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你不敢相信的

35、我认定了、改不了

你不敢相信的 请叫我吉豆 2122 2016-02-17 09:48:04

  !

“看来,不用你们说了吧?他貌似自己送上来了?开门去。”我对那男的说到,然后拿起刚刚撤下那女孩的衣服又丢给她。“天冷,别着凉。”说完转身走在那个男的身后,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当时为什么会那样做,或许、只是觉得她和无辜无奈的芳、有几分相似的遭遇吧。

门慢慢的打开了。那男的兴奋了起来。我走了过去,看着眼前的人,很无奈,又有点失落。

“警察你们可算来了,呐,就是他,他私闯名宅,还打伤了我、还有我表妹,还脱了我表妹的衣服。”他愣了愣,然后说到。

我拿着了根烟,点了起来抽着,听到后面那句,莫名其妙的笑了起来,然后扭头看了看后的他表妹。她拿衣服挡着上半身转身就跑上了楼上。

“就是你?”然后进来了两个警察,样子应该四五十了吧,他们打量了我一番,然后露出惊讶的眼神,又马上恢复了淡定。“年轻人。机会是用来珍惜的。走吧,和我走一趟,”

说完我跟着他走了出去,“对了,你也来一趟。”他对那个男的说到。我坐在最后面。他坐在副驾驶座,好像怕我吃了他一样。而我、很淡定。因为警察嘛。认了咯,不然落个袭警?只是有些郁闷,怎么没给我戴手铐。

做完口供。我被拘留一天,然后赔了千把块吧,反正是从钱包拿了挺多。那个警察带着我走向拘留室。

“年轻人啊,安分点吧。好好过日子不好吗?有些事,过了就让他过了吧。”他走着对我说道。

“什么?”我扭头看着他,停了下来。他好像知道什么。

“你忘了我了?那年,也是我把你。还有一个小伙子抓上车,然后带到了这边,过了几年了,你小子,虽然头上发型变了。但是脸还是没变多少啊。你们家的那些个事,我也后来知道点。都过了这么久了,你还是放下吧。你爸确实能耐,但是、哎。你还是踏踏实实的好啊,”

“我说怎么眼熟。那那年和我一起进来的那个同学呢?’我突然好像看到了什么希望,看到了那了无音讯几年的兄弟。

“他?”他看了看身后。“走吧,再走走,”、说着我们继续走着,我懂他的意思,他肯定知道,只是隔墙有耳。

“哐”我们进了拘留室,这环境变好了些,起码明亮了很多。“其实,我也是听上面的说的,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而且,你不要说是我告诉你的,或许是造孽吧,我也知道些后来发生在那栋楼的事。那是你家吧?”他吻着我,我点了点头。

“要说那群玩意也是够混的。你们在这里关了,我记得好像又半个月吧。那时候我不在这,在局里负责出巡那些。你们那时候本来你是无期你那同学是死缓。后来因为两个都未成年,就判了五年,你朋友好像是几十年吧。后来你爸他们又找了人,然后判了你两年多吧,你朋友是十来年吧,因为后来的开庭那些,都是他们弄得,我也不清楚。但是那群人怎么会放过你们。他们买了人在里面想办法逼你同学改口供。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他后来死都没改。然后就按二审的那样判了。后来你爸又弄了关系,把你还有你同学,做了手脚。至于是什么我也郁闷了。因为没人知道。今天看到你我着实吓了一跳,都高了个吧头了,呵呵。”

“那后来了。”我看着他问着。

“后来?后来你们走了咯,离开了这里,然后外面的人到处找你们,他们不知道哪里听的,说你们没坐牢,找了人换了,然后不知道为什么,里面看守拘留所的人就那时候都调走了。然后我就来着了。记得那次晚上我们来交班的时候,我是看着你们被押走的,也不知哪里传出去的说你们没被押走。第二天,那栋楼,也就你家就出事了。我们接到几个学生的报警,然后就去了,但是在半路上,上面又和我们说没事,是几个学生瞎闹的。然后我们又回来了,但是我有些不放心,后来晚上又自己去了那边走走。然后看挺多面包车从哪里往外跑,也不知道弄的啥。但是我知道,白天的报警是真的。但是我们被要求回去。作为一个警察,我很抱歉没有过去。但是没办法。”他说着摇了摇头笑了笑。

“那我同学去哪里?那个地方?你不知道?”

“恩,你们的地方都没说,直接填了档案就监狱那边就过了接手了。’”

“额,对了,你、怎么和我说这些?”我突然觉得有点不信。

“没什么啊。或许是出于当年的歉意吧。而且你还年轻,不要走错路,作为一个警察,我或许本来就该引导你们不要做错事啊。”他还是笑着。我没有说话。他拍了拍我的肩膀就转身走了。

看着周围的墙壁,发着呆,“呵呵...放下..”我笑了笑。欠了的、就得还。我心里认准了。于是靠墙坐在地上睡着了。

或许是太困了,当我醒来做了下俯卧撑,另外一个警察就来放我出去了。走出警察局。掏了掏口袋,烟还有,于是又点了根烟朝市场走了去。这时警察局门口那个老警察走了出来,看着我离开的方向摇了摇头进去了。

不一会走到了市场,这时来得早不如来得巧,那个酒店门口停了好几辆面包车,然后很多年轻人围着涛比家的店。我叼着烟披着拎着外套走了前去。

“你不知道?呵呵..你丫现在还装死和我说你不知道?你是不是连这个杂货铺都不想要了?啊?”一个很高很壮的人拍着涛比的脑子说着,涛比坐着,很平静的表情。而他爸妈被拦在店子里面很惊恐担忧的看着涛比他们。

“呵?嘴挺硬?来,棍子给我。”他拍了拍涛比的脸颊然后转身对身后的人说着。“我倒要看看,你嘴有多硬?”说完他举起了棍子。

我走了过去,在地上随便见了一个巴掌大的石头,看着那人抬起了棍子,这时涛比他爸妈他们马上跪了下去哀求着。我又看了看四周,有些楼上明明开着窗口在看着这楼下发生的事,但是只是冷漠的看着。于是我马上跑了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