,入主东宫,并授中书侍郎太子太师,左谏议大夫太子太保之职。

   另外还下了另一道旨意,尊清泓仙人为国师,入住观星楼,免去一切宫中俗礼。

   ————————

   午时,元帝在太和殿设宴,宴请百官。

   太和殿内富丽堂皇,金碧璀璨。

   各品大臣按次序排列,觥筹交错,遍布酒席,国师清泓则坐在皇上旁边,可见其地位着实不一般,血鸢,太子,和几位皇子则坐在皇上左下方。

   元帝坐在雕龙画凤的金色龙椅上,高贵威严。

   “阳儿!”元帝目光转向刚刚被立为太子的紫阳。

   “儿臣在!父皇。”太子放下手中酒杯,躬身站起。

   身高八尺,一张干净儒雅的面孔,眉宇间有丝怯懦之意,少了些太子的威严,但的确算得上是一表人才。

   “你既已为太子,便该立个太子妃了,可有心仪的女子?”元帝张口问道,虽是问太子,却也引了一干大臣的注意。

   太子心中一喜,父皇以前从未如此将他放在心上,他本心从疑虑,但此次父皇从长白山回来却即刻立他为太子,如今更是要为他指婚。

   他疾步走到殿中央,跪下。

   诚声道。“谢父皇关心儿臣,儿臣的确已有心仪之人,兵部尚书有一女,芳名佩蓉,年已二八,儿臣早已倾慕许久,还望父皇能够成全儿臣。”

   “哦?兵部尚书之女?”元帝状似无意的看了血鸢一眼。

   “兵部尚书可在?”

   “老臣在!”已过花甲的老人,惶恐应道。

   “你可愿将女儿许配给太子?”

   胡成威急忙跪下。“老臣惶恐,犬女年幼,生性顽劣,恐配不上太子殿下。”他低垂着头,尽量做的谦卑。

   “令千金现在可在宫里?”

   “回皇上,犬女现在皇后娘娘处。”

   “李公公。”

   “奴才在。”李公公弯腰应道。

   “去将尚书千金带过来,配不配得上,也要看过才知道。”

   “是,老奴明白。”

   众人的目光移向血鸢,兵部尚书可是血王的人,这太子殿下明摆着便是要拉拢血王,血王非元帝亲子,不可能争夺皇位,但她又深得皇帝信任,若能把她拉入麾下,这皇位岂不是手到擒来。

   血鸢静默地在一旁饮着酒,未曾去理会周围那些人探究的目光,这让众臣也都一脸莫名,血王到底在想什么?

   在众臣都把目光停留在血鸢和太子之间的时候,只有对面的花相,神情莫名的看着高座上的元帝,墨眉微微皱起,狭长的眼中闪过一丝惊疑。

   不出三刻,李公公便把人带了过来。

   不似一般娇弱女子,举手投足间带着丝豪爽之气。“臣女参见皇上!”声音不卑不肯。

   “嗯,平身吧,抬起头来让朕瞧瞧。”

   胡佩蓉缓缓抬头,柳眉杏眼,肤白唇红,眼里坚毅竟和血王有些相似,只是血王久经磨练,给人以凌厉威严的感觉,让人不敢靠近,而这女子却多了些稚气和活泼,给人一种不拘小节的飒爽感觉。

   元帝满意的看着眼前的女子。“不错,不错!不愧是将门虎女,颇有大家之风范。”

   “朕决定,将你许配给朕的皇儿为妻,你可愿意?”

   “回皇上,太子殿下一表人才,乃人中龙凤,臣女恐配不上太子殿下。”

   血鸢饶有兴趣的看着那女子,看似任人摆布,其实心中恐怕早就有了计较吧,这场婚事怕不会进行的那么顺利。

   “朕说配得上就配得上,朕只问你愿不愿意?”

   “能嫁给太子殿下是臣女几世修来的福气,本就是臣女高攀,怎敢拒绝?”

   “呵呵,那就好,那朕便为你们赐婚,立你为太子妃,皇儿,这样可好?”

   “臣女(儿臣)谢(皇上)父皇!“

   元帝满意的点点头。

  “嗯。礼部!太子成婚一事就交由你们去办,越快越好。”

   “是,臣遵命!”

   接下来,便是一片又一片的贺喜声和恭维声,众臣重心皆偏向了太子,但以后的事,谁有说的清呢?

   元帝喝了一会酒,便让李公公扶他回寝宫。谁知刚准备下台阶,却一头栽了下去,随着李公公的惊呼声,众臣皆是一惊,手忙脚乱的将元帝抬回了寝宫,宣来御医。

   昭阳殿外,或站或立着一干大臣,不一会儿,李公公从内殿走出。

   “李公公,皇上怎么样了?”众臣纷纷聚到了他面前。

   “皇上已无大碍,各位大人请先回府休息,别扰了皇上休息。”

   “臣等告退!”。。。。。。

   李公公回到内殿。

   “太子殿下,血王殿下。”

   “各位大臣可都回去了。”血鸢放下手中的茶盏。

   “太医可有说父皇何时会醒?”太子转头问道

   “这个奴才不知,不过太医说,皇上寒气入体,伤了心肺,需要好好调养,不能再过度操劳。”

   血鸢略一思索。“嗯,国事就交由太子殿下处理了,这段时间莫让皇上在操劳国事。”

   “这。。。。。。”太子有些迟疑。“为父皇分忧,本就是本宫职责,但本宫经验尚浅,怕处理不当,可就。。。。。。”

   血鸢眼帘微垂,这太子还是有几分脑子的。

   “这个太子殿下勿需担心,臣等必尽心尽力辅佐殿下。”

   “这便好。”

   “李公公,皇上这边有皇后照看,本王就先回去,待皇上醒了,再来通知本王。”

   “奴才省得。”

   “血王可是要走,本宫与你一起吧。”

   二人一前一后出了昭阳殿。

   春日暖阳,微风习习。

   “血王,他日若有什么需要本宫的地方,请一定开口,本宫定尽力帮你。”太子走在前面,微微偏头说道。

   血鸢停下步子,略有不解。“殿下这是何意?”

   太子微微一笑。“若不是你在朝堂上举荐本宫,本宫怕也坐不上这太子之位。”

      “臣只是按规矩办事,殿下多虑了。”

   太阳缓缓移向西山,两条影子被越拉越长。

   “太子殿下,臣先告辞了。”血鸢今日必定是得留在宫里了,她的樱园在御花园的西边,而太子则要回东宫。

   “嗯,血王慢走。”

   血鸢转身离开。

   太子满是疑惑的看着血王的背影,不知道血王到底是什么意思,他娶兵部尚书之女,态度已经是很明显的了,可血王。。。。。。不管怎么样,他都要把血王拉入麾下,这样他这太子之位才能做得长久。。。。。。

   直到身后那道目光消失,血鸢才微微偏头,这太子殿下怕是误会了吧,嘴角微勾,继续朝御花园深处走去。

   这季节,桃花开得正盛,枝繁花茂,不清不艳,血鸢沿着小道慢慢的走,天边的晚霞渐渐洒满大地,不远处是一片桃花林,隐约间看到一道白影立在树下,清丽绝伦。

   血鸢走近,是花相,也就只有他敢不穿朝服而穿一袭白衣了,据说是因为嫌官服太丑。

   “血王殿下。”慵懒不羁的声音,在他转头间,满树桃花盛开潋滟,却依旧比不上那张使天地失色的俊颜。

   血鸢是不太喜欢他的,他长的太好看,但并不是因为他好看而不待见他,只是因为那张脸上总是露出轻浮的表情,一双桃花眼顾若生盼,眼中精光闪动,像只狡猾的狐狸。

   (典型的男配设置啊,可——嘿嘿!我一向是不按常理出牌的哟,说不定他就是男主哦!其实我也不确定的缩,到最后到最后大家投票决定也可以,实在不行,姐就全收了,哈哈哈~~姐的文文姐做主。)

   “花相,这么晚了,怎么还未回府。”

   “御花园的桃花开的正艳,下官一时看呆,竟忘了时间。”花芊槿微微躬身道。(小样儿,别得瑟哦,我们家闺女不喜欢你,到后面肯定有的虐,嘿嘿!)

   “那花相便继续赏花吧,本王先回去了。”血鸢微微颔首,表情不冷不热,满是疏离。

   花芊槿站在她的身后,手执一把折扇,风流倜傥。“血王。”折扇半合,他垂眸看着折扇上残缺不全的花纹。

   血鸢停下脚步。

   桃花在微风中轻颤。

   “皇上在哪儿?”一贯慵懒的声音,带着一丝莫名的寂寥。

   血鸢眼神一凌,面色深沉,但随即开口道。“自然是在寝宫休息。”声音微冷,让人查不出一丝端倪。

   “哦?是吗?”他勾起薄唇轻笑,意味不明。

   血鸢抬步离开,肩上的一抹绯红被震落,绯红的花瓣在风中挣扎的打了个卷落在了地上。

   夕阳将粉色的花染得血红,像极了樱园的绯樱。

   树下的白影痴痴地看着,无意的喃喃道。“你就如此信不过我吗?”

   。。。。。。

   皇上病重,由太子监国,四皇子辅之。

   四皇子乃宸妃之子,当年宸妃虽居皇后之下,却颇受盛宠,在未生育四皇子时,便已宠冠后宫,自怀上了龙子,后宫中,其地位便再无人能及,为防皇子出事,元帝可是着实下了一番功夫,吃穿用度,都要经过严格的检查,还派御林军看护。但是百密一疏,保胎药中还是被有心人动了手脚,虽不是毒药,但长期服用,仍是能要了人的命。宸妃薨,生出的皇子双腿残疾,无法行走。

   皇上震怒,命人彻查此事,最后查出乃淑妃所为,因此事,竟还发现,淑妃与七,八皇子突然夭折也脱不了干系。

   元帝怒极,欲将其凌迟处死,后有念其育有一子,特赦,该将其贬为庶民,逐出皇宫,赶出京城,此生不得入京。九皇子也因其母,被幽禁八仙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