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浅夜

第三章 插曲

浅夜 帝九 4246 2015-09-03 14:21:23

    慕清浅坐在宿舍的窗边,抱着笔记本,从书桌一侧的抽屉里取出了一张刻有“M”字样的纯黑色光碟。将它插进电脑的驱动器,纤细的手指飞快的在键盘上舞动着。这张光盘是他哥哥夏皓枫特地请Larons家族最顶尖的光盘刻录员刻录的。  

  慕清浅熟络地将三重识别码输入,然后是指纹扫描,最后是瞳膜锁定,终于打开了光碟上的跟踪系统。这张光碟就算被盗,她也不是太过心疼的,虽然它很珍贵,但是对于她来说这依然不过是一个用搜索信息的辅助工具罢了。更何况,那些进入系统的繁步骤,估计在这个世界上,除了她和她那个神出鬼没的师傅意外没有人能破解了吧。  

  [肖语柔(黑客CiCi)]慕清浅飞快地在键盘上敲下了这么几个字。  

  [请输入识别码]  

  再一次输入了长达108位的识别码后,肖语柔的信息出现了。  

  [肖语柔(黑客CiCi),女,23岁,欧洲Larons家族肖家现任家主的亲妹妹,热衷于计算机,精通黑客技术,中国S市C大的创始人。]  

  慕清浅沉思,Larons家族的人么,难怪只有这点资料。不过,她的黑客背景,她可是很清楚的呢。世界最大的情报组织——光的创始人之一。光的四位首领,这么说,身份都已经确认了呢~  

  慕清浅轻轻按下回车,然后继续查另外两个人的资料,希望他们能带给她别样的惊喜才好呢。  

  [橘诺,男,21岁,欧洲Larons家族橘家长子,下一任家主,世界顶尖杀手。]  

  看着这样简单明了的搜索结果,慕清浅皱了皱眉,这个信息,太少了,她很清楚,即使是Larons家族也没有能力掩盖这么多的信息,唯一的可能就是资料,被掩盖过很多次。  

  [苍夜,男,21岁,就读于上海S市C大,普通大学生,3岁进入北京实验双语幼儿园,6岁就读于北京实小,12岁就读于北京实验第二附中,15岁就读于北京圣谕高中,成绩优异。]  

  看着苍夜的资料,慕清浅有些哭笑不得,这个人,乍一眼看上去,资料与普通人无异,就是因为太过正常了,所以才显得更加令人匪夷所思,这一堆的假资料是要闹哪样?  

  [您的电脑将在10秒后自动关机]当看到这条信息的时候慕清浅惊讶了,同时也呆愣了,这是…这种情报反跟踪方式,跟她自己的一模一样,除了她在使用之外,应该只有纪师傅在使用才对,怎么?难道…苍夜跟纪师傅有什么关系?  

  慕清浅摇了摇头,理不清的事情还是不要想太多的好。虽然,没有什么收获,但是至少知道了,他们对于她而已。都不会是敌人,主要知道这个就够了。其他的,只要他们不把S市的地下掀翻,她就不会插手。  

  想通了这点后,慕清浅取出了黑胶光碟将它放回原处,撇了撇嘴角,果然自己还是不能太过依赖于情报,关键时刻,一点都指望不上!  

  -----------------------------------------分割----------------------------------------------  

  “Iawaysneededtimeonmyown~IneverthoughtI’dneedyouwhenIcriedwhenyouwalkaway~Icouldthestepsthatyoutake~……”  

  “喂,你好。”慕清浅拿起桌上的手机,眼中闪过一抹疑惑,现在已经十一点多了,谁会给她打电话?  

  “浅浅,是我,我们一起出去玩吧。”  

  慕清浅本来是想拒绝的,但是一想到反正也是要另外找时间约肖语柔一起出来讨论毕业测试的事情的,就同意了。“好啊柔姐,你在哪,我去找你。”  

  “不用了,我让苍和橘去接你了,他们应该已经快到你宿舍了吧。”肖语柔不疾不徐地说了这么一件让慕清浅抓狂的事情。  

  她现在还可以拒绝吗?慕清浅立马跑到窗口往下一看。  

  “嗨,学妹你准备好了吗?可以下来了吗?”苍夜和橘诺此刻正站在楼下笑意盈盈地看着慕清浅。  

  谁来拯救一下脆弱无助的她啊,她才不要被全校的女生围殴啊!“好吧,我知道了。”挂了电话,慕清浅认命地从柜子里拿了一件风衣边穿边向外走去,一股深深的无力感涌上慕清浅的心头。如果可以,她真的不想去啊。  

  今夜的月光格外地明亮,银白之泽铺洒在校园里,格外的让人舒适,树梢上的水汽缓缓升腾而起,平添了一份神秘朦胧的美,可是这样的夜景如果被很多人用看杀父仇人的眼光看着的话就一点也不美好了。  

  “苍学长,橘学长…”慕清浅乖巧地一一问好。虽然现在已经很晚了,但是大半夜不睡觉的人可是大有人在的啊!她可以清晰地感受到从四面八方传来的想将她生吞活剥的眼神。如果眼神可以杀死一个人的话,她早就已经死了上千次上万次了。  

  而害她的两个罪魁祸首此刻正好整以暇地看着她,一点觉悟都没有。慕清浅愤恨地盯着他们,如果可以,她真的很想撕了这两只啊!  

  “学妹,你还好吧,脸抽筋了吗?”苍夜凑近了慕清浅,一双漆黑的眼眸盯着眼前的少女,仿佛想研究点什么出来。可是,如果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他眼底的笑意,只是此刻的慕清浅并没有注意到。  

  “是啊,学妹,你不舒服吗?”橘诺察觉到了苍夜眼底的缱绻笑意,苍,对这个女孩子,好像有些不同呢。既然这样,他也乐得看好戏。  

  “你才脸抽筋!你全家都脸抽筋!”慕清浅深吸了一大口气,吸气,吐气,再吸气,再吐气,然后露出一抹灿烂的笑,“两位学长,我们可以走快一点吗?”慕清浅脸上的笑虽然很好看,但是怎么看都有一种咬牙切齿的味道在里面。  

  苍夜和橘诺自然知道慕清浅在想什么,他们也很讨厌学校里面那群麻烦的苍蝇的。  

  苍夜朝橘诺露出了灿烂的笑,转头看向慕清浅,牵起她垂在身侧的小手:“既然这样,那么跑吧,你放心,我会让你见到明天早上升起的太阳的!”  

  橘诺看着跑远的两人,轻笑着追了上去,一抹鹅黄色的倩影从眼前闪现而过。那个丫头,还好么?  

  ……  

  慕清浅看着前面苍夜挺拔的身形,微风漾起一阵一阵涟漪,依稀可以闻到苍夜身上传来的淡淡牛奶香,掌心传来的温度有些让她的脸颊有些微微发烫。她是怎么了,这么容易就被牵引起情绪?  

  “好了到了,上车吧。”苍夜放开了慕清浅微凉的手,将愣愣的她塞进了车里。  

  谁曾想到,无意间发呆的慕清浅,就这样轻易地彻底消除了他们对她身份的怀疑…  

  ----------------------------------------分割-----------------------------------------------  

  下车后,慕清浅看着眼前龙鱼混杂的夜色倾城娱乐会所,彻底郁闷了…柔姐咋么会约这种地方,她就不怕带坏了品学兼优的好孩子吗?自然,苍夜和橘诺这样的人肯定不在好孩子的范畴内,她指的好学生,自然是她这个乖宝宝啦!虽然吧,她也是个杀手,虽然吧,她还是黑客之首M,但是好歹表面上是个乖宝宝啊!好吧,她被自己给囧到了,不过囧完之后还是跟着他们走进去了。  

  “柔姐,我好想你哦~”刚踏进包厢,慕清浅整个人就往肖语柔身上蹭去,她终于理解为什么自己亲亲爱爱的柔姐不愿意跟他们两个一起出门了,这一路上她已经深深地体会到了这两只的抢手程度了!  

  “你这小妮子!”肖语柔无奈地笑了笑,伸手就想去拍打慕清浅的额头,却被她灵巧地躲开了。  

  “柔姐,你怎么会想到突然约我出来玩?”慕清浅放开了她,睁着眼睛认真地问道。  

  “也没什么,就是让你先熟悉一下测试的内容咯,给你放点水!这不,有两位现成的殿下给你辅导么!”肖语柔掩唇轻笑。  

  慕清浅翻了个白眼,辅导?在这?骗鬼呢吧!慕清浅走到球杆旁,随意地拿起了一根斯诺克的杆子,朝桌子上的那颗黑八啄了过去,进!  

  “浅浅,我们打美式,斯诺克么,就不要再他们两个经常很亨得利切磋的家伙面前炫了!自取其辱!”肖语柔将手里的主球向慕清浅扔去。  

  慕清浅信手接住,然后沉默了,亨得利啊,那可是英国的台球皇帝啊!虽然她自信自己的球技,可是和亨得利比,那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不由得再次感慨了一声,非人类的变态啊!  

  慕清浅两主球放好,随意地开了一球,斯诺克的杆子太细,并不利于开球,不过,反正也就是随便玩玩而已。  

  “浅浅,测试有信心吗?要不要将考题提前给你?”肖语柔靠在台球桌上,目光柔柔的飘向娇俏灵动的少女,这个孩子的身上,总是有一股魔力,吸引人的视线,显得很普通,却总是能勾起挖掘她的心思。她小小的身体里,到底还藏了多少秘密呢?  

  “不用了啦~你还信不过我么?”慕清浅继续将下一球啄进球袋,轻轻叹了一口气,她们这样打球一点意思也没有,谁开球就谁赢,毫无悬念。  

  “好吧,你自己注意就行了,不过,不许作弊!”肖语柔貌似严厉地瞥了一眼慕清浅。  

  “柔姐,我是那样的人吗?”慕清浅白了她一眼,将杆子往桌子上一甩,“算了不打了,无聊死了。”  

  “吧嗒~”包间的门突然被打开了,进来一个身材苗条,容貌艳丽的少女,搭配一头闪亮的长鬈发,打扮的如同公主一般。  

  “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你们都在打球吗?我是夜色倾城的大小姐,何泠音,我能不能跟你们一起?”女孩的声音甜美动听,但是在慕清浅的耳朵听来,却是做作的可以。  

  慕清浅看了她一眼,将头转向了两位正在火拼斯诺克的的殿下们,她敢肯定,这妹子肯定是冲着他们来的!奈何,两位殿下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这里的情况,就是注意到了,也未必会理会。慕清浅于是又看向了肖语柔,但是她似乎也没有要搭理的意思。  

  这女生眼里满满的是对权力与身份的欲望,看向苍和橘的眼神更是志在必得,而且没有丝毫掩饰。慕清浅冷哼一声,拿身份压迫人的大小姐她也没有兴趣!  

  一阵沉默之后,慕清浅好心地开口,十分委婉地下了逐客令:“不好意思,他们不打美式。”  

  但是何泠音似乎没有要离开的意思,自顾自地走到慕清浅的面前:“那你呢,你打美式吗?”这个女孩子长得还可以,勉强中等偏上吧。在何泠音的眼里,中等偏上这样的评价已经是十分高了。这个世界上,还没有出现能够与她一较高下的容颜。  

  慕清浅一阵语塞,她是真听不懂还是装听不懂啊?  

  “我们来一局吧!”何泠音说完就旁若无人地挑起了杆子。  

  好吧,既然她要打,那么她也无所谓了。慕清浅又重新拿起了刚才被她丢在桌子上的杆子。  

  “九球还是黑八?”何泠音嘲讽地笑了笑,这个女孩子到底会不会打球,连杆子都不会挑。可是,真的是这样的吗…  

  “黑八吧。”慕清浅挑了挑眉,看样子这个妹子实力应该还不错的样子嘛。九球比较专业,是比赛的打法,而现在只是娱乐,她不喜欢麻烦。  

  “谁先开球?”何泠音不屑的看了她一眼,这么随便地说,估计可能连九球都没听过吧!然而事实上,她也希望她选的是黑八,因为相对而言,九球比较专业,而她只是个业余玩家,九球打的不是很好。  

  “你先吧。”慕清浅皱了皱眉,斯诺克的杆子太细,开球太费力,她懒得用力,万一杆子断了就不好了。  

  何泠音听到后又冷笑了一声,也不矫揉造作了,直接就开起了球。  

  慕清浅盯着她,动作还不错,不过对于标准的斯诺克动作来说,还是差了很多。斯诺克对于姿势和走位的要求很高,不像美式那般随意,身体、杆子、球、视线,都要求在一条直线上,难度也比较高,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的。  

  何泠音一连进了四球,在第五球的时候,主球的走位出现了一点失误,球在袋边擦了一下,并没有进去。  

  慕清浅从一般的球桌上跳下,一次次标准的斯诺克走位,一颗颗球应声落入袋中,随着球落袋的声音响起,何泠音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了。到了黑八是,慕清浅的走位除了一点失误,就在何泠音打算起身接替时,只见慕清浅拿起身边的巧克轻轻擦了擦球杆的顶端,黑八进去了。  

  何泠音瞪视着眼前的少女,一甩杆子,夺门而出。  

  慕清浅对着肖语柔无辜地摊了摊手,示意自己不是故意的。  

  何泠音这个不速之客只是一个小小的插曲,谁也没有在意,时间还在不停地转动。  

  ----------------------------------------------分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