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Hi萌宝软妈

第三十四章 败给了勇气

Hi萌宝软妈 三妹缘 1883 2015-09-25 00:04:07

    思思有些龟速的前进在回部队宿舍的路途中,暮靖东只好放慢脚步跟随,一路上有不少士兵向暮靖东敬礼。  

  她有些郁闷,暮靖东是不是太过分了,那些士兵只是友好的和她聊天而已,就被罚去做一百个俯卧撑,他们才刚吃过饭啊,会不会胃疼呢?  

  “吓到你了?”暮靖东问闷闷不乐的思思。  

  “什么?”真在考虑士兵健康问题的思思没太听清楚,抬头呆呆的反问。  

  “我的太度吓到你了?”暮靖东已经习惯了思思这种表情,再次说道。  

  “是吓到了,今天的你很陌生”阮思思停下龟步,侧头看向暮靖东,眼神里充满探究。  

  暮靖东了然,也顿脚转身,用双手扳过思思,面向他,双手稍微用力的握住思思的双肩,意味深长的开口“思思,在部队面对下属,我是他们的上级,我不得不拿出一个领导该有的威严,更何况今天他们的确犯错误了。  

  但面对你和容容,我暮靖东只是个普能的男人,是思思你的男人,容容的爸爸,你明白吗思思?”  

  思思看到了暮靖东眼神里的认真,坚定,听到了他口中说的普通男人,你的男人,很普通的一句话,却深深的打动了她的内心,她思思这辈子不求容华富贵,只期盼能有一位懂她,珍惜她的男人,执子之手,与子携老。  

  暮靖东是她要找的吗?她已经倒下了一次,再也经不起任何的风霜雨雪了。  

  思思很想此刻拥抱他,钻进他温暖的怀抱,可是,她退缩了,她没有勇气面对再一次的失败了。那种拥有又失去的痛,她不想再经历。  

  思思紧握拳头,克制着自己的情绪,不着痕迹的后退一步,从暮靖东手中离开,嘴上半开玩笑的说“什么啊,你想多了,我只是在愧疚那些士兵因为我受惩罚了”  

  暮靖东耸肩,不以为然“部队有纪律,吃饭不准喧哗”  

  “好了,我们说正事”思思不想再谈这个话题,从手提包拿出那张协议“这是我们结婚的协议,你看一下,同意就签字”  

  暮靖东微微皱眉,她还真定了协议,接过去大致扫了一眼,有些失望思思将他们的关系撇的如此之清,想想他刚才说的话,有些嘲讽的开口“我暮靖东何时需要契约结婚了?”  

  “我只是请你帮我忙而已”阮思思一幅好哥们儿口吻。  

  “帮你?这世上男人何其多,不差我一个”如果只是帮忙,为什么非要他帮,难道这些日子相处下来,思思就对他没有一丁点的好感?  

  思思没想到暮靖东的反应如此之大,她有些不知所措“是协议有什么地方让你不满意吗?”  

  暮靖东面无表情的盯了阮思思半晌,然后冷冷的开口“我暮靖东不是菩萨心肠,更没有让女人提供吃喝拉撒的打算,如果你认为我每次住你家,是因为我没地方去,那容容就更不用你操心了,对了,我暮靖东要的是能给我暖床的女人,你能做到吗?”  

  暮靖东的声音有些像从幽暗的深山中传出,听的人毛骨悚然。  

  阮思思惊恐的瞪大双眼“你,你是说我们真的结婚?”  

  “怎么?你不愿意?”暮靖东浑身透着寒气向思思逼进一步。眼睛紧锁着思思,不放过任何一丝表情。  

  思思有些慌乱的摇头,身体不受控制的连连后退,有此口吃的说“太,太突然了,容我想想,对,对不起,打扰了”然后狼狈的朝部队大门口奔去。  

  暮靖东望向思思惊慌逃跑的背影,心下的失望无语言表,原来他在思思的心中一点地位都没有,难道是他又看错了人,思思认为他是个穷光蛋,没有勇气和他走进婚姻。呵呵,真好笑,这世上还那里有他心中所想的女人,早就没了,暮靖东有此苦涩的笑了……  

  阮思思跑出部队大门,朝着来时的方向一路狂奔,她想渲泻她此刻烦燥的心情,脑海中尽是她和暮靖东相处的每一个点滴,他温柔,体贴,他的每一个微笑,久久充斥着她的大脑。  

  耳边的风呼啸着,思思觉得天下宽阔的只剩下她一人,此刻的她是多么渺小,渺小到可以被任何东西掩埋。  

  泪无声息的滑落脸夹,从不被思思承认的孤独,嚣张的包围了她的身心,思思有些气恼,告诉自己不要被轻易打败,于是,就更加疯狂的向前奔去,她想让狂风带走侵扰她的东西。  

  天公似是感受到了思思的呼唤,本是有些阴沉的天空,风云骤起,豆大的雨点打落在思思的身上,一股刺心的冰凉穿透思思烦燥的心,清醒了不少,她喘着粗气停下,手扶上剧烈跳动的心房,泪眼蒙胧的看向四处逃窜的人们,一股悲伤涌入心头,都是在逃,他们都是幸福的,而此刻的她,懦弱的让自己鄙视,因为怕受伤,不敢面对内心的感情,是多么可笑!  

  思思本就无力的身体,不知被那个急匆匆的路了撞倒在了地上,膝盖处传来一股刺痛,她并没有起身,而是无力的摊坐在马路上,闭上眼睛将头仰起来,迎上倾盆大雨,心里默默的对自己说“就让我放纵一次,就让雨水做伴,让我痛痛快快的哭一次吧,我漂泊了五年的心,每一刻都很孤独,每一次无助的瞬间,都渴望投进一个坚实的怀抱”其实暮靖东说要真的结婚,思思的心是期待的,只是她败给了勇气。  

  “该死的,你在干什么?”  

  一只有力的大手将思思拉了起来,语气尽是责备的温怒。  

  思思张开眼惊讶的叫出“暮靖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