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现代修真 姻缘山

第3章 等人的女孩

姻缘山 夜行书声 1995 2015-09-05 13:35:41

    回到客栈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  

  陆心俞面试后整个下午都在镇子里漫无目的的转悠,上一回来迦绒她一直呆在那座小寺庙里,哪都没去过。  

  客栈的前台很安静,小麦也不在,只有那个叫全哥的客栈老板坐在前台的电脑前,低头正看书,听到陆心俞进来的脚步声缓缓抬起头。  

  “回来了。”全哥有些冷淡的打了声招呼,说完就低下头继续看他的书。  

  陆心俞一下子就对这个全哥有了兴致,他实在不像是在旅游景区开客栈的那些老板,他太缺少一样东西了。  

  什么东西呢,就是热情,对待自己客人的热情。  

  “小麦呢,晚饭吃过了吗?”陆心俞盯着全哥问。  

  全哥没抬头,手指头翻书发出哗啦一声响,“小麦带客人去外面转了,晚饭吃完了,你没吃吗。”  

  陆心俞往前台走了两步,突然心头又烦躁起来,她看了看全哥,沉默着转身就出了客栈门。  

  过了一两分钟后,全哥才抬头朝客栈门口看,他面无表情望着门外的一团漆黑,把手上看的书合了起来。  

  陆心俞出了客栈后,不知不觉就朝着小石桥走了过去,很快就到了“那个餐馆”门口,现在是晚上八点半,餐馆里还有很多客人,站在门外都能听见里面一阵阵客人说笑的声音。  

  肚子里一阵叫唤,陆心俞径直朝餐馆大门走了过去,推门而入。  

  她还没看清楚哪里有空位,耳边就有人大声喊着站了起来,陆心俞一看,竟然是客栈前台的小麦,他正站起身冲着自己招手。  

  “姐,你没吃饭呢!”小麦说着已经走到了陆心俞眼前,眼睛在餐馆有些昏暗的光线下闪着晶亮的光。  

  “没吃,还以为能回客栈拼饭呢。”陆心俞不算热情的开口,眼神朝和小麦坐在一起的两个人看过去。  

  那是两个看上去很年轻的女孩子。  

  “嘿嘿,我以为姐会在外面吃完再回来呢。对啦,不是来这里面试了吗,行了吗,做什么啊?”小麦又是好奇宝宝上身的感觉,眼神充满好奇的问起来。  

  陆心俞瞥了他一眼,“成了,明天上班,后厨刷碗。”  

  “啥!”小麦张大嘴巴瞪着陆心俞。  

  陆心俞不再理他,她看到角落里好像还有个空位置,就准备走过去,刚走了两步,胳膊就被一把扯住了。  

  她回头,是小麦扯住她。  

  “姐,跟我们一起坐吧,她们也是咱们客栈的客人,比姐你早来几天,人多吃饭香!”小麦看到陆心俞的目光,一下子就把手收了回去。  

  陆心俞再去看那两个年轻女孩,她们都冲着陆心俞很友好的笑着。  

  “是经常在路上的背包客,在路上经常和陌生人拼饭的。”小麦继续跟陆心俞解释着,不过说话的语气没之前那么兴奋了。  

  小麦被刚才陆心俞瞪着他的眼神,惊到了。  

  “那就一起吧。”陆心俞说完就朝那两个女孩子走过去,脸上露出很灿烂的笑容。  

  几个年轻人自我介绍后很快熟了起来,菜也上来了,陆心俞看了一眼菜色,不知怎么就不觉得那么饿了。  

  她想起在盛京的那家“那个餐馆”,她和奶奶最后一次一起在外面吃饭就在那里,那顿饭之后没多久,奶奶就突然去世了。  

  陆心俞深呼吸一下,调整自己的情绪。  

  她情绪有些低落的同时,就听到坐在对面的小麦吃惊的喊了起来,“怎么了啊,你怎么哭了啊,辣哭的吗……这菜也不算辣啊。”  

  坐在小麦旁边的那个年轻女孩,不知道因为什么,正在用面巾纸擦着眼睛,脸上还留着一道明显的泪痕,和她一起的另一个女孩在陆心俞身旁叹了口气。  

  “怎么了。”陆心俞关心的冲着身旁的女孩询问。  

  女孩看着自己的同伴,一脸忧伤的只是叹气不说话。  

  那个抹眼泪的女孩抬起头看着陆心俞,有些不好意思的自己开了口,“不好意思啊,我最近一吃饭就这样,吓到你们了吧。”  

  抑郁症……陆心俞听了女孩的解释,脑子里马上冒出这个。  

  小麦盯着女孩,语气温柔的安慰着,“没啥对不起的,你没事就好,不过吃饭的时候哭不好,要给你打包晚点再吃吗?”  

  听了小麦的话,女孩刚止住的眼泪又一下子涌了出来,她低下头哭得肩膀一耸一耸的,小麦吓得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转头朝陆心俞看过去。  

  陆心俞这时正用不冷不热的目光看着哭泣的女孩,没注意到小麦在看她。  

  “一吃饭,一吃饭我就想起他,怎么办啊……”哭泣的女孩呜咽着说道,她那个同伴伸手去摸她的头顶,口里连续说着别哭了。  

  “到底怎么了啊……”小麦茫然地念叨着。  

  “想说就说吧,跟陌生人说说痛苦的事情心里会好受很多的,我经常这样,你试试。”陆心俞终于开口,她的话让哭泣的女孩和那个同伴一齐朝她看过来。  

  陆心俞面色平静,伸手端起水杯,喝了一口。  

  “我们两个其实是来这里等人的,等她的未婚夫,从出事以后她吃饭时就一直这样。”哭泣女孩的同伴说着又叹了一口气。  

  “出事……”小麦不解的问。  

  哭泣的女孩抹了把眼泪,自己说下去,“一年前,我未婚夫跟我求婚了,我们把结婚的日子定好后,他就说要趁着还单身的时候和哥们自驾游一次,我也同意了,结果他们出发后第七天就突然失去联系了,到现在连车带人都没找到,一年多了啊……”女孩再次哭起来,说不下去了。  

  小麦这回不支声了,他只是默默拿了一张纸巾递到女孩手里。  

  “在迦绒出事的吗?”陆心俞问了一句。  

  女孩摇摇头。  

  那个女同伴对陆心俞说:“不是在这里,是去井廊的路上出的事,那边当时正在连着下暴雨,可能是遇上泥石流了……”  

  小麦又不解的插话进来,“在井廊出事的,那来这里等什么人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