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蚀骨恣华

第三十六章 难产真相

蚀骨恣华 胤釵 3714 2014-08-17 16:43:50

  又过了好几日。洛纤玺一直被关在杂物库里,除了下人拿来的一些剩饭,无人问津。

  至少表面上是这样,但暗地里张玉珍也会差妙晴送来菜肴,不会因为她一时的失势而怠慢了她。

  那张玉珍还不算太笨,起码她懂得要好生待着自己,放长远点看,只有借她洛纤玺的力,才可能彻底除去薛丁凤,明摆着那姓薛的才是最大的威胁,除掉她,才有好日子。

  张玉珍很明显明白帮她就是帮自己这一点,所以她根本不担心张玉珍会结外生枝。

  她要做的就是好好等着就够了。

  【洛府前厅】

  "老爷,这几日我总心神不宁,便让祁真人算了一卦,他说那煞星如今被关着,怕是要借着玉珍的肚子出来,继续在洛府做乱啊!"薛丁凤看着洛曹荣微微后怕的表情,便知此事已在他心中埋下了根。

  "祁真人可有说如何阻止那煞星?"洛曹荣开口问道。

  "老爷别担心,只要先将玉珍送去禅青寺安养些时日,沾些佛气庇体即可。"说着看了张玉珍一眼道,"希望妹妹可别嫌我多事,我也是为了洛家的子嗣着想啊。"

  "哪里,姐姐说得在理,只是妹妹我有孕在身,去禅青寺路途遥远,万一有何闪失,伤了腹中胎儿,我怕担待不起啊。"张玉珍用手轻轻抚着肚子,做担忧状。

  洛曹荣听此也点了点头,"夫人你放心,我是不会让你受苦的。"

  "老爷,路途遥远不打紧,我再多派些人手护送她就是了,妹妹的安全无须担心啊,倒是老爷您要是真让那煞星跑到妹妹肚子里去,加以时日,可危机整个洛府啊,真是想起苏嬷嬷就觉得可怜啊。"薛丁凤借着上次的事开始夸大起来。

  "那便依夫人所言,明日便送玉珍去禅青寺安养。"洛曹荣思虑了下道。

  "老爷,我身子骨弱,实在不能去那么远的地方啊!"张玉珍有些恐慌,她很清楚薛丁凤这样做,而不是直接让自己流产,目的就是彻底除去自己,要是她去了,也许半路上就遇害了。

  "玉珍啊,夫人也是为你好,你放心去,过些时日我立刻派人接你回来,天色不早了,你先去睡吧。"他说罢便让妙晴带张玉珍回去了。

  薛丁凤也不再说什么,只是微微一笑,便走了,她深知洛曹荣是个永远将自己利益放在第一位的人。

  翌日。

  

  "玉珍,这么早,究竟所为何事,你要让大家都来前厅。"洛曹荣一早就被下人吵醒,说是二夫人有急事要请他去,想着张玉珍过会就要走了,也没多问就赶去了前厅。

  "是啊,妹妹,这么早,有什么事回来再说也不迟啊,这禅青寺路途遥远,不如快些出发,也好早些到啊。"薛丁凤笑道,眉间却隐隐皱了皱,不希望张玉珍在这个时候生出什么事端来。

  " 那姐姐恐怕要失望了,"张玉珍嘲讽道,随即又抓着洛曹荣的手跪下来,不顾他的惊讶,深吸了口气。

  "老爷,妾身怕此行一去不复返,如果现在不说,日后便再没有机会了!"她惶恐的样子被洛曹荣看在眼里。

  他疑惑道:"夫人何事如此严重?"

  "老爷您还记得十四年前那个雨夜吗?其实大夫人难产的那天,妾身就在一旁。"张玉珍缓缓说道。

  薛丁凤听着却眼皮一跳,赶忙道,"妹妹啊,陈年往事又何必再提,老爷对雅辰的事一直愧疚在心,这你我都情楚,说多了伤人啊。"

  张玉珍听出了她的警告,的确,那薛雅辰不是难产而死,是薛丁凤指示自己做的手脚,她是在提醒自己也脱不了干系。但是自己是有备而来,她可不怕。

  思及此,张玉珍轻轻朝薛丁凤勾了勾嘴角,美目中闪过一丝轻蔑,但这些洛曹荣并看不到,随即,她转身对妙晴说:"妙晴,快去请李婆婆来。"

  "这李婆婆是何人?"洛曹荣轻皱起了眉。

  "老爷有所不知,她可是当年帮前夫人接生的稳婆,等她来一切自然就清楚了。"说着眼中浮上得意。

  果不其然,很快就来了个穿着布衣的银发老人,她佝偻着身子,脸上早已爬满了皱纹,看得出来岁月已经在这个老人身上留下了众多痕迹,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将事情都讲出来,“十四年前,我奉命到丞相府......”

思绪回到从前,记忆如潮水般涌来。

“夫人,你临产在即,还是不要出门了,我代你去薛家喝你弟弟的喜酒便好,你身子虚,要好好养着。”细心地为榻上带着病态的白却眉目甚美的娇妻盖好了布衾,他便走了。

望着丈夫挺拔的背影,薛雅辰微微一笑,心中默念着早去早回。孰不知,这一别竟是永远。

天色完全暗下来了,房中的薛雅辰在剧烈的疼痛中醒来,光洁的额头上已经冒出了细细的汗珠,羊水已经破了,必须尽快找人接生孩子,她挣扎着爬起,却因为下腹传来的阵痛,让她不小心跌倒在地上。

这时,房门突然被打开了,来的人不是洛曹荣,而是她异母的妹妹,薛丁凤。

跌在地上的薛雅辰无力地呻吟着,淡色的蓝蝶衣松松垮垮地披在身上,白皙的皮肤若隐若现,细致的乌发松散在双肩,几缕青丝却因为汗水被贴在泛红的脸颊上,更增娇媚的气质。

薛丁凤看着那双颊晕红的秀脸,不禁痴了,她伸出手抚上薛雅辰的脸颊,正欲亲上自己渴望已久的樱唇时,却听见薛雅辰轻呼了一声:“啊,好痛!凤...凤儿,你来了,我肚子好痛,要...要生了。”

此时薛丁凤才惊觉眼前之人连羊水都破了,便匆忙唤自己的丫鬟张玉珍去找稳婆。

看着薛雅辰因为疼痛而昏迷过去的样子,她便心疼地抱着她,一遍遍安慰道,“雅辰,别怕,别怕......”

“曹...曹荣,曹荣.....”昏迷的薛雅辰以为他回来了,便唤着心上人的名字。

薛丁凤听及却是脸色一变,随即便放开了她,眼神变得有些阴沉。

接生的稳婆到了,孩子很健康,是个千金。

“凤儿,你看,她多乖巧啊,长得和老爷还有几分相似呢。” 雪白粉嫩的婴儿被母亲抱在怀里,薛雅辰看着自己的孩子终于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是啊,可你差点性命不保,他都不在你身边,那种男人有什么值得你为他生子的。”薛丁凤坐在床头,抚弄着薛雅辰的青丝。

“凤儿!不许你这么说他,曹荣这一生都是我的天,我爱他,为他生子是我的幸运。”说着眼神渐渐变得坚定起来。

抚弄青丝的手突然停了下来,“姐姐,那我呢?我在你心里是什么地位?”

“我的傻妹妹,我们虽不是一母所生,可我也一直把你当最亲的人看待呀。”

见对方没说话,她便笑着伸手拨开薛丁凤额前的发,却冷不丁地被另一只秀气的手用力地握住,然后缓缓贴上对方的身子,在她耳畔轻吐道,“雅辰,我不想你只把我当成妹妹看待,我想做你的爱人,做你的情人,雅辰,我好喜欢你,从小时候就喜欢你,和我在一起好不好。”说着便吻上了对方,撬开了她的贝齿.......

“啪!——”薛雅辰瞪大了双眼,她没想到自己妹妹竟是这种心思,一种恶心的感觉涌上心头,自己便本能地给了薛丁凤一巴掌。

“你走吧,今日的事,我就当没发生过。”薛雅辰偏过头去,冷冷道。

“雅辰,我真的好喜欢你,为了离你更近一点,我才随你陪嫁给洛曹荣,甘做小妾,难道我乞求你给我一点点爱都不可以吗?!那个男人到底哪里好了,我可以比他对你更好的,我对你才是真心的。”她看着薛雅辰,凤眸中充满了爱慕。

“别说了,我是不可能会喜欢你的,我更不可能对他不忠,以后我还要为他开枝散叶,我们要儿孙满堂,凤儿,你永远都是我最好的妹妹,对吗?”薛雅辰向往地一直是能和洛曹荣慢慢变老,永不分离的生活。

薛丁凤无言以对,凤眸渐渐黯淡下来,爱慕之色正悄无声息地被嫉妒和失望代替,“是啊,姐姐,可你想与他儿孙满堂,那我怎么办呢,你也要替妹妹我想想啊,”转身,对张玉珍面无表情道:“去拿红花来,越多越好。”

“轰隆隆!——”一声惊雷在天际作响,寒风吹开了掩住的窗子,将阴冷的雨丝带进了屋子。

“别过来!你,你疯了,你拿红花做什么?!”薛雅辰惊恐地看着她将红花递给张玉珍,眼看着那东西离自己越来越近。

薛雅辰用劲将碗推了出去,药也洒了一地。

“姐姐莫怕苦,你要多喝点,只要喝了它就好了,我这里还有很多呢。”只要喝了红花,雅辰就生不了孩子了,这样,她就不会再为洛曹荣开枝散叶了,雅辰就是自己的了,对,一切都会好的。

“玉珍,帮我压住夫人,我来喂夫人喝。”

不顾薛雅辰的挣扎,她只一心想着让她把药喝下去,薛丁凤的双眸开始变得疯狂起来,她管不了那么多了,“喝,快喝,喝......”

接连着一碗又一碗的红花,正常人都无法承受,何况刚生产完的产妇?

她们都沉默了很久,没人注意到床上的薛雅辰已经香消玉殒了......

等到薛丁凤发现时,一切早已来不及了,她才意识到自己到底做了什么,她竟然杀了雅辰!

不,不是这样的,她不想她死的,她是被嫉妒冲昏了头脑,自己不应该这样的,雅辰,是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回来好不好,我不要你死!你回来啊!!

许久,她失神地抱着冰冷的薛雅辰,不讲一句话,房中安静的可怕。

洛曹荣回来时,便是这幅场景。稳婆只是紧张地说,夫人,难产,已经香消玉殒了。

见薛丁凤悲痛万分的样子,他便信了。

“都是那个孩子的错,老爷是那孩子克死了姐姐,她是煞星!老爷!”没错,都是孩子的错,如果没有那个孩子,雅辰不会死的,对,并不是自己害了雅辰,一切都与她无关,那个孩子才是祸根!

也是从从一句话起,洛纤玺的灾难便正式开幕了。

这被瞒了十四年的真相在李婆婆嘴里公之于众,只是受于张玉珍的威胁,她抹掉了她一同与薛丁凤杀害的那段事实。

薛丁凤痛苦地跪倒在地上,“不,不是这样的,我不是故事要害雅辰的,不是的!”这段被她早已尘封的真相,如今就活生生地摆在她眼前。十四年了,她早已不知道该恨谁了,她只是凭着自己的执念,想要抹杀掉所有知道真相的人,也许,她只是借着对那些人的恨来忘却事情的真相罢。

她不想再凭自己伪造的恨意活下去了,她累了。现在她很清楚,雅辰,我还是爱你,这样就够了。

薛丁凤缓缓站起,对着前厅里的柱子,狠狠一撞,血顺着额头流下,她只是淡淡一笑,闭上了眼永远睡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