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夕颜花开

夕颜花开

phantom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5-09-03上架
  • 3192

    连载中(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和亲

夕颜花开 phantom 3192 2015-09-03 22:56:19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公主夕颜,温婉淑惠,珩璜有则,礼教夙娴,慈心向善,谦虚恭顺深得朕心,仰承皇太后慈谕册为正一品梦浣公主,于三日后前往浣月国和亲,钦此。”  

  一纸圣旨,注定了我的人生。三天,三天之后,我就要走上一条完全不可预计的道路。  

  我身边唯一的宫女紫鸢满眼担心和惊慌的拉了拉我的衣袖。  

  我扯了扯嘴角,将手中的圣旨交给紫鸢,让她扶我起来。“不过是换一处地方罢了。”起身的每一个动作,都伴随着绑在身上的铁链的响声,哗啦哗啦。这样的声音我已经习惯了,它陪伴了我,太多年。  

  “公主先歇着,奴才告退了。”来传旨的太监微一抬头,并未施礼便转身准备离去。  

  这样的不敬,我也早已经习惯。  

  “公公留步。”我开口叫住准备离开的太监,将头上仅有的一根素银簪子拔下来塞进他手中:“天寒地冻,公公来一趟不容易,虽不是什么值钱的玩意儿,却是本宫仅剩在身边之物,就当是本宫的一点子心意,还请公公笑纳。”  

  太监掂了掂手中的簪子,轻蔑的笑了一声。  

  见他没有拒绝的意思,我便开口,“不知......本宫嫁去浣月国之后,是什么位分。”尽管是换了一处囚着,我却也想知道未来要到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囚禁。  

  “浣月国和咱们梦楼的关系公主您应该最清楚,公主既封了正一品,嫁过去,”他声音一顿“自然是不会差的,”那太监也不明说,但言语表情里却尽是嘲讽,“至于妃嫔位分,呵,公主,您还是自求多福吧!”说罢一甩拂尘扬长而去。  

  “公主,”紫鸢走近来扶我,满脸的鄙夷嫌弃,“您好歹也是大公主,被一个宣旨的太监这么欺负,您也不生气!”  

  我低头轻笑:“生气?我有什么可生气的!”我抬手拖起身上的铁链一步一步踱回床上。“不过是这皇宫里的人情太冷,早在我进来这里的时候我便知道了,何必生气?”我缓缓坐了下来,反手握住紫鸢扶我的手,带着歉疚的看着她:“倒是苦了你,没跟个好主子,双十年华,就陪我在这活死人墓里虚度了!”  

  见我提起这事,紫鸢的眼泪就止不住的流:“公主这是说的哪里的话!能跟着公主,是紫鸢三世修来的福分,虽是在这静心阁中艰难度日,却是享了紫鸢作为奴婢不该享的福分!”  

  “你跟着我处处受人欺辱,遭人白眼,连浣衣局的浣衣奴都不如!当真是我害了你!”  

  紫鸢自幼服侍我,即使是我被皇兄关入静心阁之后,受尽欺辱之时都没有抛弃我离开,这样的情意,叫我如何报答。  

  “公主千金贵体,居住这偏僻的静心阁本就受了极大的委屈,如今又要远嫁敌国,这如何使得!”紫鸢跪在我塌前,紧紧的握着我的双手,不停的揉搓:“临近年下,天气也越发冷了,公主的手冰冰的,内务府不给咱们过冬的炭火也就算了,连棉衣棉被也要克扣!”  

  “我都习惯了,”我将紫鸢扶起来,拉她坐在我塌上,“又不是第一年这样!来,抱着暖暖身子吧!”我伸出双手抱住紫鸢,“总是要熬过去的!”  

  “公主!您三天之后就要嫁去浣月了,您怎么一点都不急?”紫鸢似乎是看我太过镇定了,竟然急的跳了起来。  

  “急?”我看她的样子不禁觉得好笑:“有什么好急的?”  

  “公主,这嫁去敌国当嫔妃,嫁给一个年逾七十的老皇帝可是奇耻大辱啊!您怎么一点都不……”  

  “奇耻大辱?”我不置可否:“真正的羞辱还在后面呢!”我摸着身上冰冷的铁链,刺骨冰凉,“嫁给一个年逾七十的皇帝就算耻辱了?哥哥怎会这么轻易就放过我?浣月国的规矩,亡君的妃嫔若无子嗣,虽不必陪葬也不必出家,却都是要被遣送回娘家的!梦楼的寡妇可以再嫁,且不必讲究门当户对,到时若哥哥将我再嫁给草莽匹夫,那才是真正的耻辱!年过七十的老皇帝还有几日好活?和亲,不过是哥哥羞辱我的第一步而已!”  

  “公主……”紫鸢听了我的解释越发的不安,“皇上是您的亲哥哥,不会这样对您的!”  

  “皇上……”我微笑,“正因为皇上是我的亲哥哥,我才了解他,以他的性子,这还是下手轻的了!”  

  “那……公主可万万不能去和亲啊!”  

  不去?我又何尝不想不去?“不去便是抗旨!”  

  “可是……可是……”紫鸢满脸泪水的看着我,紧紧的咬着牙。  

  “罢了,都是我应得的!”  

  哥哥登基那一日,我便被关入这静心阁,身上拴了这铁链,终年不见阳光,出不得这阁中半步,不时的,还要迎接一些不速之客,多年来身边唯有紫鸢一人,受尽这皇宫的折磨与凌辱,如今又要远嫁浣月,哥哥,你竟不肯放过我吗。  

  如今算来,我竟也熬过了十年。  

  “奴婢给公主请安,公主吉祥!”  

  我闻声看去,是内务府的尚衣女官带着一群宫女,领头的女官非但没有行礼,更是一脸的不耐烦。  

  “大胆贱婢!竟敢擅自闯入公主寝殿!还不退下!”紫鸢大声训斥着。  

  这女官的身形像是……  

  “寝殿?”那女官好似听了天下间最好听的笑话一般,讥笑着讽刺紫鸢:“这里是静心阁,出了名的活死人墓!可不是你们原先住的夕颜宫!都这么多年了,紫鸢姑娘还没习惯吗?还以为自己是什么了不得的人呢?啊?”  

  “你……”紫鸢气得面色发紫,却颤抖得一句话也反驳不出。  

  她说的是事实,这里是静心阁,是这梦楼国皇宫中无名的冷宫,是出了名的活死人墓。  

  “紫鸢,”我开口制止,“去内务府领一个盛装圣旨的盒子来,这赐婚的圣旨,本宫要好好收着!”  

  “公主……”紫鸢不服气,也担心我自己一个人和她们对峙,似是想阻我。  

  我只安心一笑,目光在那女官身上一转,便已是知会紫鸳我所知道的一切,并让她放心离去。见我坚持,紫鸢咬了咬嘴唇,站了许久,终是跺脚出去了。  

  “尚衣大人,”紫鸢走后,我拉了个枕头来歪身靠上去,做足了公主做派,“不知……尚衣大人官居几品?”  

  “奴婢是内务府尚衣从三品女官。”对面的女官洋洋得意。  

  “是吗,从三品,”我从床上下来,起身走近她,身上的铁链哗哗作响,“本宫记得,皇上从未废除本宫公主身份,刚刚,还加封了本宫为正一品公主,按宫规,本宫的贴身侍婢和本宫宫里的掌事姑姑、首领太监,位同正二品宫官,尚衣大人,不知你是否记不太清这宫中的规矩,需要本宫教你?”  

  “正二品?”尚衣女官仍旧不屑一顾,言辞眼神皆咄咄逼人:“正二品又如何?这皇宫是皇上的皇宫,就算是正二品的女官,只要皇上不喜欢,谁都是可以践踏的!”  

  “你可别太早放狠话!”听了这话,我笑开了:“本宫生在这深宫之中,在这宫中挣扎二十余年,自然懂得这宫中的存活之道,再怎么说,本宫的母后也是先帝唯一的皇后,多年来与先帝恩爱和睦,召幸的也最多,本宫见得自然也多,本宫深知,被皇上临幸后未封位分却怀有身孕的宫女的下场,也知道,和侍卫太医私通的宫人最后都被做了什么样的处置,只是不知道,”我伸手覆上她的肚子,慢慢贴近她的耳朵,“尚衣大人肚子里的这个,是皇上的呢,还是哪个侍卫的?”我一下后退离她远远的,大声笑起来:“若是皇上的,那自然好办,只要大人求皇上给个名分,就没关系了,但若皇上愿意给你名分,怕是早就在临幸你的时候便给了,若是侍卫的……”我故意停顿了许久,“哎呀,那可不好办了!紫鸢已经出去了,原来在夕颜宫和紫鸢要好的宫女,现在被分去了内务府当差,紫鸢刚刚去内务府领取保存圣旨的盒子了呢,紫鸢冰雪聪明,必然已经发现了大人的身孕,这可怎么办才好!”  

  “这……”听我说完,前一秒还趾高气昂的女官一下子吓滩在地上,“公……公主,还请公主赎罪!奴婢……奴婢再也不敢了……”  

  “罢了,我也不愿和你计较,”我转身坐回床上,吓她吓够了,转而说正经事,“带着乌泱泱一大群人来,不是为了给本宫找麻烦的吧!皇兄又有什么事要你们说?”  

  “回公主,公主的和亲礼服已经制好,奴婢们是来为公主试穿的!”  

  这么快!看来哥哥是真的着急把我嫁给那个七十多岁的老人了!  

  “拿出来给本宫看看吧。”  

  “是!小翠!”她答应着,叫身后的一个宫女将礼服捧上前来。  

  婚服慢慢展开,耀眼的大红色刺激着我的神经,长长的拖尾上用金线绣着栩栩如生、展翅欲飞的凤凰,袖子也似乎比平时做得更宽大些,细细的绣了一对金银丝鸾鸟,真是意外的华丽。  

  但是,竟然是正红色?  

  “怎么是正红色?”我开口问,既然是去敌国和亲,肯定是最末等的位分,祖制嫔妃是不得穿正红色的,这可是无论哪国都有的规矩。  

  “公主不知道?”那女官似乎很吃惊的样子:“公主远嫁浣月,是嫁给浣月的新帝为皇后的!”  

  什么?新帝的……皇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