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昔年桃花不相识

第195章 坐实罪名

昔年桃花不相识 雏鸳 1552 2017-10-26 20:00:00

  又过了两日,听闻大理寺已经将所有账簿查阅,发现每一条都确实是直指洛阳,更有那矿上掌事口供称,他只是那金矿明面上的老板,实则背后的真正所有人是洛阳,那掌事的更是交出一枚令牌作为证据,那令牌一出,当时堂上便一片哗然,原来那令牌正是太子府手令,由司制坊亲自绘图制作。

  当即便坐实了洛阳私自开采金矿的罪名,当日下午便有一堆士兵将太子府围得水泄不通。

  昔年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是一惊,当时虽提点了一些,但洛阳的详细计划她并不曾询问过,就连武婉儿得到消息,赶来太子府都被拦在门外,最后还是心有灵犀地遇上了浮生,才神不知鬼不觉地溜进了府里。

  武婉儿见到昔年的第一句话就是:“怎么回事?洛阳那厮该不会就折在这事上了吧?”

  不等昔年说话,绿柳先呸了几声,直说武婉儿口无遮拦,护主之心可见一斑。

  武婉儿不好意思地吐吐舌头,又转头望着昔年,见她毫无反应,却仍忙活着手上的活,不停指挥着府上的下人将荷花池清理干净,武婉儿可坐不住了,忙问:“你在干嘛呢?我说的话你听见没啊?”

  昔年干净利落地回了一句:“听见了。”又继续指挥着下人,“把那边也清理干净了,一点都别给我留下,知道么?”

  “诶,你听见了倒是给我回个话啊,都这档口了,你还摆弄这池子做什么?”

  “摆弄池子当然是要种花啊,入秋以来这荷花都败落了,不种些旁的花儿来应下景,我这皎月阁得多难看?”昔年回得理所当然,完全没有一点心急的样子。

  武婉儿还想说些什么,却被浮生拦住,浮生冲她使了个眼色,武婉儿才砸吧着嘴,安分地找了把椅子坐下。

  “你可是已有应对之策?”不似吴婉儿的急躁,浮生从容地站在昔年身侧,淡然问道。

  昔年翻了个白眼,吐出一句——“没有。”众人皆是无语,尤其是武婉儿,下巴都差点没撑住,掉在石桌上。

  “那你这......”浮生惊疑不定。

  “哎...”昔年叹了口气,回身坐在下,“我这不也在等消息么......”

  话音刚落,便远远看见一个灰衣身影转过回廊,昔年忙招手喊着浮生一块坐下,又转而对着几个丫头道:“去准备些吃食,再泡一壶好茶来,对了,我记得前段时间陛下貌似赐了些极品龙井?春桃,你去找找,看看还有没有,另外再给本小姐打盆水来,我需净净手。”

  一通吩咐下去,几个丫头都各自领了命忙活起来,一时之间院中便只剩昔年、浮生与武婉儿三人,浮生若有所思地睇了昔年一眼,又见夕影快步走入视线,方才明了她这一番举动,但仔细一想又陷入了沉思。

  夕影匆忙而来,昔年忙问:“怎样了?”

  “回小姐,那些证据被查出之后,陛下龙颜大怒,但殿下此时尚稳得住,正在堂上要求与那掌事的对峙。”

  “贵妃娘娘和太傅那边呢?”尽管周围已经没有外人,昔年还是刻意压低声音。

  “太傅已经进宫,想必是要稳住陛下,娘娘那边已对陛下表示,若殿下真做了不该做的事,皇子当与庶民同罪,绝无怨言。”夕影低声一一禀报。

  昔年沉吟片刻,看沈馨与秦太傅的反应,尚还淡定,也就意味着一切都在按他们计划的方向进行,若她猜的没错,真正的好戏才要开始,想到这昔年薄唇勾起,冲着夕影勾了勾手指,夕影会意,凑上前来侧耳倾听,“咱们就把戏做得逼真一点......”

  昔年凑在夕影耳边嘀嘀咕咕一阵,武婉儿分外好奇他们两究竟说了什么,遂凑上前去想要听个墙根,哪料啥都没听着,那两人便分开,只见夕影面露难色道:“小姐...这样会不会......”

  “不会,放手去做,我相信你能拿捏好分寸。”昔年委以重任般地拍了拍夕影的肩膀,不禁暗忖着,想不到夕影平时看起来挺清瘦的一个人,原来摸起来竟这样结实......

  其实他也知道,君小姐出的计策对殿下是有极大的帮助,但他望着面前这女子又忽而觉得她竟有些凉薄的意思。

  昔年怕待会儿几个丫头回来了,看见夕影不好,她十分清楚自己身边一直有一枚不定时炸弹,所以一旦有什么重要的事,都是自己直接去书房找洛阳,或者尽量支开这几个丫头,毕竟像绿柳这样没心机的丫头知道了什么都容易说漏嘴,便趁着几人还未回来,叫夕影领命而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