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密锦

第四章

密锦 不笑猫三三 2342 2015-09-03 16:42:59

    王夫人薨一月有余皇上拟定谥号‘静端谨瑜夫人’埋葬在皇陵,发丧的时候不过十余人抬着从宫殿侧门出了皇城;正如她当时来的时候那般什么没有带来什么也没有带走。  

  这天清晨刘锦早早的练过剑术便独自一人站在未央宫最高的城墙上面,风吹得她的衣袖裙摆猎猎做响;扶灵的队伍从偏门一点点的走出去;她望了望整个还在沉睡的皇城心里升起悲凉的感受。白虎殿的一角一个小小的人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刘锦看到这个和自己有一半血缘关系的弟弟那样落寞,就像小时候的自己无人关心无人在乎。可是望望自己的双手,在这宫里自己本来就是不受宠爱的一个拿什么能力去帮助他?沉默了一会儿转身离开。  

  东方朔迈进玉堂殿的时候幽若正执着扫帚一点点的清扫庭院中的落叶,他疾步走过去接过扫帚,幽若见是他也任由他去清扫落叶,长安城内的姑娘倘若看见这幅画面将改观对东方朔花心的看法,这样一个似女人如衣服般更换的风流才子也有这样温情的一面。  

  “你身体不好,这些粗笨的活就别干了。让石邑那小姑娘做,省的她每天精力旺盛不好好练功到处招惹是非!”东方朔三下把落叶扫成一堆伸手扶着幽若坐下  

  “公主金枝玉叶这些粗笨的活本就是做奴婢该做的,她已经吃了很多苦哪里有个公主的做派?你不是出宫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若他真正是个娇贵的公主我才不会教她呢!得了一个宝贝早上走的时候忘记给她,这才走到宫门口了倒回来。”  

  “嘴面上讲着不喜欢,得了宝贝却巴巴的送回来给她,你呀!!!”幽若笑着打趣他。  

  两人坐在石凳子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刘锦从大门外看见这幅场景想着该好好让他们单独待一阵于是轻手轻脚的从门廊上想溜回寝殿。  

  “就你那三脚猫功夫,早在宫门口就听见了,还不过来?”东方朔沉着脸训斥  

  “少来了,老色鬼!你肯定看见我了才这样说。”  

  “不在殿内好好练功又到处偷跑,你要这样我这就启禀陛下不再教导你了;学了四五日了一点内功都没有长进真是朽木不可雕也!”东方朔伸出手重重的敲了下刘锦的脑袋,刘锦痛的啊的一声,幽若紧张的帮她揉了揉头,刘锦当下抱住幽若手臂撒娇。  

  “幽若,这个老色鬼这么凶,亏你这么多年还心心念念。”幽若拍了拍她的脸  

  “公主,东方先生好歹也是你的教导师傅,别一口一个老色鬼没有礼数,好了,你们师徒聊吧我进去看看整理整理。”  

  幽若走进殿内之后东方朔站起身表情凝重了起来,自己这个小徒弟从小亲自教导,对于混元剑法的掌握可谓精通、但是奈何心法内力一点也没有。不管哪种引导都是无济于事,他从怀中拿出一个小小的紫金盒子递给刘锦,刘锦接过来打开一看只见里面有一枚弹珠大小的珠子,五光十色煞是好看。  

  “送给我的?这是什么珠宝吗?好漂亮!”  

  “真是没有见识!破灵珠这样的宝物你竟然看成普通的珠宝,张开嘴吞下去。”刘锦有些迟疑,这个东西看起来不像能吃的样子啊,但见东方朔一脸的凝重也不敢询问只得放在嘴里吞了下去。  

  “怎么样?有什么感觉?”东方朔迫不及待的问道,要知道破灵珠可是千金难求的宝物,对于一些天生无法凝气聚力的人有平生精气的功效。这一颗还是自己托了不少关系花了千金才好不容易找到的,自然想知道究竟有没有效果!  

  “恩,没什么味道。”刘锦砸吧砸吧了嘴  

  “真是笨的可以,赶紧坐下气沉丹田…有没有感受到身体内有一股气流,慢慢引导汇至丹田处。”刘锦坐下根据东方朔的提示运气,可是根本没有动静啊,不过他让自己吃个珠子进去等会不消化怎么办?东方朔伸手探他脉搏发现根本没有出现内力急剧的征兆,自己难道真是收了一个毫无天赋的徒弟!唉…,白白浪费一颗宝贝破灵珠。正在这时刘锦手腕上的朱红色玉镯竟然开始发烫,颜色已经变得犹如血色一般赤红。东方朔注意到这一变化示意刘锦忍耐,他伸手探了一下温度手指竟被烫掉了一块皮。  

  “怎么回事?”他感觉拖着刘锦走到一个大水缸面前“把手伸进去”刘锦的手臂被烫得生疼,当镯子接触到水面的时候竟然升腾起一阵白烟可见温度之高。朱红玉镯接触到冷水这才渐渐恢复了往常的温度刘锦看了一下自己的手臂没有异样,但是为什么东方朔一碰却被灼伤?  

  “你这个镯子最近有什么异动吗?”  

  “没有啊,和以前一样只是做梦的时候会微微发烫而已,今天这样确实有些奇怪。”东方朔皱眉沉思,从没有听过有这样物件;玉镯上面没有任何篆刻花纹表面光可鉴人,他看了好几遍也想不出个所以然当下决定回去翻翻古籍找找看能不能发现一些线索。  

  “我先回去,你坐下调理调理内息看能不能试着碰到内力的边缘!跟幽若说一声我走了。”说完便疾步朝着大殿外走去。刘锦见他一走赶紧从石桌上跳下来去内室找幽若,幽若正在整理一些衣物、被套等;内务府每次将浣洗干净的衣物晾干送回,玉堂殿人手不够幽若只得一人熨烫、熏香然后才能收在衣柜中保存起来;刘锦蹲在矮塌上接过她手中的整理好的衣服帮她叠起来。  

  “公主,先生回去了?”刘锦点了点头“其实东方先生并不是那荒唐无礼之人,公主下次别一口一个色鬼的称呼,毕竟他也是你的教导师傅。”  

  “咦,很少见你帮他说话哦!幽若姑姑,他到底哪里好了你这样维护他?”刘锦寻思每次问她她都不说这次总要撬出点他们之间的隐私。  

  “奴婢与他是同乡,未到长安之时曼倩与他兄嫂住在一起;他学富五车但却谦逊有礼;刚来长安对我也是颇多帮助!”  

  “曼倩?!!!”  

  “东方先生未到长安时姓张名曼倩”刘锦听到这句话笑的眼泪都下来了,这个老古板居然有个这么女性化的名字,真是笑死人!  

  “公主,笑不露齿当是淑女礼仪之首要!!”刘锦笑的眼泪都掉了下来,幽若无奈摇摇头;公主这开朗的性格真不知是随了谁?想想她也并非这样的言行举止不过开朗也好,起码将来不会如同她一样总是悲天悯人。站起身抱着一堆衣物来到自己的寝殿,宫室并不算大装饰也极少,只是床边喂着两只白色信鸽;幽若找出一张帛布提笔写道‘玉环异动,诸事需加急!锦安,勿念!’写完将布条塞入一个小小的竹筒中绑在信鸽腿上,轻轻一放手信鸽扑腾着翅膀消失在蓝天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