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现代修真 首席官家太冷情

第二章 重逢

首席官家太冷情 冷画屏 2113 2016-08-02 07:46:28

    慕晓做了许多杂乱无章而又莫名恐惧的梦,梦里她一直被她潜意识里所惧怕的一些东西追赶,又累又怕。  

  举目遍布荒野,没有一个人能帮她。  

  后来,她实在累得很了,不想跑了,便停下来闭上了双眼。  

  如果死是一种必然,死是一种解脱,那她愿意屈服于命运的安排。  

  在死亡前的寂静中等待了片刻,感觉身后那怪物慢慢勒住了她的脖子,她渐渐有些呼吸困难。  

  可是,她却没死。  

  她有些诧异,然后睁开眼,似乎看到了那怪物又似乎没看到,她的心脏猛地一个抽搐,剧烈的恐惧让她在梦中被惊醒。  

  她喘息着睁开眼,鼻尖嗅到一股饭菜的香味,却不仅没有引起她半分食欲,反而叫她连连作呕。  

  抬头趴向床边的时候,她的头沉重的仿佛一个铅球,彻骨的疼痛像是有人趁着她睡着将她的脑壳锯开过一般,她吃力的干呕几声,重新躺回床上的时候感觉整个人虚脱的像是快要死了。  

  门外似乎有人听到了动静,闻声而来。  

  门吱呀一声轻响,有人在她的床边坐了下来,不动声色。  

  慕晓诧异,慕家气氛随和,下面的女佣也个个随性,但沉不住气,还从未有人能做到这般沉稳。换做以往,就算不尖叫着跑出去大吼一声小姐醒了,起码也会快步上前来问东问西。  

  可是,身体的痛苦已经让她无暇顾及这些多余的好奇心了,她抬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低声道:“把饭端出去,我不想吃。”  

  来人没有说话,片刻,房门又发出一声轻响,证明那人已经按照她的吩咐去做了。  

  少了油腻的饭菜味,饱受折磨的胃才渐渐好转了一些。  

  闭眼休息了片刻,慕晓感觉好了一些,便睁开眼,吃力的挪动身子坐了起来。  

  浑身一丝力气也没有,她只能斜靠在身后叠放的高枕上。  

  喘息了两声,听到房门又被人推开,她斜眸淡淡扫过去,却看到了一个绝不可能看到的身影。  

  是他?  

  他回来了?  

  或者说,她其实是在做梦?  

  看着他端着一碗粥慢慢走过来,将粥放到一旁,然后在她床边坐下来,抬头将目光对准了她。  

  那目光如水般波光粼粼,那目光似月般纯净无暇,那目光若晨星般闪烁迷离,那目光又像宇宙黑洞般神秘莫测,捉摸不清。  

  他变了。  

  “你……回来了?”慕晓的声音干涩黯哑。  

  “是的,小姐!”他冷静自持,对答自如,声音褪去青涩变得清冷而独特。  

  “爸爸妈妈也知道么?”慕晓坐起来,看着他问。  

  他没说话,定定看了她半响,低下头去,神情变得肃穆哀戚:“小姐,老爷和夫人……已经辞世了!”  

  “哦,”慕晓缓缓低下头,抬手抚着额头想了一会儿,声音平静的波澜不惊:“对,是的,爸爸妈妈都离开了,就在昨天……”  

  &&&&&&&&&&&&&&  

  丧礼在一个细雨靡靡的日子里举行,天色晦暗,空气潮湿。应了父母的遗愿,将她们合葬在一起。  

  慕晓站在墓碑前,怔怔望着碑上照片中微笑依偎的父母,感觉茫然,心痛,并且孤单,明明身边还有这么多人,可是,却似乎只能更加突出她的孤立无援。  

  不止一次的,她看到父亲的许多生前好友和生意伙伴,来到这里却不是为了悼念和瞻仰亡者遗容,而是三两成群,或愁眉不展,或沉吟深思,甚至有人说着说着便大声争执起来,还有人若无其事般的谈笑风生,毫无庄严肃穆之态。  

  这哪里是悼念会,明明是一场商业谈判,有人失意,有人中立,还有人志得意满。  

  慕晓的身体灼热,心却仿佛浸泡在冰水里,比这漫天的细雨更凉。  

  简离站在她的身边,为她撑着伞,伞虽然不算小,但因为有风,雨丝倾斜,所以他尽力用伞罩住了慕晓,却把自己的半边身子都晾在了外面,任由雨水浸透。  

  因为离的很近,所以,他甚至能听见慕晓的喘息,慕晓喘的有些急促,较之刚才似乎又更严重了些,他微微侧眸,看到慕晓脸色潮红,嘴唇微张。  

  他不动声色的搀住她的手臂,将她从自己的世界里惊醒过来,同时,她转过了头来。  

  她的双眸被泪水冲洗的明亮耀眼,眼中的伤痛茫然和灰烬一般的寂灭几乎要跃出眼眶将他灼伤。  

  他微微侧开目光,不忍再看,温声询问了一句:“小姐还好吗?”  

  慕晓转过头,声音淡淡的却带着一丝不容忽视的坚定:“放心吧,无论如何我都会坚持到底!”  

  简离以为慕晓只是安慰他,毕竟,她已经连续几天高烧不退,身体早就支撑不了了,没想到,她竟然说到做到了。  

  心中明了,是父母的突然出事让她快速成长了起来,却又难免为她心疼。以前的她娇养金贵,受不了半点风霜病痛,只要稍稍小病一场便要搅得家里上上下下忙成一团。一点小伤小痛便不依不饶,连声喊痛,何曾像现在这般痛苦隐忍,独自承受?  

  慕晓坚持到了结束,却没坚持到回家。  

  半路上,简离便给慕容医生打了电话。等回到家的时候,慕容已小侯了片刻。看到被简离抱在怀中不省人事的慕晓时,他不由得叹息一声。  

  扎针挂水,待整理好一切,慕容便示意简离随他出门。细心叮嘱了一些注意事项,他抬脚便要走,却被简离叫住。  

  简离双眉微蹙,有些焦灼:“慕容,为什么小姐高烧迟迟不退?”  

  慕容有些诧异,又有些了然,转过身来耐心解释:“父母双双亡故,对她的冲击太大了,她的精神颓靡,又茶饭不思,几近绝食,病情自然拖沓,难以痊愈。如果你能劝她重新振作起来,好好吃饭养病,她的身体想必很快就会好起来。”  

  简离默然。和慕容挥手告别的时候,慕容忽然又回过头来叮嘱:“今晚特别注意一下,持续高烧引起急性肺炎就不好了。还有,”他低头看了一眼简离湿透的半边身子,意有所指:“你也好好注意一下,别光顾着担心慕小姐,忽略了自己的身子,连自己都照顾不好,又何谈照顾他人,你说呢?”  

  简离微微颔首,一副清清冷冷的样子:“多谢!”  

  慕容见怪不怪,转身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