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昔年桃花不相识

第166章 凤栖的尊严(一)

昔年桃花不相识 雏鸳 1600 2017-09-27 20:00:00

  凤栖跪着求他们,他在哭,可她奄奄一息地趴在凤栖背上,视线越来越模糊,她想说,凤栖,别求他们,他们不配。

  可她出不了声,气若游丝,他越来越害怕,他求了一个又一个,本身就脆弱的衣衫膝盖处早已扯出两个破洞,他的膝盖血肉模糊,他的额头红肿一片,渗着血珠淌在她的手上,有丝温热的错觉。

  凤栖...凤栖别......

  后来她晕了过去,她不知道凤栖是如何将她带去就医,但她却很庆幸,她们终于遇上一个好人,一个愿意不收钱替她们诊治的大夫。

  她醒来的时候正躺在一张竹席上,脏乱的身上也终于没有了那股难闻的味道,她第一个念头就是凤栖呢?她的凤栖去哪了?

  还好像是听见她心里的呼唤一般,凤栖那双黑曜石般的眼睛终于对上她的视线,那视线带着难以掩藏的喜悦,她有些没心没肺地想着,凤栖的眼睛真是好看,像是装着浩瀚星辰一般。

  凤栖说她伤及脾脏,要休养好些日子,那大夫心好暂时收留他们在这养病,可他们却付不出药钱,那大夫笑着摇摇头,说:无妨,算我行善救人。

  但凤栖却觉得不能平白受了人家这样大的恩惠,毕竟他们无亲无故,又或许越是看清这世上人情冷暖,越是明白这恩惠难能可贵。

  那段时日,凤栖将大夫家所有的家务全部包了下来,而她只想陪着凤栖,凤栖不肯她也不依,拗不过她的倔强,凤栖只能替她搬来一张小藤椅,让她躺在院中,而他从早到晚不停忙碌着。

  京都的雪停了,却比下雪的时候更冷,她瑟缩在藤椅里,看着他原本那样好看的一双手浸泡在刺骨的冷水里,他将院子打扫干净,拧着抹布里里外外擦拭不停,做完了这些又将一脚盆一脚盆的衣裳丢进水里。

  起初她还不知道,为何大夫家总有洗不完的衣裳,后来她才晓得,凤栖为了赚钱给她买食物补身子,将附近所有人家的衣裳都拿来洗掉,仅仅为了赚取一天五个铜板的钱财,而五个铜板只够买三个包子。

  是啊,她第一次觉得三个包子的钱,这样重要,那日不过两个包子,就差点要了她的命......

  可五个铜板仍然不够他们二人生活,后来凤栖上午洗完衣裳,下午又出去,总是一个下午一个下午的不见人影,她问凤栖,凤栖不说,但他每日回来身上总是干干净净,像是特意清洗过一般,可她还是能闻见一丝奇怪的味道。

  但是凤栖却很高兴,他说这样他每日都能赚取十二个铜板,除却给她买包子的钱,他还买了一些小米,剩下的钱攒着,每过六、七日她便能吃上一回肉饼汤,她吃着包子,而凤栖总是喝着连米都看不见几粒的清粥,她想将包子分给凤栖,凤栖却不肯吃,他总说:你是病人,你要吃肉,我希望我的小年儿能快些好起来。

  她看着凤栖一日比一日瘦弱下来,她却一日一日康复起来,气色也好了许多,终于她能下地走路。

  那日她悄悄跟在凤栖身后,她看见凤栖绕到一户大宅子的后院,后院的门没有关,似是知道每日这个时候他都会来。

  她悄悄跟着进去,躲在一丛矮树后边,她身子小,也没人能瞧见,那日她看见的是她毕生都不能忘记的。

  凤栖坐在井边,不停地打着水,刷着一个又一个尿桶,一旁还时不时有小厮继续搬来尿桶,她很震惊,原来他身上奇怪的味道来源与这里,可她世上最好的凤栖怎么能干这种事?

  这时一个浓妆艳抹的中年妇人骂骂咧咧而来,那妇人一手捏着鼻子,一脸嫌弃地将尿桶放在凤栖脚边,她抬头的瞬间恰好对上凤栖那双好看的眼睛,看得眼睛都直了。

  那女人发出赞叹的声音:啧啧啧,这么好看的孩子我还是第一次遇见,你怎么在这刷尿桶?

  凤栖低着头不说话,只不停地重复手上的动作,那妇人又说:你每日刷这么多尿桶才赚几个铜板啊,不如上我楼里当个小倌,妈妈包你吃好喝好每日数着银子过,还有人伺候你,你说怎么样?

  凤栖不理,仿若没有灵魂的木偶,不停地洗刷着那些污秽的东西。

  那妇人似是恼了,一脚踢翻他身侧的尿桶,里边的东西溅了他一脚,那妇人骂骂咧咧道:活该你在这刷一辈子尿桶,不识抬举。

  凤栖还是不管,安静地洗刷完所有东西,然后望了望那条走人的小路,似乎在等着什么,他看了看自己的裤脚,默默地打上一桶清水,仔细地清洗着裤脚和鞋子,末了又用清水将手脚、脸颊清洗干净,方才满意地对着水中的自己笑了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