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星空下的承诺

第二章

星空下的承诺 与上兮兮 9993 2016-02-14 18:09:47

    第二章  

  “奶奶,今天你要去哪吗?怎么打扮得那么漂亮啊?”我放下手机问。“我去一趟你婶婶家,怎么,想跟去吗?”奶奶笑着问。“奶奶,您明知道我最讨厌去那了还怎么说。”我故作生气。“好了好了,我去了,你看看中午要在家吃还是其他地方,要在家吃的话,跟胡妈说一下,让她做点你爱吃的。”奶奶说。“算了,还是不用麻烦胡妈了,让她休息一天吧,我出去吃。”我回答。“那行,我走了。”说完奶奶就走了。奶奶一走我就立马打了个电话给苏瑾,让她带上璃中午老地方见。  

  ————————————若离咖啡厅——————————  

  “朋友们,我来了。”一到就打起了招呼。一坐下,就开始聊。  

  “最近怎么样啊,璃,瑾没欺负你吧。”我一坐下就问。“没,她没被我欺负就行。”璃说。“嘿,你们什么意思啊,一来就这样损我。”瑾不乐意了。“哎呀,好了好了,不说行了吧。”我笑着说。“那个,要开始了吗?”璃小心的问。“快了,就快了。。。”我若有所思,气氛死寂。“好了,这事之后再说,别一聚会就搞得很严肃。”瑾的一句话打破了死寂。  

  番外  

  十年前,一个女孩家发生了变故。一天,一群人闯进了她家,他们为了让小女孩的父母交出那本手册不择手段,可她的父母宁死不屈,最后死在了他们手里。躲在房门后的小女孩目睹了这一切却无法阻止,当时的她才十岁啊。待他们走后,小女孩从房间里跑出来,一下子跪在了父母面前,小女孩趴着抱着父母哭着。“笙——儿,别哭,来——这个给你,帮——帮——我们好好保管它,它——它——它在你的那个——那个小书柜里——里。”说完就倒下了。“妈妈,爸爸。。”她边叫边哭。直到奶奶从外边会来才把她拉开。之后她一直都埋怨自己救不了父母。到她十一岁时一个机缘让她进入到了一个组织,开始学习一切技能。刚开始,她很害怕,可是因为父母让她咬牙坚持下来,才有今后的成就。她勤学苦练了六年,快速的从众多人中闯出,也是最年轻的。在十七岁时她被奶奶送出了国外,但她还在秘密的计划着这一切。(小编提醒,之后她被称为hermit。)  

  ——————————————切换———————————  

  “喂。”我接起了一个电话。“今天几号了知道吗?”对方问。“10,7。”我回答。“很好,那你应该知道要做什么吧?”“放心记着,一天,给我一天我就能解决。”  

  —————————————学校——————————  

  图书馆  

  “来啦,怎么样,查到了吗?”我看到瑾和璃来了就问。“查到了,今晚会在百回酒店开一桌小宴席。”璃回答。“好,你们帮我准备一下,到时老地方见。”我说。她们刚要走就被我叫住:“记得把你们刚才用的电脑毁掉。”“恩。”她们回答后就走了。  

  ——————————————晚上——————————  

  百回酒店的对面楼顶上  

  “准备好了吗?”我转身去问。“嗯,好了。”“拿过来。”我伸手去拿枪。(备注:抢里装的是麻醉针。)我接过枪后,开始瞄准那个窗口等待我要的人出现。过了一会,人到齐了,我开始瞄准射击,当然不会让他们马上倒下,而是在射击后5秒倒下,在这5秒内射击七个人很简单,但得快。不错,轻轻松松射了七个人,但好像少算了一个——服务员。“服务员要射吗?”正巧瑾提了出来。“当然,可不能让她通风报信。”当然在将这句话时我已经在射击了,咚,正中脖子。“给我绳子,然后到楼下接我。”一射完我就立马放下枪,伸手要绳子,因为我必须在别人发现之前拿到那东西。通过绳子我顺利的过去了,因为不想让费时间,所以就帮所有的东西都拿了。之后,我又通过绳子往楼下滑下,上了车就走了。到了一个地点,我下了车让她们把东西送去给组织。待她们走后,我找了个隐蔽的地方换掉了身上那套夜行衣,穿上了事先准备的白裙,(备注:很容易穿,所以很快穿完。)再穿上鞋,收拾收拾东西就走了出去。应该刚开始头发绑太紧,所以我便弄着头发便走出去,以至于我撞到了人。“嘭。”撞到了。“对不起。”我先到了歉,一抬头就看见了他。“没•••”他看到我一句刚要说出口的话却没说完。  

  番外  

  五年前,他们认识了,在一个尴尬的场合认识了。————那天,她受邀得到了同学会,他也受邀到了同学会,当然不同地方。当晚,他们都赴约到了各自的包房。(备注:同一家KTV。)当晚他们都玩到很晚,在回家的路上,她被跟踪。她知道自己被跟踪,本想出手,可还没出手,他就出现帮了他。“你没事吧。”他问。“没事,谢谢。”她回答。她抬头看着那男孩,她心里想:“要是人人都像你一样,该多好••••••”男孩被看得不好意思就别过了头。她这才明白是自己失礼了也低下了头,而他也了解了这是一个害羞的男孩但也很勇敢。“你很勇敢,虽然••••••”她站起来又欲言又止。“要送你回家吗?”他贴心的问。“不用了,谢谢。”她说完就走了。他却也是朝那个方向走,这使她回过头来说:“真的不用你送。”“我——我也是走这条路。”他不好意思的笑了。“哦。”她别扭的别过头。他看到了却笑了。“笑什么?”她问。“没什么,就是觉得你很可爱。”他又笑了。“你!”她有点生气,因为她最讨厌别人说她可爱。“别生气,只是仅仅的可爱而已,别多想。”他好像认为她多想了就说。这次换她笑了,她觉得他很无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组织呆久了才这样认为。“我叫楚明轩,你可以叫我明轩,你呢?”他停止笑了问。“你好明轩,我叫于笙,叫我笙就可以了,对了,你家在哪?为什么和我走同样的路?”她问。“我家在前面的分叉路口的左边。”他回答。“怎么巧,我叫在分叉路口的右边。”她笑着说。••••••  

  ————————————分叉路口———————————  

  “到了,拜拜。”她说完刚想走又回过头来说,“那个人情,有机会我会还你的。”“嗯,拜拜。”他不知道回答什么就应了一声。听完他的回答后她就走了。很奇怪,之后的他们很有缘,每天都会遇到,之后久了他们就交往了。三年后,她要去英国了,在前一天,她约他出来到了一个桥上。那天晚上的星星特别多,好像在为她送行。  

  “来啦。”她看到到来的他说。“嗯,怎么了,怎么晚叫我出来有急事?”他问。“怎么?没有急事就不能叫你出来?”她有点生气。“没,怎么会。”他看到她快生气了说。“那个——我明天要出国了。”她吞吞吐吐的说了出来。“怎么这么吞吞吐吐,难道怕我不同意吗?”他怀疑的看着她。她紧张的点点头。“傻瓜,怎么会呢,我知道,在你十八岁让你出国是你奶奶的心愿,没事。”他笑着说。“真的没事?”她不太相信,再问了一遍。“真的,怎么难道是你舍不得我?”他又笑了。“还真有点舍不得。”他点了点头。“呵,傻瓜,没事,不是才两年吗,我等你”他说。“你真的会等我吗?”她问。“真的。”“我不信,除非你在这对着漫天的星星向我承诺。”她像小孩子一样说着。“好。”说着他真的照做了。“好,许完承诺了,我们来拉钩,双重保险。”她又像孩子一样伸出手。“傻瓜。”他嘴里说着,但还是伸出了手。看到他伸出了手,她笑了。今晚他们过得很愉快。  

  第二天,她去了机场,他也去了机场,但他没去见她,只是在背后默默地送她离开,直到她走后,他才离开。  

  ——————————————切换———————————  

  相互遇见后,他们又到了那座桥上。“这几年,过得好吗?”楚明轩问。“恩,很好。”我回答。“什么时候回来的?”楚明轩又问。“上星期。”我回答。“哦。”楚明轩应道。“你还记得那个约定吗?。”我问他。“当然记得,怎么了?”他问。“没,我只是想说,如果,我是说如果,到最后是我没有遵守那个约定的话,你会怎么样?”我说。“怎么这样说,世界上没有如果,别说这样的话。”他反驳。我刚想说点什么就被他打断了:“好了别说这些了,你最近在哪啊,都没遇到你。”我想如果我问了,他一定不知道怎么回答吧,因为他不想听到这样的问题,所以我就也没再问了。“其实——我目前就在你们学校就读。”我断了断说。“是吗?”楚明轩说。“那我们是不是每天可以一起去学校了?”此时的楚明轩好像五年前的于笙一样小孩子气。我突然笑了出来:“别这样,好好笑。”“好笑吗?”楚明轩糊涂了“其实——也很可爱啦。”我又笑了。原本尴尬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活跃了起来。“别笑,也不许笑,回答我刚才的问题。”楚明轩有点生气了。“哎呦,好了好了,不笑了,别生气。”我看到他生了气,马上说。“那回答我的问题。”楚明轩放出了期待的小眼神。“应该是吧。”我说。“什么叫应该是,应该是一定是,对不对?对不对?••••••”楚明轩说。那么接下来就是一整晚都在讨论这个问题。就算回家了,楚明轩也在用QQ讨论着。反正结果第二天就是一起去学校的嘛。  

  第二章  

  “奶奶,今天你要去哪吗?怎么打扮得那么漂亮啊?”我放下手机问。“我去一趟你婶婶家,怎么,想跟去吗?”奶奶笑着问。“奶奶,您明知道我最讨厌去那了还怎么说。”我故作生气。“好了好了,我去了,你看看中午要在家吃还是其他地方,要在家吃的话,跟胡妈说一下,让她做点你爱吃的。”奶奶说。“算了,还是不用麻烦胡妈了,让她休息一天吧,我出去吃。”我回答。“那行,我走了。”说完奶奶就走了。奶奶一走我就立马打了个电话给苏瑾,让她带上璃中午老地方见。  

  ————————————若离咖啡厅——————————  

  “朋友们,我来了。”一到就打起了招呼。一坐下,就开始聊。  

  “最近怎么样啊,璃,瑾没欺负你吧。”我一坐下就问。“没,她没被我欺负就行。”璃说。“嘿,你们什么意思啊,一来就这样损我。”瑾不乐意了。“哎呀,好了好了,不说行了吧。”我笑着说。“那个,要开始了吗?”璃小心的问。“快了,就快了。。。”我若有所思,气氛死寂。“好了,这事之后再说,别一聚会就搞得很严肃。”瑾的一句话打破了死寂。  

  番外  

  十年前,一个女孩家发生了变故。一天,一群人闯进了她家,他们为了让小女孩的父母交出那本手册不择手段,可她的父母宁死不屈,最后死在了他们手里。躲在房门后的小女孩目睹了这一切却无法阻止,当时的她才十岁啊。待他们走后,小女孩从房间里跑出来,一下子跪在了父母面前,小女孩趴着抱着父母哭着。“笙——儿,别哭,来——这个给你,帮——帮——我们好好保管它,它——它——它在你的那个——那个小书柜里——里。”说完就倒下了。“妈妈,爸爸。。”她边叫边哭。直到奶奶从外边会来才把她拉开。之后她一直都埋怨自己救不了父母。到她十一岁时一个机缘让她进入到了一个组织,开始学习一切技能。刚开始,她很害怕,可是因为父母让她咬牙坚持下来,才有今后的成就。她勤学苦练了六年,快速的从众多人中闯出,也是最年轻的。在十七岁时她被奶奶送出了国外,但她还在秘密的计划着这一切。(小编提醒,之后她被称为hermit。)  

  ——————————————切换———————————  

  “喂。”我接起了一个电话。“今天几号了知道吗?”对方问。“10,7。”我回答。“很好,那你应该知道要做什么吧?”“放心记着,一天,给我一天我就能解决。”  

  —————————————学校——————————  

  图书馆  

  “来啦,怎么样,查到了吗?”我看到瑾和璃来了就问。“查到了,今晚会在百回酒店开一桌小宴席。”璃回答。“好,你们帮我准备一下,到时老地方见。”我说。她们刚要走就被我叫住:“记得把你们刚才用的电脑毁掉。”“恩。”她们回答后就走了。  

  ——————————————晚上——————————  

  百回酒店的对面楼顶上  

  “准备好了吗?”我转身去问。“嗯,好了。”“拿过来。”我伸手去拿枪。(备注:抢里装的是麻醉针。)我接过枪后,开始瞄准那个窗口等待我要的人出现。过了一会,人到齐了,我开始瞄准射击,当然不会让他们马上倒下,而是在射击后5秒倒下,在这5秒内射击七个人很简单,但得快。不错,轻轻松松射了七个人,但好像少算了一个——服务员。“服务员要射吗?”正巧瑾提了出来。“当然,可不能让她通风报信。”当然在将这句话时我已经在射击了,咚,正中脖子。“给我绳子,然后到楼下接我。”一射完我就立马放下枪,伸手要绳子,因为我必须在别人发现之前拿到那东西。通过绳子我顺利的过去了,因为不想让费时间,所以就帮所有的东西都拿了。之后,我又通过绳子往楼下滑下,上了车就走了。到了一个地点,我下了车让她们把东西送去给组织。待她们走后,我找了个隐蔽的地方换掉了身上那套夜行衣,穿上了事先准备的白裙,(备注:很容易穿,所以很快穿完。)再穿上鞋,收拾收拾东西就走了出去。应该刚开始头发绑太紧,所以我便弄着头发便走出去,以至于我撞到了人。“嘭。”撞到了。“对不起。”我先到了歉,一抬头就看见了他。“没•••”他看到我一句刚要说出口的话却没说完。  

  番外  

  五年前,他们认识了,在一个尴尬的场合认识了。————那天,她受邀得到了同学会,他也受邀到了同学会,当然不同地方。当晚,他们都赴约到了各自的包房。(备注:同一家KTV。)当晚他们都玩到很晚,在回家的路上,她被跟踪。她知道自己被跟踪,本想出手,可还没出手,他就出现帮了他。“你没事吧。”他问。“没事,谢谢。”她回答。她抬头看着那男孩,她心里想:“要是人人都像你一样,该多好••••••”男孩被看得不好意思就别过了头。她这才明白是自己失礼了也低下了头,而他也了解了这是一个害羞的男孩但也很勇敢。“你很勇敢,虽然••••••”她站起来又欲言又止。“要送你回家吗?”他贴心的问。“不用了,谢谢。”她说完就走了。他却也是朝那个方向走,这使她回过头来说:“真的不用你送。”“我——我也是走这条路。”他不好意思的笑了。“哦。”她别扭的别过头。他看到了却笑了。“笑什么?”她问。“没什么,就是觉得你很可爱。”他又笑了。“你!”她有点生气,因为她最讨厌别人说她可爱。“别生气,只是仅仅的可爱而已,别多想。”他好像认为她多想了就说。这次换她笑了,她觉得他很无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组织呆久了才这样认为。“我叫楚明轩,你可以叫我明轩,你呢?”他停止笑了问。“你好明轩,我叫于笙,叫我笙就可以了,对了,你家在哪?为什么和我走同样的路?”她问。“我家在前面的分叉路口的左边。”他回答。“怎么巧,我叫在分叉路口的右边。”她笑着说。••••••  

  ————————————分叉路口———————————  

  “到了,拜拜。”她说完刚想走又回过头来说,“那个人情,有机会我会还你的。”“嗯,拜拜。”他不知道回答什么就应了一声。听完他的回答后她就走了。很奇怪,之后的他们很有缘,每天都会遇到,之后久了他们就交往了。三年后,她要去英国了,在前一天,她约他出来到了一个桥上。那天晚上的星星特别多,好像在为她送行。  

  “来啦。”她看到到来的他说。“嗯,怎么了,怎么晚叫我出来有急事?”他问。“怎么?没有急事就不能叫你出来?”她有点生气。“没,怎么会。”他看到她快生气了说。“那个——我明天要出国了。”她吞吞吐吐的说了出来。“怎么这么吞吞吐吐,难道怕我不同意吗?”他怀疑的看着她。她紧张的点点头。“傻瓜,怎么会呢,我知道,在你十八岁让你出国是你奶奶的心愿,没事。”他笑着说。“真的没事?”她不太相信,再问了一遍。“真的,怎么难道是你舍不得我?”他又笑了。“还真有点舍不得。”他点了点头。“呵,傻瓜,没事,不是才两年吗,我等你”他说。“你真的会等我吗?”她问。“真的。”“我不信,除非你在这对着漫天的星星向我承诺。”她像小孩子一样说着。“好。”说着他真的照做了。“好,许完承诺了,我们来拉钩,双重保险。”她又像孩子一样伸出手。“傻瓜。”他嘴里说着,但还是伸出了手。看到他伸出了手,她笑了。今晚他们过得很愉快。  

  第二天,她去了机场,他也去了机场,但他没去见她,只是在背后默默地送她离开,直到她走后,他才离开。  

  ——————————————切换———————————  

  相互遇见后,他们又到了那座桥上。“这几年,过得好吗?”楚明轩问。“恩,很好。”我回答。“什么时候回来的?”楚明轩又问。“上星期。”我回答。“哦。”楚明轩应道。“你还记得那个约定吗?。”我问他。“当然记得,怎么了?”他问。“没,我只是想说,如果,我是说如果,到最后是我没有遵守那个约定的话,你会怎么样?”我说。“怎么这样说,世界上没有如果,别说这样的话。”他反驳。我刚想说点什么就被他打断了:“好了别说这些了,你最近在哪啊,都没遇到你。”我想如果我问了,他一定不知道怎么回答吧,因为他不想听到这样的问题,所以我就也没再问了。“其实——我目前就在你们学校就读。”我断了断说。“是吗?”楚明轩说。“那我们是不是每天可以一起去学校了?”此时的楚明轩好像五年前的于笙一样小孩子气。我突然笑了出来:“别这样,好好笑。”“好笑吗?”楚明轩糊涂了“其实——也很可爱啦。”我又笑了。原本尴尬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活跃了起来。“别笑,也不许笑,回答我刚才的问题。”楚明轩有点生气了。“哎呦,好了好了,不笑了,别生气。”我看到他生了气,马上说。“那回答我的问题。”楚明轩放出了期待的小眼神。“应该是吧。”我说。“什么叫应该是,应该是一定是,对不对?对不对?••••••”楚明轩说。那么接下来就是一整晚都在讨论这个问题。就算回家了,楚明轩也在用QQ讨论着。反正结果第二天就是一起去学校的嘛。  

  第二章  

  “奶奶,今天你要去哪吗?怎么打扮得那么漂亮啊?”我放下手机问。“我去一趟你婶婶家,怎么,想跟去吗?”奶奶笑着问。“奶奶,您明知道我最讨厌去那了还怎么说。”我故作生气。“好了好了,我去了,你看看中午要在家吃还是其他地方,要在家吃的话,跟胡妈说一下,让她做点你爱吃的。”奶奶说。“算了,还是不用麻烦胡妈了,让她休息一天吧,我出去吃。”我回答。“那行,我走了。”说完奶奶就走了。奶奶一走我就立马打了个电话给苏瑾,让她带上璃中午老地方见。  

  ————————————若离咖啡厅——————————  

  “朋友们,我来了。”一到就打起了招呼。一坐下,就开始聊。  

  “最近怎么样啊,璃,瑾没欺负你吧。”我一坐下就问。“没,她没被我欺负就行。”璃说。“嘿,你们什么意思啊,一来就这样损我。”瑾不乐意了。“哎呀,好了好了,不说行了吧。”我笑着说。“那个,要开始了吗?”璃小心的问。“快了,就快了。。。”我若有所思,气氛死寂。“好了,这事之后再说,别一聚会就搞得很严肃。”瑾的一句话打破了死寂。  

  番外  

  十年前,一个女孩家发生了变故。一天,一群人闯进了她家,他们为了让小女孩的父母交出那本手册不择手段,可她的父母宁死不屈,最后死在了他们手里。躲在房门后的小女孩目睹了这一切却无法阻止,当时的她才十岁啊。待他们走后,小女孩从房间里跑出来,一下子跪在了父母面前,小女孩趴着抱着父母哭着。“笙——儿,别哭,来——这个给你,帮——帮——我们好好保管它,它——它——它在你的那个——那个小书柜里——里。”说完就倒下了。“妈妈,爸爸。。”她边叫边哭。直到奶奶从外边会来才把她拉开。之后她一直都埋怨自己救不了父母。到她十一岁时一个机缘让她进入到了一个组织,开始学习一切技能。刚开始,她很害怕,可是因为父母让她咬牙坚持下来,才有今后的成就。她勤学苦练了六年,快速的从众多人中闯出,也是最年轻的。在十七岁时她被奶奶送出了国外,但她还在秘密的计划着这一切。(小编提醒,之后她被称为hermit。)  

  ——————————————切换———————————  

  “喂。”我接起了一个电话。“今天几号了知道吗?”对方问。“10,7。”我回答。“很好,那你应该知道要做什么吧?”“放心记着,一天,给我一天我就能解决。”  

  —————————————学校——————————  

  图书馆  

  “来啦,怎么样,查到了吗?”我看到瑾和璃来了就问。“查到了,今晚会在百回酒店开一桌小宴席。”璃回答。“好,你们帮我准备一下,到时老地方见。”我说。她们刚要走就被我叫住:“记得把你们刚才用的电脑毁掉。”“恩。”她们回答后就走了。  

  ——————————————晚上——————————  

  百回酒店的对面楼顶上  

  “准备好了吗?”我转身去问。“嗯,好了。”“拿过来。”我伸手去拿枪。(备注:抢里装的是麻醉针。)我接过枪后,开始瞄准那个窗口等待我要的人出现。过了一会,人到齐了,我开始瞄准射击,当然不会让他们马上倒下,而是在射击后5秒倒下,在这5秒内射击七个人很简单,但得快。不错,轻轻松松射了七个人,但好像少算了一个——服务员。“服务员要射吗?”正巧瑾提了出来。“当然,可不能让她通风报信。”当然在将这句话时我已经在射击了,咚,正中脖子。“给我绳子,然后到楼下接我。”一射完我就立马放下枪,伸手要绳子,因为我必须在别人发现之前拿到那东西。通过绳子我顺利的过去了,因为不想让费时间,所以就帮所有的东西都拿了。之后,我又通过绳子往楼下滑下,上了车就走了。到了一个地点,我下了车让她们把东西送去给组织。待她们走后,我找了个隐蔽的地方换掉了身上那套夜行衣,穿上了事先准备的白裙,(备注:很容易穿,所以很快穿完。)再穿上鞋,收拾收拾东西就走了出去。应该刚开始头发绑太紧,所以我便弄着头发便走出去,以至于我撞到了人。“嘭。”撞到了。“对不起。”我先到了歉,一抬头就看见了他。“没•••”他看到我一句刚要说出口的话却没说完。  

  番外  

  五年前,他们认识了,在一个尴尬的场合认识了。————那天,她受邀得到了同学会,他也受邀到了同学会,当然不同地方。当晚,他们都赴约到了各自的包房。(备注:同一家KTV。)当晚他们都玩到很晚,在回家的路上,她被跟踪。她知道自己被跟踪,本想出手,可还没出手,他就出现帮了他。“你没事吧。”他问。“没事,谢谢。”她回答。她抬头看着那男孩,她心里想:“要是人人都像你一样,该多好••••••”男孩被看得不好意思就别过了头。她这才明白是自己失礼了也低下了头,而他也了解了这是一个害羞的男孩但也很勇敢。“你很勇敢,虽然••••••”她站起来又欲言又止。“要送你回家吗?”他贴心的问。“不用了,谢谢。”她说完就走了。他却也是朝那个方向走,这使她回过头来说:“真的不用你送。”“我——我也是走这条路。”他不好意思的笑了。“哦。”她别扭的别过头。他看到了却笑了。“笑什么?”她问。“没什么,就是觉得你很可爱。”他又笑了。“你!”她有点生气,因为她最讨厌别人说她可爱。“别生气,只是仅仅的可爱而已,别多想。”他好像认为她多想了就说。这次换她笑了,她觉得他很无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组织呆久了才这样认为。“我叫楚明轩,你可以叫我明轩,你呢?”他停止笑了问。“你好明轩,我叫于笙,叫我笙就可以了,对了,你家在哪?为什么和我走同样的路?”她问。“我家在前面的分叉路口的左边。”他回答。“怎么巧,我叫在分叉路口的右边。”她笑着说。••••••  

  ————————————分叉路口———————————  

  “到了,拜拜。”她说完刚想走又回过头来说,“那个人情,有机会我会还你的。”“嗯,拜拜。”他不知道回答什么就应了一声。听完他的回答后她就走了。很奇怪,之后的他们很有缘,每天都会遇到,之后久了他们就交往了。三年后,她要去英国了,在前一天,她约他出来到了一个桥上。那天晚上的星星特别多,好像在为她送行。  

  “来啦。”她看到到来的他说。“嗯,怎么了,怎么晚叫我出来有急事?”他问。“怎么?没有急事就不能叫你出来?”她有点生气。“没,怎么会。”他看到她快生气了说。“那个——我明天要出国了。”她吞吞吐吐的说了出来。“怎么这么吞吞吐吐,难道怕我不同意吗?”他怀疑的看着她。她紧张的点点头。“傻瓜,怎么会呢,我知道,在你十八岁让你出国是你奶奶的心愿,没事。”他笑着说。“真的没事?”她不太相信,再问了一遍。“真的,怎么难道是你舍不得我?”他又笑了。“还真有点舍不得。”他点了点头。“呵,傻瓜,没事,不是才两年吗,我等你”他说。“你真的会等我吗?”她问。“真的。”“我不信,除非你在这对着漫天的星星向我承诺。”她像小孩子一样说着。“好。”说着他真的照做了。“好,许完承诺了,我们来拉钩,双重保险。”她又像孩子一样伸出手。“傻瓜。”他嘴里说着,但还是伸出了手。看到他伸出了手,她笑了。今晚他们过得很愉快。  

  第二天,她去了机场,他也去了机场,但他没去见她,只是在背后默默地送她离开,直到她走后,他才离开。  

  ——————————————切换———————————  

  相互遇见后,他们又到了那座桥上。“这几年,过得好吗?”楚明轩问。“恩,很好。”我回答。“什么时候回来的?”楚明轩又问。“上星期。”我回答。“哦。”楚明轩应道。“你还记得那个约定吗?。”我问他。“当然记得,怎么了?”他问。“没,我只是想说,如果,我是说如果,到最后是我没有遵守那个约定的话,你会怎么样?”我说。“怎么这样说,世界上没有如果,别说这样的话。”他反驳。我刚想说点什么就被他打断了:“好了别说这些了,你最近在哪啊,都没遇到你。”我想如果我问了,他一定不知道怎么回答吧,因为他不想听到这样的问题,所以我就也没再问了。“其实——我目前就在你们学校就读。”我断了断说。“是吗?”楚明轩说。“那我们是不是每天可以一起去学校了?”此时的楚明轩好像五年前的于笙一样小孩子气。我突然笑了出来:“别这样,好好笑。”“好笑吗?”楚明轩糊涂了“其实——也很可爱啦。”我又笑了。原本尴尬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活跃了起来。“别笑,也不许笑,回答我刚才的问题。”楚明轩有点生气了。“哎呦,好了好了,不笑了,别生气。”我看到他生了气,马上说。“那回答我的问题。”楚明轩放出了期待的小眼神。“应该是吧。”我说。“什么叫应该是,应该是一定是,对不对?对不对?••••••”楚明轩说。那么接下来就是一整晚都在讨论这个问题。就算回家了,楚明轩也在用QQ讨论着。反正结果第二天就是一起去学校的嘛。  

与上兮兮

(头有点疼,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