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现代修真 首席官家太冷情

首席官家太冷情

冷画屏

  • 仙侠奇缘

    类型
  • 2016-07-23上架
  • 32439

    连载中(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车祸

首席官家太冷情 冷画屏 2953 2016-08-02 07:42:49

    A大女生宿舍楼501房间里,慕晓早已收拾好了一应行李,只等着父母来接。  

  同宿舍其他的同学在依依泪别之后,都陆续离开了。直到最后一个同城的女生接了一通电话,随即询问慕晓是否要搭顺风车回去,被拒绝之后也挥手离开,整个房间里就只剩下慕晓一人了。确切的说,也可能整栋宿舍楼里就只剩下她一个了,因为,除了她自己弄出来的一点簌簌声响之外,她几乎没有听到其他任何声音,期间,她出门朝外观望了一下,整个楼道也是寂静无人。  

  她是喜欢安静却又无法在过于安静的氛围中怡然自得的人,因为,过于空虚寂静的地方会给她一种阴森恐怖的感觉。就像现在,她又忍不住想起来一些之前看过的恐怖小说和恐怖电影。  

  她的心急速跳动着,不。确切的说,更像是在颤抖。  

  她有些害怕,然后在度日如年的等待中好不容易又熬过了半个小时,她的父母却还是没有出现。  

  她皱眉,拿起手机拨通了父亲的电话,须臾,一段优美的彩铃响起,不久又结束,电话挂断,机器女声提醒,无人接听。慕晓放下手机,又拨通了母亲的号码,也是无人接听。  

  慕晓叹了一口气,认命的拉起沉重的行李箱朝外走去。  

  天气很热,行李很重,慕晓刚走到楼下,已经汗流浃背,气喘吁吁,很是狼狈。她站在楼道口,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低头翻开联系人一页,看着手机上那寥寥几个熟悉的名字,有些头疼的揉了揉自己的额头。  

  就在先前,大家都还没走的时候,她就准备打电话催促父母尽快来接她的,可是,也许是该着她倒霉吧,电话没拨出去,她反倒一不小心将所有联系人都删除了,其中包括同学、好友的电话,父母的电话,以及别墅内的座机。  

  同宿舍几个女生的号码倒是很快就找回来了,其他的却不能急于一时半刻。  

  基于早在几天之前就已与父母约好今日上午来接她,所以,她倒没有立刻打电话,反正只要与她相关之事,父母一定不敢忘,也一定会准时过来。可是,没想到他们竟然会意外失约。  

  凭着良好的记忆力好不容易拨出了父母的电话,没想到,他们竟然商量好了似的,都不接。  

  看来,他们是真的有事要忙,否则不会放下她这个宝贝女儿不管的。  

  慕晓收起手机,吃力的拖着行李继续朝外走,走出校门口的时候,不经意看到沈曜,他端坐在阿斯顿马丁的后座处,双眼直视前方,表情是万年不变的漠然。  

  慕晓的眼神在他身上停留了一秒,很快移开。对于这个名义上的未婚夫,她没有什么复杂的感情,就如同对待陌生人一样,不喜欢也不厌烦,但会做到足够漠然。  

  商业联姻何须感情维系,只要有利益就够了。  

  转眸的时候,看到前方路边停着一辆出租车,慕晓欢欣的跑过去,刚打开车门,突然被人撞了一下。趁着她发愣的罅隙,那个撞她的女孩挤上前来利落的递给师傅一张红钞,并率先报出了地址。  

  慕晓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个当街‘抢车’的女孩,发现女孩似乎在阳光下暴晒了很久,一张脸上满是汗珠,神情也有些焦灼。  

  “你们一起的?”师傅低眸看了看手中那张红钞,显然,刚才那女孩报出的地址颇远,一张红钞根本不足以支付两个人的路费。  

  慕晓摇了摇头:“不,我们不同路。”说完,主动退后,将位置让了出来。  

  女孩毫不犹豫的坐进车内,师傅也毫不犹豫的踩下了离合器。  

  眼看着出租车走远,慕晓才将一直插在口袋中的手拿出来,手指中间夹着口袋中唯一一张纸币,面值仅仅是五元。  

  慕晓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烦躁的转过身,发现沈曜的车竟然还在原地。  

  纵然心中不想,可是,眼下似乎也只能求助于他了。慕晓打定主意,刚上前走了两步,突然看见沈琪不知从何处冒出来,几步快跑就先她一步上了车。  

  原来,沈曜一直没走是因为在等沈琪。  

  可是,现在沈琪等到了……  

  慕晓连忙抬手,大喊了一声:“沈曜……”  

  沈曜好似没听到,倒是沈琪抓住了车子发动前那一秒钟的瞬间忽然伸出头来,对着她绽放出了一抹万分恶毒的嘲笑。  

  慕晓白了她一眼,然后,看到那辆阿斯顿马丁转眼就绝尘而去。  

  有些人你第一眼看到就会知道她是不好相与的人,就像沈琪,慕晓对她简直就是一眼生厌。而她对慕晓也是初见就表现出了莫名的敌意,并且随着时间流逝,这种敌意逐渐加深。  

  慕晓深知对别人生气就是和自己过不去的道理,也懒得去和这种莫名其妙的人计较,转身拖着行李躲到了旁边的绿树荫里,才稍稍感觉好过了一点。  

  低头看着手中那一张五元的人民币,静下心来想办法,办法还没想到,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起来。  

  慕晓掏出手机一看,竟然是母亲的号码,她欢喜的按下接听键,张口就是一句撒娇一般的抱怨:“老妈,你怎么现在才给我打电话呀?”  

  顿了一秒钟,那边传来的却不是老妈的声音:“不好意思,小姐,这里是白求恩医院,您的母亲不久前遭遇车祸,现在正在抢救,希望您尽快……”  

  后面说了什么,慕晓已然什么都听不到了,她双眼无神的看着前方,脑海中只重复回荡着几个字:车祸,车祸……  

  过了不久,又像是过了很久之后,慕晓眨了眨眼,一下子回过神来,慌慌张张的拉着行李箱便往前走,走了没几步,行李箱突然一歪,慕晓冷不丁被箱子往回带了一下,差点摔倒,站起身之后才发现,原来行李箱左边的轮子陷入了路中间的一个小洞内。  

  她吃力的提起行李箱,才终于让轮子脱离了那个小洞。  

  心神不宁的左顾右盼一番,发现身边来往的皆是未曾谋面的陌生人,一个能帮助她的熟面孔都没有,她沉思了一秒钟,突然急急忙忙扔下行李回到路边,然后,拼命挥舞着双臂,终于拦下了一辆出租车。  

  上车便哆哆嗦嗦的掏出自己的手机强塞给司机,然后在司机诧异的目光中带着些微哭腔道:“师傅,我要去白求恩医院,请快点!”  

  年轻司机终于明白了她的意图,默默收下了她的路费,飞快的发动了车子。  

  白求恩医院位于A市市中心,不算太远,加之年轻司机将她的请求放在了心上,一路飞驰,以最快的速度抵达了医院。  

  慕晓以为她还能及时见到母亲,听到母亲对她说话,因为不论何时母亲都不会不辞而别,因为不论何时母亲都会等着她,这是母亲和她约定好的承诺。  

  可是,母亲竟然连连失约了。  

  母亲走了,她甚至等不及见慕晓最后一面,对她叮嘱些什么。  

  她仅仅只留下了她的手机。  

  手机周边已经被烧黑,钢化手机膜也支离破碎,慕晓红肿着双眼,打开手机,一眼就看到手机桌面上的照片,那正是她和母亲的合照,照片里她搂着母亲的脖颈,笑得一脸幸福,回忆起那时拍照时的情景,眼泪忍不住又滚落下来。  

  可是,她还有事要做。  

  父亲还下落不明,如果不出意外,他应该是和母亲一起的。  

  翻开手机联系人,点下父亲的名字,机器女声提醒,暂时无法接通。  

  慕晓不死心的又打了一遍,结果依然无法接通。  

  正准备拨打第三遍,手机忽然显示了一个来电,慕晓当即按下接听键,然后听到那边传来简管家略显焦灼的话语:“夫人,我听说,A市出了一起事故,您没事吧?”  

  慕晓鼻子一酸,眼泪又汹涌而出:“简……简叔,我在白求恩医院,您快……”话还未说完,忽然有人推门而入,慕晓泪眼婆娑的抬头,看到来人正是方才将母亲的手机交还给她的那位大夫。  

  大夫匆匆走过来,不等她问便匆促道:“方才与这位夫人一同被送来的还有四人,因为遭受了高温爆炸,容貌受损,不好辨认,而四人身上又没有什么完好的证明,所以,想请小姐你去辨认一下,其中还有没有你的家属。”  

  慕晓站起身来,有些期待的问:“医生,他们还活着吗?”  

  大夫摇了摇头。  

  慕晓一个踉跄,几乎站立不稳。大夫扶着她,连连追问:“小姐你还好吗?”  

  慕晓稳了稳心神,点点头,让他带路去认尸,她以为经受了母亲去世带来的打击似乎就可以承受一切不幸了。  

  可惜她错了。  

  当她看到那具已经被烧焦的形似父亲的躯体时,她再也支撑不住,双腿一软,昏了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