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密锦

密锦

不笑猫三三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5-09-02上架
  • 30709

    连载中(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二章

密锦 不笑猫三三 3702 2015-09-02 21:41:16

    回桓连廊是连接未央宫与长乐宫下人居住永巷的一个走廊,永巷是所有宫婢、马夫甚至失宠妃子的居住地;这样的场所往往身份尊贵之人都是避之不及。灼莲居是位于回桓连廊东南角的一个小小庭院,刘锦每日便在这里习字练画。她伸手铺开一个竹简提笔思虑了片刻只见一手簪花小楷便出现在手下,风扬起了一点点墨发刺挠的鼻头痒痒的她皱着眉头拨了拨。  

  “阿锦,今日不是皇后娘娘寿辰吗?怎么你还在这里练字?”只见一位身着白色宫女衣装、眉目清秀的少女随意的走了进来坐在刘锦对面也提起笔开始习字;只是这位少女写出的却不是端端正正的小楷而是一手潇洒随意的行书,字里行间透着大师的风范比起汉朝后宫中字体最为优美的皇后卫子夫也不相上下。  

  “那你呢?我们的大才女刘细君,今日不用去金华殿当值吗?”刘锦停笔看她写的字,只见字里行间都是自己不能比及的完美不由有些羡慕的语气  

  “昨晚我值夜今日轮休,今天东方先生又罚你抄写几篇春秋?对了,今晚你如果能见到他,这个帮我交给他一下。”细君伸手递给刘锦一个东西,有些不自然的脸色微微红了红,刘锦接过来看了看原来是一个香袋,上面针脚细密的用深色丝线绣着一些松竹类的图案内里细心的填了一些晒干的花草闻起来隐隐有些腊梅的香味。  

  “重色轻友,一比见真知啊!瞧瞧前两日你送我的就没有今日这个精巧好看。”刘锦不情不愿的将香袋收了起来。  

  “少来吧你,你那个我也是省着上休息的时间花了还几个晚上给你做的,还嫌弃那还我;还不快抄写诗文省的待会你又要大呼小叫时间来不及。”刘锦见她这样说开心的提笔飞快的在竹简在写写画画,也对再不赶紧等会还要回去换衣服到时候又去迟了少不得又是被母后讯责,诸邑嘲笑!!  

  皇后卫子夫今次生辰一改往年在椒房殿庆祝的习惯被设立到花园中举行,五月虽然不是白花齐放的时节但御花园中奇珍异草、树木假山林立风景也是十分优美。夜色快要笼罩之前刘锦穿着由尚衣局准备的浅青色宫装、长发盘成最简单流月飞仙髻,既不出众也最符合身份;幽若捧着作为贺礼的小盒子紧紧跟在刘锦身后。花园中早早已经布置好了桌椅,灯笼林立在树木灌丛中;中间位置搭起一个戏台子被灯光照耀的恍若白日。达官贵人、小姐夫人早已等候在位置上浅笑交谈;刘锦经过不时有人低头行礼她面带微笑的一一敷衍而过眼光一直不停的在找一个人。  

  “找谁呢?见你走来眼睛就一直到处乱看,仔细被母后看见又要将你禁足!”长公主刘妍见刘锦站在自己身边还在左右乱望,拉了拉她的手臂。  

  “见过长姐”刘锦自幼只与这位大自己五岁的姐姐十分要好,长公主刘妍生的美貌端庄、此时一双秀目正微微严厉的望着她,生怕她又生出诸多端倪。  

  “回回神吧,上午去你宫室找你你又跑去胡乱玩耍;我已将备好的礼物交与幽若等会献礼时多说些好话让母后开心知道吗?”刘锦听她这样说转头去望果然看见幽若手上多了一个盒子。刚想问是什么就听见太监尖利的声音响起“皇上、皇后驾到!”众人都赶紧停止说话交谈恭谨的站立起来,皇后卫子夫统治后宫已有十五年之久,地位早已巩固只见她与皇帝着深黑色宽袖衣袍,领口袖臂都有金线绣着繁复的花纹梳盘叠式发髻;金玉凤凰步摇随着她的走动前后摆动。虽已人到中年但保养得宜依偎在皇上身边显得温婉动人!  

  “诸位平身,今日皇后寿辰无需多礼。”众人答了一声诺便起身坐到各自位置上,往常每至这时需皇子皇女献礼说些吉祥话之后才能开席;刘锦正在纳闷今日是否有些不同时却见周围的灯光都暗了下来戏台上面更显得明亮如昼。一阵低沉清丽的乐声响起,四名舞姬着粉红轻纱自后台盈盈而出、广袖随着手臂轻轻摆动只见舞台中间出现一名浅白衣衫的女子,明眸皓齿发髻上别着一朵芙蓉花;随着她的出场音乐开始骤然响起,舞姿轻盈优美、飘忽若仙。音乐停止之后皇上第一个鼓掌大笑道“诸邑这一曲广袖慕仙舞颇有皇后当年风范,实在难能可贵!”皇后附和道“确实如此,诸邑真是有心了母后甚是喜欢!”只见舞台中间的女子带着得意的笑容这首舞曲自己足足练习了三月有余效果自是最好的!但言语上还是非常谦逊  

  “父皇母后喜欢便好,诸邑还为母后准备南海珍珠以及亲手缝制百孝幔锻一匹。愿母后身体安康,喜乐常伴!”只见宫人奉上一颗圆润犹如孩童拳头大小的珍珠,而百孝幔锻更是以金线柔和各种奇珍鸟羽绣织,上缀有上百颗明珠宝石。  

  “诸邑快快起来,准备如此礼物实在孝心可嘉。”皇后高兴的满面笑容众人也都笑声一片无不夸奖诸邑公主的孝行!刘锦只在心里低低的想这样珍贵的幔锻究竟可以用在哪里?盖在身上估计压的慌,挂起来又唐突的很想想便低低的笑了笑。刘妍见她乐不可支的样子疑惑的很  

  “笑什么呢?赶紧上前行礼。”刘锦一听这话立即停住乱飞的思绪领着幽若上前不紧不慢的行礼叩拜  

  “给父皇母后请安,愿母后年年岁岁有今朝。”说完叩拜了一下接着幽若将礼物交给站在一旁的宫人,完全挑不出错也完全毫无新意;皇后也只是温和的笑笑便遣她入座。接着太子刘据、德邑公主…也都上前交了各自的寿礼与往年一样毫无新意的便开了席。各自的面前摆放着美味珍馐,刘锦伸着箸正想夹一块翡翠蜜藕时眼神却瞟到了自己找了一晚的身影;公孙敬声此时正站在花园一角与几个青年才俊举杯交谈,刘锦认得其中一个是霍光其他的两个却没有见过。她嘴里嚼着密藕托着下巴望着公孙敬声的方向,他穿着一件月白长衫墨发被束在脑后,狭长的桃花眼面向确实算得上英俊但是总觉得有些轻佻;细君怎么会喜欢这个人呢?还一直喜欢了这么多年。她扁了扁嘴见公孙敬声终于独自一人站在廊檐下于是起身朝着他走去,刚想叫他却见诸邑经过公孙敬声上前搭话;刘锦愣在原地看见他和诸邑嬉笑交谈喜形于色自己捏了捏手中的香囊叹了口气,细君啊细君,这可真是个难办的差事!  

  寿宴准备了猜字谜、表演才艺等节目供一众人娱乐尽兴,每年刘锦都是交了礼物便和幽若回了玉堂宫,这样的场合往往表面喜乐融融内里刀光剑影,依然多年还是这样的样子,刘锦觉得有些无趣她像皇上皇后告退之后沿着石子小路走到一所小凉亭下坐着。  

  “幽若,你先回去吧,我坐会等个人稍后就回来。“幽若将手中的披风为她系上点了点头交代她两句便回了玉堂殿去,刘锦左右抛着香囊坐在亭子的栏杆上望着那一处灯火通明的地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散场。  

  “不知石邑公主在此休息,子孟贸然打搅实乃惶恐。“刘锦回过头看见霍光站在亭子外面,夜色朦朦胧胧只能看个大概影子,这个人和自己是八字犯冲总共见过两次面,第一次他拿一条白玉般的小蛇吓自己却被自己淡定的踩的稀巴烂;第二次他记仇将自己寒冬腊月推到池塘中整整风寒了一个冬天才见好。虽然几年不见今晚看他那个样子长得人模人样但是依然改不了在记忆中的恶劣印象。今天还有要事要办就懒得跟他计较刘锦伸出手摆了摆示意无所谓他可以走了然后回过头依然望着那团亮光的地方,霍光见她懒懒的根本不看自己于是抬起长腿迈进小亭子中坐在她旁边;只见她手中拿着一个深色香囊左右晃动一伸手拽了过来。  

  “等谁呢?哟,同心结,不会是送我的吧?”霍光拿着香囊放在鼻端闻了闻刚想打开看看里面是什么,刘锦飞快的拽了回去。  

  “光头霍,少在这白痴了;有多远去多远,别碍着我视线。”霍光笑了笑,刚在厅中见她那副端庄稳重的样子还以为几年不见已经变成了谦谦淑女,哪知道还是这样,这后宫中怕也只有这一个最不像公主的公主了。  

  “几年不见还是一副不讨人喜欢的样子,你怎么不学学你两个姐姐那样长公主端庄有礼、诸邑公主明媚动人,你呢?一副野猴子样。”  

  “你…”正想争辩她眼尖的看见公孙敬声朝着花园一个角落走去而诸邑正朝着她坐的凉亭走来,赶紧拽紧香袋笑吟吟说道“你的明媚动人来了。”说完身形一跃从凉亭围栏处跳了下去。霍光吓了一跳担心她受伤正想去查看诸邑却带着一众宫人走进了凉亭。  

  “表哥,怎么空座在此,宴会不合你意吗?”诸邑捏着手中的锦帕微笑的问他  

  “多谢公主关心,子孟惶恐”恭恭敬敬的态度完全不似刚才的样子  

  “你我表兄妹无需这样拘谨,叫我莹儿即可。听闻表哥刚刚升任太中大夫之职,日后便可与骠骑将军一样两兄弟一个在外保卫疆土,一个在内安心朝政。”霍光听她提及兄长当即面色一紧  

  “不敢与骠骑将军同名,公主恕在下告辞”话音未落急急的朝着人多的地方走去,刚刚谈话间眼角撇到刘锦跟公孙敬声朝着花园角落走去,这个公孙敬声名声可不怎么样。刘锦这是疯了吧眼光差到这么没品!真不愧是笨的可以的笨蛋!  

  花园角落里光线有些阴暗,刘锦找了一处相对隐秘的地方拿出香囊递给公孙敬声“细君托我交给你的。”公孙敬声原本见石邑公主约她谈话本想着这位公主长相十分可人倘若能够攀上这个高枝也不是不可,虽然这个石邑公主并不如诸邑得宠但好歹也是皇后亲生的公主。却不想自己还没有开口她便已经递给自己一个香囊转身离开,根本连个正眼都没有看自己一下。他闷闷的站在阴暗处打开香囊只见里面什么都没有,细君是谁?自己根本不认识,这个香囊既无金丝织线也无明珠缀点他撇了撇嘴伸手便将东西扔到了灌木丛中;抬腿回到宴席中去。  

  霍光回到宴席中找了几圈也没有刘锦的人影,他见公孙敬声从一处角落出来便顺着路线去看,树丛阴影中除了一个灯笼别无一人;只见刚刚刘锦拿在手中摆弄的香囊挂在一个树枝上他伸手摘了下来。真是什么眼神看上公孙敬声那样的人,不过香囊绣的不错小爷就勉为其难收着吧!却不想这一个其貌不扬的香囊在今后的岁月中每日每夜贴身收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