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音之杀 乐之弑!

第三章 痛

音之杀 乐之弑! 落殇年华 3586 2015-09-02 18:02:28

    她爹爹就那么淡然的看着,看着她的娘在另外一个男人的怀里,展现另一种本只属于他看的风景,而那眉眼中一丝波动都没有,也许还酝酿着一丝兴奋和算计。  

  云萧不懂了,就那么怔怔的看着她爹爹,花园里群花斗艳,微风微微吹过,荡漾起一片婆娑,清悠的香味飘扬在风里,沁人心脾。一地银色的月光,却让人越发的冷了。  

  狠狠的眼光,带着绝对警告的眼光,低下来瞪着云萧,云萧看着她爹爹的目光,突然一阵心凉,冷月寒光,树影婆娑,她也许明白了。  

  茫然的转过身子,云萧打了一个寒战,这夜太冷了,虽然这不过才中秋时节。  

  云轩之看见云萧看见了,狠狠的皱了皱眉头,伸手就去抓云萧的后领,没想华服碰触到边上的桂花树,带起点点的波澜。  

  “谁?”一声惊喝伴随着琴声一响,一道看不见的音攻,伴随着这一个字,飞速的朝云轩之所站的位置击打过来。  

  云轩之见此,斜斜一个转身避让了开去,那一风刃立刻穿过桂花树,远远的击了出去。  

  “哎。”一声闷哼从远处传来。  

  “是谁?谁敢伤太子殿下,是谁?”一阵杂乱的声音响起,有惊怒,有慌张,有……  

  身形闪动,待得云萧看清楚,她的娘满是寒霜和惊恐的站在了她的面前,目之所及,则早没有了那个男人,也没有了她的爹爹。  

  主屋大厅,从来没有来过这里的云萧,站在大厅中间,看着大厅上满满坐满的人,主位上坐着她的爷爷,叔叔,还有很多她不认识的人,以及她的爹爹。  

  而最中间的位置上,则坐着一个俊秀的男孩,男孩一身明黄,衣服上绣着不知道是老虎还是龙的花纹,看起来很好看,肩膀上微微有丝血迹,此时正定定的看着她,而他的旁边她等的姐姐则站在那里,又惊又担忧的看着她,目光中满是询问。  

  “是云萧伤的殿下,是……”  

  “胡说,小小根本不会音攻,在太子殿下面前,你敢撒谎。”云嫣面色愠怒的瞪着下方站着的奴仆,语气中全是愤怒。  

  一句戏言太子与她齐来云家,不想进门未久,就被暗伤,这事情要是传出去,那还得了,可是,绝对不会是云萧。  

  “云嫣小姐,我等前去的时候只看见云母抓着云萧在那,若不是云萧,那……”冷淡的声音响起,是太子的侍卫。  

  云嫣闻言,立刻抬头看着她娘,目光中满是询问和不信。  

  云母微微抖动着身子,没有看云萧,只咚的一声跪在当中而坐的太子殿下前面,颤抖着而又坚定的开口道:“是云萧……”  

  “娘你……”  

  “就是她。”云萧的娘狠狠的磕下了头去。  

  一旁的云轩之看了一眼云嫣,与云洛天对视一眼,眉眼中一片决绝,沉默不语。  

  “就是你伤的本太子?”高坐最中的俊秀男孩,看了眼下方站立的,一直没有说话的云萧,突然开口道,很温和,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降低语声,只是这女孩身上的空灵给他很舒服的感觉,不知不觉就温和了下来。  

  云萧没有回答。  

  “是,她就是……”  

  “本太子没有问你。”淡漠的声音不冷,但却给人一种无法反驳的压力,云萧的娘吓的不停的颤抖。  

  云萧望了眼窗外,夜色越发浓了,中秋了,树叶儿要开始黄了,也不知道来年是不是还是一样,在回过头来,看着背对着她的娘亲,微微叹息了一声,丁叮朝那男子微微一笑道:“是的,就是我。”  

  “小小,不准胡说。”云嫣一下就急了。  

  立在那太子殿下身边的一侍卫长模样的人,一脸冷酷的道:“云洛天,该怎么处理,你明白吧。”  

  “是,云萧伤了太子殿下,按皇家规矩,废了她的右手,让她永远也不能在弹琴。”云洛天毕恭毕敬的站着回话。  

  那侍卫长淡淡的道:“学武不过就是为了保护皇家,虽然是令千金,也不能例外,学武要是不知道她的用途和该做什么事,那就不如不学了,今天这事就小惩大诫,全当孩子失手。”  

  说到这摇了摇手道:“处置吧。”这话已经相当手下留情了,太子被暗伤,可以是杀头大罪的。  

  “不,小小不会音攻,她什么也不会,不是她,太子殿下,不是我妹妹,不是她。”云嫣急的咚的一声跪在那太子的面前,一边回过头来,眼睛都红了的道:“还不快说,到底是谁?”  

  “本太子记得嫣儿曾经说过,她有一个妹妹,不会音攻,也听说丁家有一个容貌毁了的女子,即不会武功,也不会音攻,我灵月国赏罚分明,无罪之人便是无罪,有罪之人绝不能无罪。”那太子定定的看着云萧,缓缓的道。  

  听当今太子殿下这么肯定的说,云洛天和云轩之小心的对视了下,心里犹如五雷轰顶一般,身子都木了,而云萧的娘的脸完全的苍白了起来。  

  云萧看了眼云嫣,在看了眼太子,没有说话,只是轻抬双手,挽去脸旁黑发,一张精致的,满是灵气的脸露了出来,光洁如瓷,那有半点瑕疵,屋中云家人不由齐齐一楞。  

  那太子的侍卫长见此,沉声道:“伸出你的手。”  

  云萧的娘亲呆了,一屁股坐到地面,练琴人的手和普通人的手怎么会一样呢,完了,全完了,这次不但保不住自己,连云家都可能连累进去了。  

  云萧瞅瞅母亲痴呆的表情,接着她慢慢的从裙袍里伸出双手。屋子里她不认识的几个人一起走过去,仔细观看着她的双手。  

  云萧的手非常漂亮,手指修长,肌肤如玉,那是一双天生就该弹琴的手。她的十个指头上厚厚的结着一层老茧,快四年的苦练,她比任何人都想保护姐姐。  

  “倒是个肯吃苦的孩子,只是没用对地方。”侍卫长冷冷的道。  

  云洛天本来万念俱灰,当听到那侍卫长的赞叹声之后,他赶紧凑到前面仔细的上下打量着孙女的双手,接着他犹如看陌生人一般的看着云萧。  

  “这并不代表什么。”太子殿下看着云萧,微微皱眉道。  

  “那要怎么证明呢?”云萧看了眼那太子,抬头看着大厅上供奉的一架古琴,淡淡的道:“我给大家弹一曲吧。”  

  云家乃是武林世家,杀手锏就是音攻,这古琴便是开山祖师所留,云家的象征。  

  百年未动过的古琴摆放在云萧的膝盖上,云萧就那么随意的坐在地上,面对着厅外,双手拂过琴弦,悠扬的琴声从指尖流出,盘旋在大厅中。  

  无数的利刃无形的飞射出来,朝着四面八方而去,穿过大厅,奔向大厅外寂寞的天地。  

  云萧望着厅外灿烂的阳光,中秋佳节啊,正是合家团圆的时候,可惜她为什么就不能拥有呢。  

  流畅的琴声从她手指间飞泻而下,没有音符,没有曲谱,她弹的是那年春天的回忆,最美的回忆,与姐姐一起看樱花,第一次出云府,姐姐宠爱极了的对她笑,阳光是彩色的,世界是缤纷的。  

  早被云萧的举动惊呆了的云嫣,听懂了,那是云萧最美好的回忆,顿时跪在那太子面前,止不住的泪流满面。  

  一曲罢了,云萧放下手中的琴,回身看着那太子和那侍卫长道:“要怎么处置我呢?”  

  没有人说话,屋中的人都定定的望着她,这般的琴声,这般的功力,说她真空妙境、灵动八方不为过,音攻第四阶,多少云家成年人都做不到,这孩子是怎么做到的,这比云嫣还要厉害。  

  “你不解释么,也许是个误会。”太子看着云萧缓缓的道。  

  “你们不就想要个替罪羊么?替罪羊都在这了,还多说什么呢。”丁叮语气有点轻快,就如挣脱了什么束缚一般。  

  “小小,小……”几欲疯狂的云嫣一跃而起,就想往云萧那跑去,边上云洛天和云轩之手疾眼快的双双拦住云嫣,死死的抱紧了她,捂着嘴不让她说话。  

  “可惜了。”那冷面的侍卫长摇摇头道,他很想手下留情,只是伤害皇家之人,这罪无可恕,而那太子一直皱眉看着云萧,没有在说话。  

  云萧的娘呆愣着什么都没做,云洛天,云轩之就那么看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奴才来吧。”站在太子身边,一直没有说话的一个中年人此时出声道。  

  太子深深的看了云萧一眼,闻言半响后点了点头:“好,下手轻点。”  

  “奴才知道。”男子点头答应,缓缓走到云萧面前,拉着云萧的右手,沉声道:“会很疼,你忍着点。”  

  云萧微微抬头反而对着他一笑,轻灵空远,灵气逼人。  

  男子见此几不可闻的叹息了一声,手中飞速的抽出一跟针,另一只手捏着云萧的手,快速的刺了下去,本是要挑断她的手筋,只是那样太疼,还是他用针刺穴封了她的筋脉吧。  

  鲜血一滴一滴滴在地上,中年人下针很快,面对着侍卫长问她疼不疼的声音,云萧一直淡淡的微笑着,缓慢的摇头。  

  “好了。”中年人片刻后沉声开口,放下了云萧的手。  

  云萧感觉到手腕已经疼的麻木,几乎不能活动,这手以后是废了吧,“既然好了,那恕我告辞了。”云萧轻呼了一口气,没有看向任何人,朝着大厅外走了去。  

  行到门口,云萧微微顿了顿,没有回头,只轻声的叹息了一声:“但愿以后在不相见。”云萧娘听着风声吹来的话语,浑身止不住的打颤。  

  云萧离开了,在阴冷的月光下,冰冷的,了无声息一般的离开了,只剩下一地黄叶。  

  太子见此叹息了一口气,站起身来道:“也许,本太子毁了这么多年来,云家最杰出的天才。”  

  话音刚落,云家的百年古琴,一琴十六弦全部断开,琴在哀鸣着,悲鸣到最后,琴身竟然也碎裂开了。  

  大厅外,巨大的一排梧桐树轰然倒地,树身上完全裂开,全是风刃的痕迹,深深的犹如利刀一般砍在了上面,百刀,千刀,纵横交错的布满了两人合抱般粗的树身,一阵风吹过,树木片片裂开,碎成小块小块的,一地微黄的落叶,随风飞扬着,飘零着。  

  云嫣双眼已经完全的红了,空洞一片,泪已经干了。  

  云萧消失了,就如她出生就如玩笑一般,这么悄悄的消失在众人眼中了。  

  而云嫣终究不相信是云萧所做,认为是她爹娘包庇了那罪魁祸首,在找遍整个灵月国首都云城后,留下一句话,什么时候找到云萧,什么时候她就回来,要是找不到,那她永远也不回灵月国了,这太子妃的位置,她不要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