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撒旦的诱惑之束手就情

撒旦的诱惑之束手就情

漂流春川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5-09-04上架
  • 27403

    连载中(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楔子

撒旦的诱惑之束手就情 漂流春川 3267 2015-09-04 15:17:22

    一场酣畅淋漓的急雨下过,送走了上海这几日的燥热,一弯彩虹伴着夕阳的绚丽出现在上海博物馆的上空,给原本肃穆沉闷的博物馆带来一丝鲜活,平添了一抹色彩。  

  “快……快……”博物馆里出现了一串急促细碎的脚步声,一个年近六十,身材微福的老警察带领着一群年青警察,正快步地走向博物馆西侧的一间展厅。  

  老警察威严地站在一个陈列文物的展台前整理好队伍,目光炯炯地虎视着眼前每一个年青警察,励声训导道:  

  “这是我们上海博物馆第一次与‘大英博物馆’合作,因这次‘大英博物馆’在上海展出的文物都非常稀有和珍贵,作为人民警察,我们有义务和责任保护这批文物的安全,所以这次我们必需提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团结协作,相互配合,不让犯罪份子有可乘之机,不辜负上级对我们的信任和人民群众的期望,大家能不能圆满地完成任务?”  

  “能——”大家斩钉截铁,一口同声。  

  “好,非常好。”老警察移动着微胖的身躯,满意地朝大家微微点了点头,严肃的脸上渐渐露出一丝父亲般慈爱的笑容。“作为队长,我充分相信大家有这个能力和勇气,大家现在就各就各位,尽职尽责地护好自己的管辖区域,解散。”  

  大家听到“解散”二字,紧绷的神经瞬间如释重负地松弛下来,大家有说有笑来到各自的管辖区域,好奇地打量着眼前琳琅满目的异域珍宝。  

  李唯希管辖的区域较偏,靠近墙角的地方,周围就她一人,但作为局里警花,她也绝对不会寂寞太久。  

  夜晚,华灯初上,她仍然坚守着她的岗位,没有一丝懈怠。这时博物馆里的钟声陡然响起,沉沉地敲响了十二下。她身子一紧,一股阴森恐怖的气息朝她扑面而来。  

  她冷不丁地挺直身子,紧了紧颤颤发抖的喉头。看着眼前四下无人,只有一樽樽冰冷沉睡在玻璃展台里的文物,心里毛得就好似猛鬼爬背,战战兢兢得浑身不自在。  

  这也难怪,毕竟眼前这些文物很多出自地下,在地下陪伴他们的主人沉睡千年。现在虽得以重见天日,但骨子里透出的那股阴森,也着实让人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哈……”  

  她刚刚走到“阿拉伯文物”陈列区,背后突然响起一串笑声。她一个惊愣跳起,吓得面如土色。  

  “砰——”一声,一条胳膊不可避免地撞向身旁的一个文物展柜。  

  展柜随即微微一颤,很快恢复平静,但放置在展柜里面的一盏阿拉伯古灯竟在这微不足道的推动力下侧翻了。  

  因心中惧怕,她顾不得被自己打翻的文物,一惊一诈地回过头,朝身后发出笑声的地方望去,只见彭湃、夏冬冬、蓝飞飞、唐潮这几个家伙提着几个饭盒正朝她走来。  

  “你们几个要死呀!有这样吓唬人的吗?”唯希只觉被捉弄,气得朝他们一阵咆哮。  

  “你可真不识好歹,我们好心带宵夜给你吃,你不领情就算了,还诅咒我们死。”夏冬冬朝她撅了撅嘴,一脸好心没得好报的样子。  

  一旁的彭湃似乎很习惯她的咆哮,倒也没太在意,微笑着将手中的宵夜递给她,说:  

  “你喜欢吃得糟田螺,冬冬特意为你买的。”  

  “我……我现在哪还吃得下呀!”唯希想着自己犯错,急得撞墙死的心都有了,娇嗔着一跺脚,转回身去看那盏被自己撞翻的阿拉伯古灯有无损坏。  

  “这盏阿拉伯古灯怎么会在展柜里侧翻了?”彭湃放下宵夜,走到展柜前,望着里面侧翻的古灯,有些不明所以。  

  “刚才我不小心一胳膊肘撞到展柜上,展柜一晃,里面的古灯就这样侧翻了。”唯希悲催地平平眉毛,倒霉透顶得眼前一片灰暗。  

  “还好,灯体没有损坏,值得庆幸了。”彭湃隔着一层钢化玻璃,仔细观察了一番后,给出一个令她心安的回答。  

  “没损坏就好。”唯希长舒一口气,心有余悸。“刚才差点把我的魂吓没了。”  

  “别高兴得太早。”夏冬冬走过来,指着玻璃展柜,幸灾乐祸地问道:“你看这展柜被封得严严实实,没有密码你根本不可能打开,打不开展柜我看你怎么把里面的古灯扶起来?古灯不扶起来,我看你明天怎么向赵队长交待?”  

  “那可怎么办?”唯希听她如此一说,好似遭雷击似的,一颗心瞬间提到嗓子眼,让她惶惶不知所措,习惯性地朝彭湃投去了求助的目光。“彭湃,你有办法吗?要是让赵队长知道了,明天我可就定死定了。”  

  彭湃在警队里是出了名的怜香惜玉,警花相求他自是责无旁贷,揪着下巴对着展柜仔细琢磨了一番后,振振有词道:“箱体是用冷轧钢板高温喷塑,封条是用高弹性硅胶,玻璃罩也是防弹的,锁具更是用微电脑密码控制,看来真的不太好解决呀!”  

  “真……真的没有一点办法了吗?”唯希语气低弱得很是无助,觍着脸再次向他投去了期望的目光。  

  “我是没有办法,不过有一个人可以试试。”彭湃呵呵一笑,安慰无限,将目光转向蓝飞飞。  

  “你说我老公呀!”蓝飞飞会意后犹豫了一会,推三阻四地说:“他虽是解码的专家,可他今天休息。”  

  “飞飞姐,我知道你心疼老公,可是朋友现在有难,你也不能见死不救吧!”彭湃一针见血戳中她的虚伪,调侃道:“当然,除非你没把唯希当朋友。”  

  “你小子少拿激将法激我,唯希有困难我当然要帮。”蓝飞飞冷他一眼,转而面对唯希颤颤一笑,拿出电话立即打电话给她老公姚大伟,要他赶紧过来。  

  过了近半个小时,姚大伟才开着车姗姗赶到。经过近一小时的解码,玻璃展柜的锁才总算被打开。  

  也不知是这盏古灯在地下埋了太久,或是别的什么原因,就在玻璃柜门被打开的一瞬间,似乎有股奇异的神光从展柜中隐约射出,大家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被吸引,深深叹服。  

  只见这盏灯古极尽奢华,通身纯金打造,带有浓郁阿拉伯风格。由灯架、灯身和灯座三个部分组成,类似于现代家居中的台灯。  

  唯希凑近仔细一看,只见灯架曲线流畅,好似一条金色蜿蜒的小河,带着一股久远悠长的沧桑,牵引着灯头,与华美的灯身完美交融。  

  而灯身采用百日草花纹镂空雕花,纹理疏密有致,造型大气磅礴。五彩斑斓的宝石镶嵌其间,好似满天星斗遗落人间,将整个灯身点缀得光彩夺目,璀璨生辉。  

  彭湃在众人好奇的目光下小心翼翼地将手伸入展柜,将古灯稳稳扶正后,正欲将手收回,不想这时被站在一旁的夏冬冬推搡了一下。  

  “这盏阿拉伯古灯会不会是‘一千零一夜’中的‘阿拉丁神灯’呀?”夏冬冬两眼发光,突发奇想,满脑子怪诞。  

  “怎么可能?你也太会想了吧!”彭湃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揣其心思,玩笑道:“难到你想对着这盏灯许愿?”  

  “我到现在都还没男朋友呢!”夏冬冬毫不掩饰心中的失落,巴望着他请求道:“你就拿出来给我摸摸许个愿望,说不定我找男朋友的梦想真能实现。”  

  彭湃听后,迟疑片刻,想着都是同事,有心成人之美。“既然你开口,那就成全你吧!”  

  彭湃说着,将古灯轻轻地从玻璃展柜中拿出来,金光闪闪地递到夏冬冬的面前。  

  夏冬冬按捺不住兴奋,高兴得赶紧抬手在灯身上虔诚地摸了摸,对着古灯许愿道:“神灯呀!神灯,请帮我实现三个愿望,一是让我早日找到白马王子,二是让白马王子早日找到我,三是让好多白马王子找到我。”  

  夏冬冬的三个愿望许完,大家忍不住喷笑出来,说她太贪心,难怪活这么大都没男人要。  

  彭湃见大伙高兴,就顺手将古灯递到其他人面前,让他们也过过瘾,许个愿望。  

  “我的愿望很简单,钞票入包,美女入怀!”唐潮散漫地抬手在灯身上摸了摸,也没太当回事。  

  “我希望我老公眼里永远只有我。”蓝飞飞虔诚地摸着古灯,含情脉脉地望向一旁的老公“姚大伟”。  

  “我希望我老婆能瘦一点,长得要是像‘她’就好了。”姚大伟两眼望天地想像着,手还没从古灯上收回来,后脑勺就在劫难逃地吃了蓝飞飞一拳。  

  “你这死鬼,脑子就是垃圾桶。”蓝飞飞夹风带雨地冲他一阵山呼咆哮。  

  “是呀!装的都是你。”姚大伟顺水推舟的一句话,把他老婆气得半死。  

  “你……”  

  他俩冲突正要升级,彭湃中间一插,将他俩及时分开,转而将古灯递到唯希的面前,让她也许个愿望。  

  “要我许愿呀!”唯希伸手有样学样地摸了摸灯身,转溜着眼珠,寻思一番,坏笑道:“我也有三个愿望,一是跟冬冬一样希望早日能找到白马王子,二是希望这次局里评级能够评上‘二级警司’,三是希望你们刚才所许的愿望都不能实现。”  

  唯希这得罪人的话刚一出口,不出所料,大伙已是纷纷朝她猛烈开火,群起攻之。  

  正当大伙干戈难平,欢乐不比时,不想这时博物馆里的灯光突然熄灭,眼前黑得如同掉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伴着周围文物自带的诡异荧光,不禁让人骨寒毛竖,惶惶不知所措。  

  接着身旁放置古灯的玻璃展柜突然爆裂,那破碎的声响椎心剌骨,散落一地碎片,直到剌耳的警报声响起,大伙才会过神来,博物馆这回真遭人劫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