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长白太寒,塞北飞雪

第三回:原来前奏才开始。

长白太寒,塞北飞雪 长白山雪 1242 2015-01-02 20:58:18

  穆浮光窝在沙发上,已经红润些的小脸上有些哀伤,穆家的灭亡让她不敢独自入梦。

穆家事Z市望族,却在一夜之间无声无息落败,不知道是谁,只记得那个夜晚...

“浮光快跑!带上你哥哥。”父亲焦急的喊着,穆浮光从未看见过这样焦急的爸爸,在她记忆中爸爸一向都是严肃的,穆浮光接过爸爸递过来的背包叫醒哥哥就从穆家后院走了出去,哥哥脑子不好,看见自己家火光渐渐亮堂,甩开浮光的小手就冲了进去,穆浮光却没有去追,她本来就早熟,爸爸的三言两语之间,她就察觉出了什么事,穆浮光没有前进,也没有后退,她就那样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火焰把穆宅吞噬干净。

穆浮光揉了揉眼睛,从沙发上爬起来,她不喜欢黑夜。

张索川看着穆浮光说“很晚了。”穆浮光听见有人,转过去“啊?就睡了。”张索川又回了房间,穆浮光也跟在背后,小短腿跟不上张索川,只能小跑,回来房间已经是呼呼喘气,张索川提起穆浮光,穆浮光三下五除二的把衣服脱掉,转进被窝说“我睡了!”张索川“嗯”了一下。穆浮光躲在被窝里,被子有淡淡的薄荷味,穆浮光很困了,她不一下子就睡着了。张索川轻轻带上门,说“晚安。”

穆浮光一直睡到早上十点,她爬起来洗漱,发现不止张索川,唐穆霖也在,唐穆霖和穆浮光一见面就和上辈子仇人似的,必须掐!“丫头起来啦?你属猪的吧?”穆浮光不理他,唐穆霖不舍弃“是不是?”穆浮光抱着牛奶喝“嗯。”唐穆霖本想取笑她,结果她这样的淡定,他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回她了,张索川对在和牛奶的穆浮光说“过几天你和穆霖一起去学校。”唐穆霖叫起来“为什么啊!你为什么不带她去啊。”张索川挑眉“好,我去,你帮我把事情做完。”唐穆霖一听,说“那还是我带她去吧。”穆浮光喝完牛奶心情甚好,还和张索川讲笑话,但是,他没笑。唐穆霖笑穆浮光“穆浮光你怎么这么逗,索川像是会笑笑话的人嘛?”穆浮光撇嘴,张索川没说话。

车上。

“你要去一年级一班。”唐穆霖说。穆浮光还在瞌睡,唐穆霖推了一下穆浮光“你听见没?”穆浮光被他一推,醒过来“知道了,知道了,不就是一年级一班吗?我知道。”

穆浮光被老师带着,老师温和的声音说“这是我们班的新同学。”穆浮光浅浅笑了一下,老师又说“让新同学做自我介绍,同学们好不好?”底排一溜整齐“好!”穆浮光有些腼腆“我叫穆浮光,希望大家可以多多指教。”老师赞许的点点头,说“浮光同学,你就坐在那儿吧。”老师手指着一个座位。穆浮光走过去,却发现同学的目光大多带着怜悯,穆浮光心里想:我的天,这位子不会有毒吧?坐下去,也没什么事情发生,还好还好。

但是接下来,穆浮光知道那个位子为什么会被大家所怜悯了,暴力男孩的同坐谁敢来?!不过撇开这个来说,他还是非常帅的。

穆浮光在上图画课,她笔下的是一座山,她用白色的笔在那山上涂上颜色,旁边是三个工整,但不是很熟练的字:长白山。

似乎对于长白山,穆浮光有很多的爱,但是又说不清是什么感觉。穆浮光。穆浮光。

---------------------------------------------------------------------------------------------------

节奏稍稍快了些,有些稀疏,但是以后会好好描写,对于穆家的事故以后会慢慢添上,不用追问我为什么写的这样潦草,难道我会告诉你我脑细胞已然阵亡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