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密锦

第三章

密锦 不笑猫三三 2622 2015-09-03 09:15:32

    细君一直在玉堂殿等着刘锦回来,见她一手扯着衣服上的穗子左右转圈摇晃哼着不知名的小调迈进宫门急忙迎了上去  

  “阿锦,给他了吗?”刘锦点了点头本一路想着回来定要劝劝她这个公孙敬声并不如想象中那么好,但是见细君一脸的期待她却说不出口。  

  “给了,不过…“细君见她说话有些犹豫当即紧张的问她  

  “不过什么?”  

  “不过他长得确实挺好看的,是有点你跟我描述的谦谦小公子的模样。”只是有点而已,更多的确是花花公子的模样,这句话刘锦没有说出口,细君听她这样说开心的笑了笑。  

  “他是丞相之子当年我父王叛乱全家被抄,我初到这长安城诸多贵公子小姐都对我嗤之以鼻,只有他站在我面前递给我…”  

  “递给你一方锦帕扶你起身,从此我们的大才女便沦陷了。不过细君,你要是还不回去宫门就要落锁了。”这个故事刘锦已经听她讲过不下千遍,但是今天真正见到故事中那个心善的小公子却觉得和想象中的太不一样;看着细君一脸的幸福刘锦想只能以后慢慢告诉她,或许心善的小公子长大之后受到利益权贵的影响也渐渐失了本心。  

  清晨天蒙蒙亮的时候刘锦深陷梦中不能自己,幽若掌着灯轻轻摇晃她,她猛地睁开眼睛又一次快要接近大门的时候醒来;正在这时外面传来一阵哀嚎伴随着很朦胧的丧乐。  

  “幽若,外面怎么了?”  

  “刚刚传来消息,白虎殿的王夫人薨了;是在御花园荷花池的岸边被发现的救上来时连呼吸都断了。”刘锦有些懵了,父皇有很多的后宫妃子自己认识的不过四五而这个王夫人却是自己有过几面之缘的。花容月貌深的宠爱,已经育有一子刘闳,如此尊贵的身份怎么会突然死了?而且昨晚还是皇后生辰后宫守卫森严,这件事情真是来得突兀!  

  “公主赶紧更衣吧,今日定有诸多事宜!”幽若为她捧来一套素白长衣,刘锦麻利的下床穿好幽若为她整理裙摆又将长发盘起取了一朵白色纸花戴在发髻上;除此别无饰物,一主一仆收拾妥当便出了宫门。  

  白虎殿位于宣室殿右侧每次刘锦去宣室殿请安之后经过总能看见里面美貌宫人逗弄一个小小幼童的身影,间或傍晚华灯初上王夫人和父皇依偎在大殿门外的亭子内观看舞蹈共享天伦之乐;奈何自己第一次踏入这座大殿却是为了这样的事情,刘锦有些唏嘘不已。大殿内所有的装饰物品都已收了起来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素白,灵堂设在白虎殿侧门,刘锦接过宫人递来的一炷香恭谨行礼插在了灵堂面前的青铜鼎内。偏殿内皇后、妃嫔、皇子皇女都齐齐在场,众人不论感情真假都掩面而泣;皇子刘闳被一个嬷嬷领着正拿着手背不断的抹眼泪,虽然各宫娘娘都上前劝慰却无济于事。  

  “皇上驾到”众人闻言都纷纷起立迎驾,只见皇上疾步走进来刘闳挣开嬷嬷的手扑进他的怀里“父皇,父皇,他们告诉我母妃去世了,您快告诉我母妃只是睡着了!他们都是骗子,母妃只是睡着了!!”皇上单手抱起他走到大殿主位坐下,刘锦看见他眼角下一阵乌黑。  

  “领闳儿去内殿休息”一个内监接过刘闳带他去了内殿,皇上揉了揉眼角甚是疲惫的样子“皇后,朕要你彻查所有昨夜经过荷塘的人,必将找出杀害王夫人的幕后凶手!朕要将他碎尸万段!!”说完掌心重重的拍在桌子上,一个白瓷茶碗震碎在地上发出啪的一声在大殿中来回响动。  

  “臣妾领命,只是陛下定当保重龙体妹妹已经先去了;为今首要之计是办好妹妹的身后事。”皇后卫子夫抹了抹脸上的泪痕温柔体贴的劝道。  

  “吩咐下去让礼部去办,你们都回去吧,朕想一个人静静!”众人答了一声诺都退出了白虎殿,刘锦走出宫门外正想去事发的荷塘看看,刘妍却早早拦住了她拉着她走了老远才放开。  

  “又想去哪里胡闹?这事情蹊跷你别去沾惹。”刘妍刮了刮刘锦的鼻翼低声说道  

  “长姐,你也知道事情蹊跷;你看七弟多可怜。咱们去看看吧?”  

  “阿锦,后宫本就是非多发之地,花无百日红的道理对于你我这样长于宫廷内的女子来说是最浅显的道理,各人有各人的命法,别去关心这件事情,长姐最近新得一批贡茶是你最爱的碧螺春,去我那里尝尝。”说完拉着她朝着温室殿走去,各人有各人的命法,有些人注定短命又有何办法?  

  刘锦在温室殿喝了一个上午的茶临走还带走了两包,她心里一直放不下的想去荷塘边看看,于是不自觉的左拐右拐来到了失事的地方。荷塘长满了荷叶碧绿的颜色望不到边,岸边都是用青石板铺成的小路一条长长的木头搭建亭子延伸到荷塘中央;据说王夫人便是在那个亭子边缘掉下水中的。亭子现今被御林军重重守卫着刘锦只能隔着老远望一望,夜深人静这条道路根本不是回白虎殿的路,况且大晚上的一个人干嘛要朝着最偏远的荷塘中间走去;从路边的草丛来看没有争执打闹的情况发生,这边到处都是守卫如果有人想要谋害她那必当是她认识的人才能将她引至这里来。刘锦正想转身回去却发现路边草丛中有个东西正闪闪发光,她拨开草丛看见一截只有指头长短的黄金细链,细链底部还挂着一颗小小的圆润珍珠;她赶紧将东西收了起来快步回到了玉堂宫。  

  晚膳的时候刘锦在灼莲居打坐内里调息,东方朔告诉自己人的身体就像一座铜鼎只有找到鼎内关键的运气行气之处才能进行炼化;这就是所谓的内力。刘锦揣摩了一个下午也实在想象不出自己的身体是一个鼎这样的情形,而脑海中总是出现那只捡到的黄金珍珠链子,看样子应该是续在什么首饰上面的或许会是行凶者不小心遗漏的?想到这点她有些心虚万一这个链子被人看见自己拿着恐怕会引火烧身当即将东西塞到自己衣袖中。  

  “阿锦,那个异国男子又在那里偷偷看你。”细君进来的时候笑意盈盈的指着回廊外面一个高高瘦瘦的身影说道“都看了几年了也不知道上来找你说句话,真是个呆子。”她有些叹息  

  “少来!你就知道他是在看我,或许他只是关注的方向恰好是我这边而已!你来干嘛?早上你不是已经练过字了吗?”  

  “我来是告诉你正事,谋害王夫人的凶手找到了。”刘锦一听这个眼睛亮了起来  

  “找到了,这么快!”  

  “对啊!据说是以前被逐出白虎殿的一个宫女,她怀恨在心所以昨夜悄悄跟在王夫人身后趁她不注意将她推进了荷塘里。你最喜欢晚上出门在这宫里到处乱窜,以后可别这样了!”刘锦在心里想着这个解释行不通,且不说一个宫女怎么可能跟在四五个人身后不被发现,她是如何支开随侍宫女又如何引王夫人走一条平常根本不会路过的路的。真是疑点漏洞百出!  

  “那父皇怎么说?”  

  “皇上命人将宫女杖毙了,王夫人随侍的几个宫女也通通送去活祭;这件事情想必也就这样到此为止了”简单的杖毙活祭杀人灭口,看来这件事情父皇是打算就此为止了。想想美貌又有何用没有大家族支撑只能做个花瓶,当影响到个人利益时只能红颜薄命;作为唯一依靠的皇帝也顶多伤心一阵又继续寻找更美好的容颜,刘锦突然想起早上刘妍的那句各人有各人的命法,这句话真是形容的十分贴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