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昔年桃花不相识

第208章 斯人可归?

昔年桃花不相识 雏鸳 1473 2017-11-08 20:00:00

  后来秦太傅随洛阳下朝也一同来看望过昔年。

  秦太傅神色懊悔立于床头,黯然道:“你这丫头怎么生来多磨,老夫若是没保住你,该如何交代?”

  众人不知秦太傅话中何意,只以为太傅十分爱惜这个弟子,便也不曾多想,倒是秦诗诗仿佛明白一般,看着床上的昔年眼角含泪,拉着秦太傅坐下,不停宽慰着老人。

  此后几日,秦诗诗每日准时前来,守在塌前一待就是半日,期间貌似十分心疼得模样,总忍不住暗自啜泣。

  绿柳见此此前对秦诗诗的芥蒂也就烟消云散,心想她许是真心心疼我家小姐。

  唯有武婉儿觉得奇怪,先前并不知君珞与秦诗诗这般要好,后又想君珞到底是秦太傅的关门弟子,想来两人也相识多年,听闻那秦诗诗身子素来不大好,想必也无法跟着这丫头四处胡闹罢。

  就在昔年昏迷不醒的第七日,刘福禄亲自带着洛瑾郇的口谕前来诏昔年入宫,却见太子府中众人围绕,好生疑惑,最后从洛阳口中得知这丫头病重恐有性命之忧,当即一惊,前往塌前查看一番深觉昔年状态确实不好,才返程回报给洛瑾郇。

  令人意外的是,不久洛瑾郇便着便服,亲临太子府探望昔年病情。

  洛瑾郇到时,并没有着人通报,走得很急正如心中焦灼一般,几位太医见来人一时还未反应过来,刚要躬身行礼,洛瑾郇抬手道:“不必行礼,那丫头得了什么病,朕听福禄说似是急症,危险得很。”他一边说着脚下却一刻不停,直奔屋内,便看见那小人毫无生气地躺在床上。

  众人皆自觉让道,洛瑾郇径自走到床边坐下,伸手摸了摸昔年的额头,冰凉一片,又握了握她的手,仍是如此,不由愠怒道:“谁来告诉朕这丫头究竟是得了什么急症!”

  以为太医被退了出来,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个所以然,不是不懂,而是不敢说,天子脚下太子府内,曾得陛下赏识的女子,如今竟叫人神不知鬼不觉地下了许久的毒,这话该如何禀报才好?

  “都哑巴了么?!朕问的话你们都答不出来还是不会医治!”

  众人深觉意外,瑾帝竟如此重视!

  终于,犹豫片刻,还是洛阳上前一步,将事情原委一一告知,“君珞是被人长期投毒所至,中的是一种十分罕见双生三色堇的毒,唯有去天山寻来此花,方能解此毒。”

  “双生三色堇?朕竟没听说过,可有派人前去寻找?天山这般远日夜兼程也需半月余,可朕看这丫头如今面色奇差,可撑得住这些时日?”洛瑾郇心中紧张,也忘了什么分寸,一连抛出几个问题,问得有些急切。

  “儿臣已经派人去寻,几位太医也用尽各种药材,希望能将君珞的命吊住,坚持到解药回来。”洛阳冷静地回答道,他此刻心中也是一片慌乱,却要保持镇定,父皇担心得也是他正担心的,浮生去寻花,以他的本事应当是不成问题,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这丫头究竟能不能撑到那时。

  “好,无论用什么药材多珍贵也无妨,若是不够只管从宫里拿,朕命你们无论如何都要保住这丫头的性命!”洛瑾郇转而沉声对着几位太医道。

  洛瑾郇终于冷静下来,他在心中不停地告诉自己,这丫头不是雪儿,她不是......他仿若想起那年冬日,京都漫天风雪,那男子一身丧服神色清冷立于棺棝之前。

  他问:雪儿怎么了?

  那男子惨然一笑道:雪儿没了......

  他不可置信地揪着那人的衣领,怒不可遏猛挥出一拳,一下便将那男子打翻在地,他愤怒,歇斯底里:我将她好好地交给了你,为何你却没保住她!

  他又质问:如今她一个人走了,你为什么却还在这?

  当时他便觉得,他与老友的情意都在那一天,随着雪儿的离世,一并死在了那个大雪纷飞的冬日。

  雪儿出嫁之后,他就不曾再关注她的生活,他不愿见她在旁人怀里笑颜如花,也不敢知道她究竟如何美满。

  床上的人与雪儿这样相似,雪儿去世时至今日正好第十七个年头,年关便是雪儿的忌日,这女子今年也正好十六岁,雪儿...难道这世上真有轮回一说?我以为你会在三生石前等一等他,如今是你又回来了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