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勿忘语桐

第二十五章 跟随

勿忘语桐 蓝紫婼 1823 2015-09-12 09:15:49

    “嗯”电话那头江语桐轻声应。  

  “那你要小心哦,上官浩辰的妈妈,那个刁蛮的老女人。”宁笑笑担心的说,上次她可是不由分说的就打了语桐姐一巴掌,甚至还要打她,这让宁笑笑想想就担心。  

  “其实,她以前对我很好的,性格也很好,不是这样的。”想到宋婉婷江语桐就有些难过,曾经在她身上江语桐感受到了母亲般的疼爱和温暖,可是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没看出来,她要是在打你,你可不能在让着她了,她会得寸进尺的,好在有老板陪着你,我也放心点。”宁笑笑看了看窗外冉旭阳已经离开了。  

  江语桐笑了笑想要说什么,又进来一通电话,看了一下是幼儿园的老师打来的,她急忙对宁笑笑说“先不和你说了,我要接通电话幼儿园打来的。”  

  匆匆挂断电话回了过去“喂,张老师有什么事吗?”  

  “悠悠妈妈,悠悠有点发烧,你现在有时间吗,可以过来一下吗?”对方说。  

  “好好好我马上过去。”江语桐一听女儿病了,一下子慌了,挂了张老师的电话,急忙打给冉旭阳。  

  电话刚一接通她就焦急的说“旭阳,和你说一声悠悠病了,我必须马上过去一下。”  

  “好,你等着,我马上去接你。”  

  江语桐收起电话,拿起外套急匆匆的往外跑,乘电梯来到楼下,跑出大门外时冉旭阳的车刚刚到,她迅速上车,车子飞快的驶离了明杨。  

  上官浩辰赶到的时候刚好看到他们离开,他加快速度跟了上去。  

  一路来到幼儿园,上官浩辰停好车,看到他们匆忙的进去了,他的心沉了一下,俊逸的脸上一双完美又深邃的美矇,紧紧的盯着幼儿园门口,生怕错过什么。  

  江语桐和冉旭阳进来后,张老师对他们说“小孩子中午睡了一觉醒来就热热的,我不放心,你们还是带她到医院去看一下吧。”  

  江语桐抱着悠悠,她搂着江语桐的脖子,懒趴趴的趴在妈妈的肩膀上。  

  “我也要去。”小轩看着他们说。  

  “轩轩乖,医院里很多生病的人,你乖乖的呆在学校里,等妹妹回来了好照顾她,如果你们都病了那谁来照顾妹妹呢,好不好?”冉旭阳耐心对他说。  

  “恩,我知道了干爸爸,我会乖乖的。”小孩子懂事的说。  

  江语桐和冉旭阳出了幼儿园上了车,上官浩辰清楚的看到江语桐抱着一个孩子,他红着眼,压抑着想要爆发的情绪,跟上了他们,他紧紧的跟着,握着方向盘的手指因为太用力骨节发白,他就快要无法呼吸了,不想相信这都是真的。  

  可是他都看到了,那个孩子,难怪江语桐不管他怎么说,她都那么坚定的拒绝着,原来这就是原因。  

  江语桐抱着悠悠,她已经好久没有生过病了,她还清楚的记得她们第一次生病扎针时的情景,江语桐比孩子们哭的还要厉害,守着他们整宿整宿的不睡觉,不过还好都有外婆和冉旭阳在,不然以她自己真的带不过来。  

  小轩还好,体质很好很少生病,就算悠悠病了他也很少被传染,悠悠就会偶尔发烧,这次离上次发烧也有半年的时间了,而江语桐最害怕的就是她们生病,看到他们扎针,真的是比扎她还要难受,每次悠悠扎针的时候都恨不得代替她。  

  没一会儿医院就到了,他们快速下车,冉旭阳从江语桐手里接过孩子,飞快的进了医院。  

  上官浩辰也停好车,他冲动的下车追了过去,可是跑到医院门口又站住了,愤怒的站在那里没进去。  

  医院里,医生给悠悠检查了一翻,然后量了一下体温38度,的确有一点烧,开了一些退热的药,有口服的,贴的,和拴剂,烧的不高他不建议给孩子扎针。  

  冉旭阳去楼下拿药,回来以后医生就给孩子贴了一个退热贴,并嘱咐江语桐回家以后不要忘了按时吃药。  

  江语桐这才放心,冉旭阳温柔的看着悠悠边走边问“告诉干爸爸悠悠宝贝想吃些什么好吃的,干爸爸这就去买给你?”  

  听到吃小家伙来了精神“冰淇淋还有巧克力。”  

  “好嘞”他又对江语桐说“我们直接回家吧,等一下我在去接小轩,估计一个晚上孩子就没什么事了。”  

  江语桐点点头,他们下了楼。  

  上官浩辰坐在车里,看着他们出了医院又上了车,见车子开动了急忙跟上,本来他是想冲进去的,可是又一想他没有那么做,于是跟着他们,他要知道江语桐住在哪里,看他们带小孩子来看病,看完已后一定会回家的。  

  冉旭阳在半路上找了一间超市,给悠悠买了好多的吃的,到家后,江语桐又给她吃了口服的退烧药。  

  冉旭阳对她说“你带着孩子我去烧点热水,等一下在多给她喝点水,让她出出汗好的能快一点。”  

  “好”江语桐陪着悠悠在客厅,冉旭阳去厨房烧水。  

  上官浩辰站在门口,他的心揪痛着,这里就是他们的家吗,他们每天一起吃早饭,然后一起送孩子们上学,在一起去公司,之后又一起下班,接孩子们放学,回来后江语桐给他们做饭,冉旭阳则陪着孩子们在客厅里玩耍,呵呵,这些都是他幻想过的,又梦寐以求的,可是现在,原来这五年都是他一个人在做梦,在异想天开,可笑,真是可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