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密锦

第五章

密锦 不笑猫三三 2573 2015-09-04 20:38:12

    盛夏时节中午日光强烈无论宫人贵妇都躲在阴凉的宫殿中眯着眼睛午睡,刘锦找了一艘小船拽着细君两人到御花园的荷塘中采摘莲子莲叶;刘锦是个有懒就偷的主歪歪的坐在小船中摘了一个大大的荷叶顶在头上看着细君一朵朵莲蓬采摘下来扔在船中间;正有点迷迷糊糊想睡个午觉的时候细君推了推她。  

  “阿锦,你看岸边那个采荷叶是不是天天在灼莲居偷看你的那个人?”刘锦从莲叶下睁开一只眼睛迷茫的望了望,还真是那个人。  

  “好像是吧,你把船撑过去,看看他采荷叶干嘛?岸边的都不怎么好。”细君点了点头两人使劲划着船朝着岸边靠去。  

  “岸边的荷叶不好,要中央的才好些,你采这个做什么用?”刘锦清脆的声音慢扬扬的响起,递给他几片又大又绿的荷叶确实比起岸边受损的叶子要好上几倍,金日磾恭谨的行个礼接过叶子。  

  “多谢石邑公主赏赐”刘锦在他抬头的一瞬间看见他的眼睛,湛蓝的比天空的颜色还要美丽,深邃的眼窝,高挺的鼻梁,以及微微轻抿着的薄唇。  

  “呃…不用客气。”说完自己跳下船伸手扶稳招呼着细君把船舱里面的莲子扔到岸边。  

  “你摘荷叶做什么?”  

  “家中母亲有些中暑,从宫人处得知用荷叶晒干泡水有清热解毒的作用所以特来寻找一点。”刘锦会心点点头  

  “其实莲心解暑的作用更好,你住在哪里?我这里很多莲子莲心一般我也都扔掉了,我帮你收集起来下次给你。”听到她说这句话,细君笑了笑这个小妮子什么时候这么好心了,她见眼前这个男子有些犹豫的样子当即打趣道  

  “公主赐你莲心,还不赶紧告知住址!”刘锦皱眉瞪了细君一眼  

  “不用多心,不方便的话就算了。”说完便拉着刘锦踩着青石板顶着荷叶朝玉堂殿的方向走去,金日磾见她这样有些慌乱急切的说了一句“东门侍卫营”可是却见那两人头也没有回不能确定她有没有听见,在心中不由懊恼为何有了接近的机会自己却表现的这么木讷。  

  刘锦和细君走远听见那一句话笑做一团,想不到这个人看起来人高马大却如此木讷实在好玩的紧。  

  “阿锦,这么多莲子去哪里给剥开晒着好了”  

  “好啊,反正不可能去玉堂殿,被幽若发现我偷偷溜出来玩不午睡又得训斥一番,去你那里吧!顺便看看我的小竹鼠乖乖有没有被你饿瘦!”  

  “拜托,那只死老鼠我好吃好喝的供着只能长胖怎么可能长瘦,每日膳食里面的肉我都舍不得吃光奉献给它了!”刘锦乐呵呵的捏捏细君的腰  

  “恩,不错不错,本宫有赏,就赏你与你敬声哥哥白头偕老用结同心好不好?”  

  “臭阿锦!又拿这件事情打趣我。”两人打打闹闹好不开心。  

  细君住在永巷低矮的一排房屋中,从五岁满门被抄之后她虽然被冠以郡主的名号却做着奴婢的身份活在这宫中;奈何年少并不知愁在刘锦与细君的心中永巷比起那些高堂金殿反而更加快活温馨!细君的住处有一张低矮的床榻、泥土砌成的床沿上摆着一个小小的竹笼里面放着刘锦送给她的一只雪白小竹鼠;这是刘锦花了大价钱请东方朔从宫外买来作为生辰礼物送给了细君。  

  “细君,你看它好可爱是吧?圆滚滚的。”  

  “那是肥的好吧?你要喜欢抱回去放我这里我还得天天给他换沙喂食的麻烦的很!”  

  “你就这样,明明很喜欢还嘴犟;你看它啃莲子吃呢。”细君白了蹲在床上逗弄竹鼠的刘锦一眼,这只吃货是什么都吃的好吗?完全看不出哪里可爱了。  

  “莲心你还送不送了?不送我拨出来扔了。”刘锦一听这话赶紧溜下床扯了一张布放在地上,也跟着一起剥莲心  

  “当然要了,言而有信是我石邑公主的做人准则!”细君在心里暗暗想到明明是见色起意还说的这么好听。两人忙忙碌碌几个时辰终于收拾出一小包白白嫩嫩的莲子还有一点点莲心,莲子细君收起来晾在窗台上留着冬天可以煲汤、煮粥;莲心则被刘锦用自己的手帕包起来握着回了玉堂殿。  

  刘锦捏着手中的帕子从上林苑西北角的桃林穿过时听见假山边上有声音低低的哭泣,断断续续的抽噎。她有些好奇的绕到假山后面却看见居然是刘闳,他穿着深色锦缎衣服背对着自己坐在一个小小的石头上;刘锦本不想打扰正打算转头回去却不小心踩到一截枯枝发出一声声响  

  “皇姐?!”刘闳听到声音转过头,只见他小小的脸上满是泪痕和汗水刚刚收住的眼泪包在眼眶中楚楚可怜。  

  “呃…七弟现在天气正热你怎么在这里?”刘锦走过去想着拿手帕给他擦擦眼泪但是手帕里面装着东西,于是伸出衣袖给他抹了抹脸;小脸抹干净之后总算看起来顺眼多了。  

  “皇姐我好饿。”刘闳小小的手拽着刘锦的袖子扁着嘴说道  

  “你中午没有用膳吗?白虎殿的宫人呢?你自己在这里怎么也没有人跟着”刘锦伸出手牵着他走出桃林,现在刚过用膳的时间怎么会饿?  

  “母妃去世了父皇也不要闳儿了,把闳儿送给德母妃,德母妃不给闳儿吃还打闳儿。”边说边挽自己的袖子给刘锦看,只见小小如藕段般的手臂上果然青青紫紫的一片,刘锦心中陡然愤怒了起来这么小的小孩也能下得去手!可是转念一想他失去了亲身母亲父皇把他交给一直没有生养的王夫人抚养也就是说不管不顾了,尹夫人在这宫中本就是狠辣的角色人人兼知!  

  “别哭了,皇姐带你去玉堂殿吃松仁糕好吗?”刘闳一听自己最爱的松仁糕当即点点头,两人一大一小回了玉堂殿。幽若有时候担心刘锦的心善,从小至大她因为这些事情不知吃过多少苦头;看着花园里正开心吃着松仁糕的七皇子,她拿着手中的金创药走了过去,刘锦接过药便细细的给刘闳涂抹了起来,刚才在花园中看见他手臂上的伤痕已是心惊,待掀开他的后背衣服一看那一条条泛红的痕迹明显就是藤条抽打留下的;刘锦鼻头一酸滴下几滴眼泪。  

  “幽若!我定要找父皇告知那宣德殿毒妇的恶行!”说完就站起身想要去讨个公道,幽若赶紧拦住她  

  “公主,莫要冲动!又忘了先前的惩罚吗?别帮不了七皇子自己还落得禁足!”刘锦一听这话眼神都黯淡了下来,对啊!自己都是自顾不暇怎么帮人?想想自己这么多年就为了给细君求个公平这件事情都落得不知多少次禁足罚跪,她懊恼的呆呆坐在石凳上。刘闳吃饱了打了一个嗝,幽若递给他一杯水让他顺顺。小孩子往往最能分辨谁好谁坏,他就势抱住刘锦的手臂软软糯糯的说道  

  “皇姐,别为闳儿担心,闳儿不怕疼的。”刘锦听她这样说心里更加难受,这就是没有人照料的皇子的下场,哪怕身份尊贵又如何?就连想要吃饱穿暖都是一种奢望。正想好好劝慰他几个宫女迈进了玉堂殿  

  “参见石邑公主,尹夫人遣奴婢来寻七皇子殿下,殿下还未午睡请允许奴婢带他回宣德殿。”这么快就来要人了,刘锦冷笑了一下将刘闳牵在身后  

  “好长时间没有去宣德殿给王夫人请安,本宫这就去一趟顺便跟着你们送七弟回去。”说完便自顾自的领着刘闳朝着宣德殿走去,几个宫女无奈的答了一句诺只得紧紧跟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