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锦瑟

第七章十四生辰宴

锦瑟 冰心玉卿 4774 2015-09-08 08:59:26

    秋月托着紫檀木端着一碗红枣银耳羹进来,笑吟吟说:“格格,福晋让我过来问问你,明日十四阿哥生辰你去吗?  

  十四爷生辰,我倒是听姐姐提过。  

  “姐姐怎么说?”我微微浅笑,轻声问着。  

  “福晋的意思是格格自己拿主意,不过还是希望格格去的!”秋月笑道。  

  我看着她,没说话。  

  “十四阿哥前几日打发人过来说了,说是十四阿哥点名要格格去,意思是格格受伤刚好,整日里不出门,怕闷坏了,让格格去看看热闹”秋月歪着脑袋,嬉笑道。  

  我看着这盏红珊瑚镶银碗,拿起勺子拨了拨上面的红枣:“想的挺周到,那便去吧,我自受伤也未出去,如今承他的情出去解解闷儿。”  

  我知道她也是好心,只是,此事也只有听天由命了!  

  “格格准备送什么?”秋月问道。  

  我放下勺子,脸上带着笑意:“这个我早想好了,东西让姐姐拿去做了,你等会去姐姐那儿取了舞衣来便好”。  

  秋月茫然:“取舞衣做什么?格格是要跳舞吗?”  

  “是唱歌和跳舞”我浅笑看着她。  

  “格格,你身体行吗?身体才刚好,唱歌倒不妨碍,只是跳舞会不会有影响啊?”她握着我的手,满满的担心  

  我拍拍她的手:“不碍事,我早已好了,倒是被你和姐姐惯得身体娇了呢!脸一红,小声说道:“况且前几日不是用了十四爷送的血灵芝了吗!”  

  “也是啊!去给十四阿哥贺礼,怎么着也是开心的,何况人家还送了血灵芝呢!”她怪笑般看着我,提高声音道。  

  “秋月!”我红着脸,抓了她一把。  

  追来追去,打闹了一番。全然忘记了规矩。  

  “格格,有句话憋在我心里很久了,不知……”秋月探着脑袋问道。  

  “有什么话便说吧”我含笑看着她道。  

  秋月抿唇说道:“其实,十四阿哥对格格比四阿哥对格格好,四阿哥整天板着脸,冷冰冰的,不似十四阿哥那般温柔,且十四阿哥对格格真真是好!”  

  我明白她的话,我顿了顿又道:“我又何尝不知呢!那也没办法,如今我是待选秀女,终究是要进宫的……”  

  选秀,进宫,一想到那一栋栋巍巍的红墙高楼,不觉心中生出阵阵凉意……  

  “格格,要不咱们去求求福晋,让福晋跟贝勒爷说说。”她言语中颇有安慰的说。  

  我温然一笑:“没用的,姐姐这般疼爱我,若是可以,姐姐怕是早试过了,而且我也不想让姐姐和九爷为难。”  

  我和秋月没再说话。  

  晌午,没等秋月去拿,姐姐便送来了那件白色拖地烟笼梅花百水裙,这裙子是我在现代一位名人的画展看到的,那画中女子身姿娇柔,在漫天飘落的樱花中轻歌曼舞,仿若仙女一般,不食人间烟火,当时看到就极为喜欢,还幻想自己穿上的样子呢!如今正好穿上作为十四阿哥的礼物,为他跳一支舞。  

  “玉儿,你让我拿去做的这件衣服,真好看!做衣服的师傅看到图纸就颇为震惊,做出来以后更是喜欢的紧,还说要买下你这衣服样式,准备做一批,那必定是京城贵人小姐们炙手可热的。”姐姐微微笑着一一道来。  

  我握着姐姐的手,嬉笑道:“那是自然,他们是没见过这样美的舞衣。差人告诉他们,款式不卖,他们要是喜欢便拿去。”  

  姐姐看了我一眼,盈然含笑:“你是怎么想到的?在哪里见过吗?”  

  “没有在哪儿看到,我是自己想到的”说完我就脸红了起来,尴尬一笑。  

  这话回的多干脆,哪里是自己想的啊,没办法,我若不这么说,怕是没法子接话。  

  “你要穿上它跳舞,作为十四弟的礼物,秋月都跟我说了,姐姐不会不同意,你只管做就好,以后......进了宫怕是想任性也不行了......”姐姐轻叹着气,反手握着我的手道。  

  我心里一热,心想,这个姐姐对我很好,很宠我,我以后断不能让姐姐受委屈。  

  半晌,姐姐凝视着我,温笑说:“玉儿,十四弟待你很好。”  

  我被姐姐这样一问,觉得不知该如何回答。  

  我红着脸,想了想,轻声说:“是啊,姐姐也对我很好啊!”  

  姐姐望着我没言语,只是浅浅一笑。  

  半晌,姐姐开口发出脆声:“明日你随着我和爷一起进宫,记住不要乱跑,要有规矩,知道吗?回头,让教习嬷嬷再教你,以免你忘记”  

  “嗯,玉儿明白!”我点点头答道。  

  第二日一大早,我就被秋月从睡梦中拉醒了。  

  朦胧中就看到两三个丫头在我房里忙来忙去,秋月随即过来在我身上有条不紊打扮着。  

  “格格,这些衣服您要穿哪件?”那丫头手里拎着两套极艳的宫装,嘟着嘴道。  

  我回头望着她又望了望床上的衣服摆了摆手,道:“就那件吧!”  

  她顺着我的目光,看向我说的那件衣服,皱了皱眉:“也太清雅了些,这不太好吧,说到底也是进宫,还是参加生辰宴的,这样素的衣服怕是不好,而且格格从前不就是很喜欢这样鲜艳的衣服吗?怎的又不喜爱穿了?你伤刚好了,就该穿穿这样鲜艳的衣服,显喜气!你说呢?格格?”  

  我瞧着她,道:“你把其中利弊都给说了,那就莫要问我了,我从前是喜穿艳色,如今不喜穿了,就这么简单。”  

  她笑着,拿着手里的那件粉色缕金蔷薇纹宫装:“就这件吧!也不是太艳,粉色而已,和格格年岁也是相衬。”  

  “嗯,就它吧!”我转身走到床边。  

  穿着妥当之后,秋月又是将我拉到梳妆台上,在我娇俏的脸上,施粉黛,点绛唇,又画了远山黛,就连眼角处也是不放过,仔细着呢,随后又将三千青丝绾起,用着千瓣菊步摇固定,垂下细细的流苏,悬着一颗较小的珍珠,散发着柔和的光芒,斜插两支淡粉水晶莲花簪、戴着四朵点珠猫眼黛宫娟。  

  我看着镜中人,这还是我吗?怎的这样美!锦玉的五官长得本就是极美的,现下这样装扮,倒是觉得有倾城之貌。  

  “咱们格格真美!真是长大了,如今只随意装扮,都这样美,那今日只怕是宴中最引人注目的!”秋月欢喜着说。  

  我也是嬉笑着,脆声道:“就这样吧,我们去姐姐那儿吧!”  

  到了姐姐处,姐姐又夸了我一阵,我们便聊了起来。  

  黄昏时分,九爷便过来了,我们便随着九爷一道去宫中。  

  我们到时,皇宫里很热闹,四处张灯结彩,经过一道道宫门,一排排禁军,我们来到德妃处时,几个格格小姐,瞧着我上下打量,我自不去在意,随着姐姐坐在一处,九爷自是和几位阿哥在一起喝着酒,我坐在一旁,瞧着几位阿哥,自来到这儿除了九爷,我见过的阿哥,也就只有十四阿哥与四阿哥,历史上其它几位我倒是还未见过,不免心里多了几分好奇。  

  正瞧着,耳畔传来姐姐柔和的声音:“玉儿,瞧什么呢?这样仔细?”  

  “也没什么,只是瞧着那几位阿哥似乎没见过。”我回头笑盈盈的说。  

  姐姐莞尔一笑,说:“最前面穿暗黄色锦袍的是太子,穿墨色锦袍的是八阿哥,旁边穿湛蓝锦袍的那位是十三阿哥,九爷旁边的那位穿暗红的是十阿哥......”  

  姐姐说着,我一一望去,多看了那几位爷两眼,叹了口气,这些阿哥,现下还高高兴兴的喝酒谈天,殊不知再过些年,九子夺嫡开始,这样的日子,怕是没有了......  

  姐姐被一个宫女叫走了,说是和其他福晋聚聚,我对她们之间的话题不感兴趣,所以没去,留在了阁楼上。  

  我随手拿了块红木桌上的桂花糕,一面吃,一面打量着外头,一个身穿桃红洒金芙蓉花纹的宫装女子,笑吟吟站在身穿暗红勾金五爪蟒服的十四阿哥面前,旁边的丫头捧着个锦盒,看着上去,十四阿哥并不舒心,没看她一眼,而是瞧着我这儿。  

  四目相对,他突然向我这里走着,不顾后面的女子喊着......  

  他走到我面前,温声道:“冷不冷?怎么也不带个薄氅子?”  

  “临走时忘记了,不过,现下不冷。”我轻声说着。  

  “十四爷,你怎么走的这样快?”身后那位女子走过来,喘着气慢吞吞的说着。  

  十四阿哥回头看了她一眼:“我走的不快,而是你走的太慢,况且我又没叫你跟着。  

  那女子怔了怔,看向身后的我,随即娇声道:“这位是哪家的?”  

  十四爷未说话,坐下了,我走过去,回道:“武职都统董鄂家的,名锦玉。”  

  她笑了笑,随即对我福了福。  

  我怔了一下,回头望了眼十四阿哥。  

  “她是礼部侍郎罗察之女,完颜云薇。”十四爷喝着茶,瞧着她说了句。  

  他说完,我错愕的望着她,心道,这就是完颜氏?历史上恂勤郡王的嫡福晋!那她可是十四爷的福晋!我恍惚的望了好一会儿,心中不知是悲是喜......心说,我为何要这般,我不在乎,他怎样和我没关系,他爱娶谁便娶谁。  

  终于,完颜云薇的声音打破了我的思绪,只听她说:“姐姐,我年岁比你小,便叫你姐姐吧!我们以后姐妹相称可好?”  

  “可以,云薇。”我笑着回答。  

  她拉着我又聊了会儿,十四爷瞧着插不上话,不觉鄙了眼云薇,后又被太子叫去宴会上了,云薇见十四爷走了,便和丫头也走了。  

  没过多久一个姐姐和九爷过来了,说是皇上要来,让我们前去行礼  

  我想着要见到圣祖康熙爷,我的心情开始紧张,唯恐行差出错,不一会儿众人到齐,就听一个太监扯着尖细的嗓子:“皇上驾到!”人群之上就见到身穿一抹明黄色龙纹锦服的中年男子,面带微笑的缓步走来,不失皇家威仪,所有人都齐齐的跪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众人恭敬道。  

  “都起来吧,今儿个是十四的生辰,无需这般拘束,就当家宴便好!”康熙面对下面一众人道。  

  众人起身,我抬头小心翼翼的看着上面那位明君,心道,掌管杀生大权之人的他英勇与无畏,如此浩然正气是他人不可比拟的璀璨,所以,千载以下,我敬之,感之,佩之的不愧是千古一帝!  

  众人各自落座,宴会开始,几位阿哥纷纷举杯喝酒,那一处也是最热闹的。连康熙也向那边瞧去,不禁笑起来。  

  戏台上开始有戏子咿咿呀呀的唱着,一些女眷开始看向戏台处,云薇拉着我去听戏,我推辞了,因为我听不懂,她倒是乐的拍手叫好,想着时间也差不多了,我瞧着一些人也是纷纷对着十四举杯祝贺,他自是喝了不少酒,却还是接着众人的敬酒,正交代让秋月去和十四爷说说,就说我有礼物给他,让他过来一下,不想,却见四爷朝我这边走来,端着酒杯,我不禁一怔,站起身,向他行礼。  

  “那日,没有好好保护你,是我的不是,今日,我便以酒向你赔罪。”他温言说着,可脸上却看不出,一丝温柔,还是依旧冰冷。  

  我含笑道:“无碍,四阿哥无需这般自责。原是我没用。”  

  “我若不邀你出来骑马,你也不会受伤,终究是我不好。”他说着眼睛看向我。  

  “莫要再说这样的话了,事情已经过去。”我轻声道。  

  他未说话,我见秋月随着十四阿哥过来了,而后面也跟着十阿哥和十三阿哥。  

  见他们过来,我福了福:“几位阿哥吉祥!”  

  十四阿哥拜了拜手:“起来吧!”  

  “我说十四弟来看谁的,原来是赴美人之约啊!”十阿哥在一旁笑嘻嘻的说着。  

  四阿哥开口道:“十弟!”  

  十阿哥没言语,十三阿哥走过来道:“锦玉,莫要见怪,十哥不盛酒力,有些醉了。”  

  “十三阿哥,莫要这样说,无碍的!”我微笑着。  

  十三阿哥,对着我笑笑,没说话。  

  “锦玉,你叫我来有何事?可是你出了什么事?”十四阿哥关心急切道。  

  “我倒没有出什么事,只是……只是今日是你生日,我也没准备什么礼物,我给你编了支舞,如今怕是没有时间了,要不……要不改日再跳吧!”我一一道来,说完我瞧了眼几位爷,继而又低下头去。  

  只是那一瞬间,我似乎是看到了本在喝茶的四阿哥投来的寒光……那样冰冷……  

  “你有这份心便已经好了,不用准备什么的,你知道的我从来不在乎这些。”十四阿哥对着我温然说着。  

  十阿哥又嘻嘻笑着:“原来锦玉你是准备了舞啊,何须改日!既然准备了,那我们也瞧瞧。”  

  “十哥!”十三阿哥忙叫了他一声,他似乎是没听见,继续道:“还是,你不会跳?怕像骑马那事儿一样,叫人看了笑话!”  

  我自然是听不惯他那样说,虽然骑马那事儿,我还没穿越,但,毕竟别人不知,我也不喜被人这样说,阴阳怪气的!  

  我鄙了他一眼,厉声道:“谁说我不会!我说不跳,并不是我不会跳!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你!”他气的说不出来话,瞪大眼睛看着我。  

  “秋月,把舞衣拿过来。”我转身向秋月说,继而又含着笑:“十四阿哥,麻烦你让宫女领这我去换下舞衣。”  

  他眼眸着光,温柔道:“还是,不要跳了,改日再跳吧,皇阿玛今日在这呢,我怕会…….”他止了语,我懂他的意思,正要思量跳还是不跳时,身后的传来声音:“别啊,今日十四弟生辰,皇阿玛高兴,能有什么啊!十四弟,你太过护着她。”  

  “好,我跳,秋月咱们走。”我福了福,跟着宫女去了。  

  “格格,咱们真要跳吗?若是皇上他看中了你可怎么办……”秋月小心翼翼是悄声道。  

  “无碍的,你莫要担心,今晚只为十四阿哥祝寿,不为其他,只是那草包十阿哥,当真是气着我了,来日有机会一定好好整整他。”我坐在雕刻精致的梨花木凳上,轻声道。  

  我拿着内阁里梳妆台的发饰,金灿灿的照的晃眼,恍然间,似乎像是四阿哥投来的寒光,那样冰冷!慑人心魂……

冰心玉卿

各位亲,第七章等了很久吧,不好意思啊,我太懒,一直没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