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昔年桃花不相识

第154章 月老府传说

昔年桃花不相识 雏鸳 1366 2017-09-15 20:00:00

  洛瑾郇满意地笑笑,转身向前走去,昔年不自觉也跟上那人步伐,直到他在河岸边停下,昔年方才注意到瑾帝手中竟拎着一盏宫灯模样的花灯,单看做工精致程度,明显不是街边上能买到的货色,不由面露讶色,“先生也来放花灯?”

  “恩,很奇怪?”

  洛瑾郇笑望着她,神色温润,不复从前那高深莫测的样子,倒有些像寻常人家的贵公子,昔年心中始然放下戒备,“恩,当然奇怪。”

  见那人疑惑挑眉,昔年又接着道:“君珞疑惑先生怎么不在府中放这花灯,偏要跑这来放,更疑惑先生在这个日子怎么还有空跑出来。”

  洛阳都被宫宴绊住,他这个宴席主人竟然溜了出来,怎能叫人不奇怪?

  “哦,这么说来是有些奇怪,不过府中哪有这城中有趣,”洛瑾郇回眸望着昔年,眸深似海,他说,“你听过这条河的传说么?”

  昔年眸光闪了闪,那人又望着手中的宫灯,接着道:“有人与我说,这河绵延不绝,一直连到月老府,若是用木牌写上有情人的名字放在这花灯中,这花灯便会一路飘到月老府,月老捡到了便会将两张木牌用红绳系在一起,而那两人便会缘定三生。”

  他低着头,昔年看不见他此时是何表情,却觉得堂堂瑾帝的背影此时竟有些说不出的落寞,不由出声问道:“先生说的人可是女子?”

  “恩?”

  昔年却浅笑起来,“多是女子相信这样的传说罢。”

  洛瑾郇恍然,“也是......”

  “先生在木牌上写了谁的名字?”昔年问。

  他却不正面回答,反而反问道:“你觉得我写了谁的名字?”

  昔年忽然想起那桃腮杏面雍容华贵的女人,“都说馨夫人恩宠不衰,想来该是先生与馨夫人的名字?”

  洛瑾郇却笑而不语,反倒看着空空如也的手道:“方才我便见你同伴在那买花灯,为何你却不买?”

  昔年方才了然,原来在街上看见的不是自己的错觉,“君珞没有想写的名字,又何必多此一举。”

  那人却挑眉,似是不信,“你与老五不是...?”

  “先生会错意了,我与五公子只是知己好友,未曾有过私情。”

  昔年笑着摆摆手,坦然之色确有几分让人信服的味道,洛瑾郇始觉她说的可能是真话,却仍不住打趣道:“流水无意岂知落花无情?”

  昔年只好继续解释道:“五公子曾因我救了他一回,所以错将感恩当做喜欢,但我已与五公子说明,如今我二人只是挚交好友罢了,先生真的误会了。”

  “哦?他那样的身份你都不动心?”

  “钱财于我如浮云。”昔年笑得不以为意。

  极简短的一句话,却叫洛瑾郇有些恍神,他记得那女子也曾说过同样的话,他曾问她,他能给她天下所有,为何独独喜欢那人,那女子也是这样坦然道——钱财乃身外之物,我要的不过是个一心人罢了。

  也是这句话,让他终是羞愧难当,因为最后他竟用那女子与她所爱之人换了这万里山河,既然给不了她想要的,便用她换取了最大的利益,这让他一度觉得自己如何配得上那样好的女子。

  自古江山美人难两全,他受不了这江山的诱惑,而放弃了她,可直到后来他终于君临天下,登上最高位俯视众人,却如斯寂寞,而他终于后悔,那女子也再回不来。

  洛瑾郇不再言语,静静地自袖中掏出火折子,取下灯罩,将其中固定的蜡烛点燃,又将灯罩罩上,末了虔诚地闭上眼睛,昔年不知他究竟许了什么愿,只知道方才她猜的名字只怕是猜错了。

  她上前两步蹲在洛瑾郇身侧,侧身望着那个中年男人,他睫毛很长,烛光照映下在眼睑处拉出一道长长的阴影,她忽然觉得这男子也不是那样不近人情的帝王,至少现在不是,半晌他才睁开眼睛,小心翼翼地将那宫灯放入水中,而昔年则帮着拨动河水,推着那宫灯飘入河中,汇入那花灯大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