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 其他 至尊兵王

第6章 柳哥就是个传说

至尊兵王 江海湖 2952 2016-07-25 04:10:02

    在她人生的二十五年中,见识过各种各样的人,却是从来没有看到在这个年龄段还有如此清澈眼睛之人,比那婴儿的眼眸还要干净纯净,干净的……有些不真实。  

  但很快,她绝美的容颜上浮现一抹粉红,越来越浓,越聚越多,甚至沿着白皙的脖颈开始蔓延全身,粉红变成酡红,仿似牡丹花盛开一般娇艳欲滴。  

  虽然对方的手没有移动,但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幻觉,她感觉腹部传来一股极其怪异的感觉。  

  似乎有些温暖,而这道温暖仿似水波一般上下涟漪着辐射。  

  之前如无数根细毛针刺在肉中一般剧痛,现在这种刺痛逐渐变得麻木,继而是酸酸的感觉,且伴随着一种温暖的热量在传递,最后是酥麻。  

  五味成杂,这种感觉却让她全身的毛孔都张开了,仿似在尽情的呼吸。  

  “应该减轻一些了吧?”  

  就在胡思乱想之际,王五声音传来,不等她回应,整个娇躯猛地一僵,同时,她感觉一只大手顺着自己的腹部缓缓向上按摩,好在……并未逾越任何底线。  

  只不过,她仍然高估了自己的意志力和承受底线,随着轻缓的移动,美女的娇躯很快酥软了,对方那双手仿佛带着一种神秘的电流,如果不是躺在床上的话,绝对无法站立。  

  那种舒爽的感觉,从来不曾体会过,几乎无法去抵挡。  

  根本不受控制,气息渐渐粗重起来,贝齿死死咬住红唇,内心之中却生出异样之感。  

  天呐!  

  究竟是怎么回事?  

  难道自己想男人了?  

  越是如此想着,她的整个娇躯变得如火焰灼身般滚烫,全身上下肉眼可见铺满一层粉红,慌乱之际,她赶紧用双手捂住脸颊,否则的话,真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只是她这个幼稚的掩耳盗铃落在王五眼中,那就是赤果果的勾引,再加上眼前白花花一片,仿似要让他予取予求一般……各种各样的诱惑一遍遍刺激着他的神经。  

  泥马,柳哥他妈地就是个传说。  

  咬了咬舌尖,强迫自己平静下来,加快速度按摩,一丝丝能量渗透其中,他可不敢保证自己的极限在哪儿,孤男寡女同居一室,对方又是风姿绝世的极品美女……万一自己兽型大发,连他都害怕。  

  其实他也能理解对方的状态,自己按摩之下配合能量灌注,其实就是在释放她增高的雌激素。  

  当然,这是他的理解,可是捂着脸的美女却是另外一种感受,那种仿似电流般的浪潮涌来时,她越来难以忍受,像是暖流在激荡。  

  “住……住手,不,不要了!”  

  美女保持着最后一丝理智猛地推开王五,蜷曲双腿,她的脸色酡红,美眸中充斥着羞涩与迷茫,气息粗重,仿似情动。  

  “不疼了?”  

  王五挑了挑眉头询问,同样松了口气,这十来分钟,他也是大汗淋漓,难受程度不比对方弱,简直是在考验他二十三年来的绝大定力。  

  说话间,将双手抽离,转身向外走去……先洗把脸再说。  

  只是刚刚转身,便是一愣,低头望去,王五的右手腕被一只白皙的五指紧紧扣。  

  转身。  

  凝望。  

  目光喷火。  

  这可是你主动。  

  是你主动。  

  主动。  

  动……  

  哇嘎嘎嘎!  

  当美女那双迷茫的美眸泛着水波望来时,王五内心的恶魔在疯狂大笑,一瞬间便失去了理智,欲望在燃烧,怒龙在咆哮,他的大大大大大刀早已经饥渴难耐了。  

  “谢谢。”  

  只是接下来的两个字,直接让王五的脸都绿了,差点一口老血喷出。  

  谢你妹啊!  

  说好的英雄救美女,美女以身相许呢?  

  这时,美女已然抓着王五的手臂颤颤巍巍下了床,羞红着娇脸跌跌撞撞冲出房间……搞的好像真的被强上了一样。  

  王五的脸色也不怎么好看,走出房间时,正好听到砰然关门声……那是洗浴间。  

  “柳哥……他妈地就是个传说啊!”  

  哀嚎一声,倒也没有过于纠结,只是微微有些遗憾。  

  他这个人或许有这样那样的毛病,但是关于这一方面,从来都坚持自己的底线,用他的话来说……嗯,强扭的瓜不甜。  

  他现在也是一身臭汗,想了想,只好来到厨房,将T恤脱掉,打开水龙头,脑袋伸到下面不爽的冲了起来。  

  王五看起来高高瘦瘦,实际上肌肉的线条却极为有型,充斥着爆炸般的力感,而且古铜色的肌肤在灯光的照射下,每一个毛孔都清晰可见,显得光腻柔和。  

  如果细看的话就会发现,他的肌肤表面布满了密密麻麻的伤痕,纵横交错,宛如是无数快破布条重新缝合在一起,甚为可怖。  

  但这份可怖被一副如墨地刺青完全掩映了。  

  这是一条栩栩如生的龙形刺青,九爪、颈上逆鳞清晰可见,漆黑的鹿角,咆哮着的狰狞大嘴趴在肩头,黑色角质龙纹脊背,鳞甲龙尾盘旋环绕在背后,仿若时刻就要腾空而起一般。  

  据老家伙说,这个刺青从小就有,应该是刚出生便被纹上的,小时候还不明显,但是随着长大,修习功法之后,越来越清晰,也越来越真实。  

  根据老家伙猜测,刺青乃是特殊手法纹刻,应该与他的身世有关,可是王五研究了十几年也没有任何结论,甚至在私底下查探,同样一无所获。  

  久而久之,便不再放在心上,对于将自己抛弃的家人,再也不曾抱有任何幻想。  

  “唉。”甩了甩脑袋,水滴乱飞,准备穿衣。  

  “啊——”  

  就在这时,忽然一声极具穿透性的尖叫彻响,王五双眼骤然暴睁,猛然止住动作。  

  发生了什么?  

  难道又犯病了?  

  他自然听出是刚才那个美女的声音,以极快的速度来到洗浴间门口,门被反锁着,王五眉头一皱,而后用力一推。  

  喀嚓!  

  门开了,目光扫去,旋即一愣,只见水流哗啦啦流淌,映入眼帘的是一副令人喷血的画面。  

  雾气蒸腾的洗浴间,一位赤着全身的美女正坐在光滑的地上,如玉的娇躯,一颗颗水珠洒落滑下,像是一颗颗珍珠一般晶莹。  

  曼妙的身姿展露无遗,只见那位美女贝齿紧咬,一副极为痛苦的样子,两只美眸闪动着泪花,那样子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可能是洗澡滑倒了,摔的很重,她坐在地上,一手揉着腰,一手托着地面试图站起来,空门大开,美好的景色一览无遗,清晰可见。  

  洛倾城绝对没有想到王五会破门而入,正如对方所想那般不小心滑倒了……嗯,主要是刚才全身无力……嗯,双腿发软的缘故。  

  听到声音,下意识抬头望来。  

  两个人的目光在空中相遇。  

  王五的眼珠子都要蹬出来,狠狠吞着口水,内心之中直接暴了几声卧槽。  

  不得不赞叹,这女人绝对是极品中的极品,画面之美,比之刚才还要令人喷血,而且他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  

  “嗨,美女,又见面了。”王五下意识揉了揉鼻子,感觉里面有温热在流淌,而本已沉睡的神龙,再次被惊醒,发出了无声的咆哮。  

  见你妹!  

  美女的脸色瞬间由白变红,尤其看到王五的目光如刀子一般在自己身上嗖嗖嗖扫过,让她身体不由的汗毛乍立。  

  最关键的是,此刻王五赤着上半身,透过热气,在他肩头趴着的龙头仿若活了一般,甚为恐怖。  

  刚要下意识的尖叫,却见王五啪的一声将门关上,声音传来,“别叫,就当作为你治病的酬劳了。”  

  酬劳你大爷。  

  苍天啊。  

  你是派这个家伙来惩罚我的吗?  

  她又羞又怒,内心之中除了复杂之外,还有一丝丝莫名的情绪在流淌。  

  事实上,之前在卧室并非如王五表面看到的那样,只有美女自己清楚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那是令她一辈子都不想回忆的一幕。  

  贝齿轻咬,强忍着痛楚站起,狠劲的冲刷着娇躯,仿佛想要将之前的狼狈不堪全部洗净一般,足足一个多小时才用浴巾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走出浴室。  

  “应该走了吧?”  

  她在浴室门口微微犹豫,而后拍了拍仍然有些发烫的娇脸,那双美眸水波流转,酡红一片。  

  “这是我家,他才是外人,凭什么我要害怕,记住,你是洛倾城,你是华夏第一女学霸,是国内最美女校长,一定要镇定,镇定。”  

  如此给自己打气壮胆,口中念念叨叨前走,只是刚刚走进客厅,便看到坐在沙发上的王五,嘴角叼着一根烟,正在吞云吐雾。  

  “你,你想干什么,我,我告诉你,这里,这里可是……可是……”  

  洛倾城美眸一亮,但很快变得惊慌,因为王五看到她时忽然站了站起,她下意识的后退,死死抱着丰挺的胸脯仿佛怕受袭一般,色厉内荏,“我警告你,你可别乱来,我,我我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