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 其他 至尊兵王

第七章 神兽

至尊兵王 江海湖 3166 2016-07-25 06:12:18

    “靠,我是怎么乱来了?”  

  王五顿时不乐意了,没好气道,“刚才就想走的,可不告而别又觉得不礼貌,现在看到你没事,那我告辞了。”  

  “告辞?”洛倾城一愣,悬着的一颗心这才放下,可不知怎地,忽然又生出一丝失落,颇有些不舒服,慌乱点头,“哦,哦,再见。”  

  “你的那病并没有完全治愈,我劝你以后最好不要服用激素药,否则的话,只会越来越严重,嗯,平日的时候多喝红糖姜水,应该有所缓解。”  

  说着,王五转身向外走去,声音继续传来,“当然,如果需要的话,你也可以联系我,我电话是13748748XXX,很好记。”  

  看着王五的背影,洛倾城张了张嘴,最终没有开口,尤其听到自己症状以及对方让和红糖水时,她的心情说不出的复杂,竟然生出一丝异样的温暖。  

  走至门口,王五忽然止住脚步,扭头,说道,“我叫王五,请问美女芳名。”  

  “洛倾城。”下意识地脱口而出,待清醒过来后,精致的脸蛋瞬间挂满红霞,暗恨自己怎么就管不住嘴巴了。  

  “洛倾城,好名字,我记住了。”王五赞扬一句,而后,脸上忽然露出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认真道,“医者父母心,你无需多想,而且……刚才在浴室,我什么都没看到……”  

  不说还好,甫一开口,洛倾城娇脸酡红一片,像是喝醉了一般,一双大眼水汪汪的羞怒娇嗔。  

  只不过,王五的下一句话,险些让她羞愤的站立不稳。  

  “我的意思是……咳咳,我刚才连根毛都没看到……咳咳,眼中只有神兽一头……”  

  毛都没看到……神兽……  

  洛倾城先是一怔,旋即立刻反应过来,又羞又怒,瞬间发飙了,“混蛋,你去死吧!”  

  说着,抓起沙发上的抱枕砸了过来,“无耻混蛋,本姑娘和你没完!”  

  “哈哈。”  

  王五闪身躲过,转身就走,很快消失在门外,只留下坏坏地欢笑,仿佛遇到这辈子最欢乐的事情。  

  “混蛋混蛋混蛋!”  

  洛倾城口不择言怒骂着,连说几句之后,忽然止住,旋即噗哧一声不自禁笑出声来,同时,一抹粉红从白皙的颈项红透耳根。  

  “小混蛋,本姑娘真的和你没完。”  

  说着,快速从房间抽屉里摸出纸笔,写下了王五的电话号码……这一夜,她第一次睡的极为舒服,全身暖洋洋的,一觉到天亮。  

  另一边,王五同样不会玩儿什么欲擒故纵的把戏,没有任何停留快速离开,直接离开了别墅区,在附近找了一家酒店住下,此时已经凌晨三点。  

  将门锁死,来到阳台,打开窗户,一道凉风吹拂,王五盘膝而坐,双目微闭。  

  旋即,猛然扬起双臂,十指在虚空中结出一个古怪的印记,神秘能量在体内循环开来,渐渐进入修炼状态。  

  至于他双手结的这个印记代表着什么,其实王五也不知道。  

  他的修炼法门源自于一副无名功法。  

  无名功法乃是老家伙游历天下时偶的,却因年纪关系,全身筋脉定型,根本无法修习,否则的话也不会这么早就挂掉。  

  当然,如果他不管不顾执意修炼的话,只怕会死的更早。  

  因为这本无名功法所阐述的道理实在太过令人惊骇了,惊骇到让老家伙感觉恐惧的程度。  

  通常来说,这个世界上不论是普通人,还是练武高手,想要发力发气,都乃是通过筋脉传递气海(腰腹)凝聚力与气。  

  而这条经脉,被称之为——武脉。  

  没有人能够脱离这个规则的范畴,每个人只能有一条武脉,如果往简单说,这条武脉其实就是十二正经。  

  十二正经又名十二经脉,是人体经络系统的主题脉络,整个经脉构成一个周而复始、如环无端的传注系统。  

  但是,王五却不同。  

  他有……九条武脉。  

  除了十二正经之外,还包括奇经八脉。  

  奇经八脉分别是,任脉、督脉、冲脉、阴跷脉、阳跷脉、阴维脉、阳维脉,每一条脉对于王五来说,都是一条武脉。  

  而这八条武脉在修炼时,每一条经脉的方向各不同,但是最后都会通过双目,沿着太阳穴达至风池穴。  

  因此,他的眼睛才格外清澈与明亮,没有一丝杂质。  

  当初老家伙将功法交给他时,只是一个极其破旧的羊皮书籍,书面上只有两个篆体字——九秘。  

  九秘后面应该还有别的篆字,可能由于不知名原因,被撕裂了下去。  

  书中有修炼法门,还许许多多奇怪的印记,都是人形图案双手掐诀,不断结印,仿佛修真小说中的符印一般神秘。  

  不止如此,里面还阐述了一个别开生面的神奇道理——人体之中,存有九大武脉,如若将九大武脉全部打通,可开启秘之大门。  

  王五是在老家伙的辅助下才打通九大武脉的,那三年对于他来说比之地狱还要恐惧,每天死去活来,生不如死,好在最终挺过来了。  

  打通九道武脉不等于天下无敌,只能算是迈入起始门槛,这些年来,王五坚持不辍的修炼,已经进入第七层。  

  后来逐渐明白,九大武脉,就是以奇经八脉与十二正经各自为奇点的九大脉络,最后形成一副古老而神秘的炼气图。  

  故此,称之为九秘。  

  他不知道秘之大门是什么,但是此后的时间里,他身上发生了许多奇怪的事情。  

  例如,他可以通过气味分辨一个人的身份,甚至可以追踪,比狗鼻子还要灵通。  

  例如,他用眼睛去看一个人,然后运转功法,如果对方意志力不坚定的话,就会被他迷惑,比之传说中的催眠术强上千万倍。  

  例如,他的针灸之术虽然是老家伙传授,但同样得自九秘,配合功法能够达到超乎想象的效果。  

  最最关键的是,他体内运转的绝不是小说中的气劲,而是能量,一种连他都无法说清的神秘能量。  

  这就是他的秘密,也是底牌。  

  月色如水,星光点点,微凉的风在夜色中轻缓拂动,王五双手掐诀陷入空灵之中。  

  一夜无话。  

  清晨,红日东升,初升的朝霞在东方洒下大片金色的光彩,柔和的朝晖洒落在身上,王五原本绵长的呼吸,忽然变得急速,以间隔为节奏,越来越快,直到朝阳彻底升起,他才缓缓睁开眼睛。  

  如同寻常那般站起身,沐浴在朝阳下做伸展运动,活动筋骨,而后慢悠悠晃进浴室,开始哗哗清洗起来。  

  简单洗漱之后,他穿着一袭普普通通的休闲服离开酒店,走到外面街上随便吃了点东西,一直磨磨蹭蹭到了九点多,这才在路边打车,直奔青海大学。  

  青海大学虽然建校只有八十多年,但绝对可以称之为华夏名校,期间培养出大量的领域人才,学校占地面积极广,足有5500亩,分有八个校区,乃是国内三大学院之一。  

  下车后,王五直接迈步进入青海大学,止步一块巨大的白玉石碑前,上面刻有大学校训,以及从学院走出去的海内名人。  

  此时此刻,王五心中不免感慨万千。  

  曾几何时,他还是徘徊在生死之间的战士,每天过着杀人的日子,而现在退出暗刃,变成了一名大龄学生。  

  他知道老家伙让自己上大学的原因,无非是这些年血腥杀戮太多,想要让他散去戾气,修心养性。  

  现在,他按着遗愿成为一名学生,即将进入这座大学,等待自己的是又是什么,王五心生期待,定了定神,整理思维,重新归于平静,大步走向接待室。  

  现在时间不算早,但是来往学生并不多,接待处只有一位老师,询问过后,王五颇为汗颜,接待老师告诉他,今天是星期日。  

  “历史系,王五?”接待老师看着他的入学通知书,温言道,“你可以先熟悉一下宿舍,然后购买日常用品。”  

  “谢谢老师。”  

  接待老师点了点头,而后拨通一个号码,脸上满是笑意,“是唐主任吗?你们系来了一个新生,你看……嗯,对,是新生……”  

  里面是一个女声,他听的很清楚,而在通话期间,接待老师脸上一直挂着笑容,最后才恋恋不舍的挂断电话,眼中偶有惋惜之色。  

  王五面呈怪异……原来自己自作多情了,刚才还在暗叹老师是多么的和蔼可亲,现在看来,根本就是找机会泡妞啊。  

  很快,从校园中走来三个人。  

  这三个人的身形外貌极有特色。  

  一个身形彪悍的青年,一个身材粗壮的胖子,最后一个是带着一副黑框眼镜的瘦子。  

  “你是历史来的新生?”  

  走至近前,胖子直接开门见山,不等王五说话,他哈哈一笑,“欢迎欢迎,我叫洪大宝,他叫天野,那个眼镜叫钟云。”  

  说着,非常热情地搭在王五的肩头,“以后我们就是一个宿舍的兄弟,对了,还不知道兄弟你的名字。”  

  “王五。”  

  王五笑了笑,他看的出来,这个胖子不简单。  

  看似一身肥肉,但极为灵巧,举手投足带着一定的规范。  

  刚才走来时,双手摆动幅度不大,步伐几乎一致,这可不是军训一个月就能达到的效果,很显然,不是经过长期军事训练,就是家庭成长之下常年养成的习惯。  

  还有的他手掌搭在王五肩头时,明显感觉有一层厚厚的老茧,这是那些只有常年玩枪之人才会留下的。  

  “兄弟,你多大了?”这时,旁边身形魁梧的天野开口询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