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密锦

第十二章

密锦 不笑猫三三 3301 2015-09-26 19:24:40

    人们往往讲尽人事安天命在这后宫中这句话似乎并不中用,要不然为何当刘锦一路奔波跑到昭阳殿时一室的人全都跪倒在地低低呜咽。她颓废的站在宫殿正门口肩上的药盒子滚落在了地上,急促的张着嘴呼吸,怎么可能?昨日还在自己面前撒娇吃着千层酥的人就这样没了?她望了望自己的右手只见手掌正中间被匕首划过一道伤口此刻已经泛着一层皮肉,为什么自己不抓住那个匕首,她的眼泪滴滴点点从眼眶中冒了出来,大殿内的皇后、后妃、皇子、皇女、宫女、侍卫在见到她出现在门口时都停止了声音,只见她的哭泣没有一丝声音只滴落了几颗眼泪便突然站在门口笑了起来,那笑声说不出的凄厉刻在众人心中终身难忘。  

  皇后在看见她出现在门口时原本低头擦泪的手顿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狠厉;但这神情好似错觉一般一闪而逝,她的脸上此刻戴着的却是一副我见犹怜的悲痛之色。她身形一晃像是要摔倒一般秋蕊赶紧上前扶她;只见她走到刘锦面前伸出手牵住刘锦,而这时幽若的双手却暗暗在袖中握成拳状。  

  “快宣太医,我的阿锦你怎么这般模样,让母后如何是好?”说着眼中滴落几滴泪水,太医急忙上前扶着刘锦走进内殿,而刘锦就像呆住了一般脸上毫无表情任由他们折腾。  

  太医拨开刘锦的手臂上的衣服只见一个一指长的剑伤已经隐隐能看见骨头,而刘锦好似完全不痛一般一声不吭,刘妍刘莹等人都拿出锦帕遮住眼睛不敢去看,只有幽若上前拉住刘锦的双手让她将头靠在自己身上。太医为她简单处理伤口包扎之后便退了出去,这时刘锦就像反应过来了一般径直朝着内室走去,内室灯火通明照耀的犹如白昼,尹夫人跪在床前不断抽噎声音大的好几次像要哭死过去,见到刘锦走进来不由分说扑上前来。  

  “你还我闳儿,你还我闳儿,你这个灾星谁碰上你都是霉运。”尹夫人不管宫女的拉扯指着刘锦一阵谩骂,却不想刘锦一个冰冷的眼神递过来她突地收住了声音转身又伏在床边悄声哭泣。雕花大床上刘闳静静的躺在那里好似睡着了一般,胸口的匕首尚未被取出来,刘锦走上前伸出自己的手碰到刘闳的小手,还带着余温。这样也好,再不会有人可以欺负你;也再不用看这些人的惺惺作态;她俯身上前一只手握住匕首一个瞬间将匕首抽了出来。  

  “七弟,皇姐会为你报仇!”  

  这个动作看的连尹夫人都忘记了哭泣,向来石邑公主刘锦给人的感觉都是温和无害,而今日的她怎么会周身散发出一股让人恐惧的冷意。不待她们多想一阵尖锐的声音通传“皇上驾到!!”所有人都伏在地上不敢起身。  

  “闳儿怎么样了?”皇上径直走进内殿,皇后等人急忙跟在身后,只见太医抖抖巍巍的跪倒在地,刘少景不得不回声禀报。  

  “回禀陛下,老臣到达时七皇子殿下已经停止了呼吸!”皇上听得这句话似乎不信的样子快步走到床前,待看到床上的幼子毫无呼吸的躺在那里一动不动,这才悲痛的一把抱起他幼小的身体一阵悲鸣。  

  “陛下节哀,闳儿已经先去了。”皇后站在一旁温声劝慰,周围的人无不低低啜泣,只有刘锦面无表情。皇上只伤心了一会儿便捏紧拳头砸在床栏上,跪倒在地的诸位心中更加抖了一抖!  

  “传朕旨意,活捉刺客,朕要灭他九族!”  

  “诺!!”御林军领命齐齐退出了宫殿,刘锦抬头起身时发现皇上已然清醒再没有刚才在承明殿的样子。尹夫人此时早已不再抽噎,她站起身来行至皇上面前重重叩首。  

  “陛下,请为臣妾做主,闳儿分明是被石邑公主所累才得此不幸;若非石邑公主强留闳儿在玉堂殿学习岂会遭此厄运。”皇上还为做出任何回答只见站在皇后身边的诸邑公主径直插话。  

  “父皇,阿锦出生便被断言是不祥之人,您也明言禁止她与人接触;而今七弟遭此厄运真真可怜。”说完又抹了抹眼泪,刘锦听得她们的话语心中一阵冷笑,这就是自己的亲姐姐;无论何时都忘不了给自己一刀。  

  “不祥这种事情臣妾是不置信的,只是阿锦为何半夜三更还在后宫闲晃真是让臣妾担忧,万一出个什么意外真是要了臣妾的命!这玉堂殿的下人难道都看不住主子的吗?!!!”皇后眼神冷冷的望着刘锦和幽若,好似毒蛇的眼睛盯上了便移不开。  

  “不关幽若的事,儿臣被噩梦惊醒这才到外面散步;不想遇上刺客。”刘锦低着头淡淡的回答,周围的后妃宫女听得噩梦二字好像什么恐怖的字眼一般纷纷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一点。  

  “妹妹你的噩梦不是早就好了吗?怎么今时还是噩梦缠身,看来早年玄机大师所言的不祥之人确实是坐实了的。”刘莹看似好心的冒出这句话,刘锦冷冷的望了她一眼刚想反驳却被幽若抓住了手,幽若向她摇了摇头。  

  “来人,带石邑公主回玉堂殿,没有朕的旨意不得随意进出!”刘锦听得这句话眼神狠狠的盯着坐在上位的皇上,自己什么过错都没有,就因为幼时一位秃头老道的一句话被丢在玉堂殿自身自灭还不够凄凉吗?而今凭什么又要被禁足!七弟如今遇刺身亡人人都不忙着为他查明真相反而将所有矛头指在自己身上。  

  “石邑不服,若说学艺不精未能护得七弟安危阿锦羞愧,可要说七弟遇刺乃是受阿锦不祥之身所累实在荒唐!幽若照顾阿锦现今不也好好的吗?不祥之说实属荒谬请父皇明鉴!!”  

  “你这话什么意思?是说玄机大师当年之言是瞎话吗?要知大师可是得道高僧切不可口出狂言!”刘莹讥笑着望着跪倒在地的刘锦说道。  

  “得道高僧…呵,若真是得天意那他岂会连自己的命都算不出,窝窝囊囊死在清宁庵掌门师太床上!”刘锦心中气愤一时恼怒竟然说出这句话,要知道玄机大师在世时在长安城内名声颇佳,连宫中有大型法师都是由其主持。而这位大师好名声一辈子最后去世竟然被弟子发现死在尼姑庵掌门师太床上,这个消息在长安城外早已是妇孺兼知可这后宫中却不是人人知情。  

  “放肆!!还不赶紧将石邑公主带下去!!!”皇上眼中满是愤怒,吓得几个嬷嬷赶紧上前将石邑押解起来朝着门外扭送;石邑还想反驳幽若一把抓住她的手,皇上明显已经动怒万不可再火上浇油。  

  作为一名暗卫一生有两件事情如果一旦发生下场只有一个字,死!第一件是被主人抛弃,清羽已经是被抛弃过的一把利器然而她很幸运很快找到了另一座靠山得以活下来;第二件事情则是暴露身份,在这后宫中有很多跟她一样武功高超但无名无份的高手为不同的人服务,她们之所以存在也是因为她们无名无份。清羽熟门熟路回到椒房殿地下室,这间窄小的房间是自己蜗居了十年的地方;她知道自己今晚虽然任务成功但暴露了身份将是必死无疑,也懒得挣扎逃跑。  

  房间内布置简陋,处处透着冰冷的感觉;清羽坐在梳妆台前,镜子中映照出一个半脸狰狞半脸清秀的脸庞;她伸手触碰狰狞的那半张脸,十年前的回忆奔涌而出。自己和姐姐清焰记事以来就是前陈皇后的暗卫,一生本该就为保护她而存在却陡生波折;陈皇后因巫蛊之祸被废逐出长安迁居长门殿,自己和姐姐也因此被抛弃留在未央宫椒房殿不知前路何方。陈皇后被逐出椒房殿这天只带走随从四五名,皇上下旨将所有服侍过她的人重新分配,而大多宫女太监都被暗中赐死。作为隐卫本该是主人最得手的利器陈皇后却丢弃了她们姐妹,而后椒房殿迎来了新的主人皇后卫子夫,卫子夫生的美貌端庄浑身有着不同于陈皇后的温柔和善;她第一次在偏殿召见自己和姐姐二人,端坐在上位嘴角扬着浅浅微笑。  

  “据下人回报你们二人乃是双生姐妹,从记事以来便跟随陈阿娇暗中保护,想来武功定然十分高超。正巧本宫一直想寻得一位暗卫,这样吧…给你二人一次机会,谁先杀了对方活着本宫就留着谁。”说话间她的眼神一直望着自己的手指甲,语气平淡的毫无波澜。  

  “请皇后娘娘宽恕,奴婢与姐姐武功不相上下但各有擅长,我二人愿意为皇后娘娘略尽微薄之力。”清羽跪倒在地不断叩首求饶,要知道自己与姐姐朝夕相处如何能提剑相对;卫皇后对自己的请求无动于衷连头都没有抬一下。站在她身后的执事宫女秋蕊扔给自己和清焰一人一把匕首,自己双手颤抖根本抓不住掉在地上多次,姐姐却十分冷静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只在一瞬间清焰猛然提起匕首一刀扎进心脏,动作潇洒堪比每一次出任务的狠绝!自己想扑过去却上来几名侍卫生生将自己拉开,隔着距离只能看见清焰嘴中不断重复着‘好好活下去!‘之后便了无生气的歪倒在大殿上,鲜血流了一地。  

  “好一出姐妹情深,怎么办?本宫最不爱的便是这样的戏码,天色也不早了,既然只剩下你一个了也没得挑选了;不过…宫中的美人儿层出不穷,暗卫不是从来不露面吗?既然如此空留一副美貌何用呢?”话音刚落两名男子将自己狠狠按倒在地,锋利的匕首一刀又一刀划在自己左脸上,而自己毫无反抗之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