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Hi萌宝软妈

第二十二章 借这么贵的车

Hi萌宝软妈 三妹缘 2032 2015-09-13 00:06:07

    阮思思忙了一上午,下午就把事情交给小露了。因为容容提出下午去游乐园玩,其实阮思思是想拒绝的,别人家的孩子都是由爸爸妈妈陪着去,那他们三个到底是什么关系?如果让她一个人陪着容容去,她当然是一百个愿意,可是还有一个跟她这个妈妈没有关系的爸爸,让人多少有些尴尬。  

  但容容才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呢,泪眼蒙蒙的向思思控诉“别人家都是由爸爸妈妈陪着去游乐园玩的,容容从来没有过,只有爸爸陪着来玩”  

  思思那还有不答应的理由,连忙应下,这会呢,心里美滋滋的走出大厦,就看到了那辆白色跑车。  

  思思想起了今天早上,进瑜珈室后,那些八卦女尖叫着向她跑来“哇,你老公好有钱,开的车很上档次呢”思思疑惑?她对一切名牌都不太感兴趣,衣服穿着合身就行,车只要是四个轱辘能动就行,至于暮靖东开的什么车,多少钱,她倒没注意“那车很贵吗?”  

  霎时,瑜珈室里晕倒一片,八卦女们不仅怀疑,而且还被阮思思无害的表情给征服了“那车牌可是宾利哎,少说也要四五百万呢啊”  

  阮思思一听傻眼,她刚刚坐上了这贵的车?等等,等等,暮靖东那来这么贵的车的?肯定是为了撑场面向别人借的,对!肯定是这样的,这男人还真虚伪。自己没车可以用走的,干嘛借别人的,万一有个磕磕碰碰还不陪死他。  

  同一时间,还在开着几百万车的暮靖东,一连几个喷嚏,心想应该是早上着凉了,暮靖东昨晚和阮思思通完话后,心情就很难平复,总觉的心里被什么牵着,让他难以入睡,于是,天还没亮就跑回家,准备去找阮思思和容容,进了车库,暮靖东习惯性的上了他平常开的劳斯莱斯,发动车滑出一段后,猛的想起了什么,又倒了回去,下车,钻进现在开的这辆车里,因为他在阮思思心里可是穷人,开这么豪华的车会吓到她的,就选了车库里最低档,平常供佣人开的宾利,其实暮靖东这实在是多此一举,就算他把劳斯莱斯开到了阮思思面前,阮思思还是认为,它就是四个轱辘的车而已,哈哈!  

  话说回来,阮思思小心翼翼的上了车,这可要小心点,弄个刮伤什么的,搞不好容容就没爸爸了。  

  暮靖东看阮思思谨慎的样子,以为是她不在自在,开车之后,准备找个话题,可阮思思下一句话让他差点吃了车祸。  

  “你怎么借这么贵的车呢,借你车的人也真舍得!”阮思思天真无邪的说出口,完全不顾容容和暮靖东被雷劈到的表情。  

  容容似是被雷惯了,片刻就回过神,赶快转移话题“妈妈,我们今天不去家里吃饭,去吃肯德基好不好?”  

  “不行,那里面的东西大都是油炸的,你还小,吃了对胃不好”思思秉着自己做最健康的态度回答。  

  容容一听妈妈不同意,急了,连忙撒娇“妈妈,就吃一次,好不好,和爸爸妈妈一起吃肯德基,去游乐园,这是容容好久好久的愿望呢”  

  思思听的堵心,抱起容容坐在她腿上,疼爱的说“可是真的对身体不好呢,怎么办”  

  暮靖东被雷后半响缓过神,又被容容的深情虐了下,为什么在这娘俩身边,自己像是在坐过山车呢?其实暮靖东心里觉得愧疚,自己对女儿做的太少,就对容容说“就这一次,知道吗,听妈妈的话”  

  瞧这话说的多顺口,绝对是真真的一家人,而且还是亲蜜无间的两夫妻嘛!  

  一家三口吃完肯德基,容容左手拉一个爸爸,右手拉一个妈妈,兴奋的来到了游乐园。这里是A市最大的游乐园,里面供小朋友玩的设施应有尽有,可说是眼花缭乱。园内人多,噪声大,时不时还有杀猪般的尖叫声传入耳中。  

  容容就像被刚放出笼子的小鸟,欢愉的一会扑到这,一会扑到那,嘴里还不停的说着“爸爸妈妈,我要玩这个”“爸爸妈妈,我要玩那个”  

  暮靖东和阮思思也成了老小孩,跟着容容一会跑到这儿,一会跑到那儿。暮靖东拿着相机为容容拍照,也顺便抓拍着阮思思每一个美丽瞬间。他此刻心里是幸福的,阮思思此刻也是无比的幸福,两人常常双目相视,然后会心一笑。就觉得世间有这么融洽的一幕,足已!  

  容容开心的坐上了旋转木马,每转一圈就向他们招手,还大声喊出“爸爸妈妈,我爱你们”  

  阮思思看着这一幕,思绪飘远,曾几何时,她也是这样带着儿子来游乐园,一起坐旋转木马,儿子也是这样开心的咯咯笑,咿呀说着“妈妈,爱你”转眼儿子都长那么大了,他们却一连五年没见过一次面。那开不尽的,落不完的思念,让阮思思心在隐隐作痛。  

  泪无声息的滑落,阮思思的眼神空洞,似是看到了儿子正向她招手,大喊着“妈妈,我爱你”  

  暮靖东听着女儿说爱他,心里高兴,想对阮思思说什么,一回头,就被她突如其来的泪水怔的一动不动,她这是怎么了,刚才还好好的,为什么下一秒就悲伤成这样?  

  此刻的阮思思,仿佛是在夜幕将临时迷路的孩子,茫然的站在原地,不知该向何方迈步,孤独,无助,恐慌。  

  看着阮思思那平时清冷自信的脸夹上,现在却挂满泪水,到底是什么让她此刻显的这样的无助,这女人在心里到底藏着什么痛苦的事?为什么平常要装作若无其事?一个女人为什么要那么坚强?暮靖东的心像被什么扯了一把,生疼,他深吸一口气,转身把阮思思扯进怀中,将她的头埋进他的胸膛,爱怜的轻扶她那一头乌发“思思,有什么事说出来好吗?不要这样”  

  阮思思只觉她进了一个温暖的臂弯,好舒服,再也无法克制她的情绪,泪水顿时块堤般奔涌而出,呜咽出声“我想我儿子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