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昔年桃花不相识

第93章 秦诗诗(二)

昔年桃花不相识 雏鸳 1449 2017-07-19 20:00:00

  “秦姑娘唤我可有事?”

  秦诗诗欲言又止,最后屏退了旁人,只余她二人才上前拉住昔年的手,缓缓开口:“年儿,你这些年都去哪了?”

  一开口就叫昔年怔住,她漫不经心地将手抽回,笑着说道:“秦姑娘怕是认错人了,我是君珞,不曾叫过也不曾认识一名叫年儿的女子。”

  秦诗诗固执地拉住昔年想要抽回的手,“不,我认得,你就是年儿,”说着便抬手抚上她的额头,像是陷入了回忆中,“她额上也有一枚与你一般无二的朱砂胎记。”

  昔年顿在那里,口中苦涩难言,二人可以说是从小一起的玩伴,“秦小姐......”

  话未说完就被秦诗诗打断:“你从前都唤我秦姐姐,我知你这些年定是受了许多苦,你若不愿承认,也没关系,只当这是你我之间的小秘密罢了,我不会告诉旁人。”

  终是狠心将手抽了回来,“秦小姐若是想要君珞唤你秦姐姐也是可以的,只是希望秦姐姐不要再把我与旁人混淆,若秦姐姐找我就是想说刚才那番话,那如今也说完了,太子的马车还在府外候着,君珞不敢怠慢,只得先走一步了。”说完转身要走。

  “年儿!”秦诗诗有些急,欲言又止,一句话在舌尖百转肠回终是在昔年转身的瞬间,说出了口,“凤栖...凤栖可好?”

  昔年的手在袖中紧了紧,还是忍住没回头,浅浅一句他很好化入风中,便再没回头一路不停,直奔府门。

  榕树下的女子苍白的脸上终是露出一丝笑意,活着就好,活着就好......

  昔年坐在马车上,反复咀嚼着秦诗诗的话,纤细的小手无意识地摩挲着那枚胎记,十年了,原以为所有人都应该知道她葬身火海,再不会有人认出她来,没想到仅一枚胎记,只怕不止是秦姐姐,太傅也是早就认出自己罢。

  回忆扑面而来。

  她不知道若是自己身份暴露,会有怎样的后果,当年的事她也不傻,这世上有几人敢撼动堂堂丞相府?一夜就灭了昔府满门,背后之人寥寥可数。

  秦姐姐......

  是了,昔家与秦家是世交,她们是从小的玩伴,那时凤栖与她几乎形影不离,连听太傅讲课也是一起的,她从小就不老实,凤栖算是近墨者黑,秦姐姐身子一直不大好,他二人干的那些勾当,秦姐姐自然是做不来的,至多只是他两身后的小跟屁虫兼善后者。

  每回他二人弄得脏兮兮地,秦姐姐总在一旁忍俊不禁,笑着说她就是一只小花猫,然后命人将自己的衣服拿来给昔年换上,他二人闯祸受罚时,秦姐姐总会帮着求情善后。

  亲姐姐的院子里种了棵枇杷树,每当枇杷结满枝头,她都要上树尝个鲜,而秦姐姐总是担心地在树下惊呼......

  儿时的时光真是一去不复返,如今物是人非,秦姐姐还是当年的姐姐,而她昔年只是如今的君珞罢了......

  昔年心情不大好,脸上虽习惯性挂着浅笑,笑意却未到眼底,一到太子府就直接回了居住的皎月阁。

  皎月阁,坐落在荷花池中央,现在是初夏,窗外就是大片大片的荷叶,微风中不不时带着阵阵荷香,周围并没有什么巨大的遮挡物,到了晚间,倚在窗边就能看到一轮明亮的皎月,也是因此得名。

  洛阳原本是长居于宫中太宸殿,但自从昔年来了,即便再忙也尽量赶回宫外的太子府,只为每日能瞧一瞧心中那小人儿。

  “夕影,事情办的怎样了?”洛阳步履匆匆,刚一进门就看见迎上来的夕影。

  “我们的人已经安排进去,只是要取得对方完全的信任,恐怕还需要一些时间。”

  “好,吾最不缺的就是时间,盯紧那几家的动向,免生意外。”黑色的瞳仁中有一丝冰凉的杀意浮现。

  “是!”夕影说着就要退下,却被洛阳叫住。

  “那个...君珞呢?”在提到这个名字时,紧绷的脸上终于浮出一丝暖意。

  “呃...”夕影看了自家主子一眼,“君姑娘今日去了太傅府做客,回来的时候似乎......不大高兴,现已回了园子。”

  洛阳没再说什么,只挥挥手,让夕影退下,反复在心中咀嚼着那句不大高兴.....末了唤来管家,让他将梨园的说书先生请到府里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