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 其他 至尊兵王

第134章 愤怒

至尊兵王 江海湖 2171 2016-08-17 16:11:57

    “啊……”  

  砰!  

  那人当即横飞出去,而后翻滚着轰然落地,地面尘土飞扬,惨叫连连。  

  “你敢动手……啊!”  

  另外一个家伙刚说了一半,直接被王五大棒敲的头破血流,惨叫着软到地上,而后噼噼啪啪一阵闷响,五名男生全部倒在了地上,而郭美媛三名女生则是惊声尖叫。  

  其中一个女生似乎晕血,看到地上男生头破血流的模样,啊地一声直接翻白眼晕了过去。  

  “你……”  

  郭美媛与另外一个女生赶忙去扶,脸色惨白望着王五。  

  “啪!”  

  一个男生想要站起来,不想被大棒前方的一团树叶甩在脸上,顿时眼前金星乱冒,涕泪长流。  

  “啪啪……啪!”  

  无需废话,五个男生全都被一顿胖揍,最前方的那一团树叶别看纤细,打在脸上却是极为疼痛,刚开始还有人开口咒骂,试图站起身,却被王五两下打的哭爹喊娘。  

  最后,王五看向脸色惨白的郭美媛,眼神发冷。  

  “你,你……你想干什么!”  

  此时此刻,她害怕极了,不断后退,她万万没想到,竟然会遇到王五这样蛮不讲理的狠人。  

  “王五……”田草也快速跑来,伸手抓住王五握着木棒的右臂,目光哀求,“不要打了,好不好。”  

  “呼!”  

  长呼一口气,王五垂下木棒,不动手,不代表会放过这几个恶毒的女人。  

  “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冷冷凝视郭美媛,“一个臭不要脸的拜金女有什么资格笑话别人,你**从哪儿来的优越感?嗯?”  

  说着,上下打量她,而后做出一副快要呕出来的恶心表情,“真尼玛恶心,一看你这走路姿势就是被干的多了,只怕早就是黑木耳了吧?”  

  不论骂人还是打架,王五从来没有惧怕过谁,这句话可谓字字诛心,句句恶毒到了极点,配合上他夸张的表情,似乎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反观郭美媛,啊的一声尖叫,几乎下意识地用双手遮挡自己的双腿,脸色瞬间铁青变白,双目喷火,“你……你敢骂我?”  

  “老子还想抽你呢,你信不信?”说着,王五猛地扬起手中大棒,“像你这种垃圾女人,老子打你都嫌手脏,神马玩意儿。”  

  这一动,又将郭美媛和身旁女生吓的连连尖叫,好在王五不会真地动手。  

  当即,又看向地上惨嚎着的五名男生,“还有你们几个垃圾,给老子记住了,我叫王五,历史系三十六班,想要报复随时来,如果让老子知道你们再敢欺负她,弄死你们。”  

  砰!  

  说罢,一脚蹬在其中一名男生的脸上,这家伙口吐鲜血,两颗带血的牙齿飞落。  

  砰砰砰!  

  旋即,对准另外四人就是一顿猛踹,四周惨叫连连,引来许多路人围观。  

  “王五,不要打了……”田草使劲拽着他的胳膊,可怜兮兮央求着。  

  “这些垃圾就**欠收拾!”  

  王五并不是恃强凌弱,也并非心性残忍,主要是这几个家伙没一个好鸟,一而再再而三的触及底线,如果不是心有顾忌,他很想废了这帮人渣。  

  他没动郭美媛几个女生,已经算是够手软了,换做以往的话,对于这种恶毒女人根本不会留情。  

  将木棒往地上一扔,王五指着脸色惨白地郭美媛冷冷道,“记住,再敢欺负她,老子抽死你!”  

  闻言,郭美媛身形颤抖,脸色苍白无血,却是不敢说出半个字,低着头,眼神怨毒到了极致。  

  “我们走吧。”王五没有再理会他们,扭头对田草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  

  “嗯。”  

  ……  

  青海大学校的清晨校门口,到处是摆早餐地摊位,整整一溜都是热气腾腾,香味扑鼻。  

  “好辣。”  

  一个摊位前,田草额头浮现一层细细地汗珠,大口喝着老豆腐,看到王五望来,她那张丑陋可怖的脸颊上浮现笑容,而后一抹眼睛,那一层泪光消失不见。  

  但很快,眸子中再次不由自主浮出一层水雾,她笑着再次擦掉。  

  那不是辣的,她的老豆腐里面根本没有放辣椒。  

  王五笑了笑,低头大口咀嚼油条,内心之中被狠狠震了一下。  

  “王五……”声音忽然传来。  

  “嗯?”  

  田草用手捂着嘴巴,长长的睫毛不断眨动,一双清澈的眼睛可怜兮兮望着他,生怕眼前一切都不是真的。  

  “你……你,你为什么要帮我……”  

  “因为我们是朋友。”  

  闻言,她低声呜咽,闪动着泪光的眸子再也忍不住,两行清泪无声滑落。  

  这是第一次,有男生为自己打架,而王五那种心疼的眼神,像极了曾经已经逝去的父亲,此时此刻,她好想放开声音嚎啕大哭,让所有委屈倾泻。  

  十三岁之前,她是高高在上的小公主,在家族姐妹的恭维和父亲的呵护中长大,但十三岁那年,一切都变了。  

  父亲去世,脸上又出现丑陋的麻子……对于她来说,这无异于一场灾难。  

  从此,她受尽了嘲讽,然后被扫地出门,从天堂跌落地狱,变成一个人人唾弃的丑八怪。  

  她默默承受着所有屈辱,也从此封闭了心灵,本该天真烂漫的花季,却承受着堪比大山还要重的担子……只是为了活下去。  

  她改名田草,纵是被风吹的摇摇欲坠,纵是被大山石块狠狠压下,也要如那野草一般,有着恐怖的坚韧。  

  不久前,她第一次遭遇王五,他便帮助自己打跑了三个地痞,那时候她就暗暗下决心,一定要记住他。  

  不为别的,只为那双没有厌恶的眼神与表情,只为他是这些年来第一个帮助自己的人。  

  第二次见到他,是在黑夜中远远地看着,当时许多男人对他面呈恭敬,她默默看着,然后转身离开,心中祝福。  

  这是第三次,他与自己一起捡垃圾,然后开口和自己交朋友,然后……自己受到嘲讽屈辱时,这个男生不惜为自己大发雷霆,动手打人。  

  此时此刻,她一眨不眨看着王五,眼神似走失在沙漠中迷茫地孩童,突然见到了人海,发现了亲人。  

  “我们……真的是朋友吗?”她生怕这一切是幻觉,呜咽中重复询问。  

  “自然是朋友。”  

  “谢谢。”  

  她并没有过多奢望,仅是因为朋友两个字而感到高兴,这些年来,这是最最快乐的一个清晨,也将成为她一生中永不磨灭地记忆。  

  “呵呵。”王五笑着摇了摇头,忽然说道,“对了,你脸上这些应该是一种病吧?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十岁之前应该不是这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