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 其他 至尊兵王

第56章 讨巧

至尊兵王 江海湖 2024 2016-07-30 14:47:08

    此时,王五来到一间办公室门口,轻轻敲门,里面道了一声进,缓缓推门进入房间。  

  “呵呵,唐姐。”  

  王五搓着手咧嘴憨笑,脸上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跟刚才的冷酷判若两人。  

  “有什么事吗?王五同学。”  

  唐钰坐在椅子上正在翻阅着一批批文件,刚才她并未上报,而是直接返回了办公室,只是现在看到王五,刚刚平缓下去的怒气,立时又忍不住想要发飙。  

  客观来讲,刚才制止王五,她绝对是存着好意,可对方不仅不领情,反而当着那么多学生的面给自己难看。  

  这对于一向要面子的唐钰来说,简直不可原谅,刚才一怒之下真的险些通知校长……好吧,她已经通知了,不过通知的是洛倾城。  

  王五走来,面色变得认真,“唐姐,我是来向您道歉的。”  

  “呵。”唐钰嗤笑一声,却是摇头不语。  

  “唐姐,你现在心里面是不是也有一团火想要发泄?我当时也是你这样的感觉。”  

  唐钰摇摇头,淡淡地说,“谢谢,我忍得住。”  

  “呵呵,你现在头一定很疼。”王五说着走了过去,道,“你的病和洛倾城不同,她是经潮前后发作,而你时刻都在疼,只不过经潮前后更加严重罢了。”  

  看到唐钰不语,王五继续道,“这就是你的病根,容易发怒,可偏偏有时候却硬忍着的缘故。”  

  “是又怎样?”  

  “哈哈。”王五夸张的笑道,“怎么说我既是您的学生,又是您的干弟弟,咳咳……我可以帮你医治,先别忙着拒绝,我不是危言耸听,你的病很严重,会致癌!”  

  “嗯?难道仅仅凭你一两句话,以为我会相信你吗?”唐钰心中微惊,却没有表现出来。  

  “是真的。”王五再次走近,已然到了桌对面,“昨天晚上我顺便帮你查探了一下,你自己也应该有感觉,胸口是不是有硬块?”  

  “你……”唐钰猛地站起身,盯着王五,“你果然醒着,你这个混蛋加色狼。”  

  “那不重要。”王五又往里面噌了几步,苦笑道,“您先别生气,千万别生气,我现在就可以帮你治疗。”  

  “真的有那么严重?”唐钰冷冷开口,索性也不再纠结。  

  “当然。”  

  王五忙不迭岁点头,心中暗乐……看,这就是思想不集中的副作用。  

  “哼,你最好不要骗我,说吧,怎么治疗。”  

  “我先帮你按摩头部吧,你现在应该还经常间歇性头痛吧?”  

  说着,王五已是走了进去,示意唐钰坐下,对方一双冷眸,深深凝视一眼,然后缓缓坐下。  

  重重松了口气,双手按在她的太阳穴两边,然后轻轻推拿,一丝丝神秘能量缓缓注入。  

  唐钰在教室里虽然冷言冷语,但明显带着善意,王五分辨的很清楚。  

  他并非不通人情世故,更不是蛮不讲理之徒,别人敬他一尺,他还别人一丈。  

  他不是猪哥,更不会看到美女就迈不动脚步,他有一套属于自己的处事行为准则,在对自己好的人面前,不介意放低姿态。  

  因此,他来敲办公室的门。  

  如果唐钰在里面,更加证明所猜不错,反之,他也会毫不犹豫转身离开,强势到底。  

  说实话,唐钰的病从表面上来看,应该属于女人生理病,但其实引发这一切的根源,就是一个心态问题。  

  长期压抑、冷漠、易怒……但因为职业关系却要反常态强行抑制,又因压力和饮酒等不规律生活状态而造成的。  

  他现在所要做的,仅仅疏导就可以。  

  当然,所谓的‘疏导’也是寻常医学方面很难理解的一种状态。  

  就如此刻的唐钰,她感觉自己的脑海仿似云开雾散一般,一瞬间清醒了过来,像是浸泡在暖洋洋的海水中。  

  她感觉仿似有一股神秘电流在游走,寻常的间歇性头痛的神经遇到这道电流时,像是堵塞的管道瞬间被疏通开来。  

  紧接着,是一种难以言喻的快感。  

  快感这东西,并不仅限于男欢女爱才有快感,例如大热天喝上一杯冰镇啤酒,又如饿极了吃上一顿刺激味蕾的美餐,甚至粗俗地说,上厕所大便也是一种快感。  

  广义上来讲,快感是无穷尽的,只要欲望等到满足,都会有快感。  

  更加直白来说,快感产生于大脑中枢,就是神经思维的传感感受器。  

  回归正题,也就是说,王五给她按摩头部所产生的神经刺激,和给洛倾城按摩身体所带来的观感其实并无二致。  

  只是后者在视觉上会让王五的邪火噌噌上窜而已。  

  此刻唐钰就是如此,舒服的快要娇吟出来了,十几年来,她从没有像现在这般脑海通透,但很快,她感觉到了不对劲。  

  “呀,你……你……”  

  不知道什么时候,王五的双手已经移动到她的香肩,且在锁骨位置徘徊着。  

  “咳咳,唐姐,我介意你把外面的衣服脱掉,当然,你不愿意就算了,偏头疼只是小毛病,你的主要症状还是胸和腹。”  

  王五一脸义正言辞,耷拉着眼皮……呃好吧,他正在透过职业装,居高临下将里面的画面看了个通透。  

  唐钰没注意到他的小动作,内心之中羞涩多于紧张,但还是认真考虑起来。  

  “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我……那里会致癌?”  

  虽然王五没有直接言明,但是‘乳腺癌’这三个字还是异常清晰出现在她的脑海中,如果说不害怕,那是不可能的,但同时也有一丝怀疑。  

  “百分之五十的可能。”王五神色认真,“如果你不信任我的话,也可以去医院进行治疗。”  

  闻言,唐钰扭过头,深深凝视王五,试图想要在他的脸上发现什么,但最终失望了,对方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简直人畜无害极了。  

  “哼,你最好不要有不该有的想法。”  

  看似在威胁,但语气更像是一种嗔怪,说话的同时,唐钰也没有避讳王五,背对着他轻轻解开了职业装纽扣,精致的俏脸满含羞意。  

  “唐姐放心,我以我的人品向你保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