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现代修真 相伴有你

第四十八章 不会再有下一次了(下)

相伴有你 骨化风成 1406 2014-01-26 22:27:11

    三人都很是默契地沉默了会儿,最终,辛瑗先开了口:“给崖添麻烦了呢。”自嘲地笑笑,迎上火余崖复杂的目光。许久,他才开口,却是另外一件貌似不找边际的事。

  “傅哲晞死了。”平淡的语气像是在叙述一件在平常不过的事了。辛瑗的身体微微僵了僵,缓了缓才僵硬地点了点头:“嗯。”

  指尖传来股股暖流,辛瑗怔怔地抬起头,望向那淡如止水的眼眸,心中顿时安定了。

  火余崖微微叹了口气:“不知道是谁做的,我到的时候已经面目全非了。”辛瑗反射性地向他望去,眼底划过一丝波动,却很快散去,转而轻“嗯”了声。

  发生这样的事,就算不是“自己”动的手,皓和崖也绝对不会放过他傅哲晞的,更何况,还有那个幕后的神秘人。

  其实傅哲晞是死对辛瑗并没有多大的影响,对她而言,顶多也只不过是一个生命的消逝罢了,而这个生命,又刚好是她所认识的一个人。她并不是什么所谓的“善男信女”,她珍惜生命,尊敬生命,可是,对于一些“危险”的人,能活着,固然没什么大的问题,但是死了,也就死了吧,并没有什么好惋惜的,然而或许还可以解救更多的人。她知晓人性的劣根,当邪念在一个人的心底种下,生根,发芽并成长,而本人却依旧执迷不悟之时,堕落的灵魂便已坠入黑暗的深渊。并非所有的人都是可救的,很多时候,人,才是最可怕的,人,才是邪恶之源。人是邪恶的存储器,也是邪恶的释放体,人,是邪恶最适宜的载体。世间万物都该是认为,人,才是那最丑陋最黑暗的生物吧。或许,也正是因为如此,赤磐才会选择用人作为祭品来进行复活。想到这,辛瑗眼神一暗,额前的发梢遮住了她的眼,让人看不清其中复杂的情绪。

  事实上人也确实如辛瑗所想的那样,但她却忽略了作为人的另一层意义。人,并不是单单仅是恶的承载体,更是善与恶的集合体。世间万物都是置于正邪相制之下的,善恶正邪都存在于人的一念之间,而人的意念则拥有选择的力量。思想意志的力量是无限的,天地万物中没有什么能够真正地控制住它的,而能够使用好它的也就只有人了。人有时真的是可笑的,但更多的时候,却又是可敬的,可另天下万物敬畏!

  所以说,人真的很复杂呢。

  就在辛瑗还在恍惚的时候,颉皓已然离开她站起身来了,辛瑗回了神,从身后叫住他:“你去哪儿?”颉皓只是顿了顿,却没有转身,也没有回答她的话,只道:“照顾好她,我很快回来。”随即便消失在空气中。

  火余崖当然知道这是对他说的,站起身,仿若未曾听到地问了个毫不相关的问题:“什么时候去学校?”

  辛瑗自然也是心知肚明的,不过她相信颉皓,两人都相信他会安全地回来的。

  “是你做的!”狠狠地踹开大门,颉皓直奔男人,“我说过不准再动她!否则,死!”尖锐的利爪划过皮肉,留下一道道鲜红的血痕。

  男人仿佛什么事也没有,舔了舔脸上淌落的血水,血红的眼眸突地亮起,他诡异地笑笑:“如果,我说不是呢?”

  “最好不是!否则——”红光一闪,一旁的一个黑影已经被撕成两半,连叫都没来得及叫出声。而男人的红眸有闪烁了一下,脸上却仍带着那种若有若无的笑意。

  “哼,最讨厌这张脸了!”颉皓在心里忿忿地念道。

  “我不希望还有下次,你最好管好你的人!否则不关你是谁,我一定,先宰了你!”

  “……我这样做也都只是为了我们的族群,这也是你的使命!你别无选择!”男人拧了拧眉。

  “让那些东西都见鬼去吧!我现在唯一在意的只有她!谁敢在我眼皮底下动她的手脚,我撕了他!”颉皓放完话也不等对方回应,径直从古堡中消失了。他是一刻也不想呆在这个禁锢他思想与行为的地方。

  男人的眼神终是变得血腥狠毒起来:“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