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Hi萌宝软妈

第三十五章 不逞强会死吗

Hi萌宝软妈 三妹缘 1995 2015-09-26 00:18:32

    原本已经回到宿舍的暮靖东,见外面起风下雨了,心就系在了还在外面的思思,以她的个性不知还能不能打到车,找了把雨伞,急匆匆的出了宿舍门。  

  大街上,风雨太急,暮靖东手撑着的伞,终是低抗不了风向的凶猛,伞口滑稽的翻向上边了,暮靖东松手,放它自由,自己奔向茫茫大雨中去寻找思思了。  

  风雨中,眼睛有些难以睁开,暮靖东努力寻找着尽可能的地方,不错过一个能躲雨的地方。  

  等等…!  

  他看到了什么?那不是思思吗,她怎么如此狼狈?此刻的她正摊坐在水流成河的马路上,接受着在附近避雨的路人指指点点。  

  而她呢?闭着眼睛仰着头,雨水正肆无忌惮,打在那有些苍白的皮肤上,溅成一朵小花,然后顺着脖胫滑落,看不清她此刻以什么心情坐在那里,她不停耸动的肩膀告诉暮靖东,思思在哭,悲伤到无声的哭泣。  

  这女人平常不是最爱惜自己吗?而现在呢,坐在这里受虐待吗?一个箭步冲过去,粗鲁的扯起坐在水中的思思,一股怒气一发冲冠“该死的,你在干什么?”然后快速的脱下迷彩服,搭在阮思思头上,命令道:“顶上!”  

  “暮靖东?”思思有些惊讶的看着同样如落汤鸡的暮靖东,他是过来找她的吗?  

  “怎么?不认识了?”暮靖东被思思那双红彤彤眼睛揪的心痛,语气软了下来。  

  “你怎么来了?”思思声音有些吵哑,可能是刚才闷声哭过的原因吧。  

  暮靖东看着思思那已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雨水的脸夹,不知不觉中,这个女人早已占拒了他的心,心中偿然,双手捧起思思冰冷的脸,声音有些颤抖的说“思思,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  

  思思愕然的看着暮靖东,他,哭了吗?为什么眼睛里全是雾气,当她想探个究竟,却见下一秒暮靖东眸子一敛,话锋突转“阮思思!就算这辈子与你相互折磨,我也认了!”然后自嘲的松开手,转身背对着思思,不再看她。  

  阮思思完全不在状态,暮靖东说话好奇怪啊“什么相互折磨?”  

  暮靖东没有转身,语气没有温度的说“跟我回部队换衣服,然后去登记结婚”说着就自行走了起来。  

  思思更是被雷击般,盯着那挺直而宽阔的背部,痴痴的大声问“结婚?你真的要和我结婚?”  

  “对!”暮靖东微顿,还是没有转身,他有些怕看到思思一丝不情愿的表情,然后更快速的向前走。  

  思思心里五味杂陈,既然暮靖东答应了,那就给自己一次机会,不管是好是坏,就像暮靖东说的,相互折磨吧,思思心情随即豁然,举步想跟上去,膝盖传来的刺痛,让她倒吸一口冷气,但看着已经走远的暮靖东,还是忍着痛,一瘸一拐快速的跟上去。  

  狂风暴雨中,暮靖东使终没有回头,走在前面,因为他听到了思思的脚步声,此刻正屁颠屁颠跟在他身后呢,嘴角上扬,心情似好了很多,恶作剧的又加快的脚步。  

  阮思思见暮靖东又加快了步阀,只好咬紧牙关跟上去,她都能听到伤口裂开的声音了,但他心里还是高兴的,因为她放过了自己,给自己一个面对的机会。  

  终于迎着大雨走到宿舍楼底下了,暮靖东奇怪身后怎么没动静了,回头就见不远处的思思,正怪异的走来,而且还一瘸一拐,再看她已被鲜血染红的右腿,暮靖东心一惊,立刻冲过去,将思思打横抱了起来“阮思思,你不逞强会死吗?”  

  “啊!”阮思思被突然的腾空而起吓的尖叫。  

  她只听着风在耳边呼啸而过,就已经被暮靖东包成棕子,按倒在床了。  

  “坐好!我叫医生过来给你包扎”暮靖东后悔为什么没有早点发现思思有伤,还让她跟着跑了这么长一段路,真是该死。  

  暮靖东打完电话,倒了一杯热水,递给思思,语气稍稍轻了些“喝了”  

  阮思思是个受不住冻的人,雨水的冰凉让她全身颤抖,从军用被里哆嗦着伸出手,接过杯子“谢谢”然后一口气喝完,暖流四散至全身,她感觉没那么冷了,就向暮靖东投去感激的眼神。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暮靖东打开门,一名背着医药箱的士兵进来,朝着暮靖东恭敬的敬礼“暮营长!”  

  暮靖东也随意的回了一个军礼,指向坐在床上的棕子思思“小张,快给她看看”  

  那名叫小张的士兵走过来笑着问“嫂子,那里不舒服?”  

  “呵呵,腿摔伤了”思思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着说,怎么连部队医生也认识她了?那只是阮思思不知道而已,部队要八卦起来,决不输给狗仔队滴,更别说是一个醒目的老大之事。  

  阮思思从被子里伸出右腿,小张见状直接拿出剪刀“喀喀”一条裤子就成了两截,思思有些心疼,可低头一看自己的膝盖,几乎吓晕了,那膝盖肿么长了一张香肠嘴?肿么还有白花花的牙齿啊。  

  暮靖东看到伤口,心里抽痛,像被刺了一刀般,他紧紧的握着拳头,这女人是他小瞧了吗?她是木头没有感觉吗?还是太不相信他,连在他面前喊痛的机会都不给?  

  “啊!啊!同志,小张同志,手下留情,手下留情,我怕痛”阮思思看着小张利索的清洗完伤口,就拿出一个勾针和一根线来,这是要像缝布一样的缝她腿吗?其实腿早就被疼麻木了,她只是怕而已。  

  “知道痛为什么不早说!”暮靖东阴郁的声音响起。  

  阮思思无辜的将头缩了缩,就听见小张说“嫂子,不疼的,我刚刚摸了麻醉药”  

  “闭上眼睛!”暮靖东又沉沉的命令。  

  思思听话的闭上眼睛,只感觉膝盖处像有小虫子爬过。  

  “好了,最近七天,伤口处不要沾水”  

  “这么快就好了?”这就是传说中的缝针?

三妹缘

每天都会熬到这个时间,等着更新文章,虽然很辛苦,眼睛酸涩难忍,但一想到还有可爱的你们,一切都到九宵云处了,别忘了鼓励我哦,你们的鼓励就是对我莫大的支持,先谢啦 啦啦,嘻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