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你不敢相信的

37、人间温暖太少、放下吧。

你不敢相信的 请叫我吉豆 3242 2016-02-17 09:50:05

  是阿姨、涛比的妈妈。她看大牛拿着酒瓶插向我的脑袋,于是冲了过来。用身子帮我当下了那一下。这时、身后倒在地上的涛比挣扎着怒吼着。他爸也马上跑了过来。我懵了、已经听不清背后涛比在叫什么,我怒目而视。瞪着大牛。“你今天死定了。”我两手往后用力撑起身子腰一弯两条腿用力踹在他肚子上。大牛吃我两脚,马上退后了好几步。涛比他爸抱着他妈妈哭着说着些什么。我站了起来,趁着大牛还没站稳,马上冲了过去跳了起来,膝盖弯着在空中,直接飞向大牛。他刚停下脚步,还没反应过来。我的两个膝盖已经顶在了他的胸口。他飞了起来,直接飞到了他停在后面的车子的前盖上。我咬着牙。跪在他的胸口上。他一口鲜血吐出来,喷在我的脸上。我咬着牙。站了起来。走了下来。这时他也强忍着痛感从车盖下了来,弯着腰捂着胸口站着。“怎样?”

我扭头看着大牛,他嘲笑着我。他又看了看涛比他妈妈。笑着。“啊”我大叫了一声,一个后踢踹了过去,他再次飞上了车盖。我跳了上去,抡起拳头在他头上一拳一拳的砸着。不知道砸了多久。直到自己感觉没有力气再抬起手臂。而拳下的大牛,已经血肉模糊了。

这时一辆车子朝我们飞速的开了过来,我还在锤着车盖上的大牛。陈伟跑了过来。呆了呆。然后一把拉起我。把我从大牛身上拉了下来。我扭头抬起拳头就朝拉我的方向砸了过去,张龙一把抓着我。

“是我啊。”他对我大声的吼到。我愣着站着。张龙扭头看着四周。然后马上拽着我就往他车上走,一把把我塞进车里。然后转身朝着涛比还有他爸走了过。他们围着阿姨。阿姨在和他们说着什么,突然涛比大声的叫了起来。然后张龙拍了拍他,但是涛比没有动。还死死的抱着阿姨。他们在地上拉扯着。我看着他们,靠在玻璃上。后来涛比他爸站了起来。但涛比就是不肯走。然后陈伟和涛比他爸两个人扒涛比抬着塞进了车里、扔在我旁边。

我靠着这边的车窗看着地上的阿姨。呆呆的看着。我脑子里一直都是她最后帮我挡住大牛的那致命一下然后倒在我身上时那笑着的面容。我眼睛再次湿润了。涛比在旁边座位,也呆呆的靠着车窗。张龙开着车子。车子在路面上行驶着,车里安静的。只能听到发动机那哄哄的声音。开了很久。

我们从市中心、一直走到了市边界。张龙和涛比他爸爸下了车,然后打开了我们后面的车门,张龙背着涛比走在前面,我跟着涛比他爸走在后面,我看着前面的涛比,他没有表情。趴在张龙背上。我们走到了张龙的家里、张龙他妈妈帮我们开的门,她很惊讶的看着我们几个,然后马上把我们拉近了屋子。我站在门边、好像一个做错事了的孩子。涛比躺在沙发上,张龙进去后把他放着什么样子,就一直是什么样子,那边涛比他爸和张龙他们说着什么。或许是说刚刚的事吧。

“别内疚了。这事,换做是谁、也没有办法。”张龙走了过来,拍着我的肩膀说着,然后搭着我的肩走到了旁边的沙发坐了下来。我扭头看了看涛比,他还是呆呆的。后来张龙他妈妈找了张龙的衣服拿给我,这时我才发现,自己的衬衫已经不再是白色。

“你是哪个,阿帆吧?哎、小伙子,别想了,来,这时阿龙的衣服,我看你们个子差不多,你去洗洗,换身衣服,我去弄点吃的,你们待会都洗洗。洗了身上的不好的。事情会过去的。”她说着,把衣服递给了我。我拿着衣服呆坐着,她转身进了厨房。张龙坐着看着我和涛比,一脸无奈的表情。这时涛比他爸朝我走了过来。然后拍了拍我的肩膀,示意我跟他走,有事和我说。

我站了起来,涛比他爸走到了卫生间门口,看着我很平静的对我说:

“伟帆啊,我是第一次这样叫你,也是第二次见你。以前呢,我开着大酒店,我和涛他妈也忙,所以对涛,也没管住,我们后来很后悔,或许那时候放下手里的活,好好陪着他,或许他现在、应该在读大学了。”他说着,眼睛湿了。

“说真的,当每次知道涛又在学校犯错了,学校叫家长,我回到家后看着涛,我很生气,但是更气得死自己。还有他身边的你们。那时候,我认为他还小,现在结识的都是些乱七八糟的狐朋狗友。甚至那时候我有些恨你们。直到那天下午。他们都没去学校。学校通知我们,我们到处去找,但是怎么都没找到。后来我和她妈妈想起了你爸,那时候你爸在我那还干了好几年了。于是我们去了你家,但是你家停了很多车,外面站了很多人。我们知道,肯定出事了、涛肯定在。我们要进去,但是被挡在外面,后来、你爸走到了阳台,让我们进了去。我们上了楼,看着眼前的一切,呆住了。地上全是血,还有一些人,窗子旁还吊着一个年轻人。后来我们看到我家涛躺在地上,我们冲了过去。一把抱住他,但是那时候,他已经昏了过去,你爸坐在凳子上抽着烟,客厅里绑着很多跪着的人,后来你爸指着其中一个人对我说,是他干的,你要做什么就做吧老洪。这,我罩着。我看着那个跪着的人,拿起了地上的刀走了过去连捅几十刀,后来还是他妈拉住了我。后来你爸安排车子送我们去了医院。而他们带着其他人走了去别的地方。后来过了几天,涛才醒来,但是那时候、那时候他已经这辈子都不能在站起来了。他笑着看着我们说没事。然后就问我们有没有看到你,你有没有事,我们呆呆的看着这孩子,摇了摇头,于是他马上坐了起来一把拔了手背上插着的针就嚷着要去找你们。我们都哭了,旁边床上的阿龙也被吵醒了。我们花了好大劲,后来打了镇定剂在把他弄在床上好好的睡着。从那时候起,我知道,我的儿子长大了,他知道自己活着的追求,那不是别的,就是你们这些兄弟,我很自责,我五十多了,我活了这么久直到前两年被赶出自己的酒店,才知道自己追求奋斗了一辈子的钱,最后、什么都不是,或许是我们曾经的疏忽才导致了后来厌学逃课打架的涛,但是他比我好,他有了追求有了信仰吧,或许这说的夸张了,但是他比我好。我被赶出自己店时,身边除了他妈妈还有他,什么都没了,都没了。曾经身边吃吃喝喝的朋友,都闭门不见我们,躲得远远的。后来还是阿龙他妈妈把全部积蓄还有那个,阿伟给钱给我们,我们才在现在那开了间杂货铺。呵呵呵...今天,如果你不来,或许走的就不是他妈妈一个人了。其实也要谢谢了。”他说着,抹了脸上的泪水。

“今天我们在店里,看着那人拿着酒瓶插向你,就算你阿姨没去帮你挡,估计我也会走了上去,只不过、她推开了我,自己跑了上去。她没有后悔、没有犹豫。这个世界,太冷,需要温暖,这种温暖,不能靠别人施舍,只能自己人传递给自己人。她后来走的最后那几十秒,还在问你有没有事,我说没有,你很好。我们都很好。她..”涛比他爸再次弄了弄泪水。

“她..、说,以后不能在陪着我走了,要照顾好自己,照顾好涛。还有涛的这群兄弟,身为长者,要照顾好你们。她叫我一定要嘱咐你,她没事,她没什么埋怨的,你还年轻,她已经是半个身子都在棺材里的人了,死只是早晚而已。你还年轻,以后还长,要好好的努力了。涛比脾气不好,要体谅他,你们是兄弟,那也是我的孩子,她不后悔挡那一下。只要你们好好的,你们都要好好的,我会在天上看着你们保佑你们的。。这个、这个傻女人。我年轻时就和她说不要来想着别人,多为自己着想,但是她还是那样。。”涛比他爸哭着说着。这时张龙他妈妈走了进来,递给他一些纸巾。

“阿帆啊,我也是你们长辈,我很能体会你洪叔叔他们的心情,你们几个、我们都知道,我们也年轻过。你们长大了,我们、也管不上了,但是。你们以后一定要好好的啊。”张阿姨说完,转身走了。

“伟帆、你是和涛一样,和你张阿姨说的一样长大了。你们要好好的。你要振作。不然,就辜负你阿姨了。你去洗洗吧。我出去了。”他擦了擦脸上的泪痕,也转身出去了。

我看着他走向客厅的背影,用力抓着手里的衣服。走进卫生间、打开喷头,站在喷头下冲着水。我把头上的头发解了,然后手里拿着那发带,呆呆的冲着水。过去自己经历了太多,让自己几次几乎奔溃,这么久了,自己以为自己已经没了温度,心里唯一的活着的信念就是亲人还有你。但是我错了。我还有温度,今天阿姨把自己过去的火再次点燃了,他们和我、不是亲人,但和亲人一样,让我再次找到了家的感觉。我把发带绑在了手腕,拿起了一边张龙放在浴房刮胡子的刀片,抓起自己头上的头发,全部都挂完了。或许我是该放下。如果不是自己冲动,或许今天不会这样悲剧。放下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