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昔年桃花不相识

第126章 为我所用

昔年桃花不相识 雏鸳 1274 2017-08-20 16:00:00

  昔年挑眉,说实话她原本就没想在这尘世争得什么,可今日这番敲打,却着实叫她心中生出些不快,回想太傅临下车时那句话,望着那榻上之人,忽然盈盈笑开,有种说不出的风情,“娘娘怎知太傅所有不能为我所用?”声音不大不小,一如往常。

  看沈馨的表情,也是一愣,她原是想叫其知难而退,总以为不过是相貌出众些的女子,才叫洛阳一时迷了心智,自然不曾想到殿下这女子能说出这番话来,轻声细语却带着与生俱来的自信,那一瞬竟叫她对这句话生出些相信之意,的确这样的女子,含笑而坐不露声色,确如洛阳所说,是个能生存于后宫的女人,可她仍是不喜这女子。

  自古君王最忌讳的便是沉迷美色,这样的女子,太过危险,她的孩儿不能成为那样的君王,即便这女子有足够的才能以助我儿,她也不能放心,深爱既是软肋,君王岂可存之?

  昔年望着塌上的女子面色阴晴不定,她才想起自己的初衷,不免心生感叹,你又何须与他人平白生出这些争执?末了,洒脱一笑,尽显诚意,“娘娘何须如此介意,须知君之介然,于人则或非耳。”

  沈馨哑然,惊疑不定,“本宫不信王权富贵你也毫不动心,若真如你所说,你又何必掺和进来?”

  “我若说出于情谊,娘娘可信?”

  “你当本宫是三岁孩童么?”

  悠悠叹了口气,这皇宫究竟是个怎样的地方,猜度之心尤胜之,昔年思绪转了一圈,只得摊着手道:“娘娘不知,君络心中之人并非太子,不知这样说可能叫娘娘相信一二?”

  沈馨望着殿下之人,神色坦然,气度与普通女子终是不同,半晌叹道:“罢了,本宫便信你一回。”

  昔年尤记得临走前,那宫装女子眸色晦暗不明,话语间仍带着一丝警告的意味,她说:“本宫希望君姑娘能记住今日所言。”而她没有再回答,径直出了那浮华无比的朝雪宫。

  塌上那女子仍倚在那,眸色深沉不知在想些什么,半晌她终于开口,对着身侧的婢女,“碧瑶,你觉得她美还是本宫美?”

  碧瑶有些不明所以,却恭谨答道:“娘娘冠宠后宫,自然是娘娘,君小姐虽与娘娘有几分相似,却无娘娘韵味。”

  “是么?”沈馨抚上自己的面颊,如花娇颜风韵不减当年,一双秋水剪眸神色凄凄,“为何我却觉得是我像了她......”

  这话不知是说给谁听,又或原本就是说给自己听的,没人明白,这诺大的朝雪宫浮华依旧,而她终是陪伴了瑾帝一生,尽管有些事情她也早已明白,可终归是自欺欺人要多上几分。

  殿门外如意池,晚风凄凄渡廊过,红烛曳曳顾明灭,闺中伊人颦双黛,百转愁绪婉婉来......

  她仍记得那年烟花三月,正是花开时节,扬州的琼花举世闻名,她带着碧瑶私做男子装扮,一树琼花之下,那男子正是少年英气勃发时,置身花海她竟不知是花迷了眼,还是叫那男子掠了神,二人遥望对视,他竟能一眼识破女儿身。

  他笑问——你叫什么?

  她忘记回答,只觉那嗓音低沉优雅,悦耳动听,比之之后他说过的所有情话,她还是觉得彼时这句最为动人,那时他眼中倒映的除了花,便是她。

  彼时少女不知愁,化作少年把花赏,岂知花海遇三郎,终此一生守一人......

  那宫装女子痴坐许久,直到廊外一明黄身影,似闲庭信步而来,柔柔唤了声——馨儿,那女子眸中忽而亮堂,又生出许多期许,百转愁绪终是化作满眼柔情,顾不得身份尊贵,倒似未出阁的妙龄少女,拎着裙摆向那人奔去,一声夫君便已足矣......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