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热血红妆

第3章 初遇故人

热血红妆 晗阳 1768 2015-09-01 19:57:53

  想到这儿,玉璘潇左瞅瞅右看看,终于发现了她的医药箱。其实吧,也不能算箱子,顶多就巴掌大,该算个盒子。里面西药、中药、草药、药膏都放了一点,种类多、数量少。另外,还有她的最爱——镜子和手表。作为一个自恋狂和拥有时间观念的人,自然离不开这两样东西。玉璘潇看见了,高兴地说:“亲亲宝贝,我终于找到你了!”开心地又在地上玩了一会儿。

  太阳已经偏西,天空像泼了一盆血一样,鲜红鲜红的。按古代时间来讲,应该是“四月春晚沁花香”。玉璘潇寻了一会儿,不一会儿就发现了一个山洞,她先丢了一块石头进去,发现里面没有毒蛇猛兽,便找了一堆干草,铺在里面,躺着又回忆起那晚的事。不知不觉,泪水已布满了她的双颊。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所有人都瞒着我?为什么所有人都像耍猴一样耍我?好玩吗?把我玩弄于鼓掌之中,看我失魂落魄的表情有意思吗?我恨,我好恨,我恨我自己为什么什么都不知道,为什么?!”玉璘潇先小声呜咽,不一会儿,便嚎啕大哭起来。那泪水里有愤怒,有自责,有伤心,有苦楚,更多的是不甘和狠戾。

  “为什么?三岁之时,没爹疼,没娘爱,这些我都不在乎。因为我一直是尊敬他们的,却没想到,孙尚,你就是这么回报我的‘尊敬’的,我恨你,恨不得将你千刀万剐,恨不得将你五马分尸,也解不了我的心头之恨。”玉璘潇全然没发现,自己的手指甲已嵌入手掌,血水一滴一滴往下流。

  “哈哈哈,”似是疯了一般,玉璘潇仰天大笑,这并不是开心地笑,这笑中包含着无奈、苦楚和……凄凉。“可恨我当年太傻,什么都不知道,哈哈哈!”一口气猛地没上来,“噗”的一声,吐出了一阵血。

  发泄完之后,又如小鸟依人般,蜷缩在角落里,低声呜咽:“呜呜呜……为什么?为什么我想有个家就这么难?为什么非得弄到家破人亡才甘心?他们都说怨我,我就是个祸害,我是个祸害……妈妈当初为什么不打掉我呢?为什么要让我受这种苦?她难道不知道,我独留此世更痛心啊……”呜咽几句后,玉璘潇带着充满困意的泪水入睡了。

  远处一双眼睛微微翘起,低声道:“孙尚?难道她是南冥国的倾颖公主。不、不可能。她明明是小妹,”说到这,他想了想,又道:“或者南冥国的倾颖公主办成凌珑郡主来凌王府认亲,呵呵,事情变得越来越有意思了。也罢,我就先不去禀报父王了,观察观察再说。”

  正欲动,玉璘潇猛地惊醒,来不及细想,随手摘了片叶子扔了过去。

  “既然来了,不好好招待招待你,怎对得起我刚才的一番演戏?”玉璘潇顿时冷若冰霜,这个男人太可怕了,刚刚在她身边好久竟然没发现,看来此人不能久留,知道我秘密的人,必死!

  那个神秘男子愣了一下,显然惊讶于她的身手,但那只是短短一瞬间。随即,将那片叶子夹在食指与中指之间。然后大摇大摆的走了出来。

  月光下他的轮廓很美很美,笑容轻轻的,身着一件银色的丝绸锦袍,在月光的沐浴下,显得犹如天人一样的存在。

  “做戏?可在下并没有看出来?不知是真是这样还是被我发现用以的借口?”那个男子瞅着那片叶子笑道。

  这一切看在玉璘潇心里并没有什么特别,没有一丝爱慕,反而多了一层紧张,没想到一来就遇上个厉害的主儿,从他的举止谈话间可以看出他高深莫测的武功,可恶,没想到那么快就被识破了。但玉璘潇并没有慌张,冷笑道:“难道公子没见过那么高深的演技?”

  这句话问得好,等于是变相的问“你相不相信我哭着的时候说的话是真的”。如果他说“见过”,则他就等于承认了她在演戏;如果他答“没见过”,到是真的相信了玉璘潇刚刚哭着时候所说的,那么此人必不能留。

  谁知他却来一句:“看来姑娘的秘密还有很多,与其费劲猜,不如派人查查岂不更好?”

  这话触碰了玉璘潇的底线,她最不喜欢被人调查,好,很好,他倒是会时时刻刻触碰她的底线。这话就像一根导火线一样,果然,只听玉璘潇一声吼,“拿命来!”便冲了出去。

  神秘男子本想趁机试试这丫头的武功的,没想到脾气那么暴躁,刚激了几句就火了,毛毛躁躁的。

  飞在半空中的玉璘潇突然想起了绯云的话:“你什么都好,就是脾气太火爆,静下心来,要做凤清影,不要做傻头傻脑的玉璘潇。”她喜欢做玉璘潇,因为那是她真实的自己,但转念又想,因为自己的暴脾气才使得绯云不喜欢玉璘潇,她就改,改到生活里也能运用凤清影的优点为止。想到这儿,她立马转变方向,飞入丛林深处了。

  那个神秘男子本想好好展示一番,却没想到她竟放了他“鸽子”(貌似没约定吧),只是摊手表无奈。

  一转身,又在黑夜之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