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 其他 至尊兵王

第二章 诡针

至尊兵王 江海湖 3137 2016-07-23 08:25:44

    说话的正是宫凡,说完之后,他的脸色瞬间转换成关切的笑意,看着女孩儿道,“苏苏,我们走吧,你已经尽力了,而且人明显已经死了……”“宫凡!”女孩俏脸寒霜,怒视宫凡,一字一顿道,“我再说一遍,离我远点,没有一点同情心的家伙。”她的话让宫凡再次尴尬,面色也阴沉下来,怒瞪了王五一眼,这才干笑道,“我也是为你好。”不需要。”宫凡装作很委屈的模样,而后指着王五,语气阴森,“别怪我没警告你,治不好的话最好自己承担,否则我要你好看。”他心中异常恼怒,不敢对女孩发火,只能将仇恨转移在王五身上,眼睛却是在暗暗观察着女孩的表情。“贱人,等老子将你弄上床,一定要你好看,一定!”自始自终,王五看都未看他一眼,此刻已经止住身形,缓缓抽出一根银针拈在手中,对女孩儿道,“帮忙捏住她的鼻子。”“好。”女孩有些紧张的照做,然后略带好奇打量他手中的银针。没有立即刺入,王五用左手两根手指轻轻按在了小女孩喉咙下方,也就是左右胸锁骨的正中央。这是天突穴。女孩儿一眼就认出了这个穴位,她从小就有医学底子,而且在青海大学报的是临床医学专业,对于针灸也有一定的认知。下针天突穴,针能通利肺气,使之爽利通畅,算是一个中规中矩的针刺位置。但是下一刻,女孩猛然瞪大了眼睛,险些惊呼出声。通常来说,不论任何流派的针灸,在下针时,都讲究技巧,有的是缓缓刺入,有的是旋转刺入,有的是斜着刺,还有的以点状刺入。不止如此,每一针刺**位的深浅都有严格的要求,尤其是要害部位,大多只会刺入体表。可是王五这一针下去,没有预热,也没有任何技巧可言,仿似老太太纳鞋底一般,噗哧一声,全部没入天突穴。只留下一个针尾在喉咙中间,仿似在那地方被打了一个点状的耳钉。“嘶……”抽冷气的声音同时传来,四周人们一个个面呈古怪,四周气氛变得诡异。当今年代,只要是成年人都有医学常识,更何况四周大多都是老头老太太,他们或许不懂针灸穴位,但并不影响主观判断。这一针扎下去,只怕活人也得给扎死了。旁边的妇女更加不堪,整个身体都剧烈颤抖,脸色苍白,再也没有了一丝血色。王五却是没有犹豫,一针下去之后,在众人愣神之际,第二针、第三针、第四针,速度极快,一针接着一针。每一针都是近乎全部没入体内,远远看去,小女孩的胸口仿似被打了一排钢钉,在夕阳的折射下,反射着森冷的寒光。一连十五针下去,王五这才长舒一口气,最后捻起一根银针,针尖已然触及到了体表。这个位置是……心脏!身旁女孩瞪大眼睛看着,娇脸连连变换。毫不夸张地说,这十五针的穴位她都认识,正因为如此才感到骇然……每一针的穴位都是要害部位,让她看的惊心动魄,几乎就要忍不住开口制止了。可是她也观察到,这个相貌普通的青年,表情太过淡定了,并非表面上的伪装,而且,这种场合,没必要故弄玄虚。没有丝毫意外,最后一根针直没而入,王五脸色凝重。他并非乱刺,更不是作秀。事实上,他身怀极其高明的医术,尤其是针灸,乃是完全不属于任何流派的诡针之术。随着这一针刺下,周围变得更加安静了。“呵。”很刺耳的嗤笑声打破了沉默,宫凡讥讽的看着场内的王五,“哗众取宠,如果你这样能把人救活的话,我宫字打过来写。”看到众人怒目而视,悻悻道,“怎么,你们还指望这家伙能够把人救活?”这一次没人理他,而是将目光全部投向场内,只见王五缓缓张开五指,伸手按在小女孩儿的心脏部位。透过掌心,一丝丝神秘能量穿行所有针灸穴位,直达心脏。诡异的一幕出现了。当神秘能量穿行针灸穴位时,嗡的一声,除了掌心被按着的银针之外,其余十五针银针如同蜻蜓振翅,一瞬间全部震颤起来,发出嗡嗡轻鸣。不止如此,那些没入体内只剩下点状的针尾,在没有任何助力之下,竟然在自行缓缓上升。这样的画面,所有人全部张大了眼睛,神色之间无比惊讶。身前的女孩亦是如此,脸蛋的表情充斥着不可置信,一双美眸闪动着异彩连连,恰好王五抬起头,腾的一下,俏脸上浮现一抹红粉。而站在边上的宫凡,看到这一幕,更加不爽了,不过这次没有再开口讥讽。突地。人群传来一阵轻微的骚动。随着银针的上升,震颤更加明显,仿佛真的有一只银色蜻蜓展翅欲飞。更加重要的是,小女孩的胸口部位也仿似受到刺激一般,隐约有些起伏。最初只是轻微的抽动,接着,逐渐明显,当所有银针只剩下针尖刺入体表时,小女孩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缓恢复正常血色。看到这一幕,王五也重重松了口气,没有犹豫,开始拔针。在此期间,他的另一只手一直按在她的心脏部位,掌心下面还有一根银针,神秘能量不停灌注其中。一根根银针拔出后,王五这才抽离右手,捏住心脏部位最后一根银针,以极快的速度猛然一拔。呼地一声,小女孩的嘴巴突兀张大,长长呼出一口气,而后急促几下。接着,她竟然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妇女早已经激动万分,一把搂住女孩儿,嘶声裂肺痛哭出声。“醒了醒了。”“太神奇了,这是奇迹,死而复生的奇迹。”“神医啊!”四周人们随之欢呼起来,纷纷鼓掌,皆是一脸不可思议,每个人看向王五都是一脸敬佩之色。缓缓站起身,王五没有任何表示,迈步向着人群外走去。人们仍然在热烈鼓掌,自动让开一条通路,不少老头老太太开口感谢,只不过,他刚刚走出人群,身后的妇女便抱着小女孩冲了出来,刷的一下跪在王五面前,没有说话,只是一个劲的磕头。王五赶紧将老人扶起,安慰了几句,四周掌声更加热烈了,但就在这时,刚才被打脸的宫凡去也是阴阳怪气道。“神马玩意儿,一个瞎猫碰上死耗子的垃圾……”“哎呦,我次奥……”话未说完,这家伙便发出了类似狼嚎般的惨呼,也不知道是谁暗中下的黑手,一个大扫把狠狠盖在他的脑袋上。“打的好!”“揍这个臭小子。”不少人纷纷叫好,早就有人看他不顺眼了,看到有人下黑手,不仅没有制止,而且还有几个老大爷悄悄摸上去,对着他的屁股就是一顿猛踹。“哈哈。”王五仰头欢笑,这家伙一直唧唧歪歪,现在犯了众怒,被一帮老头老太太围殴,真他娘太搞笑了。跟随在他身旁的女孩亦是莞尔,并未开口阻止,看到王五笑着离开,贝齿轻咬,加快脚步跟随上去。“请等一下。”闻言,正缓步前走的王五止住步伐,转身,眯缝着眼睛疑惑望来。王五脸颊上的五官相貌并不出奇,但自身却有一股与年龄不符的沉稳气质,尤其那双细长的丹凤眼尤为瞩目,漆黑的眸子黑白分明,没有一丝杂质,比那刚出生的婴儿还要纯净几分,让人忍不住想要多看几眼。女孩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纯净的眸子,仿似直透心灵,她稍微一愣,耳尖浮现一抹粉红,不过很快就清醒,主动伸出白皙的五指。你好,可以认识一下吗?我叫苏苏。”王五挑了挑眉头,眯缝着的眼睛缓缓张开,笑着伸出手,“我叫王五。”他不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更不是那种自命清高的装逼犯,美女主动搭讪,自然乐得奉陪,现在时间尚早,和美女聊天同样令人心情愉悦。关键是,眼前的女孩绝对算的上极品,不仅拥有绝美的脸蛋,而且身上还隐隐透着一种与众不同的气质,虽然没有刻意表现出来,却仍然被他察觉到了。“噗哧!”苏苏忍不住一笑,被王五的名字逗乐了,旋即俏皮的吐了吐香舌,粉红着娇脸道,“王先生是医生吗?刚才的针灸好神奇。”“不是。”王五摇头,眨了眨眼睛又道,“事实上……我是学生……”嘎?这次,苏苏明显一怔,刚要说话,忽然一个愤怒的声音从两人后方传来。“小子,你给我站住!”来人自然是宫凡。只不过,脸上的神色异常难看,头发乱糟糟,昂贵的衣服上印着几个脚印。就在刚才,他被人下黑手,而且还有人还趁势猛踹他几脚,待好不容易冲出重围,想要叫嚣时,却不想一群老头老太太皆面色不善地怒瞪着他。又羞又怒之下,他只能丢下几句狠话悻悻离开,可是追上苏苏时候,却看到她与王五正在交谈甚欢,顿时,火冒三丈。有的人就是如此,严以律人,宽以待己,自己永远是对的,别人永远是错的,而宫凡就是这类人,更何况以他二世祖的跋扈,平日颐使气指惯了,何曾遭遇过被一群老头老太太围殴情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