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密锦

第八章

密锦 不笑猫三三 4391 2015-09-05 18:43:56

    刘锦坐在玉堂殿内研究‘说卦传’,这本书用词十分偏僻搞得她看完一小节都要一个时辰的时间,或许是母性泛滥幽若对七皇子十分要好,带着他玩自己小时候的玩具还做好吃的牛奶羹给他喝;让蹲在一旁死记硬背的刘锦好不羡慕!  

  “看什么呢?这么入迷!”细君一把夺过陈锦手中的竹简,可一看内容全是短短续续的句子。  

  “你怎么来了?现在才什么时辰不用当值吗?”  

  “我从旁人处听来今日诸邑公主办了一个诗会,请长安城内的公子贵女参加。公孙敬声也来了,陪我去看看?”刘锦望了她一眼摇了摇头,这本书这么难懂不抓紧时间哪里能在两天之内看完;细君抱着她的手臂撒娇。  

  “好姐妹,他一年也进宫不了几次,跟我一起去看看嘛!你不去我根本就进不去呀!”刘锦为难的看了看她,想了个办法既然这本书这么难懂干脆抄一小段下来边走边背。她从屋里找来一小张布提笔写了一段上去,拍拍手晾了一晾塞进腰间高高兴兴的挽起细君的手臂。  

  “走吧!”  

  诸邑的诗会设在椒房殿后花园内,门口有两个宫女核对花名册才能进入。  

  “怎么办?不然你在外面等我一会儿,我进去她们总不能拦我吧!我去找找公孙敬声给你传话。”细君听她这样说只得点点头找了一个僻静的小亭子等她,椒房殿后花园内处处撑起一些丝质幔锻作为隔间,给人提供独处的空间,但这样的幔锻并不透光想要找人十分困难。刘锦不能一间一间的掀开帘子找人只得小心翼翼的透过缝隙看看,诗会的举行往往都是打着高雅的旗帜实则找个机会各大家族年轻人相相亲对对眼;对于这些养在深闺中的女子也是为自己挑选未来依靠的唯一方法!花园中一阵转悠刘锦都没有找到公孙敬声甚至连诗会的主人诸邑也没有看到,她口干舌燥的找了一个凳子坐下顺手拿起一个茶杯喝了一口,正想再喝一口茶杯却被一个人夺了过去,刘锦抬头一看见霍光拿着杯子笑吟吟的望着自己,不会自己偷听他跟刘莹讲话被她发现了吧?心虚的连杯子也不去抢抬脚站起来就走,霍光有些纳闷自己有这么恐怖吗?长腿一迈横在她面前。  

  “不知石邑公主也有了参加诗会这等雅兴,传闻不是只喜武不通文吗?”刘锦撇着眉毛看他,自己想参加什么就参加什么跟他什么关系。  

  “我还有事,让让!”  

  “不知为何事?子孟可否分忧?”刘锦听他这样说想着他是男的或许帮忙找找能找到公孙敬声  

  “你见过公孙敬声吗?”霍光一听这个名字脸色有稍许黯淡,怎么又是这个人!不过自己还真恰巧知道他在哪。干脆带她去看看死了心!  

  “走吧”霍光带着刘锦在花园里绕了几个圈走到了离诗会有些距离的一处树丛后面,刘锦有些不明就里正想出声霍光一把捂住她的嘴一只手指着树丛前面的小凉亭,只见小凉亭中身着茜色罗裙的诸邑与公孙敬声相对而坐。隔得太远听不见声音但这样单独相处始终会让人多想,诸邑前两天不才对霍光表白过吗?今日怎么又跟公孙敬声在一起?刘锦有些同情的望了望霍光转身朝着椒房殿大门走去,这个公孙敬声绝非优秀堂正男儿!只是怎么跟细君交代才能让她不伤心?  

  霍光有些纳闷她望自己的眼神仿佛是在说你很可怜,本想着看到她会伤心落寞却见她只是皱了皱眉便转身走了,难道自己弄错了?  

  “喂!你去哪里?”霍光追上她,要知道自己不常见到她还想多多跟她说几句话呢。  

  “我还有事,回去了。”说完就大步跑出了殿门,细君在小亭子中等的已是焦急见她走来立即迎了上去。  

  “怎么样?他不肯出来吗?”  

  “细君,呃…诗会好像不是能随意离开的,我们先回去吧!”刘锦不忍心告诉她只得找个借口,可是不一会儿身后响起的声音让她实在想狠狠的用绣花针把他戳成肉泥!霍光跟着出来阳光灿烂的站在亭子外面跟刘锦打招呼,刘锦难堪的抬头看细君的表情,只见细君嘴唇微微动了动,眼中有些许薄雾。  

  “阿锦,有人找你,我先回去了!”说完便朝着永巷的方向跑去,刘锦刚想去追却被霍光一把捉住了手臂。  

  “你干嘛?放手!”刘锦有些恼怒的瞪着霍光,看见细君飞快的消失在宫殿后面。霍光见她有些生气当即放开了手,手上那柔弱无骨的触感有些映照在心底脸上也不自觉的红了,刘锦没有时间注意他的表情只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出了亭子。  

  “阿锦,你去哪?”  

  “回宫!”刘锦头也没回的迈着步子,她在想该怎么安慰细君,按理细君对公孙敬声不过是年幼的感情应该不深吧!可是自己向来不擅言辞该怎么开口呢?总不能只讲这个人配不上细君,他是个爱慕虚荣的伪君子!唉!算了,还是采取以往的措施不做任何事,让细君自己想个明白吧!霍光急忙的追上去想拉住刘锦但是又想着不合礼节于是又迈腿拦住她的去路。  

  “我话都没有说完,你又想走,看见我就这么不耐烦吗?好歹我们也认识十几年了!”霍光低头皱眉望着刘锦,刘锦不解的回望他。  

  “那你有什么事情要找我?”  

  “你知不知道为什么诸邑办这个诗会?”  

  “我怎么知道?”  

  “你…你真是无药可救了,皇上有意让诸邑年底大婚。”刘锦听见这句话这才醒悟过来,这次诗会定是诸邑为自己寻找驸马而设。诸邑都要大婚了而自己只比她小一岁!可是长姐还未大婚啊,霍光不会是骗自己玩的吧?  

  “长公主都还未大婚,你从哪道听途说的消息,莫不是慌骗我的?”  

  “这点我不知为何?但是诸邑年底大婚的消息却是千真万确!”刘锦望着霍光坚定的眼神知道他不是在开玩笑,心里有些诚惶诚恐。但是转瞬间她又想自己就算要排也得排到明年呢,现在愁那么多干嘛?还是去温室殿问问长姐知不知道这件事情为好。  

  “谢谢你告诉我这个消息,我先走了。”刘锦对着霍光笑了笑以示告别,霍光本想再拦她但奈何这会子她步伐极快;一眨眼就跑远了。  

  第九章  

  长公主刘妍生的貌美如花气质端庄大方,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刘锦到温室殿时她正坐在窗沿边弹琴;一首高山流水不似往常般旷达有力反而弹奏的呜咽萧瑟,使人听着有种落泪之感。刘锦刚想开口打断却见一阵崩裂之声琴弦断了,她赶紧走近见刘妍水葱般的指甲竟然断了一半。  

  “长姐!”刘妍听见刘锦的声音这才回神微微笑了笑,伸手搂了搂妹妹的手臂坐下  

  “今日你不跟着东方先生学习吗?怎么到我这里来了?”宫女将瑶琴搬走只留她们姐妹坐在一起。  

  “长姐,今日我得知诸邑年底将要大婚;这是真的吗?”刘锦急切的问出了声,只见刘妍沉默了一会儿微微笑了笑,这个笑容带着些许落寞让刘锦有些诧异。在记事以来她身份尊贵又得父皇母后喜爱从未有过不如意,而今这份落寞真是让人觉得不安。  

  “阿锦,长姐中秋十五之后将要嫁与平阳共侯”  

  “是何时的事情?我怎不知。”  

  “父皇昨日在大殿上下的诏书,你那里也没个通传的人自然消息来的慢些。”刘妍伸手拂了拂妹妹额头的碎发扬起一味苦涩的笑,纵然身份尊贵如斯也少不了的成为父皇朝中拉拢世家的棋子;平阳共侯自己连一面之缘都没有今后的路该如何走。  

  “长姐,平阳共侯人好吗?”  

  “听宫人们描述是一位文武兼修的公子,好与不好又有何干系?”  

  “怎么能这样说,如果他好那他将是你一辈子的依靠;如果他不好那就去求求父皇收回成命,长安城内那么多公子就不信找不到一人是长姐你的良配!连诸邑都知道争一争为何你却这样安于现状!”刘锦见她始终只是带着浅浅的微笑无动于衷,婚姻是一个女人一辈子的选择;在这后宫中不受父皇宠爱的妃子下场多半郁郁而终。嫁给一个连面都没有见过的人,脾气、秉性甚至他是否娶有小妾这样的问题都是一无所知;她怎么能一点办法都不想!  

  “阿锦,诏书已下这便是板上钉钉的事实;诸邑愿意一搏你当真以为就会有何成效吗?我们生来享有锦衣玉食就该担起该有的责任,我想父皇母后并不会害了我的。别多想我的好妹妹,虽然没有见过面但我可以在心中描绘他的样子;说不定也是一位鲜衣怒马的英雄呢?”刘妍笑着说道,既然知道结局已定不如好好接受。  

  “长姐,可是阿锦舍不得。你配得上世间最好的男儿!”刘锦抹了抹眼中的泪水像小时候一样抱着她的腰把头埋在她的膝盖上,刘妍抚摸着她的头发轻声劝慰。  

  “阿锦开心些,不管怎么样长姐还可以陪伴你两月有余;只是大婚之后长姐将要住在御赐的平阳侯府再不能每日照看你。你这任性调皮的性格定要好好收敛收敛。”  

  “长姐,阿锦自当成熟稳重;但不管怎么样我定要先为你探得这位平阳共侯是怎样的人!如若是个浪荡浮夸之人阿锦才不管有没有下诏一样跑去求父皇换个人选。”刘妍见她固执的样子不禁笑出声来,自己这个妹妹就是这样的牛脾气。  

  “好好好,你且去探探姐姐等着你的好消息好吧?”刘锦见她这样说才满意的点点头。站在庭院外的宫女见两姐妹又开开心心的挽手畅聊这才放心的去做自己的份内事务,得知婚讯之后长公主一直闷闷不乐;这宫中怕也只有石邑公主能够开解。  

  平阳共侯曹襄为平阳长公主与平阳侯曹时之子,承袭曹时之平阳侯卫;身份尊贵!生的英俊潇洒在长安城内也是颇有名气的人物,能够使得一手红缨枪与大将军卫青关系颇好。刘锦打听遍整个未央宫得到的消息无不都是称赞这位公子玉树临风、品格优秀;看来也确实是一位好儿郎,倘若确如人人口头相传这位曹襄也不为良配。学过了几天占卜之术刘锦坐在灼莲居摆弄着手中的几枚铜钱,求卦需要心诚可当自己屏气凝神开始默念所求时总是睁开眼铜钱就变成了灰烬;连卦象是什么都看不见何来解卦,问过几次东方朔连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只大概讲‘说卦传’不用看了,之后便好几天都不见他的踪影连刘闳也巴巴问了自己好几次先生去哪了?刘锦想着自己第一次接触龟壳时看见的画面也许能试着用这个方法测一测长姐的未来。  

  她捡起几枚铜钱闭眼凝神尽量放空思绪,脑海中出现了灼莲居周围的环境,碧绿的纱帘朱红的柱子;来往的宫人脚步嘀嘀嗒嗒…她在心中默默念着平阳恭候又出现了第一次那样的人影,刘锦更加专注挨个的看每张人脸。身穿破旧烂衣的乞丐端着缺了个口的破碗、膀大腰圆的屠夫举着明晃晃的大刀、温顺谦卑的丫鬟提着一堆木匣,所有接触过这几枚铜钱的人都一一展现刘锦有些苦恼自己并未见过曹襄的长相该怎么辨识?突然眼前飘过一个自己有些熟悉的人影,怎么像是霍光!?她赶紧思绪飘回果然见到一个自己熟悉的脸庞,还未准备好一堆信息接踵而至刘锦来不及消化被大脑突如其来的刺痛惊的猛然睁开眼睛;而手中原本完好无缺的钱币更是陡然成了碎末,赤玉镯子又开始隐隐发烫。  

  刚想站起来脑海中出现的画面让刘锦顿住了动作,小小的霍光缩在一间幽暗的房间面前一个长相严肃不苟言笑的老头、骠骑将军接他坐在马头他紧紧抓着马鞍紧张的小脸皱成一团、拿着白玉小蛇吓唬自己被自己踩死他眼中薄薄的泪水、推自己下池塘被关禁闭他笔直坐在书桌边低沉的头、跑遍大小首饰店买了一枝白玉兰形状的簪子居然送给了幽若、诗会上意气风发拔得头筹的得意样…这些过往就好像真实发生在自己眼前一般一页一页的翻过,当刘锦看到那晚皇后生辰自己代细君送给公孙敬声的香袋被他随意抛弃时她心里一阵愤怒,可当她看见霍光将香袋珍藏起来时她有些惆怅!还有诸邑诗会那天他望向细君的眼神刘锦当下有些明白了,原来霍光暗恋细君!!!当她看见霍光回到将军府命人把香袋死死缝在衣服上时更加确定了这个想法。这就像一个大秘密让刘锦的小眼神中叮叮亮了起来,虽然霍光自己看哪里哪里不顺眼但是比起公孙敬声这样贪慕富贵的人还是靠谱许多,撮合他们将来细君也有个依靠;想定这个目标就要坚决完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