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血花阴晴 蝶舞凌乱

第三章 家庭破碎(没发出去 重发了)

血花阴晴 蝶舞凌乱 卡溪 1404 2016-02-17 13:57:16

    等两个人把棉花糖吃完后还又玩了许多的游乐设施:旋转木马、过山车、海盗船、碰碰车……最后当夜幕降临后玩了最后一个游乐设施:摩天轮,小箱子缓缓上升,视眼也越来越广阔,整个城市灯火通明。  

  小蝶把脸贴在玻璃上看着外面,惊叹道:“妈妈,城市里好漂亮啊。”  

  冷柔初只是坐在椅子上望着小蝶,等到一圈转完后冷柔初拉上小蝶走出小箱,对小蝶说:“小蝶,都这么晚了,我们快回家吃蛋糕吧。”  

  “恩,快回家吃蛋糕了。”蛋糕对于小蝶来说也是重要的,排名是:棒棒糖第一位,甜点蛋糕第二位,冷柔初排名第三位,因为小蝶的爸爸平常不怎么陪小蝶,所以排名在后面。  

  冷柔初走到售票处时停下了,售票的姐姐给了冷柔初一摞什么东西,然后就回家了。  

  回到家后小蝶的爸爸上官哲还不在家,等了一会还是没回来,冷柔初就先让管家上菜、上蛋糕。  

  冷柔初先切了一块蛋糕让小蝶吃着,一块蛋糕吃完啦,冷柔初把在游乐园里售票员姐姐给的那一摞东西放在了小蝶的面前说‘小蝶生日快乐,这个喜不喜欢。’。  

  小蝶看到了那是照片,是在游乐园里照的,“哇,都是游乐园里照的,我都不知道。”小蝶一张一张的看玩了   “还有这个小胸针,是你刚出生时给你定做的。”冷柔初又拿出一个蝴蝶状的胸针上面第一行写着‘小蝶’,第二行写着‘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八日’,这是小蝶的出身日期。  

  “哦,知道了,我先回房间把照片存起来。”说罢便一蹦一跳地上楼了,在拉开床边床柜的第二个抽屉,里面横躺着一本厚厚的相册,打开相册里面没有多少相片,小蝶把照片一张一张插入相册里。  

  小蝶进了房间不久,别墅的门就打开了,近来一个全身有很浓酒味的男人抱着一个打扮花枝招展的女人。  

  冷柔初听到客厅有动静,于是就看到了这样一个画面,冷柔初很小心的问:“哲,她是谁呀?”  

  上官哲很直接的答道:“这是我的小静儿啊,我老婆,不对应该是马上了。给,马上把这份离婚协议书给签了,这样以后我们就谁也不欠谁了。”向茶几上扔了一摞纸。  

  “为什么?我是不会签的。”冷柔初被上官哲的话给雷住了,她怎么也不明白上官哲会这样说。  

  “呵,快签吧,你看看你,没钱没地位,你不嫌丢人,我还嫌呢,怎么你是不想签呢,还是你不会签呢,是不是要我教你写你的名字啊,你看人家小静儿多优秀,长得又漂亮,还是硕士生,他的爸爸是李氏集团的董事长……”说了一大堆的话,夸得吧李静夸上天了,拿了一大堆的话来讽刺冷柔初,而李静在一旁任由上官哲抱着,还露出一副得意的样子。  

  说的让冷柔初都哭成一个泪人了,上官哲还是在说:“你看离婚协议上的条件有多好啊,房、车、孩子都归你,一年还给你们寄五千万,知道孩子十八岁。”  

  此刻谁也不知道冷柔初的心有多痛,犹如千万把刺刀刺进自己的心脏,那还是那时为了自己和家人翻了脸和自己出来住的那个人吗,还是那个口口声声说爱自己的人吗。  

  冷柔初实在听不下去了,拿起笔,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李静走过来,拿起离婚协议书对冷柔初说:“你可不要忘了明天早晨十点去民政局办手续哦。”  

  说完就朝上官哲走去,在上官哲转身离去时谁也没看到上官哲的眼神里充满了对冷柔初的歉意。  

  小蝶在楼上的楼梯旁坐亲眼目睹了这件事,眼里也是泪水,她恨那个把妈妈伤的很深的男人,那辆车本来就是妈妈自己的,那个男人却好意思说那种话,又望了一眼还坐在地上哭的冷柔初心里暗暗发誓:妈妈,我以后一定会好好保护你的。  

  然后就回到房间了,之后就发生了刚开始的情景。  

  冷柔初不知何时也回到自己的卧室里了,他想借用一晚的时间好好整理整理一下自己的心。  

卡溪

我见第三章没发出去就重新发了一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