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浅夜

第一章 意外发现

浅夜 帝九 3510 2015-09-02 15:16:48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下,空气中弥漫着湿意,微凉却很舒适。  

  BrightonPier(英国最大的码头)入口站着一个身着白色连衣裙的少女,少女抬起纤细的手,优雅地摘掉了墨镜,露出一张精致的脸蛋,清纯中带点妩媚,又带点俏皮。在少女身后还有一个10岁左右的小男孩,炯炯有神的大眼,高挺的鼻子,嫩嘟嘟的小嘴唇……精致的五官就像上帝最完美的作品,让人忍不住想要伸手去蹂躏几番,肉嘟嘟的小脸上挂着灿烂的笑,牵动着人心,如此的小萌娃甚至比少女更吸引眼球。  

  少女牵着男孩走到一边的休息室,相互挨着各自摆弄着手里的电子设备,仿佛对周围的一切都漠不关心。  

  布莱顿码头作为地标性建筑,除了拥有上千艘游艇外,还有各式各样的商店、酒吧、娱乐街等。  

  少女跟男孩耳朵里都塞着耳机,等待着游艇出发。  

  [Clover]风,小鬼在我这里,我会照顾好他的。  

  [风]猜到了。  

  [CiCi]这次行动Clover和Sky负责,你们自己想办法接头。  

  [Sky]我已经到了,在第三个自动贩卖机那里等你。  

  …….  

  “姐姐,我渴了,去买饮料,你要喝什么吗”男孩突然抬头,对一旁的少女眨眼。  

  “不用了,你去吧,自己小心。”少女头都没抬,伸手挥了挥,仿佛在赶苍蝇。  

  “姐姐,你怎么可以嫌弃我。”男孩低下头,一副委屈的样子,双手食指还搅动着自己的衣摆,好不可怜。  

  “夏皓天,少给我卖萌,要滚赶紧滚!”慕清浅鄙视地瞥了一眼男孩,这种伎俩还想逗她!  

  夏皓天眼里闪过一丝狡黠,摸了摸鼻头离开了。  

  ……  

  [Clover]我可以看到你,我就在正对你的长凳上。  

  [Sky]。。。。。。  

  慕清浅皱了皱眉,不明白Sky省略号代表的意思,然而当她抬起头,看见的是自家弟弟夏皓天呆滞的眼神。  

  慕清浅嘴角抽了抽,走近自己的弟弟,从口袋里摸出了一颗绿色四叶草钻交到夏皓天手里。  

  夏皓天呆呆地看着手中专属Clover的标记,眨了眨乌黑明亮的大眼,依旧一脸呆滞,然后突然大叫:“慕清浅,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虽然是大叫,当然分贝还是很低的。  

  慕清浅勾了勾嘴角,表情似笑非笑:“夏皓天,你觉得谁更应该要解释。”  

  ……  

  谁能想到18岁的恬静少女和10岁的小萌娃竟然都是世界排名前十的杀手呢?  

  ¬¬-------------------------------------分割---------------------------------------------  

  当钟楼上的指针悄然指向9:45时,慕清浅和夏皓天同时抬头,看着海边停着的豪华游轮,眸光微闪,带着大方得体的笑容向甲板走去。  

  整座游轮都被精锐的保镖包围着,神情肃穆,这艘游轮是奥特莱恩公爵的私人游轮,被邀请的都是世界各大家族的代表人物,绝对是不容有失的。  

  慕清浅向警卫人员出示了邀请函之后带着夏皓天踏上的珍妮号,在佣人的带领下来到自己的房间,他这次是以英国布莱曼公爵的千金的身份出席的,该做的,不该做的,完全到位。  

  珍妮号并不是当天就出发的,为了享受极致的尊华,奥特莱恩的珍妮号会在布莱特码头停留两天,再出发前往固定的岛屿参加宴会。  

  海边的湿意比城市中心更加浓郁,冉冉的雾气升腾而上,给珍妮号带来了一丝神秘,当然,还有一种诡异,这样的天气,的确很适合杀戮呢。  

  天色逐渐变暗,整艘游轮都被一股雾气笼罩着,奥特莱恩公爵的心中有些不安,他不是不知道有很多人想要他的命,但是想到游轮上的警卫措施,又想到他花重金请来的隐藏在暗处的雇佣兵,心里踏实了许多。  

  尽管天气有些暗沉,但这并不影响晚宴的纸醉金迷,整艘游轮又充斥着奢靡。  

  晚宴开始,慕清浅带着夏皓天走出了自己的房间,来到宴会大厅,优雅地拿了一杯红酒,站在一边的角落,佯装与自家弟弟谈笑,眼中波光流转,魅惑至极,却不想,她在观察周围的环境。  

  带着夏皓天,走向宴会中央几位与布莱曼公爵交好的贵族,替布莱曼公爵得体地表示因身体不适不能亲临的歉意,在场内环动了一圈,整艘游轮都是宴会场地,包括走廊,慕清浅和夏皓天各自分工,寻找监控的死角与盲区。  

  “宝贝,姐姐跟你讲个秘密,你不能跟任何人讲哟!”慕清浅晃动着酒杯里的液体,脸上漾起纯净的笑容,所有人都认为她在逗自家弟弟开心。  

  “姐姐我保证不告诉别人,你快告诉我。”夏皓天演绎了十足十的好奇宝宝,软萌的小脸扬起,一双大眼水汪汪地盯着眼前的姐姐。  

  慕清浅轻笑着俯下身去:“想办法把奥特莱恩带回他自己的房间。”  

  夏皓天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一副很开心的样子,仿佛是被自家姐姐逗弄地很愉悦。还咯咯地笑着跑开了。  

  慕清浅却突然皱眉,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一脸不适地回到了自己休息的房间,轻巧地转动右耳上的耳钉,释放出屏蔽监控的信号,灵巧的翻窗而出,悄然进入了奥特莱恩公爵的房间,等待着奥特莱恩。  

  ……  

  夏皓天欢快地跑到奥特莱恩旁边,扯了扯奥特莱恩的袖子,“伯伯,刚才有个叔叔跟我说,他找你有事情,在你的房间等你。”  

  奥特莱恩皱眉,有他房间钥匙的除了他自己之外,只有两个人,就是他请的雇佣兵,难道出什么事了么,一个10岁的小孩没有必要来逗他开心。  

  “小弟弟,你告诉伯伯,那个叔叔长什么样子?”奥特莱恩笑着摸了摸夏皓天的脑袋。  

  “我不记得了,只知道他很黑,没有头发,而且很凶。”夏皓天皱着一张小脸,仿佛一副很不喜欢那个叔叔的样子。不管谁家的孩子都不会喜欢那样的人的。  

  奥特莱恩请的人之中的确有个非洲光头,这件事除了他意外别人应该都不知道,也就相信了夏皓天所说的:“小弟弟,谢谢你,自己去玩吧。”  

  夏皓天点了点头,乖巧的走到蛋糕桌边吃起了蛋糕,知道奥特莱恩离开了会场,他才一副紧张的样子开始找自己的姐姐,快步走回了休息区,去接应慕清浅。  

  --------------------------------------分割-------------------------------------------------  

  慕清浅听到楼道里轻微的脚步声,从口袋里取出红色的四叶草钻,镶嵌在自己左手食指的戒指雏环上,拇指轻叩戒指内壁,四叶草钻悄然转动,四片锋利的叶刃闪现而出,闪着诡异的金属光泽,再一扣,旋即又消失不见。  

  “吧嗒。”门锁转动,奥特莱恩的直觉告诉他,房间里有一些危险在等待着他,但是想到跟在他身侧保护他的顶尖雇佣兵,犹豫了一下就进入了房间。  

  当奥特莱恩进入房间之后,看见的是一个带着诡异笑容的少女,顿时皱了皱眉,光头去哪里了,他不是应该在房间里的吗?  

  “你是谁,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艾特莱恩盯着眼前的少女,试图从少女的眼中发现些什么。  

  慕清浅并没有回答奥特莱恩的话,反而大喇喇地坐在沙发上,旁若无人地拿起一边的杂志阅读了起来。  

  奥特莱恩挑眉看了傻女半晌,带着愠怒,终于还是开口:“你到底想干什么?”  

  “不想干什么呀。”慕清浅抬头,表情和语气都是那样的无辜。  

  奥特莱恩看着少女无辜的神态,一拳砸了过去,但是慕清浅是谁,身体微微往右一侧,就闪过去了,顺便起身,给了奥特莱恩一个后肘击。  

  奥特莱恩瞪着少女,两个特种兵也同时出现在了房间内,其中一个,赫然就是刚才夏皓天口中描述的光头。  

  慕清浅看着眼前两个特种兵,嘴角漾起浅笑,朱唇轻启:“SixDeath手下的光头和猎犬是么,不想把命留下最好现在离开。”  

  光头和猎犬对视了一眼,都在对方的眼里看见了疑惑与震惊,相互点了点头:“阁下,很抱歉,保护公爵是我们的任务。”  

  “是么,那么久把名留下吧。”慕清浅话音一落,就迅速像光头和猎豹冲去,速度之快,光头和猎豹甚至都看不清她的动作。  

  但是作为雇佣兵,也是有几分本事的,随机掏出枪和匕首,迎着少女而上,下手快、狠、准,却依旧触不到少女的衣角。  

  一旁的艾特莱恩也看的心惊,这少女究竟是何人?想着快速地退到门口找机会逃跑,奈何手还没触碰到门把,门就自己打开了,映入眼帘的是一个10岁的小男孩,就是刚才通知他的那一位。  

  夏皓天双手抱胸:“叔叔,你想去哪里呀?”  

  奥特莱恩怒视着眼前的男孩,冷哼一声,他搞不定眼前的少女,这10岁的小男孩他还搞不定嘛。于是抬手就朝男孩抓去。但是结果是出乎他的意料的,男孩身手敏捷地闪过了他的攻击,不但如此,还出手向他的要害袭来。  

  奥特莱恩从怀中取出伯莱塔92F,对着男孩的心脏就是一枪。  

  夏皓天看着向他飞来的子弹,眼里闪着诡异的光芒,戏谑地盯着奥特莱恩的双眼,身体呈现出一种诡异的姿势,一闪闪过了子弹,并且迅速闪身到奥特莱恩的面前,一个前踢踢掉了他手中的枪,身体一个空翻接住了手枪,并且同样对着他的心脏就是一枪,因为装了消音器,声音并不大,并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  

  夏皓天得手后将枪丢回奥特莱恩的身上,取下了手上的特殊材质的手套,面无表情地离开了这艘游轮。  

  ……  

  刚才的声音的确不响,但是逃不过慕清浅的耳朵,知道Sky已经得手,就不再与这两个特种兵游戏:“宝贝儿们,游戏结束了。”  

  说完拇指轻叩戒指内壁,红色的四叶草钻从指环上爆射而出,牵带着天蚕银丝,以一种诡异的弧度绕过光头和猎豹的攻击,在空中盘旋了一圈之后向猎豹的眉心冲去,慕清浅瞬时收线,四叶草钻穿过猎豹的眉心直指光头的眉心。两个人至死都瞪大了双眼。  

  慕清浅从口袋里取出一小瓶黄色的液体,滴在了两人的尸体上,两具尸体爆发出“滋滋”的声响,便化成了一滩脓水,包括遗留在光头身体里的四叶草钻。  

  ……  

  第二天,慕清浅就带着夏皓天坐上了飞往中国S市的飞机。  

  至于布莱顿码头的混乱,就与他们都无关了。  

  ------------------------------------------分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