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昔年桃花不相识

第188章 人如草芥

昔年桃花不相识 雏鸳 1447 2017-10-19 20:00:00

  待齐福当铺查封完毕,几人领着衙役又准备转道前往钱府,可钱贵却跪在地上任人拉扯挪不开身,昔年才发现他不知何时已经老泪纵横,伏在阶上面色悲怆,这当铺是他一生心血,如今这番场景,大约是将他所有信念都打破了。

  昔年只得在心中感叹一句,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见此情景,原本想叫人备马的手又收了回来,安静地拢回袖中,扶着绿柳的手上了马车,人心贪婪,原来毁了他的信念便已是对他最大的惩罚,她也懒得再作孽徒添他肉体上的不快。

  下一站便是钱府,洛阳领着她在前厅坐下,经过前院,钱贵几房夫人均跪在两旁涕泪纵横,各自凄楚地叫唤着枷锁在身的钱贵,而钱贵双目空洞似是受了极大的打击,对一切都充耳不闻,任由旁人拉扯着进了府院。

  洛阳见她不大想说话的样子似是有些烦扰,便差人前往院中,只听那人大声呵斥几句,钱贵那几位夫人才渐渐止住的哭声,改为小声啜泣,世界终于清静下来,昔年微皱的眉头也舒展开来。

  洛阳又命人跟着钱贵,将那枚玉佩取来,看昔年闲暇地坐在椅上把玩着桃花扇,才放下心来,坐在一侧。

  不一会儿,钱贵便捧着那枚玉佩走来,步路蹒跚,他也明白今日这阵仗,齐王也是放弃他了,直到看见昔年,那双浑浊的双目才又闪过一丝希冀。

  钱贵几个健步走至昔年跟前,‘哐啷’一下跪倒在昔年脚边,动作之大连带着身上的枷锁碰撞发出几声刺耳的金属声,涕泪纵横道:“姑娘!这是姑娘的玉佩,罪人钱贵愿双手奉还,都怪钱某有眼无珠得罪了姑娘,求姑娘手下留情,放钱某一条生路!这些家产都是钱某一生打拼而来,求姑娘开恩啊...只要姑娘愿意,钱某感恩涕零......”

  昔年望着跪在自己脚边的钱贵,只觉一个人的自尊真真轻贱,昔日他为了一丝贪念几乎断了两个孩子的活路,今日又为了这荣华俗物和一条老命,这样轻易地跪在自己面前苦苦祈求。

  昔年有些好笑,轻启朱唇,“钱老板好像求错人了,我一个小女子好像没有这么大的权利替任何人开恩。”

  那钱贵却充耳不闻,好似面前就是他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伏在地上前挪两步,扯住昔年的裙摆,苦苦哀求,“不,我知道,姑娘本事通天,只要姑娘开口,太子殿下...不,还有皇上定会网开一面,留钱某一条老命!只要...只要姑娘肯开口,钱某就还有活路!届时钱某定将这玉佩双手奉还!”

  钱贵也是急病乱投医,竟指望她能开口求情,昔年只觉听了个天大的笑话,冷着一双眸子端坐在椅上,抬脚撇开那双扯住她裙摆的脏手,宛若高高在上的天神睥睨着众生,冰寒刺骨的冷意浸透人心。

  原来两条人命竟轻贱不值一块玉佩。

  她说:“昔日那两个来当玉佩的孩子满怀欣喜,只期望着能用这块玉佩换些银两吃上一口热乎的包子,钱老板可曾想过,你强夺了这玉佩几乎让那两个孩子横死街头?因果循环,钱老板可何曾料到会有今日的下场?”昔年顿了顿,望着那块温润如初的白玉,道:“还有...钱老板怕是糊涂了,此时你不是已经跪在吾身前双手奉还这玉佩了么?何来届时之说?”

  说着昔年便伸手将那玉佩捏在手中,起身道了句乏了,便领着绿柳登上门外的马车,靠着软枕小憩起来。

  而身后的钱贵则万念俱灰,瘫坐在地上,此时此刻他才真正明白,她那句来日方长究竟何意,原来是这样...原来他一时贪念惹来的竟是这样的灭顶之灾.....

  洛阳望着昔年离去的背影,口中百味陈杂,这就是那玉佩的故事么?原来她幼时曾吃过这样多的苦头......

  他忽然想起那日武婉儿欲言又止的话,好似知道更多内幕。

  洛阳也深觉这场闹剧索然无味,但碍于皇命还是耐着性子等到所有证据查抄完毕,才踏上马车坐在昔年对侧,看着她熟睡的面庞,红唇娇艳欲滴,似是做着一个极不安稳的梦,但手中却紧紧地握着一个包布,布角散开,露出中间小心翼翼包裹的那枚玉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