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 其他 至尊兵王

第26章 冷酷

至尊兵王 江海湖 3065 2016-07-28 20:26:20

    王五活动了一下肩膀,骨节传来噼啪声响。  

  刚才那一记手刀,是他故意让对方砍上的,就是想试试有多大的力道。  

  此刻,另外两人已经走进场内,其中一人相貌与宫凡有几分相像,想必应该是他口中的表哥宫洛。  

  另外一人是个光头大汉,大汉浓眉环眼,长相粗犷,在他额头中央,有一个非常明显的疤痕,看起来犹如第三只眼睛一般,甚为凶悍。  

  四周学生不认识大汉,但却是认识宫洛,乃是学校鼎鼎大名的知名大少,亦是散打协会的会长。  

  “哥,呜呜,呜呜呜……”  

  两人还未开口,宫凡像是看到救星一般,连哭带爬跌跌撞撞扑了过去,双手一下子抱宫洛的胳膊,泪如雨下,那样子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他这幅模样,周围的学生顿时忍不住面呈怪异,与之前在餐厅耀武扬威嚣张姿态的反差太大了。  

  宫洛低头看清宫凡时,眼皮忍不住一跳,泥马,这还是人样吗,就是一头猪都比他现在耐看许多。  

  脸色当即阴沉下来,阴骘的眼神盯着王五,没有说话。  

  旁边的光头大汉也好不到哪儿去,脸上横肉突突直跳,他十分清楚自己两个手下的实力,刚才眼睁睁看到他们一个照面被撂倒,心中忍不住倒吸冷气。  

  青海什么时候又出现这样一个生猛人物了?  

  他们的出现并不足为奇,上午时候,王五将宫凡的狗腿子暴揍一顿,然后宫凡可耻的逃跑了,一上午都在纠缠堂哥宫洛,想要让他为自己报仇。  

  最初宫洛并没在意,可架不住宫凡厮磨硬拽,然后在医疗室见到了侯东的凄惨模样,而且几人将王五说的非常玄乎,宫洛应承下来,让王猛出手教训。  

  最关键的是,侯东几人也都是散打协会的人,如果自己不找回面子,只怕会让人嗤笑,恰好中午时,他在外面饭店宴请光头吃饭,可没想到,却接到了王猛等人被打的消息。  

  于是,连同光头一起急匆匆赶来,然后上演了之前的一幕。  

  “朋友,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个交代?”  

  最先开口的是光头,他没有动手,阴沉道,“为什么无缘无故动手伤我的两个朋友?”  

  王五眯着眼打量他,“你又是谁。”  

  “我叫三眼,不知朋友听说过没有,蓝色城堡,妖姬手下。”  

  “没听过。”王五摇摇头,话锋一转,“你是道上混的吧?”  

  三眼沉默,不语。  

  “既然你是道上混得,就别说什么交代不交代的屁话,不服的话,你可以过来和我打!”  

  闻言。  

  三眼脸色瞬间变换,瞳孔徒然一缩,很危险。  

  他的身手算不上顶尖,但敢于拼命,曾经受过不少伤,其中有一次被人用砍刀砍在额头,好在他命硬,生生的活了下来。  

  之后,他的额头有了一个明显的伤疤,像是一只竖眼,从此后被冠上三眼哥的美誉,后来在道上混的风生水起,各方也都会给他面子。  

  但同样,那一次侥幸存活的经历也让他开始畏惧死亡。  

  刚才的一切都被他看在眼里,扪心自问,他没有把握打赢对方,而且有一种感觉,一旦自己动手,必将会遭来暴风骤雨的打击。  

  “这么说来,朋友你不给我面子?”  

  王五嗤笑一声,猛然冷喝,“不给你面子又怎样?”  

  “三眼哥,和他废什么话,给我拿下他,出了事我顶着!”  

  旁边的宫洛也同时历喝,阴毒的盯着王五,刚才他已经看的清楚,四周一个散打协会的成员都没有,而且从宫凡断断续续抽泣中得知,竟然被王五一个人打跑了。  

  这是在扫他的面子,打他的脸,如果今天让对方安然离开,从今之后,散打协会必将会成为笑柄,他宫洛也必将让人耻笑。  

  可是他不敢直接对王五动手,自己有几斤几两十分清楚,且不说散打协会的成员,就是刚才三眼的两个手下,宫洛自认不敌,只能怂恿三眼动手。  

  “现在人多,不好动手,而且又在学校。”  

  三眼低声对宫凡说了一句,而后看向王五,“朋友,既然你不给我面子,咱们到外面过几招?”  

  这是变向的服软,王五怎能听不出来,当即嗤笑一声,看也不看宫洛一眼,转身就走,把后背留给他们……也把机会给了他们。  

  是的,这是他有意为之。  

  既然对方不动手,那他就给对方创造一个动手的机会,他没时间和他们唧唧哇哇,一劳永逸才是王道。  

  他已经决定,不论身后两人谁敢动手,说不得将他们揍的连他妈都认不出来。  

  “给我去死!”  

  只是,王五没想到,看起来凶戾彪悍的三眼没动手,反而是宫洛出手偷袭。  

  就在他转身走了两步,被无视的宫洛右脚瞪直,如同猛虎扑食一般,双腿离地,右脚的脚尖直袭王五的后脑。  

  宫洛的确练过几年散打,这是当初教他散打师傅的一个绝招,极其阴毒。  

  他踢出去的脚是可以变化的,真正的目标不是后脑,而是耳朵,一旦踢实在了,立刻就能让人失去反抗之力。  

  他曾经用这招挑衅过好几个武术协会的家伙,一用一个准,从未有一次失手,他几乎幻想出来,对方被一脚踢飞,像一只死狗般跌落地面的情形。  

  可惜……想法是美好的,愿望是难以实现的,他的脚并没有如预想那般落在王五的耳根上。  

  还在半空,宫洛就感觉脚腕一紧,接着,身体不受控制横飞了出去。  

  啪!  

  直到这时,声音才传来。  

  霎时。  

  宫洛感觉自己的脸像是被一把铁锹狠狠抽了一记,砸落在地上时,他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右脸颊迅速变形,开始肿胀,完全麻木。  

  哇。  

  一张嘴,几颗混着鲜血的牙齿飞落,宫洛满脸骇然。  

  旁边的三眼比他还要震惊,甚至在这一瞬间,竟然生出侥幸心理,庆幸自己没动手。  

  而四周的学生皆张着嘴巴,瞪着眼睛,如同一条翻着白眼的死鱼,不敢确定自己刚才是不是在作梦。  

  面对宫洛背后的偷袭,前走的王五,只是随意的向右侧迈了一步,同时转身,然后右手轻易扣住他的脚腕,往怀里一带。  

  太随意了,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仿似根本就是宫洛自己送上去的,然后被对方凌空一记耳光抽飞,只是那一记耳光太过恐怖了,像是大铁饼抽在了猪肉上面。  

  声音是那么的响亮,那么的清脆,那么的震撼人心。  

  三眼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嘴角直抽抽,想到如果自己刚才出手的话,会不会也被来一下?  

  他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眼前这个年轻人有恃无恐了……这家伙显然是个高手,狠辣,冷血,甚至阴毒,说不定刚才就是故意引诱自己出手,但宫凡却当了替罪羊。  

  越想越是如此,三眼感觉自己大光头的头皮有些发麻。  

  此刻,晃了晃眩晕的脑袋,宫洛勉强站起,看着王五缓缓走来,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他并不傻,总算知道三眼为什么犹豫不决了,心中充满懊悔,但更多的是怨毒,作为宫家大少,平日颐使气指,何曾被人当众殴打过。  

  他的左脸颊已经完全变形,麻木过后,是火辣辣的剧痛,别说摸,就连风吹一下都如同刀割,耳朵一直在嗡嗡鸣响,甚至能感觉到里面有温热在流淌。  

  “我!”  

  噗的一声左耳朵溢出鲜血。  

  “要”  

  右耳朵紧随流淌。  

  “你!”  

  鼻子鲜血顺流而下  

  “死”  

  每一个字说出,除了眼睛之外,耳朵鼻子嘴巴便流淌鲜血……由此可见,那一记耳光有多大的力量。  

  说完,他立刻后悔了,因为王五正一步步走来,耳朵虽然嗡鸣,但脚步声落在耳中却异常清晰,每一步落下,他的心脏便猛抽一下。  

  “你你你……你别过来,我是……”  

  话未说完,王五已经走至近前,好在并没有动手,而是缓缓俯身,贴在他的耳边,声音宛如蚊子般低鸣,却异常清晰。  

  “别再惹我,否则……我会杀了你,不是威胁。”  

  平淡无奇的脸颊一瞬间在宫洛眼中变成了恶魔,他嘴角高挑,但绝不是在笑,尤其那双平静的眸子没有一丝波动,仿似深渊的旋窝一般,却让他感觉到彻骨的冰冷。  

  恍惚间,宫洛感觉这种眼神似曾相识,而后猛然记忆,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无血。  

  他记起来了,作为宫氏集团未来的继承人,他曾经有幸见过一位顶级杀手,而那位杀手的眼神就是这样,那种冷血无情的冰寒直透到了骨子里。  

  他下意识的慌乱点点头。  

  站起身,王五轻轻瞟过一旁的三眼,旋即转身大步离开。  

  没有人敢阻拦,甚至没有人开口说一句话。  

  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四周仍然没有一丝声音,气氛压抑到了极点,每个人的心情都各不相同。  

  但不可否认,他们永远无法忘记今天这一幕,甚至在许多年后都有人会谈论起这件事。  

  虽然都知道接下来很有可能会引起整个学校的震动,且不论王五会有怎样的下场,但是,他的冷酷形象已是在所有人的脑海中留下一道难以磨灭的痕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