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罂粟女王们pk冷酷王子

第四章

罂粟女王们pk冷酷王子 夢幻星辰 2636 2015-02-14 13:23:13

    一进到校长办公室,雪首先就先打了个招呼:“爷爷!”声音淡淡的,让人听不出她在想什么、。

  “好孙女,你怎么真的加入了那个组织?”楚天霸心疼地说。

  “这是我们的选择,爷爷可不能反悔!”羽调皮的眨了眨眼。

  “我的道路,由我自己选择!”雪依旧是那种语气,只是其中透露出了一种倔强的固执。

  楚天霸头痛的看着面前这个看似冰山,实则脆弱的小女孩,她把自己保护得很好,只是真的像看上去那么强么?不知道,他发现他除了知道眼前这个孩子的基本信息之外,其余什么也不知道,喜欢吃沙拉吗?喜欢喝酒吗?这些他都不知道,只知道她的父母,在那次意外之后去了天堂,而他,为了让雪更坚强,把她送去了那个成年人都受不了的地方,想到这里,他愧疚的看了看雪,却发现雪身边有了两个聪明的女孩,这两个女孩明明可以做自己的富家小姐,却在得知雪去了那种地方后,跪在他的门前数个小时,只为了和雪一块的面对,羽曾说过:“绝望,多些人分担它,雪就不会变成恶魔,我不希望回来之后,以前活泼的雪会变成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因为这句话,楚天霸破例让她们三个一同前往,本是看上去性格不同的三人,都是在用这种性格当作遮挡自己脆弱的样子的面具。雪冰冷,是因为她怕爱,怕爱会把她抛弃,羽活泼,是用这种性格温暖雪,殇温和,是因为她知道自己是姐姐,在羽的面前,必须扮演好一个姐姐的角色。

  他无奈,他心痛,他,也放心,雪的身边出现了这几个好朋友,雪一定不会再感到寂寞。他背过身去,用一种似放心的语调轻轻地说:“那么,你们得不让别人知道你们的身份,不然,麻烦无穷!”

  雪、殇、羽异口同声:“是的,爷爷!”

  等从楚天霸的手里拿到这个学校的校徽,雪只是无所谓地看了一眼,就佩戴了上去,羽拿起它细细打量:中间是一颗经过细细打磨的紫水晶,左边是用黑钻雕琢成的半个恶魔翅膀,左边是用白钻雕琢成的天使翅膀,黑钻妖冶,白钻圣洁,似乎是在问人们:“白天使和黑恶魔,你准备选择哪个?”

  羽转头,问天:“殇姐姐,你在外国不是被称为Alsa吗,你觉得这枚校徽,市场价估计是会多少?”

  “不贵,就几千万吧。”殇笑着回答。

  羽失望地说:“还以为能卖个好价钱呢。”

  雪摇头:“等于普通人家一生要花的钱。”

  羽点头:“原来这么贵啊,下次要卖个好价钱!”

  楚天霸满头黑线,他还以为三人讨论的是这个校徽漂不漂亮呢,原来是在打这枚校徽的钱的主意,怪不得羽怎么眼睛闪闪发亮呢。

  雪看见了校服,拿起外套穿在身上,天、羽也如法制炮,只穿上了外套,雪把校服的拉链拉一半,有一种随意的气质,殇把校服拉链拉好,一种大方的感觉,羽不拉拉链,有一种活泼的气质。

  随着左转右转,三人终于到了高一(绯)班,里面所有的同学学习成绩都出类拔萃,随便拉一个都能赢得奥数冠军,特别是墨祊無,曾拿过奥数世界冠军。还有一个秘密,里面的所有同学都是某个大集团的富家千金,富家少爷。

  殇看见高一绯班的门紧闭,摇了摇头,雪也偏过头。

  “砰!”门被华丽丽地踹到了墙上,正在上课的老师被吓得三魂没了七魄,所有同学齐刷刷地向罪魁祸首——我们的羽小姐。“啧啧,居然轻轻一脚就被踹到了墙上,好弱的门哦……”只是,我们的羽小姐似乎还对这件事没有任何的悔改态度,还在怪罪……门不结实。

  门不结实?楚天霸在监控里看到这一场面,哭笑不得。“这门采用了德国技术。”雪吐出几个字。

  “恩……姐,什么意思?”羽反应慢半拍。

  殇扬眉:“意思是,这门一个军队来踢都踢不开。”

  羽终于懂了:“看来,这门,还是蛮结实的哈。”

  所有同学刚刚上课,就被这件事给扰的没了上课的心思,老师想发火却又不行,一看三人的徽章是最高级,直接把三人请到了讲台上:“咳咳,各位同学,这是我们的新同学,三位同学,请做一下自我介绍。”

  雪皱眉:“冰樱。”

  羽笑着:“我是殇雨蝶,请多多关照。”

  殇也笑着:“我是魔天,请多多关照。”

  “冰樱同学的头发好美丽!人也好漂亮!我们支持冰樱同学!”草痴A说。

  “什么嘛,殇雨蝶同学好可爱,我们支持殇雨蝶同学!”草痴B说。

  “难道你们就没发现温和的魔天同学吗?她像一潭湖水,波澜不惊,我们支持魔天同学!”草痴C说。

  。。。。。。。。。。。。。。。。。。以上全是废话。。。。。。。。。。。。。。。。。。。

  “座位。”雪轻轻地吐出了两个字,但是因为是座冰山,沸腾的全班都安静了下来。

  “咳咳,三位同学,你们自己挑吧!”老师故作严肃。

  雪走下讲台,做到了第三排的位置,全班女生都小声地交谈了起来:“天哪,她居然敢坐墨王子的旁边!”

  “哼,就算她很漂亮,她等会儿肯定也会被墨王子给赶走的!”

  ==============以上是废话=================

  羽坐到了雪的后面。

  “天哪,焱王子的旁边一个人都不敢做,她居然敢坐上去?”

  =============以上又是废话================

  殇坐到了他们两个的后面。

  “天,江王子的旁边!她们三个是故意坐在王子身边的吗?哪里来的野丫头,居然敢坐王子身边。”

  说话的是一个嗲声嗲气的女孩,本来很清秀的脸蛋却因为化了浓妆看上去有些妖娆,却失去了清秀。

  “呲!”一张扑克牌擦过她的脸蛋,还差一毫米,她的脸就会被划伤,扑克牌紧紧地插在了她旁边的墙上。

  “你的脸!”雪冷冷地吐出了三个字。

  什么意思?全班人都静下来。

  “意思是,下次,这张扑克牌的对象,就是你的脸!”羽轻松地翻译,不知这句话是多么地可怕。

  那个嗲声嗲气的女孩吓得嘴巴紧闭,脸色苍白。

  上课才一会儿,三位王子又走了进来。

  無看见自己位子的旁边坐了一个银色头发的女孩,下意识地说出一个字:“滚!”

  雪毫不惧怕:“示范!”

  無皱眉:“什么意思?”

  胆子太大了!焱和澈直接惊了,从来没人敢这样对無说话。

  雪抬起头,冷冷地吐出几个字:“我说,我不会滚,请你示范,怎么滚!”

  無一呆,记忆中,似乎也有人曾经这么和他说过。

  鬼使神差的,無没让雪走,直接坐在了雪的旁边,和雪一起会周公。

  焱抬了抬头,他发现自己的位子旁边也有一个粉红色头发的女孩,似乎已经睡熟,焱恶作剧的戳了戳她的脸,睡梦中的羽嘟了嘟嘴:“琪琪,别动!”

  琪琪?焱哭笑不得,感情这家伙是把他当chong物了?焱看见無已经睡着了,也闭上了眼睛。

  澈看见自己座位旁边也有一个蓝色头发的女孩,笑了笑:“看来,我让你走也没用了!”于是,直接在殇的旁边睡着了。

  =================================================================================================

  对于本文,星辰想和大家说声对不起,星辰不小心删除了前面几篇文/(ㄒoㄒ)/~~本来想补一下,但星辰是个懒虫,不想再打字,所以,雪对于是谁救他的她还没查,如果看过前面几章文的童鞋,星辰希望你重看,因为星辰前面写的那几篇文星辰打算放弃,有可能以后的文中会出现他们的回忆,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希望各位童鞋理解,星辰在这里感谢各位,么么哒~新一年祝你们心想事成,万事如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