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 其他 至尊兵王

第81章 针灸

至尊兵王 江海湖 2277 2016-08-03 02:50:54

    薛彦几步走过去,俯身蹲在老爷子近前,面呈激动道,“王先生说了,他这次能够彻底治好你的病。”  

  “哈哈哈,还是彦儿会哄爷爷开心。”  

  薛老一怔之后,马上反应过来,开心大笑,他误以为这是薛彦在安慰他。  

  一个星期之前,他奇迹般地站了起来,但是在一个星期之后,又恢复了原样,虽然医院对此束手无策,但是关于他的病情却是来了一次深入分析检查。  

  结论……非常不乐观。  

  正如王五最初所言那样,并不仅仅是强直性脊柱炎,他的免疫力几乎没有,而且血液中还蕴含着病毒,随时都有死亡的可能。  

  别说让老爷子重新站起来,即便想要遏制蔓延也十分勉强。  

  “爸,彦儿说的是真的。”旁边的薛卫东也浮现一抹激动。  

  薛老大笑着的表情也变得认真起来,浑浊的老眼猛然变得犀利,凝视薛卫东,然后看向淡淡笑意的王五。  

  “小友,可是真地……”  

  几秒之后,薛老缓缓说出一句话,他的语气之间有了一丝颤动,可以看的出来,此时此刻,老人的内心绝不想表面上那般平静。  

  如果可以治愈,那么以他现在的年岁,至少还可以活上三到五年,甚至更久。  

  面对这种差距,纵是老人历经大风大浪,纵是他生性豁达,却也无法平静。  

  “是的。”  

  王五同样认真回应,他的目光瞟过在场众人,说道,“还是那句话,老爷子的那个敬礼,就值得我出手,我也曾经当过几年兵。”  

  闻言,薛老一愣,没有继续深入询问,而是放声大笑。  

  “哈哈哈哈,好,小兄弟,原来我们是战友啊,哈哈哈……”  

  王五也跟着笑了起来,两人都笑的很真诚,也只有他们这种里经过真正战斗的军人才能彼此明白。  

  四周众人皆面呈怪异,想插话又插不上,苏苏则不断偷偷瞟向王五,俏脸绯红,而蓝千叶在惊讶之余,不由得翻着白眼心中腹诽。  

  “老爷子,我先给您复查一下。”  

  笑罢之后,王五没有废话,顺势拿出皮夹,展开,里面是一排寒光闪闪地毫针。  

  “咳咳,王先生,就在这里吗?”薛卫东忽然开口询问。  

  “嗯。”王五点了点头,又道,“准备两盆清水,一张单人床,放到太阳底下。”  

  “好。”经过上一次之后,没有人敢开口质疑,迅速照办。  

  此刻王五已经坐在苏苏之前的椅子上,两根手指搭在薛老脉搏,眼睛微微眯缝起来。  

  号脉、查看眼睑、舌苔、询问最近身体感受……一系列必要的望闻问切之后,王五微微沉思。  

  周围早已经安静下来,目光紧紧盯着王五,关系到老爷子的病情,没有人敢怠慢。  

  许久。  

  王五缓缓张开眼睛,目光直视薛老,叹息一声,说道。  

  “老爷子,你年轻时一定受伤很多吧?”  

  “是啊,那是年轻时候的事了。”老爷子也随之叹息,语气仿似回忆。  

  “其实从根本性来说,你的病根就来自年轻时的受伤太多,导致血气亏损,当时的医疗条件不足之下,成年累月积下了病根,现在年纪大了,免疫力低下,那些伤口处的病毒便开始发作蔓延。”  

  顿了顿,他看着薛老,“你将十指伸展。”  

  薛老的神色很认真,闻言后十指并排,伸展。  

  霎时。  

  他那双瘦骨嶙峋地手背表面的指甲上面,原本的青色消失不见,而是白色。  

  不是普通的白,是雪一样的雪白之色。  

  “这……”  

  四周人皆变了颜色,纵是不懂医术,却也能看得出薛老绝对不正常。  

  “王先生,三天前我曾经为薛老做过一次全面检查,薛老的血液的确有问题,可究竟原因却不得而知啊。”  

  罗医师拿着一个小本子,像是小学生一样记录着王五刚才说过的话,现在听他这样说,忍不住开口询问。  

  “很简单,是间歇性病毒感染。”  

  王五没有多做解释,抬起头看了看正中央的太阳,又道,“女眷可以离开了。”  

  “哼,装模作样。”蓝千叶不满地嘀咕一句,当即笑吟吟道,“薛爷爷,那我先走了。”  

  “我也走了,薛爷爷,王五一定可以治愈您的。”苏苏也笑嘻嘻看口,一双美眸却是却望着王五,目光幽怨,恋恋不舍。  

  除了她俩之外,还有薛家的三位女性,以及如刘振海等无关人员,一并告辞离开。  

  “先将老爷子抬到床上,脱掉上衣。”  

  清水和单人床早已经准备好,众人小心翼翼将薛老抬上去,按着王五吩咐,将上衣脱掉。  

  现在已是十月中旬,但青海的天气并不凉,又是中午,正值烈阳高悬,温度恰好。  

  薛老赤着上半身趴在单人床上,在他瘦骨嶙峋地后背上,仍然可以清晰看到一条条如小蛇一样的伤疤。  

  这些伤疤大大小小,几乎将他的上半身全部覆盖了。  

  薛卫国及薛家核心成员皆握紧了拳头,即便是他们这些最亲的亲人,也很少看到这一幕。  

  完全可以想象,老人在年轻时历经过怎样腥风血雨的战斗,在他后心部位,甚至有一个拳头大小的伤疤,干瘪的皮肤扭曲着,分外可怖。  

  “老爷子,这个伤是怎么来的?”王五忍不住开口询问。  

  “哈哈,不小心挨了一颗子弹,当时又没麻药,我让警卫员直接把子弹扣出来的,嘿嘿,现在也只能看着这些伤疤回忆过去了。”  

  薛老浑不在意的哈哈一笑,脸上却是掩饰不住的骄傲,可是这句话却让所有人忍不住动容,纵是王五也一样。  

  “病源皆来自这些被感染过的伤疤内部,里面的血液早已经病变,只不过一直等到老爷子免疫力底下后才开始病发。”  

  王五说着,捻起一阵银针,缓缓刺入薛老的尾椎骨,一丝若有若无的神秘能量以银针为媒介,向着经脉血液中涌去。  

  旁边,四周彻底安静下来,所有人紧张看着,尤其是罗医师,两只眼睛瞪的凸大,生怕错过一丝细节。  

  “咦,感觉腰部暖暖的,小友果然是妙手!”  

  薛老便面呈喜悦,最近这些天,腰部和腹部疼痛的间歇越来越频繁与明显,甚至时常陷入麻木,而王五这一针下去,他便感觉一股暖流在涌动。  

  王五笑了笑,手指一捻,银针轻轻转动,旋转刺入。  

  滋滋兹!  

  忽然,轻微的响动传来,一股股黑水顺着银针刺入的地方流了出来,随着这股黑水的流出,薛老只感觉像是卸去了万钧重担,舒服极了。  

  四周众人皆瞪大眼睛,感觉很神奇,虽然那股黑水带着异常浓郁的异味,但是并未有人在意。  

  足足十分钟,王五只以一根银针在尾椎旋转,在此期间,不断有黑色污状流出,直至一抹淡淡地血色浮现,他才拔出银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