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现代修真 姻缘山

第5章 两个女人的对话

姻缘山 夜行书声 1968 2015-09-05 22:29:51

    光着脚,下床,陆心俞把耳朵紧贴到墙壁上。  

  隔壁女人的哭声又渐渐弱了下去,安静了一小会儿之后,听上去像是在收拾东西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难道是要赶早班飞机才这个时间收拾行李吗,陆心俞在黑暗里随便猜测着,好半天听不到说话声,陆心俞刚准备重新回床上,隔壁终于有说话的声音了。  

  “你昨天和那个傻小子打好招呼了吧,别待会儿咱们下楼他不出来啊。”  

  “嗯,说好了……不会的,客栈本来也应该这样。”  

  两个女人的对话。  

  陆心俞虽然能基本听清楚她们的对话内容,可是她们说话的声音听上去很奇怪,她分辨不出这两个声音是不是她以为的那两个女孩。  

  “我心情特别不好,你说……他会不会是骗我们啊,那么厉害的东西怎么可能在他那样的人手上呢,不科学啊……是吧……”  

  “什么不……”其中一个女人声音突然变得很小,陆心俞没听到她后面说了什么,心情一下子就小小的烦躁起来。  

  安静了几秒,另外一个女人声音陡然变大,清楚地就像在陆心俞的屋子里讲话。  

  “不管了,只要能让我见到孟强就行,反正没他了我也活不下去!”话说完,一阵哭声紧跟着响起。  

  压抑的哭泣声中,之前听不到声音的那个女声又能听到了,“你可要想好了,那个人不是说了,要是用那个东西见到孟强了,他要是不肯原谅你,那你可就回不来了,你不怕啊?”  

  “怕什么,要是你爱的男人死了你会怕吗,我早就想好了……要是他真的不原谅我不听我解释,那我就正好留在那边陪他了,反正他这么离开留下我自己,我已经活得很闹心了,就咱们那个小城市,我这样的女孩以后想再嫁也不容易,要是回不来了留在那边能和孟强在一起,我认了!”  

  听到这句话,陆心俞下意识拧紧的眉头舒展开,她听出来了,这个声音绝对就是那个吃饭就会哭的年轻女孩子,一定是她没错。  

  “别胡说,谁没了,咱们都得自己好好活着啊……”  

  “唉,这话谁都会说,那是事情没摊到你头上……你说,要是他没看到我那些照片,是不是就不会出事,反正还是我害了他……呜呜……”哭声骤然响起,两个女人说话的声音都消失了。  

  她们到底在说什么呢……陆心俞听着两个人的对话,莫名有了一种看悬疑片的刺激感,一阵生理冲动从下而上冲击着陆心俞的脑子,她嘴角不由自主出现了笑意。  

  如果有人这时正好看见她黑暗中的这一抹微笑,一定会觉得……诡异。  

  陆心俞丝毫没觉察到,她的听力在这场凌晨的贴墙偷听中分外敏感,客栈的房间的确隔音不够好,可是也不至于差到能让她如此轻松就听到隔壁的对话。  

  不管如何,她反正都听到了。  

  她们总在说的“那个东西”究竟是什么东西,究竟去了哪里可能就回不来了……一连串的疑问萦绕在陆心俞吃过安眠药后并不清醒的脑子里,她继续贴墙面又呆了很久,隔壁房间却像从未曾传出女人哭声说话声一般,彻底安静下来。  

  ——————  

  清晨六点,陆心俞的手机响起闹钟的铃声,她暮然睁开双眼。  

  后背阵阵凉意袭来,整个身体都感觉睡得僵硬了,陆心俞瞪着眼前的天花板,微弱的光线从没拉严实的窗帘缝隙透进来,天花板四周带着浓烈高原民族味道的雕花纹样若隐若现。  

  一切如常,和陆心俞入住后观察到的一样,可是……又有些不一样。  

  让脑子清醒了一分钟后,陆心俞终于明白自己为何会觉得屋子里有些不一样,那是因为她躺的位置发生了变化。  

  昨天临睡前她是躺在床上观察的天花板,而刚才醒过来时,她是躺在地板上看着天花板。  

  陆心俞从冰凉的地板上坐了起来,她舔了下干涩的嘴唇环顾着四周,自己怎么会从床上睡到了地板上,她似乎想不起来了。  

  昨晚吃过安眠药之后自己做过了什么……也没什么印象了。  

  六点四十五分时,陆心俞下楼到了客栈前台,客栈的大门已经开了,但是没人在前台。  

  陆心俞把头上戴的棒球帽往下压了压,走过前台时,一个顶着鸡窝头的人突然从前台冒了出来,把她吓了一跳站住。  

  “姐,好早啊,去上班啊?”头发睡得横七竖八的小麦,睡眼惺忪的从前台站了起来,他揉了两下眼睛笑着和陆心俞打招呼。  

  “是啊,你一直就睡这里啊,能睡好吗?”陆心俞踮起脚尖朝前台里面望,好像里面有一张小沙发能躺人,小麦应该就躺在那里睡觉来着。  

  “四点半有客人要赶早班飞机,我下来开门后就没回屋里睡,每回起得早我就在这里凑活到天亮,习惯了。”小麦咧嘴笑着解释。  

  赶早班飞机,陆心俞听了稍微一愣,问:“是一起吃饭那两个女孩吗?”  

  小麦快速用手指头整理好自己的头发,“姐,你好厉害啊这都能猜到,就是她们,姐你吃早饭了吗?”  

  “没,我去店里吃,走啦。”陆心俞眼前出现那两个年轻女孩有些模糊的面容,能记住的似乎只有她们两个在餐馆里对着她笑的样子。  

  她朝客栈门外走,快到门口时又想起来一件事,赶紧又回头对小麦说:“小麦,我的房间不用打扫,记住了。”  

  “噢,知道了。”小麦看着陆心俞消失在客栈门口,挠着头顶想,这怪人姐姐预交了二十天的房费,她在餐馆后厨刷盘子赚的钱,够花吗?  

  对了,人家怪人姐姐不是跟他说了嘛,人家是富二代,刷盘子就为了体验生活的。  

  怪人姐姐……人家不差钱的。  

  小麦这么想着,伸出手摸了摸自己下巴上冒起来的胡茬,眼睛里浮起一层古怪的神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